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5章:愛有多深痛多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5章:愛有多深痛多深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去到海藍酒吧,酒吧裡面到處都是勁歌熱舞的人,她著急著四處尋找唐糖的身影,終於在吧台上發現她喝得爛醉的身影趴在那裡一動不動。

安然立刻擠進人海,去到唐糖的身邊,心疼極了,「糖糖,喝得那麼醉幹嘛?」

唐糖看到安然來了,帶著醉意傻笑道,「然然,你來啦!嗝走陪我跳舞去1

「走」

她跌跌撞撞想要拉著安然去跳舞,安然害怕她摔跤,拉著她不讓她去,「別去了,外面壞人多,咱們回家好不好1

「不好1

她甩開安然,跌跌撞撞往舞池裡去。

「糖糖……」

安然拿她沒辦法,只好跟著她過去。

隨著音樂扭動著她的身體,即便是喝醉了酒還是跳得如此的好看與性感,再加上喝了酒樣子更是嫵媚動人,贏來了不少的掌聲,學過不愧是學過。

看到台下的男人對唐糖那恨不得把她吃干抹凈的眼神,安然上前去制止了她,「好了,糖糖我們不跳了回家了好嗎?」

本以為他會撒潑不願意,卻沒想到她點點頭,跟著安然下了舞台。

她穿得少,再加上喝了點酒,外面風又大,安然脫下了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自己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衫,帶著唐糖出了海藍酒吧!

出了酒吧,安然不由得鬆了口氣。半夜的c市帶著絲絲涼意,安然不由的打了個冷顫,而唐糖也已經熟睡過去了,她口袋裡的手機還在閃著燈,安然拿出來看,是顏宸朔的來電。

顏宸朔不是她很久很久的初戀嗎?他們怎麼又聯繫在一起了?難道唐糖今天是喝得稀巴爛醉是因為這個負心漢?

容不得她多想,電話如同吹魂般一直在響,安然想也不想直接就掛了這個男人的電話,並且關了機。

我讓你打!!!

顏宸朔再打回去的時候,對方已經關了機。

顏宸朔放下手機,苦澀一笑,唐糖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

安然吃力的扶著糖糖到路口攔的士,在路口攔了好幾輛的士,不是滿人就是有錢也不賺,安然無奈只能扛著唐糖邊走邊攔車。

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芒向她照射過來,楚墨琛的車就停在了她的身邊,搖下車窗,淡漠的丟下一句話,「上車。」

安然先是愣了下,有點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半夜的不睡覺跑來這裡做什麼?

楚墨琛顯得有些不耐煩,「你上不上車,不上車我就走了。」

他才不會傻逼告訴她,是他的一個朋友看到她在酒吧,他擔心她一個人帶著一個酒鬼會出事,屁顛屁顛的放下手中的工作就來找她了。

安然斬釘截鐵,「上。」

在這荒無人煙的半夜,傻逼才不上。安然打開後車門把唐糖丟了進去,自己打開副駕座坐了進去。

楚墨琛斜了她一眼沒說什麼啟動車子離開。

剛開出一段路,安然大大的打了一個噴嚏,「哈哧」。

楚墨琛這才注意到了安然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衫,眉心不由一擰,伸手開了暖氣淡淡道,「車後面有一件衣服,拿來自己套上。」

安然尷尬又窘迫,連忙揮揮手,「不用了,其實也不是很冷。」

說完自己又不爭氣的打了一個噴嚏,安然覺得丟臉丟大,暗罵自己太不爭氣了。

「好話不說第二遍,嗯?」

安然乖乖的把後面的衣服拿來穿上。

瞥了眼後座,「送她回哪裡?」

真的特別的想把她丟下車去,一個女孩子家喝得那麼醉,像什麼?要是安然喝得那麼醉,估計現在正在海里餵魚中了。

「美宜花園。」

楚墨琛抿唇,繼續保持沉默十金專心開車。

車子在美宜花園小區停了下來,安然下車把唐糖從車上吃力的抬了下來,關鍵是楚墨琛還冷冷的站在一旁看戲,也不過來幫一下忙,一個大男人的,一點同情心都沒有,而且唐糖最近還長胖了不少。

雖然心裡不滿抱怨,但還是很客氣的跟他道謝,「今晚謝謝你!要不你先回去吧?」

然而,楚墨琛並沒有要走的意思。

幹嘛幹嘛?這是還要上去坐坐的節奏嗎?安然頓時覺得心好累。

「那個天色不早了,你要是有急事你可以先走的。」

「沒有急事。」

「」

「你明天要上班要不」

「我明天不上班。」

「」

意思很明顯,老子要上去坐坐。

安然最後還是投降,「要不,你上去坐一坐?」

楚墨琛滿意的傲嬌嗯哼了一聲,也不客氣,走在前頭,而安然抬著唐糖屁顛屁顛的跟在他的後面,楚墨琛也一點也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安然心裡不爽的把楚墨琛罵了一遍。

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讓安然沒有想到的時,那麼晚了還會在電梯口碰到蕭媽媽,真是人背起來確實連喝水都會嗆到,她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卻給楚墨琛硬拽進了小小的電梯裡面。

安然怒瞪楚墨琛,楚墨琛假裝看不到的樣子。

小小的空間里站著蕭媽媽、楚墨琚安然還有一名醉得不省人事的唐糖。

再一次看到安然跟楚墨琛一起時蕭媽媽頗為詫異,原以為兒子訂婚那次只不過是逢場作戲,像楚墨琛這種有錢的公子哥保質期一定不會超過一個星期,所以她當時並都沒放在心上,讓她想不到的是到了現在他們還在一起,而且現在還一同回家了。

蕭媽媽語氣也沒有之前那麼囂張,不給安然面子也要給楚墨琛面子,換成以前,她毒舌肯定又上來了。蕭媽媽語氣稍稍軟了下來輕聲問道,「安然,這真是你男朋友嗎?」

安然想說不是,但楚墨琛望著她的眼神就好像有種你若敢說不是我就滅了你的感覺,安然吞了吞口水,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乾脆直接就裝死。

楚墨琛冷若冰霜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安小姐,人家問你的話呢,你怎麼那麼沒禮貌呢,平時我怎麼教導你的呢?」

這話說得非常的曖昧,這逼也裝得一百分滿分。

槽!!!

槽!!!

兩人都直直的盯著她。

安然直冒冷汗,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額……算是、是吧。」

果然,楚墨琛很滿意她的答案。

「叮……」

電梯到了唐糖的22樓,楚墨琛率先出了電梯,而安然也扶著唐糖緊隨其後,電梯門一關,蕭媽媽心裡就暗地裡喊糟,差點站不穩。

蕭媽媽回到家有點失魂,蕭宇痕擔心的詢問道,「媽,你出去買個東西回來怎麼變這樣了。」

蕭媽媽連忙抓著兒子的手臂的說道,「兒子呀兒子,你知道我在電梯碰到了誰了嗎?」

蕭宇痕蹙眉問道,「碰到了誰?讓你怕成這樣?」

「安然……」

蕭宇痕愣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不就碰到安然你至於那麼慌張嗎?」

安然依舊是他心裡的最痛。

「碰到安然自然不慌張,但是,碰到安然跟楚墨琛一起,那就不一樣了。你知道嗎?安然跟楚墨琛真的在談戀愛,兩人都同居了。說什麼平時我是怎麼**你的。而且還是安然親口承認她在跟楚墨琛談戀愛,兒子你說怎麼辦是好?怎麼辦?媽以前這麼對她,你說她會不會記恨媽媽的?要是楚墨琛一個不高興,我們蕭家就完了。」

蕭媽媽的話再度讓蕭宇痕打擊的支離破碎,本以為訂婚宴上只是楚墨琛和安然在演戲,原來兩人都住在一起了。

安然,你真的愛他嗎?

礙於馬露露在此,為了不讓她多心,淡淡的說,「媽,別慌張。安然心地好,不會記恨你的。」

這話馬露露就不愛聽了,切了一聲嘴巴不饒人道,「我就呵呵,再說那個安然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有楚墨琛給她撐腰嗎?我看她沒有楚墨琛的護航,我倒,她還怎麼囂張起來!你要記住,我是政府承認的原配,我希望你」

蕭宇痕也不愛聽了,頂回馬露露的話,「人家楚墨琛要弄死你們馬家就像弄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別總以為你們馬家有多的厲害,還有別怪我沒警告你,別動安然,到時候我怕你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愛聽不聽隨你便,我要說得也就這麼多1

「蕭宇痕……」

馬露露給蕭宇痕這麼一嗆,氣的臉都通紅,她就不信她動了安然,楚墨琛就能拿她怎麼著了。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少說幾句吧,從結婚吵到現在,你們累不累,都回房休息吧。」蕭媽媽說。

「你以為我願意的嗎?是你兒子每都拿著別的女人跟我嗆嘴。」馬露露生氣道。

蕭宇痕懶得和她計較,這女人三天不到兩天就找他吵架,他也煩心也累,要不是為了蕭家,他絕對不會娶她,哪怕自己要當一輩子的和尚,他也不會娶她,更別說愛上了。

「媽,回房間休息吧。」

蕭媽媽點點頭,兩人無視馬露露一同回房間。

「蕭宇痕……」

馬露露氣得抓狂氣得火冒三丈,眼眸里閃過一絲陰鷙,安然,要怪就怪你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貪心。

蕭宇痕,終有一天你會來求我的。

我就等這麼一天,等你跪在我面前的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