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8章:不是非要在一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8章:不是非要在一起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中午就回了一趟大宅,老管家看到楚墨琛的車進來了,立刻上前,楚墨琛搖下車窗。

「少爺,老爺子最近血壓有點高,您一會彆氣老爺子,有什麼話兩爺孫好好說話。」

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楚墨琛點頭,繼續啟動車子去車庫。

「老爺,少爺回來了。」張嫂進來提醒道。

楚墨琛隨後就進來了,淡淡的喊了一聲,「爺爺……」

楚老爺子揣著照片來到他的跟前,憤憤的將照片甩在了他乾淨的臉上,暴怒問道,「楚墨琛,我不派人跟蹤你,我還不知道,你都為了安家女兒都大打出手了。」

出息,成何體統!

照片散落一地,清晰可見。楚墨琛微微眯起雙眸,「你竟然派人跟蹤我?」

楚老爺子冷笑道,「怎麼?還不行了?」

「爺爺,我不想我們的關係因為這樣而變僵,很早之前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討厭人家跟蹤我。還有,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些什麼」

楚墨琛的話還沒講完,楚老爺子就冷笑打斷他,「怕是你是愛上了人家吧?」

「沒有。」

楚墨琛想都沒有想,一口就否定了。

楚老爺子冷哼,「最好就沒有,最好就是不要假戲真做,別忘了她父親可是害死你父母的兇手。」

楚墨琛眼眸閃過一絲陰鷙,怎麼可能會忘記安家就是害死父母的兇手,只是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他編製好了情網,就等安然跳進去,然後將她徹底摧殘。

恢復平靜,楚墨琛淡淡道,「這是不要讓楚楚知道。」

楚墨琛的話讓楚老爺子再次激動了起來憤憤道,「為什麼不能讓楚楚知道?楚楚她有權知道,還是你根本就是在保護姓安的?」

楚墨琛立刻否定,淡淡道,「我沒有想要保護她,我只是想要楚楚過得開心快樂點,這仇我自己會給爸媽報,不需要楚楚幫我,我只想楚楚的世界是乾淨的。」

包括安然在她心裡也是乾淨的。

他認真的看著爺爺,誠懇的請求道,「所以,也請爺爺保持楚楚的世界乾淨。」

楚墨琛說了這麼一番話深深的震撼了楚老爺子,楚老爺子沉默了。

楚家父母離世楚楚壓根不懂人世,她只知道爸爸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已經死了,但是並不知道父母是怎麼死的,他們也沒有告訴楚楚,父母是怎麼離世的。

「哥哥,爺爺你們在說什麼呀?幹嘛都不說話呢?」

楚楚的聲音突然傳到了兩人的耳邊,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進來了,兩人相視一眼,看著楚楚那樣單純可愛,楚老爺子最後還是忍住了沒有告訴她。

也許不知道楚楚會更快樂!

楚老爺子呵呵笑,招手讓楚楚過來道,打趣道,「沒有呢,在和你哥哥討論你什麼時候才嫁出去呢1

楚楚嬌嗔,「爺爺討厭,那麼想楚楚嫁出去,你擔心我還不如擔心哥哥吧。」

楚老爺子斜昵了他一眼,好不嫌棄的說,「他?有什麼好擔心的,讓他自生自滅去。」

「啊哈哈,哥你被嫌棄了。」

看著妹妹那麼單純,楚墨琛寧願自己受多一點罪,也要保持楚楚的這份單純與善良,不為別的,只為楚楚,僅此而已。

簡直就是自欺欺人!

……

下午兩人也沒什麼事情做,安然和唐糖一起去逛了步行街,掃了很多便宜跳樓價的物品,兩人心滿意足的喝著奶茶。

唐糖湊了過來,一點也不介意安然的口水吸了一口,「你的是什麼味?」

安然白了她一眼,「沫香的。」

「你怎麼比我的好喝?」

「那我們換咯1

「好呀好呀……」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唐糖幾乎都沒記了昨天發生的不開心事情,卻不了冤家路窄,唐糖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糖糖……」

跨出了幾步才發現唐糖沒有跟上來,她也不由的跟著她停了下來。

沒想到看到了顏宸朔母子,還真是冤家路窄。

顏宸朔跟他母親在一起,很顯然他母親看到唐糖有點不悅,顏宸朔想要上前去,卻給顏母拉住了,不讓他過去,兩人就像隔著一條河,明明河水不深,卻不能過去。

唐糖心隱隱痛,所有的回憶在那一刻泛濫成災,一下下的墜痛她的心。原本,以為就算有一天再次相遇,她一定不會再心痛,一定會落落大方微笑的跟他說一句,嗨!好久不見!

然而現在,她是拼了命的想要逃。

「咳咳」

顏宸朔母親林靜不悅的咳了聲,打破了唐糖所有的回憶,她牽著安然的手幾乎是要落荒而逃!

就在她和顏宸朔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他抓住了她的手,唐糖沉聲道,「放開1

「我不放。」

顏宸朔說什麼也不放手,他已經放手過一次了,他後悔了,特別的後悔。

林靜非常生氣了,「宸朔,放手。」

大街上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媽,我求求你別再讓我不放手了好嗎?六年前,我已經放過一次了,六年後,我不想放手。你明明知道我如此的深愛著唐糖,現在連讓我和她說話的機會都不給,我不想成為誰的傀儡。」

他望著唐糖的眼睛,非常的真誠,「我愛唐糖,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一樣是。」

唐糖沒想到顏宸朔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深深的望著他一時忘了要走開。

兩人彼此深深的望著彼此,彷彿與世隔絕。

林靜盛怒,「顏宸朔,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幹什麼?」

「我知道我在幹什麼更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媽,什麼事我都聽你,這次我只想你聽我一次,讓我和唐糖一起可以嗎?」

「做夢去吧1

「啪」

大庭廣眾下,林靜一巴華麗麗的甩在了顏宸朔俊俏的臉上,不僅讓安然和唐糖驚呆了,更是引來不少人的目光。

顏母覺得丟臉,拉著顏宸朔咬牙切齒道,「你跟我回去,以後不許跟這個女人來往。」

顏宸朔掙脫了母親的手,反而緊握著唐糖的手,霸道宣示,「我不走,打死我都不會走,我不想離開你1

「顏宸朔」

林靜偏頭惡狠狠的質問唐糖,「你說你到底灌了什麼**給我兒子吃,讓他如此的為你如痴如醉的。啊?說啊1

她抬手就想給唐糖一個耳光子,安然瞪圓了眼,好在顏宸朔及時將她護在了身後去,一字一頓直視林靜的雙眼說,「媽,你要打就打我,不要為難唐糖。」

「你」

林靜給顏宸朔氣得心臟高低起伏。

圍觀的人都議論紛紛。

「這女的什麼來頭啊?竟然讓顏家少爺這樣為了她。」

「我說這兒子也太那個了吧。」

「就是呀1

「母親懷胎十月也不容易呀1

面對周圍流言蜚語,唐糖倍感疲憊,微微閉上眼睛,無情的掰開了他的手,「顏宸朔,你走吧,就當做是為了我。」

「我不走,你想知道我離開你的理由,那我就告訴你,其實……」

他的話還沒說完,顏母當場毫無徵兆的暈了過去。

「媽……」

「伯母……」

……

所幸去到醫院的時候,醫生診斷去沒有什麼問題,就是氣急攻心才會導致暈厥,醫生讓她好好休息就好了,千叮萬囑千萬不能再刺激她。

聽醫生說顏母沒有什麼大礙,唐糖也就放心了,淡淡道,「既然沒有大概,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顧你媽吧,畢竟你媽生你也挺不容易的,好好孝順你媽吧1

顏宸朔抓住了轉身就要走的唐糖,「那你呢?」

「我很好,你可以不用擔心我。」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離開的理由嗎?我可以告訴你。只要你想知道我都能告訴你!只要你不要再離開我1

「那你媽呢,你也聽到醫生剛才怎麼說了不是嗎?」

這一刻,顏宸朔竟然猶豫了。

唐糖苦笑,「就這樣吧,顏宸朔。好好照顧自己,我們各自安好好聚好散各安天涯吧1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顏宸朔微微鬆開了唐糖的手,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眼淚不禁濕了眼眶,誰說男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心疼得無法呼吸,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回過頭。

「糖糖,你還好嗎?」

「我很好1

出到醫院外面,安然再次忍不住擔心問道,「糖糖,你真的還好嗎?」

唐糖微微一笑,看不出任何異樣道,「我真的很好啊,我曾經問過很多人,怎樣才可以忘記怎樣才可以不痛,可是這種矯情的問題每個人心裡都有著答案,有的人說有那麼一刻你覺得愛不下去了也就不愛也就不痛了;有的人說如果知道不可能那就非要逼自己一把不要有這樣的念頭;還有人說如果知道這個世界他還活著那就夠了,不是非要在一起。」

感情有很多種,對一個人好不一定要和這個人在一起,你知道他最寶貴的是什麼,你就是希望他幸福,哪怕這個幸福里沒有自己的位置。

唐糖的這番話深深的震撼了安然,是的,愛一個人不是非要跟這個人一起只要你知道他還活著那就夠了。是的,愛是成全愛是不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