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33章:女人之間的戰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3章:女人之間的戰爭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葉小嵐在海鮮餐廳門口焦急徘徊著,心裡想著怎麼還不來啊怎麼還不來啊

終於,她看到馬露露的車向這邊開了過來,她幾乎是飛奔了過去。

馬露露下了車就很生氣了,「啪」的一聲關了車門,「那對姦夫**呢?老娘要殺了他們。」

經過她身邊的人都被她給嚇到了,都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向她。

馬露露心煩意燥的沖看戲的路人咆哮道,「看什麼看,沒看過人家抓姦啊1

「神經脖

葉小嵐見況還不趕緊煽風點火,「就在裡面,你都不知道剛才那畫面多刺激,那個女的還勾著你的老公在大門口激吻還不顧公共場合的亂撫亂摸,還」

馬露露實在聽不下去了,失去理智沖詛咒了一聲進去了,葉小嵐在後面叫都叫不住他。

葉小嵐勾起一抹奸笑,心想安然你死定了。

馬露露剛進去,楚墨琛和妹妹隨後也到了,楚墨琛停了車,打開了車門下車道,「都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吃海鮮,一個星期你至少三天在這裡,我看啊乾脆把這裡承包得了。」

簡直財大氣粗。

楚楚吐吐舌頭,嬌嗔了一句,「哪有確實好吃嘛,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歡吃海鮮的嘛1

楚墨琛沒好氣的說,「是是是,我的小公主,你說吃什麼就吃什麼,行了嘛。」

楚楚啊哈哈的一笑,親昵的挽著楚墨琛的手進去。

馬露露進去以後就在包廂看到兩人,不巧的是,安然的眼睛不小心濺到了一點點的辣椒油,蕭宇痕背對著馬露露幫她弄眼睛,馬露露卻完全誤會了兩人在那裡激吻,簡直怒不可泄。

馬露露眯起雙眼,「好你個蕭宇痕。」

葉小嵐也跟著進來了,繼續加油添醋,「誒,那個不是你丈夫嗎?」

馬露露的火已經到頭頂了,都快要爆炸了。

葉小嵐故意拉著她說,「露露,有話好好說,別衝動哈1

「我說你大爺,給我鬆手。」

葉小嵐鬆手,馬露露形象也顧不上就衝進去了。

葉小嵐心想,這下有好戲看了。

「誒,露露。別衝動1

「先生,幾位?」

「兩位。」

「這邊請。」

蕭宇痕幫她把眼睛用清水洗了一下也就沒那麼辣了,安然感激道,「謝謝你,剛剛真的辣死我了。」

蕭宇痕寵溺一笑,回到座位,「不客氣,快趁熱吃吧1

安然點點頭,兩人壓根沒有想到危險正一步一步的向他們逼來!還有說有笑,看得馬露露格外的刺眼。

「蕭宇痕……」

「露露……」

兩個人幾乎同時看到了馬露露怒氣沖沖的向這邊走來,兩人都微微錯愕。

蕭宇痕沒想到馬露露會出現在這裡,他出來的時候可是誰都沒有說,更讓蕭宇痕意想不到的是,馬露露過來二話不說憤怒衝去了她的理智讓直接把桌上那鍋滾燙燙的海鮮鍋往安然身上潑,慶幸的是,安然反應得快,只是不小心燙到一點點手臂,疼得她五官捏成了一段。

這一下引來了不少的看大戲的人。

葉小嵐站在她身後竊喜。

疼死你活該!

聽說有人鬧事,楚楚也特別的好奇,楚楚屬於那種愛看熱鬧的人,而恰恰楚墨琛不是,管他誰鬧事,只要不鬧到他那就沒事。

楚楚沒想到看到的是安然,她趕緊拍了拍哥哥的手說,「哥,那個不是安然嗎?」

原本,不愛湊熱鬧的楚墨琛,經妹妹這麼一提醒,也不由的望向了鬧事的那個包廂,剛好安然正面對著他,他能看得一清二楚安然,她的捂著她的手臂,站在那裡不做聲,楚墨琛不由得眯起了雙眼。

她怎麼會在這裡?關鍵是為什麼會和蕭宇痕在一起。

蕭宇痕此刻也顧不上那麼多,也不避忌,走到安然的身邊伸手去握住她受傷的手,心疼的問道,「安然,你沒事吧?」

安然見況立刻抽回手,語氣平淡道,「我沒事。」

蕭宇痕怒瞪馬露露呵斥道,「馬露露,你大晚上在這裡發什麼神經?要發神經回家發去。你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還好安然沒有什麼事,不然……」

「不然怎麼樣?」她抬頭挺胸凶回他,接著冷笑道,「哦,原來她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個小婊砸,看來,你勾引男人的本事還挺不錯的嘛,先是蕭宇痕,再是楚墨琛,怎麼?現在又吃回頭草了?還是說楚墨琛滿足不了你強大的**?嗯?」

「馬露露……」

蕭宇痕怒斥了一聲,馬露露這麼說安然,讓他非常的不喜歡,想一巴掌往她臉上煽的心都有,但還是讓他給克制住了。楚楚蹙眉,「哥哥,你確定不上去嗎?」

楚墨琛抿唇,口是心非,「上去幹嘛?管她去死。」

活該!讓你跟別人出來吃飯。

楚楚只能幹著急。

沉默了那麼久,安然終於開口,「馬小姐,我想你誤會了。我和蕭宇痕沒有你想的那種關係,我之所以答應他出來吃飯,只是因為他今天過生日,只是很簡單的一頓飯。」

蕭宇痕怒瞪馬露露,「你跟她解釋那麼多幹嘛?」

聽了安然的解釋,馬露露更加的生氣了,簡直殺了安然的心都有了,「我老公過生日關你一個小婊砸什麼事?再說,要過也是我和我老公過,也輪不到你這個小婊砸,該滾哪裡滾哪裡去,懂?」

「還是說要我教你?」

「馬露露,你任性夠了沒有。」

馬露露左一句小婊砸又一句小婊砸成功的把蕭宇痕給惹怒了,馬露露說話實在太難聽了。終於,他控制不住自己抬手就想給馬露露一巴掌,就在千鈞一髮的瞬間,安然伸手把他給拉住了。

蕭宇痕深深的望著她,安然對他微微搖搖頭。

兩人眉來眼去讓馬露露憤怒到極點,顧不上形象撲到安然身上頭髮扯去。

葉小嵐這個時候才知道玩過火了,慌張了起來。

「露露……冷靜點。」

「馬露露你個瘋婆子,鬆手。」

蕭宇痕憤怒的拉開馬露露,馬露露抓得死死的,「我讓你鬆手,聽到沒有。」

馬露露暴怒,「沒有,我今天就要殺了她。」

安然被她扯得生疼,忍無可忍,「馬露露,你別欺人太甚。」

要不是要顧及到蕭宇痕的面子,安然早就一巴掌煽過去了,還要在這裡給她欺負都頭上來?

「鬆手?門都沒有。」

說罷她愈發的用力,安然也不甘示弱,也動手跟她打了起來,打得不可開交,周圍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眾人紛紛勸架,馬露露一點也不肯示弱,經理想報警,卻被楚楚按下了電話,經理錯愕的望著她。

「小婊,我今天不打死你。」

整個包廂亂成了一團糟,食物散落了一個地板到處都是,兩個人抱成一團打在了一起。

「馬露露,停手。」

「露露,別打了。」

……

馬露露依舊死死不肯停下,最後把還騎在了安然的身上,抬手就想要狠狠的抽她耳光惡狠狠教訓她道,「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這個小婊砸,別的老公好看不能碰,我今天必須讓你長長記性,好讓你以後別只長個性不長記性。」

「啪……」

一個響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安然的臉上,安然嘴角頓時鮮血溢出,可見馬露露有多麼的用力與憤怒。

蕭宇痕倒抽了口氣,憤怒拉開騎在她身上的馬露露道,「馬露露,你發神經夠了沒有。」

她甩開蕭宇痕的手,「沒有,我馬露露愛上你的那一刻,我就徹底的的瘋了。而你心心念念的卻只有她,始終只有她。不管我做的再好,你的眼裡仍然只有她。正是因為你的心心念念才會害了她,我今天就要和她同歸於荊」

晶瑩的淚花劃過她的臉龐,馬露露抬手就想再給安然一巴掌,卻不料……

「住手……」

陰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馬露露揚起來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眾人都不由望向後面,楚墨琛就沉著臉站在她的不遠處與安然相視,從他的眸中可以看出,他真的憤怒了生氣了。

安然鼻尖一酸。

馬露露嚇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一時反應不過了。

葉小嵐更是覺得玩過火了,她不知道安然背後有這麼強的一個後台,簡直悔不當初。

楚楚也趕了過來,看到馬露露騎在安然身上嚇傻了,立刻上前把馬露露拉了下來,扶起躺在地板上的安然,看到臉上紅彤彤的巴掌印與嘴角的鮮血,楚楚無比憤怒,冷厲的眼眸橫掃全場,最後落在了馬露露的身上憤怒道,「你是喪心病狂嗎?我哥的女人,你也敢動?我看你是活膩了是吧1

楚楚的那句『我哥的女人,你也敢動』足以讓蕭宇痕的心瞬間支離破碎。

葉小嵐立刻把關係全部撇清推給了馬露露道,「不關我的事,是她動手打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

「你還是我的閨蜜?」

葉小嵐不說話,馬露露總算明白什麼叫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