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29章:彼此相互折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9章:彼此相互折磨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唐糖的事,安然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麼胃口吃飯了,但是桃子做了一桌都是她愛吃的菜,她還是賞臉的吃了幾口,實在是吃不下了,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巴抱歉道,「對不起,桃子,我吃不下了。」

最近胃口都不佳。

「沒關係啦!安小姐,我看你今天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到底怎麼了?」

桃子也注意到她受傷了的手,「還有你的手,怎麼就受傷了呢?」

安然摸了摸自己的手,桃子的關心讓安然的心瞬間暖暖的,搖搖頭微笑道,「沒什麼,只是受了點小傷,少爺還沒回來嗎?」

「少爺在大宅吃飯,晚點回來。」

安然點點頭,「知道了,陪我去前院走走吧。」

桃子點點頭,「好1

……

溫婉的月光,覆蓋著夜的清冷,滿天星辰碎成點點的斑駁,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安然坐在搖搖椅輕輕的晃動著她的小腳丫,桃子則站在她的旁邊,安然拍了拍她旁邊的位置道,「桃子,坐下吧。」

桃子訕訕道,「不用了,安小姐,你是主我是仆。」

安然皺了皺眉,顯然有些不開心,「在我的眼裡沒有什麼主僕關係,我讓你坐下你就坐下,不然我可真的生氣了咯1

有時候分的太清楚太累了。

桃子盛情難卻,只好坐在了安然的身邊。

兩人坐在搖搖椅上,輕輕晃蕩著小腳丫,望著滿天的星星,安然想了想輕聲問道,「桃子,如果你的前任回來找你了,你會怎麼樣?」

顏宸朔,唐糖大學四年男朋友,四年來兩人感情甚好,幾乎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大學畢業前晚他突然跟唐糖提出分手,直到現在唐糖還不知道分手原因,曾經死皮賴臉只為一個分手的理由,可他為了躲避她遠走異國,再也沒有出現過在她的視線範圍內!

桃子輕笑打趣問道,「怎麼突然問這樣的問題?你前男朋友回來了?」

安然立刻揮揮手否認,「不是不是,你別亂說。」

左右張望,鬆了口氣慶幸楚墨琛不在。

這話給楚墨琛聽到該有罪受了,想到這裡她就不由的抖了抖肩,簡直太可怕了。

桃子抿唇淺笑,「你幹嘛那麼緊張呀,我只是隨口問問啦,我看你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我就知道沒有那麼簡單,是不是有什麼事困擾著你1

安然嘆息了聲,「我有個朋友,她和她的男朋友談了四年,兩人感情真的很好,好到非彼此不娶不嫁。只是忽然有一天,那個男的找她分手,六年了她都不知道他真正離開的原因,現在那個男的回來了,她現在很不知所措,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你會原諒他曾經的不辭而別嗎?」

「這樣礙…那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

安然搖搖頭,說實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那她愛不愛他呢?」

安然想了想,「也許還愛啊1

安然想如果說真的不愛,那就是騙人的。眼淚是不會騙人的,如果不愛就不會哭的如此的稀里嘩啦!

「這樣啊,不好說,因為每個人對待感情都不一樣,有些人吧,就算那個男的做了不可原諒的事她依舊會去原諒,因為愛啊,這種女人就有點傻。但是有些人就不一定會原諒,因為她們都明白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其實吧,這都要看你朋友的心態。」

安然特別驚訝看著大大咧咧的桃子,原來對感情的看法還是有一套,還真是真人不露相。

桃子問,「安小姐,你看著我幹嘛?我難道說錯了嗎?」

安然搖搖頭打趣說,「沒有,我只是沒想到你比我更懂得處理感情上的問題,小的甘拜下風啊1

桃子嬌嗔,「哪有」

「啊哈哈」

兩人聊的很起勁,壓根就沒有發現楚墨琛回來了,還在她們的不遠處,本來想要上前去的。

忽然他心裡閃過了一種執念,他站在了原地。

「不過也確實內心會特別的糾結1

安然點頭,「是呀,如果換成是我的話,我大概也會像她一樣不知所措吧,不過她跟我說了那番話,讓我有很深的感觸。」

「什麼話?」

安然說,「愛一個人不一定非要在一起,因為你知道最寶貴的是什麼,你就是想她幸福,那麼這個幸福里沒有自己的位置。」

楚墨琛眸光閃過一絲悸動。

桃子戲虐道,「少爺,不是穆穡課彝ο勰僥愕摹I僖雖然看起來酷酷的樣子,但是他還是很關心你的。」

關心?為什麼她一點也沒有感受到?

安然苦笑搖搖頭,「桃子,有些事情不是你看得那麼的簡單,你以後可能就會知道了,知道平行線為什麼不能相交嗎?」

「因為沒有焦點啊1

「對啊,就是因為沒有焦點。」

就像她和楚墨琛一樣,永遠也不可能會在一起。

不遠處楚墨琛的臉當即一沉,彷彿暴風雨即將要來臨。

「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今天累死寶寶了1

桃子點頭,「好1

安然轉身,發現了楚墨琛沉著臉站在了不遠處,她的心不由的一驚,他什麼時候回來的?多半她們說的話他都聽到了吧。

安然努力的再想,她應該沒有講什麼出格的話吧!

嗯,應該時候沒有的。

「少……少……少爺」

「滾……」

桃子嚇得立刻就走,還不忘擔心的望著安然,安然沖她搖搖頭,讓她不用擔心自己,楚墨琛應該不會對她怎麼樣。

他臉色不善站在原地一言不發,安然主動開口淡淡問道,「你回來了怎麼也不說聲?」

她平淡的語氣成功的刺激他暴躁的脾氣,邁著腳步大步大步的逼向她的同時,狠狠掐上她的下顎。

躲在角落偷看的桃子擔心的皺著眉心對身旁的小黑,「你說少爺會不會打死安小姐?」

心裡控訴自家少爺一點憐香惜玉的心都沒有。

「不會的。」

「我數三個數,你們兩個在不給我滾,我就滅了你們。」楚墨琛沉聲道,即使不回頭,他也能感覺到角落處兩人的存在。

桃子不肯走,「我就不走。」

小黑硬拖著她走,小聲對她說,「快走,如果你不想安小姐有事就趕緊的走,等下惹怒少爺,遭殃是安小姐。」

以小黑對楚墨琛的理解,他們兩個再不走,最後受苦的肯定就是安然。

桃子很不情很不願的跟著他走了,內心決定一個星期不理自家少爺了,讓他那麼不憐香惜玉。

安然被他掐的生疼,卻倔強的不說一句話,好像早就習慣了楚墨琛這麼的粗暴對待。

她越倔強就讓他越暴怒掐著她的手愈發用力,「說,你剛剛跟桃子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狗屁的平行線沒有相交點,都見過鬼吧!

被他這麼掐著她連說話都有點吃力,「楚墨璀…你……你發什麼神經?關你什麼事?」

他暴怒,「安然」

好一句不關你的事。

她彷彿想到了什麼,又微微一笑,諷刺道,「還是說你已經愛上我了?」

安然的話成功的再次激怒了楚墨琛,本想掐死她就算了,卻終究對她狠不下心,粗暴的將她鬆開。

安然整個人軟坐在了草坪上,得到了解脫的她下顎早已被他掐得通紅以及生痛,倔強的瞪著他。

他也不憐惜安然,冷漠得居高臨下望著安然,「安然,就算我們這輩子都不能相愛,那也要互相折磨到死,這輩子你的心只能刻著我楚墨琛的名字,如果我得不得,那我一定會毀了你,你也不想逃開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楚墨琛也一樣會找到你。」

「不,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會相愛。」

他最後的一句話就如同魔音在她的耳邊回蕩,他的話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往她心上割,疼得她無法呼吸,為什麼她認識的楚墨琛會變成這樣。

沉默了許久,安然才顫抖著輕聲開口,「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要對我如此的殘忍,她只想要一個答案。

楚墨琛不去看安然,壓抑著即將要爆發的情緒,「要怪就怪你姓安,而我姓楚。」

他說完大步流星的往屋裡去,不再敢去看安然此刻的神情。

對,她姓安,他姓楚,他們這輩子註定不能在一起。

在轉角處,楚墨琛一拳狠狠地砸在了牆上,鮮血隨著他的指縫中緩緩而下。

他不想這麼對安然,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他覺得自己快要被自己折磨瘋了。

安然微微仰起頭,把要流出來的眼淚倒回去。

倔強的站起來。

這一晚,他沒有來找她,各睡各的房間,誰都沒有打擾誰。不同的是,他一夜好眠,而她卻一晚上都被噩夢侵襲,她夢見了她有了楚墨琛的孩子,楚墨琛卻將她親手推向了深淵,他站在高處冰冷的看著她掉了下去,然後消失在她的視線。

「礙…」

安然被驚醒,出了一身冷汗,摸了摸肚子,還好只是一場夢。

這時候,天也已經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