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4章:愛多深痛多深(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4章:愛多深痛多深(上)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去到星巴克就看見了楚楚和楚墨琛在雅座有說有笑,這是安家落魄以後,她第一次看楚墨琛笑得如此的燦爛好看,她從來沒有想過楚墨琛笑起來會如此的動人。

她本來不打算過去,想臨陣逃脫。可來不及,楚楚已經發現了她,遠遠的沖她揮揮手,她只能硬著臉皮過去,而他的笑容也在那一刻消失了,恢復了他一貫的冰冷。

他就這麼不待見到她嗎?

楚楚很熱情的招呼她坐下,「坐,喝什麼?」

安然習慣性的看了楚墨琛一眼,他不做聲在吃東西,如果知道楚墨琛會在,她打死不會過來的。

這活活把她給坑的,這多尷尬啊!

楚楚也看出了安然的不自在,用手肘撞了一下旁邊的哥哥,在他耳邊咬牙切齒輕聲說,「別一副人家欠幾百萬一樣好嗎?給點笑容好嗎?還有請人家坐下啊1

楚墨琛心裡冷艷的想,怪我咯!

安然愣在那裡!

楚墨琛擱下勺子,望著安然皺了皺眉心,財大氣粗,「坐下啊!站在那裡等我伺候你啊1

楚楚,「」

楚楚瞪了眼哥哥,「楚墨琛,態度給我好點1

現在是誰在求她?搞得好像是他在求她一樣!

楚墨琛氣結,大口大口的吃東西,那樣子不是一般的可愛。

安然輕笑。

楚墨琛瞪她。

笑什麼笑。

安然假裝看不到的樣子,拉開凳子坐了下來,沖服務員要了杯咖啡,「咖啡,謝謝1

「好的,請稍等。」

楚楚打趣問,「大晚上的喝咖啡,你不怕睡不著嗎?」

「不會,我喝咖啡睡的更好1

楚楚,「」

好吧,你贏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點尷尬,楚楚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安然說合作的事,索性把楚墨琛給拉了下水說,「這位是我哥哥。」

楚墨琛,「……」

安然點點頭,「我知道。」

楚楚接著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推了推旁邊的哥哥,用眼神示意讓哥哥去問。

楚墨琛才懶得理她,只顧喝自己的咖啡,繼續裝自己的高冷。

楚楚,「」

楚楚恨鐵不成鋼,少裝一下會死啊!

「小姐,你的咖啡。」

「謝謝……」

「不客氣,請慢用1

楚楚一連提醒了楚墨琛好幾次讓他開口跟安然說,可是楚墨琛就是一副老子打死也不幹的樣子。

楚楚怒,把他手中的奪了過來,「哥哥,你剛剛不是說有事情要跟安然說嗎?」

楚墨琛,「……」

楚墨琛張了張嘴想說沒有,結果妹妹一個刀子眼過來,他頓時就不敢亂說話了。

典型的一副妹控。

看他們兩個你推著我,我推著你的那麼辛苦,安然一本正經的咳了一聲問,「楚楚,你不用推來推去了,有什麼事就直說吧1

楚楚想了想,咬牙問道,「那天琉璃姐整你的時候我看到了,其實你跟琉璃姐到底是什麼關係呀?」

那天看杜琉璃這樣整安然,楚楚也大致心知肚明。

安然稍稍愣了愣,淡淡說,「大學同學。」

楚楚聞言,很驚喜,「那你就是和她一樣是播音主持畢業的咯1

安然皺了皺眉心,「是呀,怎麼了?」

「我想琉璃姐今天的新聞你都知道了吧?」

安然愣了下,也頗為惋惜,「略有所聞。」

對於杜琉璃她始終抱著不喜歡也不反感的態度。

楚楚也開門見上和她說了,「我們華誼新開的節目內定是琉璃姐主持這個節目的,但是你知道出了這樣的醜聞,主辦方要求換主持人,而我們現在正缺一位主持人。」

安然有種不祥的感覺。

果然不出她所料,楚楚說,「而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就是想讓你簽約我們華誼,試著主持新開的節目,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楚楚的話讓安然嗆了口咖啡弄髒了衣服,胡亂的抽紙巾笨拙的她又把咖啡給打撒了,簡直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楚墨琛皺了皺眉。

安然窘迫道,「不好意思。」

楚楚讓她去洗手間去清洗一下。

安然點點頭,臉早就丟到了太平洋陽去了。

天啊,她怎麼就這麼經不起驚嚇呢!

安然,心好累!

安然去洗手間把咖啡跡稍稍清理了一下,正在洗手的她,從玻璃鏡看到了楚墨琛站在了門口,稍稍一愣,關了水。

看他走了進來,安然淡定的提醒他說,「這裡是女廁。」

他不但沒有聽,反而一步步的碧向了安然,把她逼向了洗手台上,將她整個人抱坐在洗手台上。

這是要幹嘛?

安然臉紅心跳,害怕被人看到窘迫問,「你……」

她張嘴剛想說話,就被他性感的薄唇給堵住了,將她要說的話一連帶進了這個吻!

安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她吃自己的豆腐。

試探的輕觸,溫柔的摩挲,輾轉流連,輕柔吮吸。他的氣息近在咫尺,異樣的酥麻瞬間蔓延而至,讓她的心弦顫動不已,纖臂自他腰側穿過,緊緊扣在一起,感官中充滿了幸福,微啟朱唇,她青澀回應。

跟著楚墨琛有一段時間,她也大致了解楚墨琛,只要不作死就不會死,所以她不敢去反抗她,反正人也是他的,她也不矯情了。

直到安然差點無法呼吸,他才輕輕鬆開她的唇瓣,此刻,她臉紅得就像鄰家小媳婦。

他微微退開,整理了一下西裝淡淡的賞了她一眼,「出來,楚楚懷疑了。」

安然立刻把裙子拉好把頭髮整理好,從洗手台上下來,跟著楚墨琛的屁股後面走。

楚楚看著兩人從洗手間一起出來,哥哥神清氣爽,安然臉色微紅,多半也猜出來兩人幹了什麼,也沒有戳穿他們,微笑著問安然道,「安然,你想好了?」

「啊?什麼?」

被楚墨琛的吻弄得腦袋一時短路。

「主持人啊1

「可、可是我行嗎?」

楚楚連忙說,「行的行的1

安然搖頭揮揮手,「不不不,我不行的。」

「你行的,對吧哥1

楚墨琛躺著也中槍,「看著我幹嘛啊1

楚楚,「」

楚楚心好累,這確定是親哥嗎?

楚楚就知道哥哥靠得住,母豬會上樹。

瞪了眼楚墨琛,她覺得自己和安然談,「安然」

「流星雨又來臨,偷聽我的秘密,把你藏進回憶里……」

她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該死的鈴聲又打斷了她的話,安然說了聲抱歉,拿著手機到一邊去接電話了。

楚墨琛挑眉,修長的手指指著不遠處講電話的安然,「你覺得她能行?」

楚楚白了他一眼,「她不行,你行你上。」

該你說話的時候你不說,不該你說的時候你丫的特么多話說。

楚墨琛抿唇不說話,繼續裝高冷。

……

「唐糖,你別哭好嗎?快點告訴我,你在哪裡好嗎?我去找你好嗎?乖,快告訴我。」

聽到電話裡頭唐糖哭的那麼傷心,安然著急的都快要掉眼淚了,明明下班走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才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哭的死去活來的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安然現在都恨不得馬上飛到她的身邊去了。

「然然,隔你知道他回來了嗎?他今天說他還愛我,現在對我來說多麼的諷刺你知道嗎?」

唐糖口中的他,立刻就讓安然想到了顏宸朔這個負心漢,兩個人之間的一些事情她還是有所了解的,顏宸朔有多愛唐糖她不知道,但是唐糖有多麼愛這個男人,她到死都不會忘記。

都說愛有多深痛就有多深,看唐糖哭的那麼傷心就知道。

安然心疼極了,此刻已經沒有心和楚楚談下去了,「嗯,我知道!你現在告訴我,你在哪裡好嗎?我去找你1

「我、我……嗝……我在海藍酒吧」

「好,我立刻來找你,你在原地等我,別亂跑,外面壞人多。」

安然掛了電話,就立刻回去跟楚楚說,「對不起楚楚,我朋友臨時出了點事,我現在要趕過去,我們下次再約過吧。」

楚楚還來不及說話,安然拿起包包頭也不回出了星巴克。

看著安然十萬火急的樣子,楚楚也擔心安然,對哥哥說道,「哥,你去看看安然吧,我怕有什麼事,她一個人應付不來。」

繼續裝高冷,「她能有什麼事。」

楚楚咬牙切齒,恨鐵不成鋼,「你去不去?」

「去去去,我的小祖宗。」

楚墨琛拿楚楚沒辦法,撿起凳子上的外套,不忘囑咐道,「那你自己一個人小心點,打電話讓張叔來接你知道嗎?」

楚楚點點頭,趕著楚墨琛道,「知道了知道了,趕緊去吧1

楚墨琛還是不放心,「不行,你現在就給張叔打電話1

楚楚白了他一眼掏出手機給張叔打電話,「喂,張叔,你來星巴克接下我回家1

楚楚掛了電話,沒好氣的問,「這樣行了吧,大哥?」

楚墨琛點頭,這才放心走。

楚楚表示非常的看不起自家哥哥,明明一副心都飛到人家身上的樣子,卻還要在這裡裝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