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39章:葉小嵐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9章:葉小嵐死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晚上,顏宸朔把唐糖送回了她的公寓,唐糖一個下午都沒有上班,顏宸朔帶她去了好多他們曾經去過的地方,現在連自己都分不清他們這樣到底算不算和好了,反正也就那樣了。

唐糖心想,算了,回來就好!

顏宸朔把她的身體扳向了自己,在她的額前落下一吻,望著唐糖,他感覺自己在做夢,又將她緊緊的擁抱住,害怕一鬆手她就會從他的指縫中溜走。

「宸朔」

「糖糖,別說話,讓我好好抱一抱你。」

唐糖抿唇,沒說話任由他抱著自己。

顏宸朔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唐糖,但願時光安好,現實安穩。

唐糖很不想打擾他,但是又不得不提醒他,「那個那個我快要斷氣了。」

顏宸朔,「」

顏宸朔趕緊鬆開手,神經繃緊左右檢查道,「有沒有事?要不要緊?對不起對不起……」

唐糖覺得顏宸朔的樣子特別的搞笑,忍不住輕笑了聲,顏宸朔見況故作生氣,「我那麼認真,你卻在在這裡笑。」

「好啦好啦,我不笑就是了。」

唐糖收住了笑意,轉而又嚴肅的對他接著說道,「顏宸朔,你別以為你跟我解釋了,我就原諒你。我問你,你現在是要我還是要你媽。」

顏宸朔果斷選擇唐糖,「要你。」

唐糖點點頭很滿意,「很好,那從今天開始你可以追我,答不答應你那是我的事。以後你媽跟我叫板的時候,你必須要站在我這邊,做得到嗎?」

顏宸朔輕笑,「真矯情。」

「愛要不要,反正貨物還沒賣出去,我可以……」

唐糖還沒說完,顏宸朔趕緊趕在了她的前面,「好好好,你說得我都答應,只要你還是我的,那些事都不是事。」

唐糖特別的傲嬌,「這還差不多。」

也不是說要為難顏宸朔。

顏宸朔趁唐糖不注意附身戳住了她的紅唇,唐糖愣了一下,也沒有矯情的推開他,雙手攀上了他的脖子回應著他的熱情,兩人在路燈下齒唇相迎,相濡以沫。

直到唐糖差點呼吸不過來,顏宸朔才稍稍鬆開她的唇瓣,兩人帶著急促的呼吸額頭對著額頭,鼻尖對著鼻尖,唐糖的臉上更是因此多了一抹紅暈,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的誘人。

「我愛你。」

「我也愛你。」

目送了顏宸朔離開,唐糖打算上樓,也不知道劉曉柔從那裡竄了出來,出現了在唐糖的眼前,把唐糖愣是嚇了一跳,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沒好氣的說道,「劉曉柔,你是從哪裡竄出來的?怎麼老是走路都像幽靈一樣沒有聲音,你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

劉曉柔用無辜的眼神望著唐糖,比了一個親親的動作說,「是你自己跟他接吻,接得太忘我了,以至於我來了你們也不知道,怪我咯1

唐糖臉色再次紅了起來,「劉、劉曉柔,你怎麼那麼缺德偷看人家那個……」

劉曉柔探過頭去,戲虐道,「那個……是哪個?當眾接吻羞不羞呢?」

嗯哼,虧她還在擔心她,看來是白擔心了。

唐糖臉色爆紅,「劉曉柔……」

劉曉柔啊哈哈的笑得前俯後仰。

唐糖氣結決定不去理她,自己先上樓去。

劉曉柔趕緊追了上去,里啪啦的問,「你不告訴我一下他是誰嗎?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嗎?還有他親你又是什麼意思?你確定你都不告訴我嗎?」

「你很煩誒。」

「告訴我嘛1

「不知道。」

「表這樣。」

「劉曉柔,你真的很煩誒,我和安然被抓警察局裡,你也不關心一下。」

真是的,被抓到警察局了也不關心一下,倒是關心起這個來了。

簡直不能忍。

劉曉柔吐了吐舌頭,「來嘛,說一下嘛1

「不說。」

那天被楚墨琛帶回家以後,楚墨琛就不讓她在去超市上班了,嫌棄她出去丟人,她也就華麗麗的失業了將近一個多月。每天都過著豬一樣的生活,吃飽就睡,睡醒了就吃,就像她現在一樣,坐在餐桌前叼著一個勺子發獃,心裡第n+1次抓狂,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流星雨又來臨,偷聽我的秘密……」

電話突然響起,把安然的魂給召回來了,一看是唐糖的來電,安然立刻劃下接聽,嗷嗷叫道,「糖糖,寶寶好無聊,下午去逛街去吧1

「逛個p的街啊,出大事了。」

安然蹙眉,心裡隱約感到不安,「發生什麼大事了?」

「葉小嵐死了,你現在打開電視,快……」

唐糖的話音剛落,安然就立刻讓桃子開電視,「桃子,快把電視打開來,快1

見安然那麼著急,桃子也不敢怠慢,立刻打開了電視機。

果然,電視在播葉小嵐兇殺案的新聞:

今天早上,在西枝江公園晨練的一名老人在經過西枝江時發現江上漂浮一具不明物體,經附近村民打撈起來發現是一具屍體,死者為女性,大概25歲左右,現在警方已經介入調查。

下面我們來看另一則消息……

接下來唐糖說什麼,安然已經聽不進去了。

安然看著電視,心裡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懼,電視上躺在那裡的那個女的,就是自己的同事,明明一個多月前還在跟自己嗆嘴,怎麼現在說死就死了呢?

生命真的太脆弱了,你永遠也無法預料得到意外跟明天哪一個會先到。

她眼皮跳得厲害。

桃子看出安然臉色有點不對勁,擔心的問道,「安小姐,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

安然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安然一天心神不定,總覺得有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果然,下午就出事了。

劉所長帶著一隊人,風風火火的來到了楚墨琛的別墅,這真是不僅把安然本人給嚇到了,還把桃子給嚇到了。

安然方,害怕的哆嗦,「桃子,不關我的事。」

桃子護在安然的跟前輕輕拍了拍的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怕,轉頭沉聲問,「你們這是要幹嘛?」

該死的,關鍵時刻小黑總是掉鏈子。

雖然知道安然和楚墨琛的關係,上頭下命令讓他來抓人,劉所長表示也很無奈,非常的為難,「相信安小姐也看了今天的新聞了吧!我們懷疑安小姐和一肇殺人案,現在我們想請安小姐協助我們回去調查。」

楚墨琛在開會的時候,也一樣心神不定。

「氨

突然手被鋼筆劃了一下,疼的他蹙眉。

林炎也看出了楚墨琛的心神不定,微微蹙眉,在他耳邊輕聲問道,「楚總,我看你一天不在狀態」

林炎話沒沒說完,楚墨琛就說,「沒事。」

林炎抿唇,沒有再說什麼。

安然被嚇壞了,連忙搖頭,「不關我的事,真的不關我的事,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

「桃子,我沒有殺人。」

「真的沒有。」

安然一直都屬於溫室里的花朵,遇到這樣的情況,自然被嚇壞了。

桃子連忙安撫安然的情緒,「安小姐,有我在,不要怕!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沒人帶得了你走。」

安然緊緊抓著桃子的手臂,一直都在顫抖。

桃子把安然扶到一邊去坐,上前對劉所長說,「劉所長,你說我們安小姐都嚇成這樣了,你覺得她有可能會殺人嗎?你是在開國際玩笑嗎?」

劉所長一臉為難,「桃子小姐,你就不要讓我們為難了,我們這次只是簡單的讓安小姐錄個口供,希望桃子小姐能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再說吧,如果真的不是安小姐做的,安小姐又有什麼可怕呢?」

桃子眯起眼眸,「你這話什麼意思?」

劉所長也察覺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說,「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劉所長這下尷尬了,都不知道該怎麼圓了。

大家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這有權有勢的,誰都不敢隨便得罪埃

如果楚墨琛真的怪罪下來了,這不好搞。

就在眾人發愁的時候,安然調整了一下情緒,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主動說,「我跟你們回去吧。」

反正她也去過一次了,也不差這一次了。

眾警察同志心中大呼,太好了。

安然打住了她的話,再次深呼吸道,「不可否認剛才我真的很害怕,畢竟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任由誰都會害怕,你說是吧劉所長。」

劉所長也能理解安然,畢竟安然是個女孩子。

安然接著說,「劉所長說得對,如果真的不是我乾的,我為什麼要害怕呢?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了,我選擇配合劉所長的工作,希望劉所長能夠還我一個清白。」

劉所長說,「如果說安小姐是清白的,我們一定還安小姐一個清白。」

桃子紅唇輕齒,安然沒讓她說,而是對劉警官說,「走吧。」

安然給劉警官帶走了。

桃子暗道不好!

桃子立刻就去給楚墨琛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