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32章:他的過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2章:他的過去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林炎果然沒有猜錯,楚墨琛確實一個人來了最頂樓的天台,他的腳邊還零散著好幾個煙頭手中還夾著一根未燃盡的煙,楚墨琛的煙癮不重,除非心情特別的糟糕,不過現在看來確實挺糟糕的。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即使不轉過頭來,他也知道來的人是誰,把手中的快燃進的煙吸了一口,丟在了一旁,「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林炎走了過來,站在他的身邊道,「我剛在樓下就看到你不對勁,然後麥凌又說你臨時決定不開會,你煙癮不重,除非真的心情不好。說說看吧,幹嘛心情不好。」

他不說話,表示默認。

好兄弟不愧是好兄弟。即使你什麼都不說,他也能感受到你的心事。

林炎蹙眉,「你很少這樣子,宸朔那臭小子又跟你說了什麼?」

楚墨琛楞了楞,淡淡的開口,「沒有,他今天找我跟我談了一下關於關愛留守兒童的事。」

楚墨琛並沒有提起顏宸朔還提起了溫阮瑜,顯然林炎不相信就這麼簡單,攤攤手一臉老子不相信,「就這麼簡單?」

「不然呢?」

「你自己心裡清楚。」

楚墨琛不說話,重新取了一口煙要去點燃,一次沒點燃第二次沒點燃

他開始心煩意燥。

林炎取出打火機幫他點燃。

「謝謝。」

「不客氣。」

楚墨琛狠狠地抽了一口,向遠方吐了一口煙圈。

即使楚墨琛不說,林炎還是能猜到他心裡多少的一些想法,男人煩惱無非就是錢跟女人,楚墨琛腰纏萬貫很顯然不缺錢,那肯定就是女人了。

不是安然就是溫阮瑜了。

太他媽機智了。

林炎抿唇道,「其實,我真的不明白你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明知道安家是害死你父母的兇手,你還要安然留在你身邊,可你心裡卻一直住著溫阮瑜。這樣對安然公平嗎?再說上一輩子的恩怨,不應該讓安然來買單,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見解,你可以選擇不聽。」

這次提起安然他異常的平靜,再次抽了一口煙,將沒抽完的煙踩在腳下,平靜的說,「你不懂,事情沒發生在你身上你不懂。你沒看見你父母死在你面前你不懂,那天是我6歲生日。我特別羨慕你和昊炎、宸朔從小就有父母的陪同,而我沒有。我若不堅強,誰替我勇敢。」

雖然很非主流,但是卻是大實話。

所以,楚墨琛從來不過生日。

林炎嘆息了聲,「哎對不起,我不是有心要提起你的傷心事。」

楚墨琛搖搖頭,沉默了一會兒他才緩緩的開口,「林炎,你說怎樣才可以忘記一個人怎樣才可以不痛。」

林炎說,「對於這種矯情的問題每個人心裡都有答案,其實,有那麼一刻你覺得再也愛不下去了,自然也就不愛了,也就不痛了。說真的溫阮瑜你也找了那麼多年了,如果溫阮瑜她真的愛你,她早就回來了,很顯然她不夠愛你。阿琛,你也該醒醒了。別讓愛你的人擔心你了1

雖然這話很傷人,但是林炎說的是大實話啊!

楚墨琛深邃的眼眸一沉,是的,溫阮瑜不會再回來了。就算回來了他們也回不到最初的那種感覺,是的,他該醒一醒了。

「下去開會吧。」

「嗯。」

……

無驚無險又到六點,安然六點鐘就可以準時下班,上了一天的班都把她給累壞了。讓她意象不到的是,蕭家的人總是陰魂不散,今天早上是蕭媽媽,今天晚上就是蕭宇痕。

見鬼了。

安然已經很刻意去躲避蕭宇痕了,卻沒想到還是被他給發現了。

安然加快了腳步。

蕭宇痕小跑了過來,抓住了她,「安然,你下班了?」

安然掙開了他的手,淡淡的點頭,她知道蕭宇痕已經是有婦之夫,所以一直都在與他保持這一定的距離。

然而這樣卻讓蕭宇痕心裡很不好受。

蕭宇痕眼眸閃過一絲失落,「安然,你就這麼不待見到我嗎?」

安然語氣依舊平淡無情,「你若是沒什麼重要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安然……」

眼見安然要走,蕭宇痕情立刻不自禁的拉住了安然的手,安然立刻抽了出來,「蕭宇痕別這樣,你是有老婆的人,別人會誤會的,你給我放手。」

「安然,你聽我說。」

「我們之間真的已經沒什麼好說了,該說的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你聽我說。」

「你放手。」

「我不放手。」

蕭宇痕控制不住自己抱著安然,「安然,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安然掙扎著,盛怒,「蕭宇痕,你給我鬆手。」

「今天我過生日。」

……

剛好這一幕,就被不遠處那個平時老是針對她的同事葉小嵐給撞見了。

咦,這不是馬露露的老公嗎?怎麼和安然?

這下有好戲看了。

更不巧的是,她也是馬露露的好閨蜜,葉小嵐趕緊給馬露露打電話。

「嘟」

「喂。」

「喂,露露!你猜我看到誰了?」

「誰?」

「你老公和一個女的,在大街上拉拉扯扯摟摟抱抱,現在那個女的現在被你老公拉上了車,你要不要過來看看……」

還沒等葉小嵐把話給說完,電話里馬露露憤怒的說,「你給我跟蹤他,別跟丟了,我馬上立刻就到。」

「嘟嘟嘟」

馬露露掛了電話。

葉小嵐心裡不由竊喜,掛了電話,不禁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心想,安然,這次你不死定了。讓你平時跟那個唐糖跟我對著干,哼!不作死不會死!

知道安然喜歡吃海鮮,蕭宇痕特意載著她去了一家高級的海鮮餐廳,車子緩緩的停在了餐廳的門口,兩人一同下了車,一人笑容滿面,一人面無表情。

為了不讓蕭宇痕誤會,安然一而再再三的強調,「蕭宇痕,我跟你過來,只是單純的跟你慶生,我希望你別誤會什麼。」

即使聽到她這樣說很難受,他還是點點頭。

對於他而言,能和安然一起吃個飯過個生日,已經心滿意足了。

蕭宇痕提前訂好了位置,服務員領著他們到了預定的包廂,安排他們坐了下去。

這裡不僅環境舒適,服務員態度友好問道,「請問你們兩位要點些什麼呢?兩位要不要試試我們本店店長推薦的海鮮香鍋還是很不錯的,很多客人來都必點,保證吃過會回頭1

「要不要試一試?」

蕭宇痕還是依舊的紳士儒雅將就安然。

安然沒有什麼意見,好不好吃也只是一餐飯,對她而言沒有什麼區別,她只想快點吃完快點回家,總感覺心裡那個不踏實,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大事,眼皮跳得非常的厲害。

左跳財右跳災,好死不死還偏偏跳了右邊。

「安然,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安然搖頭,「沒什麼,你點吧,我很隨意的。」

見安然沒啥主見,他也就做主點了一些都是安然喜歡吃的,對服務員說,「好的,就這些了。謝謝你1

「好的,請您稍等。」

服務員一走,蕭宇痕就笑著跟安然說一些有得沒得,努力讓安然活躍起來,沒想到事與願違,安然並沒有活躍起來,只是偶爾就回答他一兩句,有時候就乾脆沉默不回答。

即使是這樣,他還是沒有放棄,「安然,最近上了一部你男神的電影《匆匆那年》,等下我們一起去看吧。」

安然很無情的拒絕,「不了,我等下還有點事要去做。」

蕭宇痕很失望,「哦這樣啊,那下次吧1

「嗯。」

氣氛再次陷入尷尬,安然眼神一刻都沒有看著他,總是左看右看的。

安然這樣的態度,讓蕭宇痕心裡揪著難受,「安然,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安然搖搖頭,低頭用筷子攪拌著茶杯,「沒有,你想太多了。」

蕭宇痕苦笑,「如果不是討厭我,那你態度為什麼那麼冷漠,如果你不討厭我,為什麼你的眼神不敢看著我?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都很愛笑的。」

安然抬起頭來看著蕭宇痕,語氣平淡,沒有任何波瀾起伏,「你都會說那是以前了,那現在就是現在,我沒有討厭你們任何人,所以你不用多心。今天你過生日,我才陪你過來,不然我不會過來了。」

「安然……」

他剛想說什麼,服務員就拿著海鮮香鍋進來了,「您好,你點的餐來了。來,小心燙哈1

服務員熟練的幫他們弄好,「好了,兩位可以吃了,請您慢用。」

服務員恭敬的退了出去。

蕭宇痕剛要開口打算把未說完的話說完時,安然搶在了前頭,撿起筷子打斷他道,「快吃吧,我好餓。生日快樂哈1

蕭宇痕也知道安然是故意逃避他,他也不再說什麼,也拿起筷子和她一起吃。

蕭宇痕給偶爾給她夾菜,而她也沒有讓他難堪的徹底,隨了他的意,畢竟今天也是他過生日,也要給他點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