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19章:艷照門風波(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9章:艷照門風波(1)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桃子,我回來啦1

安然沒進門就大聲嚷嚷了,可以看得出此刻她的心情是有多麼的好。

桃子從廚房裡出來,看到安然心情那麼好,也不由問道,「安小姐,今天心情不錯嘛!吃了飯嗎?」

安然揮揮手,心情大好,一點也看不出今天被楚墨琛攪和了工作而影響了心情,「吃了,就有點犯困,我上去睡覺啦1

安然轉身上樓,桃子輕笑。

安然走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想起楚墨琛,安然轉過身子問道,「他回來了嗎?」

桃子點頭,「回來了,在書房處理文件。」

安然點頭,沒再說什麼直接往樓上去了。

經過書房的時候,書房門沒有關緊,留下了一條縫隙,她確實看到了楚墨琛在埋頭處理文件,安然本來想上前跟他打聲招呼,但是想到他今天攪和自己的面試,安然就心裡千萬個草泥馬奔騰而過。

安然對著他吐了個鬼臉,哼著小曲往房間去。

楚墨琛這次慢悠慢悠的抬起頭來。

只從有了上次洗澡的經歷,安然每次洗澡的時候都把門給鎖得緊緊的,洗澡出來鑽進被窩一下子就睡著了。

本以為鎖了門就可以安心的一覺睡到天亮,半夜迷糊間,她感覺腰間被人用力的摟住了,本以為是自己做了一場春夢,卻不了夢裡的人兒大手越來越不老實。

睡夢中的安然呢喃了句,「別鬧了,睡覺。」

楚墨琛邪魅一笑,一翻身壓在了安然的身上,濕吻就上來了。

安然猛然睜開眼睛,楚墨琛放大的瞳孔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嚇得她瞪大了雙眼。

挖槽,她不是在做夢?

安然愣了半拍,用力推開了壓在她身上楚墨琛,扯著被子滾到了床的另一角緊緊的蓋著自己,就算房間里在黑,她也能看清他眼眸裡帶著笑意,又覺似笑非笑。

安然懵了,她不是把門反鎖了嗎?他怎麼進來的?

「你、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楚墨琛輕笑,帶著幾分戲虐道,「我要進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嗎?你難道忘了這是我的家嗎?」

安然恍然大悟,羞憤的指著門口道,「這雖然是你家,但是這是我的房間,你大半夜不睡覺來幹什麼,請你出去。」

楚墨琛攤攤手,無所謂的回答道,「我當然是來睡覺埃」

他說罷長臂一伸,安然驚呼了一聲,整個人都躺在了他的懷裡,安然怒瞪不忘掙扎道,「楚墨琛,你想幹什麼?」

楚墨琛微微閉上眼睛,帶著幾分疲憊,「別動,如果不想我碰你的話,就乖乖別動。今晚沒空跟你較勁,睡覺。」

安然果然乖乖的躺在他懷裡一動不動,很快,她就聽到了楚墨琛睡下去的聲音,他睡得很沉,好像今天真的特別的累!

安然本以為身邊多一個人,自己會一夜不眠,結果沒想到五分鐘一覺到天亮,就連噩夢也沒有侵襲她。

安然睜開眼睛醒來的時候,楚墨琛已經不在了,床邊還遺留著專屬他的煙草味,安然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他昨晚睡過的地方,心裡不由一陣苦笑。

伸手拿過床頭櫃的手機,撥了下了熟悉的號碼,電話裡頭響了兩聲就通了。

「喂,然然,你這段時候去哪裡了?怎麼也不給爸媽電話?你知不知道爸媽很擔心你?你現在住在哪裡?糖糖讓我別擔心你,她說你在找工作……」

電話裡頭安媽媽里啪啦的講了好多好多,安然此刻聽不清太多,心好愧疚,眼淚模糊了雙眼,嗓子如同被人緊緊的勒住讓她久久發不出聲音。

見電話里安然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有啜泣聲,安爸爸顯得更擔心了,連忙吹著安媽媽問,「快問然然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實在受委屈了,讓她回來,我們又不是等著她開飯。」

「知道了知道了,我這不是正準備問嗎?真是的,比我還著急。」

「這是我捧在手心的閨女,我不急誰急。」

「不是我閨女?」

聽到電話里兩老可愛的對話,安然的心情好多了,再苦再累為了他們,她也要堅持,安然笑笑回答道,「好好好,你們都是我最疼愛的寶貝,不用擔心我,我很好!只是這段時間,我會在外面住一段時間,等我工作穩定了再回去看你們。」

如果說跟楚墨琛一起同居了,估計會氣死父母,無奈只能稍稍的說下謊,估計楚墨琛很快就會厭倦她,放過她。

「真的?」

「真的,掛了!有空再給你們電話。」

安然說罷就掛了電話,鼻子一酸,她不敢說太多,怕會穿幫。

「流星雨又來臨,偷聽我的秘密,把你藏進我回憶……」

剛掛完電話,閨蜜唐糖又打電話來了,安然劃下接聽,「喂……」

「然然,你看電視了沒有?」

電話里的唐糖好激動好興奮,安然蹙眉,動手開電視,「沒有,正在開著電視呢1

「杜琉璃上電視了,而且還上了微博熱搜哦1

果然,昨晚與富二代激情熱吻的醜聞被報了出去,網上說得有多難聽就多難聽,而且萬能的網民們還把杜琉璃的私生活照給挖了出來,有性感的泳衣照,還有蕾絲若隱若現的,更勁爆的還有大尺度果照,要多激情就有多激情。瞬間杜琉璃的玉女形象跌進了谷底,網上唾罵聲一片,黑粉也趁機煽風點火。

安然瞬間覺得杜琉璃好可憐,弱弱的問道,「糖糖,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分了?」

「什麼?我準備去爆料的時候,網上就出了這艷照門了,不是我乾的。」

「不是你乾的?那會是誰啊?」安然蹙眉,不是唐糖,那還會有誰對杜琉璃那麼大仇恨,下這樣的報復?

「管他的,反正不是我,娛樂圈本來就水深,爾虞我詐,這就是我為什麼畢業了不當主持人的理由,說不定杜琉璃得罪了什麼大咖呢1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她對主持人的那刻執著的心始終是不會變。

「好了,別說杜琉璃的事了。你不是讓我給你留意超市有沒有適合的職位嗎?剛好有個女的辭職了,急需招收銀員,你來不來?」

「真的嗎?好,我現在就去。先掛了。」

安然掛了電話,把杜琉璃的事拋之腦後,往洗手間去梳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