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43章:爺孫關係開始惡化(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3章:爺孫關係開始惡化(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花園裡只剩楚墨琛和楚慶懷,楚慶懷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漫不經心過去澆花。

楚墨琛拳頭微微一緊,沉聲問,「爺爺,難道你就沒有什麼要給我解釋嗎?」

楚慶懷愣了下,接著若無其事的繼續澆花,「我要給你什麼解釋?」

楚墨琛拳頭微微一用力,眼神嗜血的盯著爺爺的背影,「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陷害安然?」

「陷害?」

楚慶懷彷彿聽見了什麼笑話似的,接著又問,「我怎麼陷害她了?如果他真的沒有殺人的話,為什麼就被抓進去了?」

歪理,簡直就是歪理!

何況現在還不確定是不是安然做的,誰都不能隨意下定論。

楚墨琛氣得炸毛,想抓一個人來暴打一頓衝動都有。

楚墨琛壓根不想跟爺爺廢話了,他從口袋抽出一疊相片甩在了桌子上。

楚慶懷微微愣了一下,榮辱不驚。

「爺爺,你只需要告訴我這是不是你乾的。」

他很想聽到爺爺說不是,可是結果真的太讓他失望了。

「是,是我叫人乾的。」

楚墨琛怒斥,「爺爺,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楚家世代清白,自己父親還是警察,如今爺爺做出這樣卑鄙的事情,讓楚墨琛真的失望透了。

楚慶懷問,「你在憤怒什麼?你曾不也用過這樣的方式差點讓安家家破人亡嗎?」

「你」

沒想到楚慶懷一個老頭能言善辯,讓楚墨琛一時無言以對。

林炎在附近的公園找到了楚楚。

楚楚還在那裡生著悶氣,嘴裡還喃喃的口不對心的罵著自己的哥哥。

林炎輕笑,走了過去,「我就知道你在這裡。」

楚楚抬頭看到是林炎,覺得不去理他,繼續生悶氣。

嗯哼!

楚慶懷背對著楚墨琛望著天空嘆息了一聲,「看來你是真的別忘了你的父母是怎麼死的。」

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自己的父母是怎麼死的。

楚墨琛一字一頓的說,「我不會忘記我的父母是怎麼死的。」

但是我不同意爺爺你的做法。

楚慶懷轉身憤怒的揣著拳頭,「既然,你沒忘記,那你現在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麼嗎?」

楚墨琛別開臉,他肯定瘋了才會為了安然來對爺爺興師問罪。

楚墨琛說,「爺爺,我希望這件事你不要管那麼多了,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惡化。」

楚墨琛說完轉身離開,他怕他再不走會和爺爺吵起來。

楚慶懷現在是非常的擔憂。

以這樣的形勢下去,愛上只是早晚的事情。

安震啊安震,毀了我女兒不止,如今又讓你女兒來毀我孫子,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楚墨琛來到公園的時候,林炎在哄著楚楚,「大小姐,別生氣了好不好1

「心情不好1

「我們去喝奶茶好不好。」

「心情非常的不好。」

「我請你喝。」

「還是很不好。」

「大杯奶茶加歡樂杯加雞排。」

「滿血復活。」

林炎寵溺的揉了揉她頭,「你個小吃貨。」

楚墨琛抿唇,沒有上去。

林炎對楚楚的心思,楚墨琛是知道的。

回去的路上,林炎對楚墨琛說,「阿琛,我想到怎樣才能說服得動馬露露為安小姐作證。」

楚墨琛挑眉,「什麼辦法?」

林炎說,「親自去拜訪一趟馬總,讓馬總出馬。」

楚墨琛點頭,「正有此意。」

林炎問,「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找蕭宇痕。」

楚墨琛跟蕭宇痕打過招呼,兩人約在了星巴克見面。

蕭宇痕前腳到,楚墨琛和林炎後腳也到了。

楚墨琛坐了下去,要了杯咖啡。

「蕭少爺,不好意思啊!還打擾你出來。」

蕭宇痕說,「沒關係。」

他也知道安然出了事,現在被關起來了,他現在的心情和楚墨琛一樣,急切想要救安然。

不惜一切!

蕭宇痕問,「安然現在怎樣了?」

除了楚墨琛現在還真沒有人能夠見到安然。

安然安然

楚墨琛心裡聽著特別的不舒服,但是現在是有求於人,他也只能忍了。

楚墨琛語氣波瀾不驚,「人被關起來了,如果再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她是清白的話,就要送到高級法院去審判了,所以我想讓你在回去好好的勸勸馬露露,該是怎樣的事實就怎麼樣說,我也不想最後魚死網破。」

這絕對是吃果果的警告!

蕭宇痕點頭,「我會回去勸說露露的,如果安然有什麼事情,請第一時間要告訴我。」

楚墨琛點點頭。

自從那件事以後馬露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努力的學怎麼去好好的當人家兒媳婦相夫教子,這一點蕭媽媽頗為欣慰與滿意。

看她在廚房忙得一頭大汗的,她也心疼,「露露啊,你出來休息一下吧1

馬露露微微一笑,「媽,我不累!還有一道菜就好了,宇痕回來就可以吃了。」

那次的經歷,蕭宇痕也跟她說了。

蕭媽媽也非常的感謝有那一次經歷,讓馬露露性格發生了變化。

「嚓」

蕭宇痕回來了。

馬露露從廚房,放下了忙碌關小了火,歡快的出來迎接丈夫,「老公,你回來啦1

蕭宇痕深深的望了她一眼。

馬露露的改變他都看在了眼裡,也許真的要好好考慮跟馬露露過日子了。

他淡淡點頭,牽過她的手拉著她坐了下來,「露露,你先坐下來聽我說。」

馬露露重重的點頭,「好,你說。」

蕭宇痕想了下,很認真的跟她說,「露露,去說實話吧1

雖然不知道她第一次為什麼要說謊,但是蕭宇痕相信馬露露的本性是善良的。

馬露露的臉色立刻變了,甩開他的手,站了起來生氣的說,「為什麼你眼裡始終就只有安然,不管我再怎麼努力,你的眼裡就只有安然。」

蕭宇痕壓根沒有這樣的意思,再次握住她的手給她解釋說,「露露,我沒有這樣的意思」

馬露露再次掙脫了他的手,雙眼含淚盯著蕭宇痕。

蕭媽媽怕兩人吵起來,走到兒子的身邊輕聲說,「兒子,有什麼話好好和露露說,別動不動就吵架,對夫妻感情不好1

蕭宇痕格外的煩躁,真心搞不懂女人的心裡想的是什麼,他不就單純的想讓馬露露去警察局說真話嗎?為什麼她都能扯遠?

他煩躁的踢開了旁邊的椅子。

椅子狠狠地撞向了一旁的花瓶。

「砰」的一聲,整個花瓶碎了。

蕭媽媽被嚇住了,第一次見兒子發如此大的脾氣。

馬露露的眼淚奪眶而出,「你還說你心裡沒有她,還說你們是普通朋友,普通朋友會發如此大的火嗎?」

「馬露露」

蕭宇痕怒吼了聲,所以的耐心都給馬露露給消耗完了,煩躁的坐了下去,「你他媽愛信不信,不就是給人家去做個證嗎?好像逼你去吃毒藥一樣。」

馬露露的眼淚嘩啦啦的流,「安然安然,你開口閉口都是安然,你有沒有想過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我也是人,我也會難過。」

蕭宇痕此刻心煩意亂,口不對心的說了句,「能過就過,不能過就離婚。」

「轟」

蕭宇痕一句無心的話就如一道響雷在馬露露的耳邊炸開。

不管以前自己怎麼和蕭宇痕吵架,他都不會說離婚這兩個字,如今為了讓她去給安然作證說出這兩個字,虧他還敢說對安然沒有感情。

修長的五指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

蕭媽媽也知道蕭宇痕過火了,瞪了他一眼,「瞧你說的什麼話,離什麼婚。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嗎?」

她又轉頭說馬露露,「露露,不是媽要說你。你說你幫安然做一下證也不會讓你少一塊肉,幹嘛非要心眼那麼小呢1

蕭媽媽嘴比較笨,也不知道這樣說讓馬露露聽得更加的不舒服。

馬露露笑中含淚,點點頭,「是是是,我心眼校你們全家就知道向著那個安然,乾脆讓她來當你們媳婦去吧!讓我給她作證,做夢1

她說完,打開門。

「砰」的一聲就走了。

蕭媽媽懵逼了一下,回過神來馬露露已經走了,真的非常不敢相信她就這麼的走了。

就這麼任性的走了。

蕭媽媽非常的生氣,指著門口,「這就走了嗎?」

虧她十分鐘前還表揚她性格改變了,簡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習慣。

蕭宇痕沒心情理她。

「你看吧,這就是你的好媳婦1

蕭宇痕木然的接話,「那也是你自己選的好兒媳婦。」

「你」

蕭宇痕沒心情和蕭媽媽較真,此刻的他頭疼的要命。

蕭宇痕站了起來,「媽,你現在就少給我添亂子了行嘛,煩的很呢1

他說完往房間去了。

「砰」的一聲。

蕭媽媽感覺自己特別的委屈與無辜,她不就想他們兩人夫妻和睦相處嗎?她錯了嗎?

簡直就是好心沒好報。

心好累!

蕭媽媽憤憤的說了句,「我也不管了,你們愛怎麼就怎麼樣去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