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34章:付出的代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4章:付出的代價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除了說了句『住手』始終一句話都沒有說,正是因為這樣才讓安然覺得害怕,她衣服的兩邊袖子早就在兩人打架的時候被馬露露給扯爛了,安然不由的打了個噴嚏。

楚墨琛暴怒不已。

蕭宇痕也不避忌把大衣脫了給她披上,楚楚微微一個刀子眼給安然。

安然立刻脫了他的衣服為難道,「不、不用了。」

蕭宇痕也知道她顧忌什麼,也沒有強求安然。

心裡滿滿的失望。

馬露露也不敢像剛才那麼囂張,更不敢說些什麼。

楚墨琛終於邁著腳步向她一步一步走去,安然被他強大的氣場嚇得不由得跟著他一步一步向後退,直到退到無路可走,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終究還是沒忍住生她的氣。

安然也不知道他此刻到底是生氣了還是怎樣。讓她意想不到的是,他動手脫了自己的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讓她的委屈不由的再次一擁而上,「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沒有回她的話,把她護在了身後轉過身,冷厲的眼眸橫掃全場,強大的氣場一下子把馬露露和葉小嵐嚇得軟坐在地板上。

宇痕只是微微蹙眉。

楚墨琛冷厲的眼眸落在了葉小嵐的身上。

葉小嵐恐懼的連忙搖頭道,「這、這不關我的事,是她……」她指著坐在地板上的馬露露顛倒是非,「是她非要我跟著她一起來,真的不關我的事,你要找,找她。」

她說完從地板上爬起來拔腿就想跑。

楚楚把她給擋住了,似笑非笑的望著她。

馬露露坐在地板上自嘲一笑。

馬露露畢竟是自己的老婆,蕭宇痕走到她的身邊,把失魂的她擁進懷裡,馬露露抬頭望著他,心裡說不出什麼感覺。

這是可憐她嗎?

蕭宇痕語氣平淡的為馬露露求情道,「安然,請你原諒露露的無心之過,能不能看在我份上不要追究,露露她本性不壞。」

只是被嫉妒之心蒙蔽了雙眼,任由人慫恿。

安然和楚墨琛都沒發表意見,楚楚就不依了,激動的指責馬露露的不是,「把人都打成這樣了,虧你說得出是無心之過,就算安然大量可以不追究,我哥也不一定會像安然一樣那麼大量不追究。」

楚楚接著冷笑道,「再說打狗也要看主人。」

意思也不看看是誰的女人。

蕭宇痕不做聲,馬露露打人於情於理都是她不對,而且打得還是楚墨琛的女人,這跟作死沒有什麼區別,楚楚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覺得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只能與她一起承擔這份責任。

看在蕭宇痕的份上,安然也不想把事情鬧大,讓蕭宇痕難做或者當眾讓他難堪,況且今天還是他的生日。輕輕的拉了拉他的袖子柔聲道,「楚墨琛,算了,我們回家吧1

本以為楚墨琛不會聽她的,卻沒想到他將她打橫抱起,安然驚呼了一聲,緊緊的扣住他的脖子,窘迫道,「你、你要幹嘛?」

「回家1

他丟下了一句話,抱著安然當著眾人的面大步流星的出了包廂,不過這群人乾的好事,他全都記住了。

楚楚冷厲的眼眸再次橫掃全場,警告道,「如果今天的事情明天出現在新聞頭條,你們就準備收屍吧1

楚楚這話說出絕對不是用來嚇人的,以楚家現在的勢力,絕對有能力將一個人銷聲匿跡。圍觀者紛紛把自己拍下來的視頻刪了,不敢與楚家作對。

楚楚一走,葉小嵐這牆頭草倒得夠快,爬到她身邊若無其事的問,「露露,你還好嗎?」

馬露露望著葉小嵐,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好朋友,心好累。

「你別碰我,你碰我一下我都覺得噁心。我沒有你這樣的朋友,我們的友誼也走到了盡頭,互不相欠。給馬上我滾1

「露露……」

馬露露厲喝了聲,「我叫你滾……」

葉小嵐冷哼了聲,露出本性道,「以為你是什麼新鮮蘿蔔皮?老子早就受夠了你的脾氣了,總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動不動就發你的公主脾氣,不就你家裡有幾個臭錢嗎?總以為自己很有錢,就可以隨便踐踏人家,也活該你有今天。你自己看看,在楚家面前,就像孫子一樣,我也是醉了,是老娘不想跟你友盡,再見1

她說完站起瀟洒的揮揮手想離開了包廂。

「站祝」

葉小嵐停了下來,心裡冷笑了聲,轉過身子來,「怎麼?馬大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把你身上我給你買的東西都給我卸下來。」

葉小嵐怒,這是要和她算總賬的節奏?

「脫給你,我穿什麼?」

馬露露冷笑,「我管你穿什麼。」

葉小嵐怒,遲遲不動手。

蕭宇痕說,「算了,露露。看清楚她是什麼人就好了1

馬露露終究沒有為難葉小嵐,放他走了。

經過今天這件事她也懂得了,什麼叫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只是還是接受不到葉小嵐這樣對待自己,心裡還是非常的難受,特別特別的想哭,但是她告訴自己不能哭,一定不能哭。

「要哭就出出來吧。」

馬露露抱著蕭宇痕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原來,再強大的人也會有脆弱的一面。馬露露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如果她不疑神疑鬼,其實她也不是這麼的討厭,蕭宇痕抿唇,抬手猶豫了一下,最後落在她的背部輕輕的掃著她的背脊。

「不哭了,看清了就好1

……

蕭媽媽知道今天是兒子生日,特意買了蛋糕和做了一頓好的滿心歡喜的打算跟兒子和兒媳婦一起慶祝生日。

「嚓……」蕭媽媽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歡快的小跑過去迎著兩人,卻不料發現兩人一個比一個沒精神,而馬露露則雙眼紅腫,蕭媽媽不禁蹙眉問道,「你們兩個怎麼了?怎麼露露的眼睛那麼紅腫。」

「媽,我今天有點不舒服,我就先回房間休息了。」馬露露難得溫柔道。

她說完就往房間走。

蕭媽媽被雷劈了下,轉頭問蕭宇痕,「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又吵架了?」

顯然蕭宇痕也不想多提,淡淡搖頭道,「沒有,我也沒有胃口吃了,媽,你自己吃吧1

兩人說完都回房間了,留下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蕭媽媽,「誒,你們怎麼回事嘛?我都做好了一桌子的菜了。」

……

桃子幫安然處理好了傷口以後,安然也昏沉沉睡了過去,桃子把室內的溫,才關門出來,楚墨琛和楚楚都在走廊,楚楚不放心所以留了下來。

楚楚見桃子出來,立刻上前詢問道,「桃子,安然怎麼樣了?」

桃子不僅是安然的女僕,而且還學過醫,因為楚墨琛對她有恩情一直都留在楚墨琛的身邊,也是楚家的家用醫生。

「沒有什麼事,只是皮外傷,安小姐現在已經睡了。不過下手的那個人還是挺狠的,臉都腫了不少,我用冰塊給她敷了下現在消了很多,手臂給燙傷了一些,日後肯定是會留下疤痕的。」桃子道。

楚楚揣著粉拳崛起小嘴憤憤道,「那個馬露露也太狠了,騎在她身上就這樣刮,哥,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就不找她算賬呢?安然婦人知心我能理解,可是你婦人知心我就不理解了。」

楚墨琛抿唇不說話,只是知道那時候安然讓他帶她回家的時候,他一心只想著帶她回家,其他神馬都是浮雲。

見哥哥不說話,楚楚跺了跺腳道,「哥,你別老是裝冷酷,再裝老婆都給人家給拐走了。」

楚墨琛抿唇,不緊不慢,「那是我的事,桃子你好好看著她,我現在要出去一下。」

他說罷急急忙忙的走了,楚楚在後面叫他,他也沒有回頭,好像真的很急的樣子。

楚楚撇撇嘴,「真不理解他到底對安然算什麼,自己的女人都被人欺負到這份上了,還有心思去做別的事情,如果換成是我,這個女人不被我當場揍一頓在丟海里餵魚才怪!嗯哼1

看著楚楚憤憤的樣子,桃子不由得一笑,「一般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楚楚嗯哼,「也是。」

桃子失笑。

……

夜幕降臨,楚墨琛驅車來到一郊外的破小屋,手下黑衣人看到楚墨琛的車立刻撐傘上前恭敬迎接道,「少主,你來啦1

楚墨琛從車上下來,雨水順著雨傘滑落在他的肩膀上,他彷彿絲毫不察覺,「人呢?」

「人在裡面。」黑衣人十四道。

楚墨琛點頭,往小破屋去。

葉小嵐一覺醒來就發現雙手雙腳被人綁住了,嘴巴又給人給封住了,周圍地板到處都是濕濕噠噠,偶爾還能聽到老鼠的叫聲,隱隱約約只記得她跟馬露露吵完架后,她出了餐廳就給人一棒子打暈了,醒來就到了這裡了。葉小嵐突然意識到自己是被人綁架了,努力從地板上猙獰起來,嘴巴被封住了,她無法發出聲音,害怕得她不由得哆嗦,總算知道什麼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