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44章:同人不同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4章:同人不同命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馬露露跑回家給父母訴苦的時候,剛好楚墨琛在自己家裡,不由愣住了。

他怎麼會在這裡?

也是為了安然而來的嗎?

想到這裡馬露露沉著臉,一點好臉色的都沒。

馬爸爸馬志明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馬露露,訕訕給楚墨琛介紹自己的女兒,「楚先生,這位是小女露露。」

楚墨琛淡淡的點了點頭,「知道,見過令千金。」

馬志明還想說些什麼,林炎搶在了前頭替楚墨琛說,「馬總,希望你能跟令千金好好談談,如果你真的有誠意跟我們楚氏合作。」

馬志明連連應是,「好的好的。」

馬露露拳頭不由的一緊握。

果然是為了安然而來的。

楚墨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很嚴肅的對馬志明說,「那就這樣,林助也說得很清楚了,馬總你是聰明人。然後,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好咧,楚總!我送你1

楚墨琛謝絕,「不用了,馬總還是好好跟令千金好好溝通吧1

馬志明也沒有強求,「會的。」

楚墨琛和林炎一同走到玄關處,淡淡的望了一眼馬露露也沒說什麼就走了。

楚墨琛和林炎走後,馬露露立刻就跑去撲到母親的懷裡哇的一聲眼淚說掉就掉,大喊,「媽咪,我不想活了。」

簡直就是那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那一種。

姚玲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到了,「怎麼了露露,誰欺負你了?」

馬志明則坐在一旁一言不發,等馬露露哭完再來。

看著父親馬志明沉默在一旁不發話,馬露露哭得更凶了。

姚玲瞪了一眼馬志明,「女兒都哭成這樣了,你冷著一張臉給誰看呢?」

馬志明終於開口了,「露露,你先別哭啊!有什麼話就好好說。」

馬露露從姚玲的懷裡抬起頭來,眼睛都幾乎哭腫了,「媽咪,蕭宇痕他欺負我1

姚玲一聽簡直怒不可泄,「什麼?他還敢欺負你了?」

馬露露點頭,繼續哭。

馬志明都給她哭得心煩意亂了,「好了露露,別哭了1

語氣稍稍有點不好!

馬露露覺得自己特別的委屈,含著眼淚看著馬志明。

彷彿在控訴,爸你不愛我!

姚玲再次瞪了一眼馬志明,「你凶什麼凶。」

「我我怎麼凶了。」

馬志明簡直就是有口難辨!

姚玲懶得理他,溫和的幫馬露露把眼淚給擦了,輕聲問道,「露露,不哭。告訴媽咪,蕭宇痕怎麼欺負你,媽找他算賬去。」

姚玲這麼溺愛女兒,身為丈夫的馬志明都看不過去了,稍稍說了一句,「都說慈母多敗兒,說得就是你這種1

姚玲一個刀子眼過去,馬志明乾脆不說話了。

馬露露把蕭宇痕心裡還有安然的事都一同告訴了姚玲,當然添油加醋是必不可少的。

姚玲聽完后,非常的生氣同時也非常的恨鐵不成鋼,「想不到蕭宇痕那臭小子是這樣子的人,我當初就讓你別嫁給這負心漢了,你非要嫁給他,現在跑回來這裡哭哭啼啼像什麼?」

馬露露非常的委屈,「媽咪」

姚玲越想越生氣,憑什麼蕭家人這樣對自己的閨女。

「不行,老娘現在就帶你回蕭家找他們算賬去。」

姚玲憤憤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拖著馬露露就要上蕭家算賬!

「媽咪」

馬志明實在看不過去了,出聲喝住了姚玲,「夠了,給我坐下。胡鬧些什麼?」

姚玲轉過身,氣得都在顫抖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指著自己,「我胡鬧,你說我胡鬧1

眼看父母要吵起來了,馬露露拉了拉姚玲的袖子,輕聲說,「媽咪,算了。」

姚玲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馬露露。

「你不是胡鬧是什麼?」連同馬露露也一起罵了,「你看看你都把女兒溺愛成什麼樣子了,動不動就跑回娘家哭,你婆家人會怎麼想?說我們馬家教女無方,你們不覺得丟人,我馬志明都覺得丟人。」

馬露露甚是委屈,「爹地」

馬志明不像姚玲,壓根不吃女兒的這一套。

姚玲非常的不滿意馬志明這麼說自己的女兒,一時氣急了,「什麼我寵壞了,在你心裡,你就覺得我們露露永遠比不上你家苗苗。是,你家苗苗厲害當上了女警,我家露露什麼都不是,如果不是露露那時候生了場大病,說不定現在當女警的就是我們家露露了,哪裡輪得到那個野女。」

馬露露也知道媽媽說了不該說的話,立刻喊著了她,「媽,你亂說什麼?」

姚玲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說錯了,反正都說出來了,她壓根就沒有認錯的意思,「我亂說什麼了?我說得都是實話1

馬志明盛怒,「姚玲」

姚玲一點也不畏懼,「凶我也沒有用!我說得都是實話。」

馬露露拉著姚玲,「別說了。」

「我就不!別忘了露露也是你女兒。」

馬志明脾氣好,懶得跟姚玲在這裡吵,「我懶得和你吵,露露明天去給安然作證去,該是怎樣的事實就是怎樣的事實。」

這是命令絕對的命令!

馬露露非常的委屈。

姚玲憤怒的說,「憑什麼?你說去作證就去作證嗎?」

馬志明厲喝了聲,「姚玲。」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知道楚墨琛是什麼人嗎?難道你想我們一家人都去睡大街嗎?」

姚玲被馬志明嚇得連連後退,一想到得罪楚墨琛的後果,一下子就沒有剛才那般囂張的氣息。

馬志明拂袖上樓,懶得理會她。

馬露露看著父親遠去的背影非常的傷心,父親的心總是向著自己的同父異母姐姐馬苗苗,從來到大都沒有正視過自己,姐姐馬苗苗一生病,父親就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給她,而她呢?一直在扮演著乖乖女,父親心裡最關心的最疼愛的還是姐姐,明明她們兩個一樣都是親生的,為什麼父親對她的態度就這麼的淡然。

她可算知道什麼叫同人不同命,同傘不同柄。

馬志明上樓不久,馬苗苗就回來了。

馬苗苗和馬露露是同父異母的姐妹,馬苗苗的母親陳潔在馬苗苗六歲生日那天去世了,從那以後馬苗苗的性格變得孤僻,不愛與人交流。

馬苗苗平淡的說,「露露回來啦1

馬露露擦了眼淚,「嗯,姐警局很忙嗎?聽媽說你最近都沒有回來,很累吧1

馬苗苗依舊態度很平靜,不冷也不熱,「嗯,小媽我爸呢?」

姚玲懶得理她。

馬露露立刻說,「爹地在樓上,姐你上去休息吧1

馬苗苗應了聲就上樓去了。

姚玲非常不滿馬苗苗的這樣的態度,指著樓上尖銳的說,「你看吧,都什麼態度,有這樣對待自己的媽嗎?都是你爸寵出來的1

馬苗苗的事情在她懂事的時候就聽過家裡的管家傭人說過,說實話還是挺讓人心疼的。

馬露露說,「媽咪,你就別這樣對姐姐了。」

姚玲可是很鐵不成鋼,指著馬露露的腦門沒好氣的說,「什麼你姐姐,我說你是怎麼想的?剛才哭得要生要死的,現在倒是和別人說起好話來了,別人都騎到你頭上來了。我看別人把你給買了,你還笑嘻嘻的給別人數錢。」

「媽咪」

姚玲實在受不了馬露露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行了行了,別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我!那個安然的事,你就聽你爸的話,至於蕭宇痕,我會好好替你收拾他的1

樓上

馬苗苗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倒在了床上,從胸口掏出了一條精緻漂亮的項鏈,這是母親陳潔給她唯一留下來的,她一直戴在了身上。

有一次不小心掉了,她找到了後半夜,還好皇天不負有心人,讓她給找回了。

馬苗苗緊緊的揣在了手心,閉上眼睛,思緒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三歲的那一年。

那一年,她六歲生日。父親在外地出差,來不及趕回來給她慶生。

那天媽媽陳潔身體不適,而她卻一直在她耳邊嚷嚷著,「媽媽,我要蛋糕我要蛋糕。」

陳潔最後實在沒辦法,只好帶著她一起去買蛋糕。

那天,她挑了個非常還看的凱蒂貓蛋糕,心滿意足牽著媽媽的手準備回家!

過了馬路才發現把包包遺留了在檔口,陳潔蹲下來對小苗苗說,「苗苗,媽媽回去拿包包,你在這裡等媽媽好不好1

「好1

小苗苗在對面乖乖的等著媽媽。

看到媽媽從蛋糕店出來了,還衝她揮了揮手,眼看著媽媽馬上就要到自己的身邊

突然,一輛大貨車快速的開了過來。

「媽媽」

「砰」

小苗苗親眼看著自己的媽媽被撞飛到了幾米外,鮮血流了一地。

提在手心上的蛋糕從她的手上緩緩的掉了下來,「媽媽」

一聲媽媽劃破了她的思緒,晶瑩的淚花劃過眼角落在了枕邊。

有時候她非常的羨慕馬露露,如果當初她不那麼任性,她媽媽也就不會死,她也能像馬露露一樣擁入母愛。

可惜沒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