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45章:救安然的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5章:救安然的條件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咯吱」

門被推開了,馬志明進來了。

馬苗苗從床上坐了起來,快速的將項鏈塞進了胸口裡,平靜的喊了一句,「爸,是你啊1

每次看到馬苗苗,馬志明就心生愧疚。

眸里閃過一絲悸動,但卻消失的很快,沖馬苗苗點了點頭,坐在了她的身邊問,「最近警局都很忙嗎?」

馬苗苗點頭,「是呀,最近在忙著一個殺人案,兇手還沒落網。」

馬志明想起了楚墨琛跟自己說的殺人案件,大概和女兒說的就是同一件事,馬志明問,「對了,是不是有個叫安然的女孩子被關了。」

馬苗苗差異,「爸,你怎麼知道啊1

「楚墨琛來這裡找過我。」

「找你幹什麼呀?」

馬志明跟馬苗苗說了楚墨琛來這裡的原因。

馬苗苗恍然大悟,嚴肅的說,「其實,我覺得這件事和那個叫安然的女孩子沒有關係。」

馬志明蹙眉問,「你的意思是說兇手另有其人。」

馬苗苗點頭,突然想起一件事,「爸,你說楚墨琛來這裡找露露作證,露露和這件事有關係?」

馬志明點頭,嘆息了聲,「露露她給了假口供。」

「什麼?」

馬苗苗聽了非常的激動,「她難道不知道給假口供是犯法的嗎?」

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難怪我那次在警局碰到她,我還問了她來幹什麼,她沒告訴我,原來如此。」

只要有關警局的事情馬苗苗才顯得話比較多,對此馬志明表示非常的愧疚於女兒。

見馬志明沉思不說話,馬苗苗輕輕的喊了聲,「爸」

馬志明回過神來,對馬苗苗說,「苗苗,你答應爸爸,別讓警局的人為難你妹妹。」

馬苗苗抿唇點點頭,秉著公正的態度說,「只要露露說實話,我們不會為難她的。」

馬志明點點頭,站了起來,「那你好好休息吧。」

馬苗苗應了聲,馬志明就回房間去了。

馬志明回到房間,思緒飛轉,回憶翻湧。

2000年的春天馬苗苗的生日,他人在大陸出差,那天馬苗苗給他打了電話,「喂,爸爸還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你在回來的路上了嗎?」

那天他赤裸著身體站在窗邊抽著煙支,床上還躺著和他一樣赤裸身子的女子,渾身的吻痕嫵媚動人。

他還睜著眼說假話,「記得,苗苗對不起啊,爸爸臨時有點事要處理來不及回去,生日快樂寶貝1

電話裡頭的馬苗苗不知道有多失望,「哦」

「苗苗乖,等爸爸忙完了就馬上回去,爸爸和媽媽一起帶你去遊樂場好不好1

電話裡頭的馬苗苗高興的拍拍手,「好,一言為定。」

「好,一言為定。」

掛了電話,馬志明踩滅了煙頭,往床上的女子走去。

「嗯氨

馬志明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如果年輕的時候不那麼風流也許就不會害死陳潔,如果那時候不那麼風流,馬苗苗現在就不會如此的孤僻。

馬志明悔不當初。

「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門鈴聲響起,蕭媽媽張珍珍在廚房煮著飯,她匆匆關了火,小跑過去開門,「來了來了,別急別急。」

門口外的姚玲憤怒的狂按門鈴。

張珍珍心想趕著去重新做身份證啊!

「來了,吹魂吶1

張珍珍打開門,就發現了姚玲的到來,她稍稍愣住了。

倒是姚玲高傲的無視了她,直接就越過她進來了,當成自己家一樣。

「親家母,你、你怎麼來了。」

姚玲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斜昵了她一眼,質問道,「怎麼?你還不歡迎我來了?還是說我來之前要給你打一個報告,經過你的批准我才能來?」

張珍珍心裡心裡頓時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要不是安家破產,蕭氏集團經濟發生危機,她才不會答應這門親事,更不是在這裡看她的臉色。

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軟。

張珍珍不得不這口氣硬生生的給吐了下去,假笑了聲,「瞧親家母說什麼話呢?怎麼會不歡迎呢?」

沒看到馬露露的身影,張珍珍又問道,「對了,怎麼不見露露回來呢?」

「媽,我回來了。」

姚玲剛開口準備要回答張珍珍的話,蕭宇痕就回來了,心裡已經激起了一團熊熊的烈火。

看到馬母在這裡,蕭宇痕有些驚訝,「媽,你怎麼來了。」

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肯定馬露露又回家訴苦去了。

「怎麼?你兩母子都不讓我來了?」

「媽,哪裡有?」蕭宇痕說道,沒有發現馬露露的身影,他不禁再次問道,「媽,露露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露露?」

馬母冷笑,「你還會記得露露的存在真是難得呢。」

蕭宇痕來不及開口,張珍珍就搶在了前頭,「親家母,瞧你說得是什麼話呢?露露可是我們蕭家的媳婦呀,我們心裡怎麼可能沒有露露的存在呢!要不我讓宇痕親自去接她回來?」

「不用了。」

姚玲一口就拒絕了,尖酸刻薄的語句又上來了,「別忘了,是誰拯救了你們蕭氏,如果沒有馬家,你們蕭氏早就倒閉了。我把女兒嫁給你們蕭家,不是任由讓你們蕭家欺負的,我們馬家能救你們蕭家,也能讓你們蕭家徹底完蛋。我不管你和那個叫安然的之前有什麼樣的關係,但是你現在跟我們露露結婚了,那就要對婚姻忠誠對我們露露忠誠,別整天想著別的女人。」

瞧她這囂張張狂的口氣,你最好就祈禱你們馬家代代平安。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還是口是心非的連連應是是是。

姚玲高傲的不屑的冷哼了聲。

張珍珍納悶的在想,不就是讓馬露露出面做個證嗎?馬家就小題大做了。

不過這樣的話,張珍珍現在還真不敢說出口的,態度陳懇的點點頭,再次說,「親家母說得是,我會好好教育我們家宇痕了。」

沉默了那麼久的蕭宇痕終於發聲了,「媽,我只不過是想讓露露給安然做個證,我和安然早就沒有什麼關係了,是露露自己想多了。」

「蕭宇痕……」

張珍珍厲喝了聲,瞪了他一眼,示意讓他別亂說話。

果然,姚玲聽了蕭宇痕的話再次動怒,尖銳的聲音又上來了,「你什麼意思?我露露憑什麼要幫那個小賤人出面作證?你還敢說你和她沒事情,我看你們蕭家是給她給迷得不知道方向了吧1

蕭宇痕木然接話,「媽,說話積點口德。」

「你」

姚玲被蕭宇痕嗆得說不出話,指著蕭宇痕質問張珍珍,「這就是你教育兒子的方式?太不像話了。」

張珍珍馬上上前安撫姚玲的情緒,連連道歉,「親家母,您別生氣。宇痕他他可能最近工作壓力點,沒有睡好才會亂說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這些年輕人一般見識,年輕人嘛,都只長個性不長記性的。」

張珍珍恨鐵不成鋼的再次瞪了一眼蕭宇痕,用眼神示意讓他趕緊過來道歉。

蕭宇痕早就受夠了這樣的日子了,愣在原地就是不道歉。

擺著一副愛怎麼地怎麼地。

姚玲盛怒,「我看你們蕭家也不需要我們馬家了吧,行啊,離婚吧1

張珍珍這下慌了,手忙腳亂,「別別呀親家母,俗話寧拆一座廟也不拆一樁婚姻啊,有什麼話好好說,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1

「少在這裡說屁話,婚姻不易,問你兒子珍惜了嗎?」姚玲說。

蕭宇痕也懶得和姚玲瞎扯了,簡直就是身心疲憊,三天不到兩天就來這裡瞎折騰,蕭宇痕早就見怪不怪了。

蕭宇痕疲憊的揉了揉眼睛,「媽,隨便你怎麼想。我對露露的態度天地可鑒,如果你非要這樣想,我也沒有辦法。」

蕭宇痕實在想不明白,不就是一件舉手之勞的事情,姚玲和馬露露為什麼能夠聯想到那麼多。

真心給她們兩個給跪了。

蕭宇痕轉身就要回房間休息,姚玲的聲音就從她的背後傳來了,「怎麼這樣就走了?你不是要我們露露給那個安然作證嗎?。」

蕭宇痕愣在了原地,雙拳不由得一緊。

真是夠了。

姚玲說,「可以啊,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本以為姚玲又要說什麼難聽的話,沒想到姚玲竟然答應了。

只要有得商量,別說一個條件,就算是上百上千個條件他都答應。

只要安然平安,那就夠了。

蕭宇痕轉過身來,不冷不熱不卑不吭,「什麼條件?」

姚玲說,「和安然斷了一切的關係,和露露移民到美國去,怎麼樣?答應嗎?」

一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安然,心情好失落。

但是只要安然安好,便是晴天。

「怎麼樣?」

蕭宇痕抿唇,「好,我答應你。媽我好累,回房間休息了。」

轉過身,蕭宇痕突然想起匆匆那年裡,喬燃說過愛一個人不一定要和這個人一起,因為你知道她最寶貴的是什麼,你就是希望她幸福,那怕這個幸福里沒有自己的位置。

是的,只要安然能夠幸福快樂健康就夠了。

他做那點犧牲算什麼。

安然,你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