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38章:攤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8章:攤牌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她剛小跑跟上去了幾步,倏然想起了唐糖,喊住了楚墨琛,「等等,楚墨瑁唐糖她怎麼辦?」

楚墨琛停下了腳步,高冷的說了句,「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想著別人,趕緊跟上來。」

這不是有顏宸朔嘛,瞎操心。

把唐糖交給顏宸朔這個負心漢,安然可是一點也不放心呀!

對於顏宸朔,安然現在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安然皺了皺眉心,「那你呢?怎麼辦?」

唐糖還來不及發話,顏宸朔就走到了她的身邊,親昵的摟住了他的肩膀。

安然蹙眉。

唐糖愣了一下,壓根,沒有想到顏宸朔會有這樣的舉動。

劉所長和王倩兩人下巴都要掉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兩人的背景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呀!

劉所長弱弱的問了顏宸朔一句,「這個顏少爺,這位是?」

顏宸朔斜睨了他一眼,「跟你有關係嘛?」

劉所長連連應是,屁都不敢放一個。

顏宸朔轉頭對安然說,「安然,你先跟阿琛回去吧,糖糖她有我在,你就放心吧1

安然沉默不語。

唐糖估計楚墨琛應該現在外面等得有點煩躁,立刻對安然說,「安然,你別管我了。有他在,他們也不會為難我。倒是你,估計他在外面等得有點急了。」

經唐糖這麼一提醒,安然才想起有楚墨琛這一號人的存在。

楚墨琛倚在車身上,抬手望了眼手錶,微微皺了皺眉心。

「阿琛,要不要我進去叫安小姐?」林炎問。

「不用。」

安然最後很無奈的對唐糖說,「好吧,那你自己小心點哦!還有你臉上的傷,回去用熟雞蛋揉一揉,淤血散得快一點。」

唐糖點頭,「好,我知道了。」

安然轉頭瞪了一眼顏宸朔,「還有你,要是這次唐糖再受點傷,我不會放過你的。」

顏宸朔知道安然現在怨恨他,他也不怪她怨恨他,他知道自己活該。

顏宸朔緊緊的摟著唐糖的肩膀,像是在承諾,「好,這次我不會再讓她受傷了。」

唐糖眸光微微動容了一下,很快就別過臉去。

安然走後,唐糖立刻推開了顏宸朔,一臉我跟你好熟埃

顏宸朔有點小失望,轉頭對劉所長說,「劉所長,她可以走了嗎?」

劉所長連忙點頭,「可以可以,唐小姐隨時都可以走。」

小楊心想,完蛋了,他錄口供的時候貌似把人給得罪了。

唐糖看到小楊臉上的表情,走到他身邊噗嗤一笑,「警察哥哥,你放心,我不會為難你的,你別怕1

小楊,「」

顏宸朔微微蹙眉。

唐糖轉身對顏宸朔微微一笑說,「顏宸朔,回家。」

因為唐糖的一句話,揚起了笑臉,「好咧1

看著顏宸朔牽著唐糖的手就要走,王倩覺得形勢不對,立刻叫住了唐糖,「唐糖。」

唐糖唇角微微勾起,轉身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怎麼啦?王組長1

「那個今天的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王倩心裡方啊,就怕唐糖一個不高興,秋後算總賬。

顏宸朔是什麼人?能惹的嗎?

唐糖揮揮手無所謂的說,「這個看心情吧1

心裡冷笑,你他媽現在才來方,早幹嘛去了。

嗯哼!

王倩心裡一萬個草泥馬奔騰而過,但是就是沒敢在唐糖的面前發作。

唐糖故意甜甜的對顏宸朔,「親愛噠,我們走吧1

顏宸朔看了她一眼,雖然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心裡還是無恥的開心著。

沖她點了點頭。

李芳踏進來就碰到唐糖,擦身而過。

李芳只覺得顏宸朔很眼熟,但是也沒有多想。

看到王倩臉色不善,李芳問道,「倩倩,你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1

王倩說,「走吧,一邊走一邊說。」

李芳點點頭。

剛出了警察局的大門唐糖就快速的掙脫了顏宸朔的手,速度快到顏宸朔都來不及反應。

唐糖眼神沒看顏宸朔,平靜的說,「今天謝謝你,要是沒有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唐糖轉身就要走。

顏宸朔在她背後苦笑,「糖糖,你就這麼不待見到我嗎?」

那麼多年了,自我懲罰也夠了。

唐糖停下了腳步,微微揚頭望向天空,最後嘆息了聲,「顏宸朔,我想我們還是不要聯繫更好1

王倩和李芳在角落偷偷的偷聽著兩個人的對話。

王倩和李芳說了今天在警察局發生的事情,李芳有點不敢相信,小聲的說,「你是說安然和楚墨琛是男女朋友關係。」

王倩點頭。

天呼嚕!

李芳說,「有點不敢相信。」

王倩說,「別吵,看唐糖和顏宸朔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李芳抿唇。

顏宸朔說,「難道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當初為離開你的原因嗎?」

不想知道?

好笑,當初是誰苦苦哀求他不要離開,當初是誰苦苦哀求他給她一個離開她的理由。

唐糖轉過身來,壓抑著快要爆發的情緒,「顏宸朔,你不覺得你現在來對我說這些有點好笑嗎?你當初是怎麼對我,你可否還記得?」

曾經的他們愛的真的很慘烈。

對於自己以前對唐糖帶來的傷害,顏宸朔深表抱歉,「對不起,糖糖。我離開你,是有苦衷的。」

苦衷?

你以為在演偶像劇嗎?

唐糖不發表一句話。

一旁偷聽的兩人,聽到那麼勁爆的新聞,都非常的驚訝與差異。

王倩說,「天哪,這後台也太硬了吧!原來唐糖和顏宸朔以前是情侶來的!太他媽的偶像劇了。」

李芳抿唇沒有說一句話。

顏宸朔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說,「畢業那天我為什麼突然跟你分手,為什麼會突然消失遠去他國,一方面是因為我家裡的關係,還有另一方面就是因為我腦上長了一顆瘤,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惡化,我不想連累你,我以為我死定了。試問一個快要死的人,怎麼樣給你想要的幸福」

「所以,你就放棄我了對嗎?」

此刻的唐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了,平時大大咧咧的唐糖突然哭得稀里嘩啦,讓王倩和李芳大跌眼鏡。

「對不起。」

除了對不起,顏宸朔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唐糖哭著一邊捂住嘴巴,一邊搖搖頭向後退,「不要跟我說對不起。」

她曾經看過一本小說叫《匆匆那年》,方茴說的千萬不要說對不起,因為一旦說了對不起就代表著有所虧欠。所以,她與顏宸朔交往的時候,她也曾經跟顏宸朔說過。

同樣,顏宸朔也記得很清楚。

看著唐糖哭得如此的傷心,顏宸朔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

顏宸朔心疼輕聲說,「唐糖,原諒我好嗎?」

唐糖現在是心煩意亂,也不知道眼前她依舊深愛的這個人說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顏宸朔見唐糖有所動容,立刻上前抱住了唐糖。

專屬唐糖所有的氣息,填空了他這些年所有的思念。

就算這一刻,讓他去死,他也覺得值了。

楚墨琛第一件事就是帶安然去吃午飯。

吃飽喝足,安然滿足也不顧形象打了個嗝,滿血復活,沖著楚墨琛調皮一笑,「謝謝你今天救了我,也謝謝你請我吃了一頓好的,要是沒有什麼事,那我現在就回去上班了哈!么么噠~」

她說完揮揮手就要走,楚墨琛陰涼的身影就從背後傳了上來,「你這樣就想走了?」

安然僵硬的轉過頭,心裡不禁想到他這是要秋後算總賬的意思?

「怎、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上車。」

他丟下了一句話,啥也沒說。

安然愣了下,「不上。」

楚墨琛危險的眯起雙眸,「上不上?」

安然還沒發現他的異樣,理直氣壯跟他理論了起來,「不上,再說我還要回去上班呢,不上班哪來的錢,沒錢又怎麼樣過生活,再說……」

「再說我就吻你。」

果然,安然的聲音戛然而止,乖乖的把嘴巴給閉上。

楚墨琛心裡冷艷的想,死丫頭,看我今天不修理你,嘰嘰喳喳吵死人。

「上車,再不上車我就強暴你。」

他威脅的丟下了一句話自己先上了車。

安然內心是抓狂的,但還是乖乖的跟著他隨後上了車,用力的把門一甩,雙手憤憤的環抱在胸前不去理會楚墨琛,那樣子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楚墨琛抿唇,「開車。」

楚墨琛把安然丟回去,當著安然的面對著桃子下死命令,「桃子,你這次要是再敢放安然出去的話,你就等著給我收拾包袱滾蛋吧1

桃子,「」

桃子表示好無辜,楚楚可憐的望向安然。

安然一本正經的咳了聲,沒好氣的說,「得了,這事不關桃子和小黑的事,是我自己堅持要出去的,你別為難他們兩個了。」

楚墨琛沖她吼了一句,「安然」

安然被他嚇了一跳,吼她幹嘛?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楚墨琛氣結,咬牙切齒的對兩人說,「你們兩個給我看著她,別再讓她給我跑出去了,整天就知道給我惹事。」

他說完,留下安然一個人錯愕。

安然回過神來,嗯哼了句,「我又怎麼他了。」

桃子,「」

小黑,「」

桃子深表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