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7章:所謂堅強只不過是逞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7章:所謂堅強只不過是逞強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他們的關係把麻辣燙老闆娘的生意給攪和了,楚墨琛給她賠了一筆錢,那筆錢足夠李嬸過了大半輩子,這讓李嬸不由多看了一眼楚墨瑁

李嬸人也憨厚老實,「這……這個不用那麼多。」

她把錢推回給楚墨琛,楚墨琛淡淡的說,「這個錢你還是留著吧,你也可以不用那麼累,每天出來擺攤。」

李嬸甚是感動,你說這非親非故的,突然就……感動得她一塌糊塗,忙聲道謝,「謝謝謝謝……」

「呀,安然受傷啦1

李嬸這才注意到安然受了傷,連忙走了過去,捧著她的手如獲珍寶般,輕輕吹著,「肯定很痛吧,我可憐的孩子,李嬸幫你包紮一下吧。」

安然忙聲說,「李嬸,不用啦!不疼不疼。」

只是給流氓的玻璃瓶划傷了一下,對於安然來說也不是什麼大的傷。

楚墨琛蹙眉走了過去,話不多說打橫將安然抱了起來。因為害怕摔跤安然很自然的攀著他的脖子,窘迫道,「你、你要幹嘛?」

他語氣平淡,「去醫院。」

安然窘迫委婉拒絕道,「其實,不、不用了,也不是很嚴重,我回去包紮一下就可以了。」

其實,真的一點都不嚴重,沒必要小題大做。

「好話不說第二遍,嗯?」

聽他的語氣感覺有點生氣,她不敢在拒絕他,氣氛一下子就尷尬了起來。

李嬸說,「去吧去吧,去醫院檢查一下有好處也沒有壞處,就怕它傷口感染了就不好了。」

「其實,真的沒有必要小題大做,要不你放我下來吧。」

這樣被抱著怪尷尬的。

他湊過頭在她耳邊輕聲戲謔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上醫院,第二個回家啪你。嗯?」

安然,「……」

安然刷的一下子臉紅了,李嬸輕笑,「去吧去吧,別拖時間了,等下傷口感染不好處理。」

安然不再說話,楚墨琛越來越無恥了。

一路上楚墨琛全程是抱著她的,雖然面無表情但還是帥了一路上的無知少女,安然特別特別的尷尬,「楚墨琛,要不我還是自己下來走去醫院吧。」

你看看這一路上異樣的眼光,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不用。」

拒絕的很乾脆利落。

安然,「……」

再次陷入沉默,安然想找點話題跟楚墨琛說話,「楚墨瑁」

「嗯?」

「沒事了。」

楚墨琛,「……」

又安靜了不到一分鐘,「楚墨瑁」

「嗯?」

「沒事了。」

楚墨琛不耐煩了,「你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是不是覺得我名字特別的帥,你總那麼喜歡叫我?還是說,你喜歡我?」

安然,「……」

臉呢?臉在哪裡?

沒法好好聊天了,乾脆窩在他懷裡不說話,任由他把自己抱到了醫院去。

……

第二天,楚墨琛很早就上公司了,剛踏進辦公室,秘書麥凌就迎面而來,「總裁,有你的新聞,不過給公關部攔了下來,請示您1

楚墨琛點頭,「通知各部門,八點鐘準時開會。」

「好的。」

麥凌接著道,「今天一早,楚老爺子打電話過來讓你中午回一趟大宅,我想楚老爺子是看到了今天的新聞了。」

楚墨琛愣了愣,抿唇點點頭往自己辦公室走去,他心裡大概也能猜到什麼事了,他想楚老爺子遲早會知道他與安然的事情,只是沒想到那麼快就知道了。

……

唐糖起來的時候頭一陣劇痛,她用力的拍了拍她的頭,偏頭看到了安然睡了她的床邊,她的手還纏著白帶,唐糖在想是不是昨天自己喝醉了誤傷了她,不由紅了眼眶。

她總是這樣在不經意間傷害了別人。

感覺到炙熱的眼淚滴落在她的手背,安然輕輕顫了顫睫毛,微微睜開了眼睛。

看著唐糖流淚,她也會情不自禁的跟著她一起流淚,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姐妹情深。

除了跟顏宸朔分手見過她哭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哭了,她一直都覺得唐糖挺堅強的。昨天哭得稀里嘩啦的唐糖在她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原來,所謂的堅強也只不過逞強罷了,再堅強的人也會有脆弱的時候。

唐糖低頭輕聲道,「對不起……」

安然心疼她還來不及,怎麼會捨得去責怪她,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顱把她當孩子一樣,「傻瓜,咱倆誰跟誰呢?記住以後別在讓我擔心了好不好,然然會一直在你身邊。」

昨晚她都快把她給嚇死了。

唐糖點頭,抬頭擦乾眼淚微微一笑,「嗯好,昨天把你弄傷了你吧,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捧著安然受傷的手不停地說對不起,

安然連忙解釋道,「不是不是,這是我昨天不小心摔傷了,不關你的事啦?」

唐糖半信半疑,「真的?」

安然點點頭。

「叮咚……叮咚……叮咚……」

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唐糖本想下床開門,卻被安然按了下來道,「我去吧,你現在好好梳洗一下出來吃早餐吧!別想那麼多了。」

唐糖點頭,安然去開門。

「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

安然打開門,原來是閨蜜曉柔,安然還來不及發話,曉柔眉心緊湊扳著安然左右檢查急切的問道,「安然,你昨天有沒有被那些人刺傷……」

曉柔的話還沒說完,安然立刻噓了一聲,害怕被唐糖聽到擔心,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唐糖還是知道了。

「什麼刺傷?然然你瞞著我什麼了?」

背後傳來唐糖的聲音讓安然背脊不由一涼,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曉柔,訕訕的轉過身子解釋道,「哪有什麼刺傷,曉柔是沒睡醒亂說話,對吧曉柔1

她轉過身向劉曉柔打眼飾,劉曉柔自然也沒有蠢到家,附和安然啊呵呵一笑,「對呀對呀,我還沒睡醒我還沒睡醒!啊哈哈,今天的太陽不錯啊1

「劉曉柔……」

今天是陰天哪來的太陽,說個謊都不會說。

可見唐糖真的生氣了,劉曉柔沒辦法,聳了聳肩只好老實交代道,「其實事情的發現是這樣的,昨晚我給你們兩個打電話你們誰知道你們兩個都沒接,然後今天我在我們報館就看到了楚墨琛為女子大打出手,女子為楚墨琛不顧生命挺身而出的狗血劇情,然後那個女主就是……」

劉曉柔訕訕的指向安然,「就是就是我們的安然。」

「安然……」

見安然生氣安然立刻狗腿似拉著唐糖的手撒嬌,「對不起啦,我也不是有心要瞞著你,我真的沒事,真的只是小傷,你別聽曉柔亂說。」

劉曉柔忍不住吐槽道,「玻璃瓶刺向你,還小傷。」

「劉曉柔……」

安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不說話會死嘛?

劉曉柔聳聳肩,乖乖的閉嘴。

唐糖沉著臉,一臉不悅認真,「每次你跟楚墨琛一起就沒什麼好事的了,這次只是小傷,下次呢?你以後還是別跟他一起了。」

劉曉柔有點驚訝,「安然,你怎麼會跟楚墨琛一起了?」

像安然這種女孩子,劉曉柔怎麼也想不到她跟楚墨琛扯不上邊,就算是打風,也不可能將他們兩個打在一起。

一點都不科學。

唐糖白了他一眼,「這不是重點好嗎?重點是然然每次跟他一起都沒有什麼好事。」

安然弱弱的出聲,「也不是這樣啦!昨天你喝醉了,就是人家送我們回來的啦!說回來,我們還沒有好好的感謝人家呢。」

唐糖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道,「我感謝他大爺,他都害你受傷了,你還這樣幫人家,你說你是不是喜歡人家。」

安然苦笑,「如果是,那有怎樣呢?」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你說什麼?」

安然立刻搖搖頭,「沒有沒有啦1轉移話題,「那這新聞為什麼沒有放出來?」

「對呀對呀。」

唐糖也表示很好奇。

劉曉柔就像看白痴一樣看著她們說,「這是誰的新聞?楚墨琛誒,你覺得楚家會讓這樣的負面新聞出現在公眾的眼球里嗎?當然是被楚氏壓了下來呀!神馬都是浮雲,有錢才是王道,對不對1

眾人瞭然,也確實,有錢說起話來腰都挺得比別人還要直。

劉曉柔望了眼手錶,趕忙說,「我不跟你說了,安然沒什麼事我就放心了,我出來偷懶那麼久等下主編要罵我了,我走啦1

想起她那個可怕的主編,劉曉柔不由的抖了抖肩,「真的要走了,再不走我就要被k一頓了,下次再約下次再約,么么噠么么噠。」

「么么噠~去吧去吧,路上小心哈1

兩人目送了劉曉柔,唐糖忍不住敲了敲她的頭,「下次要小心點,還有不要說我說話不好聽,你可別忘記了他可是害你落魄的人啊,你和他是兩個世界的人,最好就保持著距離,別越陷越深,到時候痛的永遠都只是你,明白嗎?安然!你和他真的不適合在一起。」

真的是這樣嗎?她和楚墨琛真的不適合在一起嗎?也許是吧,明知道平行線不能相交,又何苦去為難他們相交在一起呢,一切都隨緣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