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13章:她生病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3章:她生病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參加完舊情人的婚禮,安然整個人已經累趴了,不僅人累就連心也是累的,總算體會到什麼叫身心疲憊,安然微微閉上眼睛放空自己,不知不覺間悄悄睡著了。

楚墨琛把車停在了靠路邊,微微側了一下身子,深邃的眼眸夾雜著複雜的情緒,伸手情不自禁的去觸摸她的臉,卻發覺滾燙得要命。

楚墨琛皺眉,又輕撫上她的額頭,該死的,原來是發高燒了。

她是豬嗎?發燒了都不知道嗎?

楚墨琛立刻啟動車子,快速的往醫院的方向開去。

醫生正在給安然就診,楚墨琛只能坐在長廊上焦急等待。

該死的,難道她連自己生病了也不知道。

他還這樣子對他,這重重的罪惡感

楚墨琛煩躁的從凳子站了起來,又煩躁的坐了下去,這樣的動作重重複復。

終於,急診室的燈熄滅了。

醫生從室內出來了,「安然,家屬。」

楚墨琛立刻上前去,不自在的問道,「醫生,她怎麼樣了?」

醫生說,「還好發現的及時,如果這樣燒下去的話,後果就真的不堪設想了,不過為了保守起見,我們還是建議她留院觀察。」

楚墨琛點點頭。

聽到她沒事,他也就鬆了口氣。

生怕安然半夜會複發,楚墨琛不敢輕易離開更不敢輕易入眠,時不時注意撫摸她的額頭,還燒的厲害,一直遲遲不肯退燒。

「不要離開我不要」

看她猙獰的表情就知道,安然做了噩夢,夢裡她到底夢到了什麼讓她感覺到如此的害怕,又痴痴的喊著誰不要離開自己。

安然,倘若你不是安家的女兒,我一定不會這麼傷害你的。

安然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在醫院,昨晚發生的事情就像片段短路般,只知道昨晚參加了蕭宇痕的訂婚禮,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安然用力的拍了拍頭,剛想下床就給人叫住了。

「別下床……」

安然抬頭一看,眉心一皺,「怎麼又是你?」

「就是我啊,不然你以為誰?」

邱昊炎說罷,笑嘻嘻的把花放在桌子上,「你看這花漂亮嗎?」

安然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來幹嘛?」

安然覺得每次看到邱昊炎准沒有什麼好事發生。

「我來看你埃」

眼神特別的無辜與純真。

安然,「」

安然決定不去理他。

「對了,你怎麼會在醫院?昨天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無緣無故就發燒了?」邱昊炎問道,說著還伸手去摸了摸她額頭。

安然拍落她的手,再次白了他一眼說,「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在醫院,我醒來就在這裡了。」

「怎麼那麼不小心?」

安然心想,怪我咯!

這時,唐糖帶著水果進來了,安然錯愕問道,「你又怎麼會在這裡?你倆約好了?」

唐糖放下手中的水果走過去解釋道,「我今天出門看到門口留著一張紙條說你在醫院,我以為有人惡作劇,就沒理,過不久醫院就打電話來了,我就順帶通知了他。」唐糖說著指向邱昊炎。

安然瞪著唐糖,心想叛徒。

唐糖好無辜。

醫生建議安然多留院觀察一天,安然堅持要出院,態度很堅定。兩人沒辦法,也只能順從她的意思。

讓安然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出院前,楚墨琛已經讓手下在醫院門口等候他。

安然蹙眉,「你怎麼在這裡?」

看到安然出來,小黑立刻上前迎去,「安小姐,少爺讓我來接你回家。」

小黑的出現不僅讓安然感到意外,兩人認識更是讓邱昊炎意外,邱昊炎感到微微挑眉,「小黑,你在這裡幹什麼?你們認識?」

「邱少爺,少爺讓我過來接安小姐回家。」

「我知道,可是……」

他實在想不通,忽然靈光一閃,他好像相通了什麼,「你們」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等以後我再給你解釋吧。小黑,我們走吧1

她和楚墨琛的關係太過於複雜了,一時間是很難解釋清楚,而且現在這層關係也複雜。

「我懂了,你口中所說的男朋友就是楚墨琛對嗎?」

只是明明兩人早就認識,為什麼那天他們可以裝得不認識一樣。

「什麼男朋友不男朋友的?」唐糖聽得一頭霧水,指著小黑又問道,「他又是誰?」

安然不承認也不否認,「小黑,我們走吧1

邱昊炎還想問什麼,安然已經下了台階進了小黑的車走了。

邱昊炎想追上去,唐糖拉住了他說,「別追了,她不想說,你逼她也沒用。走吧,我們找個地方坐坐吧,」

車內安然問道,「你知道你家少爺找我什麼事嗎?」

小黑搖搖頭,「不知道,少爺只是叫我接你回家。」

安然蹙眉又問道,「他怎麼知道我要出院?」

小黑搖搖頭,安然也不再問,微微閉上眼睛養神。

車子緩緩的進入別墅內,安然下了車,小黑對她說,「安小姐,少爺就在屋裡頭等你。」

安然點頭,抿唇往屋裡去。

踏進屋內,就看見了楚墨琛正雙腳駕在茶几上,電腦放在他的雙腿上,雙手在電腦上飛速的按著鍵,他好似沒察覺安然的回來。

安然著磨了一下,剛要開口說話,楚墨琛就抬起頭來,強大的氣場把她要說的話都給嚇回去。

楚墨琛蹙眉,「站在那裡幹嘛?還不滾上房間休息?」

安然手指向下指了指,弱弱問道,「這裡?」

他把雙手靠在後面,慵懶的看著她,「不然呢?」

安然連忙揮揮手,傻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沒事的,我下午還要去面試呢,我先走了。」

說著拔腿就跑,她是有多害怕和他單獨相處。

「站祝」

安然立刻停了下來,戰戰兢兢的轉過身子來,「那、那個有什麼事嗎?」

「你以為做我的情/人就像沒有事情發生一樣嗎?既然是情/人那就該有情/人的模樣。」

安然臉色微微一變,「這話什麼意思?」

「從今天開始,你搬來這裡住下,直到我厭膩了,你就可以收拾包袱滾蛋,否則這輩子也別想逃出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