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6章:麻辣燙風波,為他受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6章:麻辣燙風波,為他受傷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撫了唐糖的,看著她徹底的睡下了,安然才敢從床上站了起來,不敢關燈,留了一盞小檯燈生怕她半夜會做噩夢。

安然開門出來的時候,楚墨琛並沒有離開,倚靠在唐糖房間門口對面的牆上副手而立,剛好與她直視讓她心跳不由的加快了一拍,「你、你怎麼還沒回去。」

他鬆開了手,上前幾步輕易的把她困在了自己的胸膛與牆身間,深邃的眼眸注視著她。

安然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很很晚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她說罷趁著他不注意,從他的手臂下給溜了出來,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逃了出來還是給他的長臂一伸,給重新困了回去。

雙手擋在胸前,「你、你想、想幹嘛?」

「我想吃你。」

安然,「……」

不待安然反應過來,楚墨琛附身戳住了安然的嘴唇,俗話說得好心動不如行動,楚墨琛絕對是行動派。

安然愣愣的讓他吃盡了豆腐,他的吻帶著一股溫柔的烈火,愈發的燃燒著她,讓她整個人都變得燥熱了起來。

「唔……」

她忍不住嚶嚀了聲。

可恥的她竟然情不自禁的雙手攀上他的脖子熱情的回應他的吻,完全忘了這是唐糖家的這回事。

楚墨琛推開了唐糖對面的房門,將她抵在了房門上,熱情的挑逗著她,炙熱的吻從她的紅唇一直往下不停地移動,每一處被他親吻過得地方就如同燃起了一團烈火。

唐糖在對面,她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對楚墨琛她也不敢反抗,永遠記住那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

同時,彼此身體都渴望著對方。

「咕咕……」

安然的肚子在不適當的時候突然間了起來,楚墨琛愣了下,她尷尬的傻笑一聲,弱弱的說了聲,「不好意思,我今晚沒吃飯,肚子有點不爭氣。」

看著她被自己吻得紅腫的紅唇,眼眸不由的一暗,滿滿都是對她身體的渴望。

本以為楚墨琛會可憐她,暫時放過她,結果這喪心病狂的東西,不但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還打橫將她抱了起來,往床去。

安然掙扎,控訴道,「你這是要幹嘛?我好餓,想吃飯。」

「要吃飯那也得先餵飽我。」

被他稍稍雷了一下,安然掙扎著嗷嗷叫,「喪心病狂的東西……」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

一場激烈的歡愛過後,安然整個人都累趴在他的懷裡,一刻都不想動,更別還記得沒吃飯這回事了。

楚墨琛推了推她,她才懶懶的睜開眼睛,「你幹嘛?我好累1

「起床,吃宵夜!本少爺餓了……」

他說罷抽出手,率先起床穿上了衣服,然而,安然並沒有要動的意思,他一腳就伸了過去,安然連同人和被子一起被他踢下了床。

安然裹著被子,坐在地板上用眼神不滿的控訴,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起床,給你一分鐘。我在外面等你,不然你自己看著辦。」他說完揮揮手出去了。

安然無奈只好起床,邊換衣服,邊詛咒楚墨琛,「喪心病狂的東西。」

媽蛋,她竟然在唐糖的家裡和楚墨琛那個了。

捂臉走人!

一分鐘后安然很準時的出現了在客廳,不遲也不早時間剛剛好,楚墨琛很滿意,一臉冷艷哼道,「吃飯不積極腦子有問題。」

安然,「……」

我靠,哪裡學的這些雷人的句子啊!

在室內還不覺冷的安然出到外面冷得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不禁雙手在肩上摩擦取暖,嘴裡碎碎念道,「什麼鬼天氣,早知道那麼冷就不出來了。」

安然雖然說得很小聲,但還是給耳尖的楚墨琛給聽見了,斜昵了她一眼故意問道,「你說什麼?」

安然立刻搖頭真誠的說,「沒有沒有……」

楚墨琛傲嬌冷哼,也不戳穿她。

「吃什麼?」

一開始安然還是很矜持,宛如鄰家小媳婦,「隨便啦1

「沒有隨便可以吃,快點告訴我想吃什麼?」

「其實,我真的很隨便的。」

「我跟你說了,沒有隨便可以吃。再問你一次,到底想吃什麼?」

安然咬唇,其實她想吃的東西很多,但是,她目前最想吃的還是麻辣燙這玩意兒,但又考慮到楚墨琛是個公子哥,所以沒敢說出口,一直支支吾吾沒敢說出口。

楚墨琛不耐煩,「你他媽說不說,不說我吻你,你信不信。」

安然一咬牙,死就死吧,「其實,我想吃麻辣燙可以嗎?」

「一晚13次。」

安然,「」

楚墨琛出口一句話就把安然雷到了九霄雲外,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她真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優雅的楚墨琛口中說出來的。

看安然還愣在原地,楚墨琛皺了皺眉心,「你不是說要吃麻辣燙嗎?傻愣在那裡幹嘛呢?」

楚墨琛這麼喪心病狂,安然真的害怕楚墨琛會來真,於是,再次弱弱的開口問道,「真的要來13次嗎?」

楚墨琛斜了她一眼,「就算你想要,我也沒那本事。」

「……」

楚墨琛丟下一句話走在前頭,安然才放心的跟在他的後面,一步一個腳印踩過他走過的。

洋人街的小吃特別多,雖然已經是大半夜,小吃街依舊非常的熱鬧,大多數都是一些小情侶。這裡的麻辣燙最出名的莫過於李記麻辣燙,幾乎是家戶喻曉,安然最喜歡來這家吃麻辣燙,關鍵是這裡老闆娘也熱情,安然自然也跟老闆娘混熟了。

「帥哥、美女,過來這邊做,我們的麻辣燙是不好吃不用錢,保證你們吃過都會想要再吃一遍哦1

「李嬸。」

李嬸笑呵呵,「誒,是安然啊!好久都沒見你來了,今天咋過來啦,待會李嬸給你多弄幾串好吃的,不要錢。」

「好咧,李嬸漂亮又可愛。」

安然嘴巴甜,哄得李嬸心花怒放,「哎喲,瞧你這丫頭。」

安然特別的高興,轉身對楚墨琛垂涎口水,「這裡的麻辣燙可好吃了,保證你吃了還會回來再吃。」

楚墨琛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把你的口水給我擦了,丟人嘛?」

安然擦了擦嘴巴,靠哪來的口水。

李嬸很熱情的招呼他們過去,但是檔口人流複雜,什麼人都有,安然想想還是算了,還是怕楚墨琛不習慣這樣的地方,尷尬的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

「不用,就在這裡吃吧1

吃慣了山珍海味,偶爾也該換一換口味。

他說罷跟著老闆娘找了位置坐了下來,看安然還愣在原地,沖她喊了句,「發什麼呆,趕緊過來,本大爺餓了,你想餓死大爺我呀1

「」

李嬸曖昧的撞了下她的肩膀,「去吧,你男朋友長得挺帥的,就是脾氣有點怪。」

安然,「」

安然剛想解釋,李嬸連連搶在了她的前頭,笑得和藹可親,「去吧去吧,別解釋,我都懂,李嬸也年輕過。」

安然,「」

安然訕訕的向他走了過去,剛坐下去,隔壁桌的一粗漢子就沖她腳邊一洒水,其實也不是故意的,也沒跟安然道歉。

他顯然不悅的皺了皺眉,做勢要起身,安然立刻拉住了他,也不想惹事生非,「算了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大排檔就是這樣的,如果你不習慣的話,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

楚墨琛本來想聽安然的話不追究的咳,結果粗漢子不怕死的沖他操了一句,「看什麼看?信不信老子打死你,小白臉。」

安然還是壓住了他,沖他微微搖頭,楚墨琛抿唇不說話,奇乖乖的聽話坐著,不惹事。

見楚墨琛不惹事,安然也就放心的點餐了,心情愉悅,「老闆娘,來兩份麻辣燙,要辣的變態辣的那種。」

粗漢子見楚墨琛無視特別是在他的馬子面前,覺得很沒面子。看到他旁邊的安然,色心也起來了,膽大的主動過來調戲安然,「妹子,怎麼跟著一個木頭小白臉,跟大爺我,保證你吃好喝好的1

胖胖的手向她伸過來。

安然嫌棄的躲開了他冷聲道,「走開……」

更害怕惹怒楚墨瑁

粗漢子不但不走開,而且還變本加厲,楚墨琛簡單粗暴拿起酒瓶就往他腦袋砸,粗漢子立刻在地板上如同蛇般在地板上打滾。

安然嚇得鐵青了臉,魂魄都飛走了,還在吃麻辣燙的客人也被嚇得雞飛狗跳。

「給老子上……」

楚墨琛單槍匹馬,不到片刻的時間就把好幾名漢子打倒了在地板上滾來滾去,自己也因此受了點小傷,居高臨下的望著他們,冷若冰霜道,「我楚墨琛的女人,是你們想碰就能碰的嗎?不知好歹,給我滾1

「楚墨璀…」

帶頭的老大不但不滾還想趁著楚墨琛不注意偷襲他,還好安然及時發現了推開了他,自己的手臂就給粗漢子破碎的玻璃瓶給划傷了,疼得她不由蹙眉。

楚墨琛暴怒,一腳就把粗漢子給踢飛了出去,其他漢子嚇得從地板上站起來連滾帶爬的紛紛跳上摩托開車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