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46章:救安然的條件(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6章:救安然的條件(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蕭宇痕剛進了房間,馬志明帶著馬露露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除了蕭宇痕剛好全都在這裡。

姚玲有點錯愕,恨鐵不成鋼的瞪了眼馬露露。

馬露露表示很無辜。

紙包不住火呀!

張珍珍沒好氣的說,「喲,這下全家都齊了。」

馬志明在場,張珍珍說話也比剛才直了那麼一點點。

馬志明覺得格外的丟臉,微怒,「姚玲,你這是在幹什麼?」

姚玲理直氣壯,「我能幹什麼,我女兒被人欺負了,我自然是來講道理的呀1

講道理?

我呸!

簡直就是蠻不講理!

張珍珍心裡冷艷的想到。

「胡鬧!簡直就是胡鬧1

馬志明以為姚玲只是說說,沒想到真的找到門上了。

姚玲的兩天一小鬧三天一大鬧,馬志明都不知道自己的臉該往哪裡擱了。

剛要入眠的蕭宇痕被外面的吵雜聲給吵醒了,他下了床,出來說,「你們還在吵」

看到馬志明在場硬生生把什麼兩個字給咽了下去,改口問道,「爸,你怎麼也在這裡。」

馬露露看到蕭宇痕,頓時紅了雙眼,委屈極了。

馬志明上前抱歉的對蕭宇痕說,「宇痕啊,今天你媽說了什麼你不愛聽的話,你都別往心上去。」

說完還不忘狠狠的瞪了眼姚玲。

蕭宇痕談談的看了眼馬露露,抿唇說,「爸,沒事1

馬志明點頭,「關於作證的這件事,我跟露露已經說了,你就放心吧1

蕭宇痕點頭,淡淡的說,「我也答應了媽了。」

「你答應她什麼了?」

馬志明很好奇,不忘再次瞪了一眼姚玲。

同樣馬露露也很好奇。

蕭宇痕平靜的說,「只要露露去給安然作證,我和露露就去美國定居。」

馬志明聽罷,直呼,「胡鬧,簡直就是在胡鬧,別聽你媽的,她這是閑著沒事幹。」

這話姚玲就不愛聽了,「馬志明,你說誰胡鬧呢1

馬志明厲喝了聲,「姚玲,你給我閉嘴。」

簡直就是老虎不發威,你當我凱蒂貓。

姚玲當即乖乖不敢出聲。

張珍珍心裡冷艷的想,姚玲啊姚玲,也有不敢做聲的時候啊?

馬露露心裡竊喜。

馬志明嘆息了一口氣,非常的愧疚,「宇痕啊,真的非常的對不起!自從我們露露嫁到你們蕭家,沒少找你們蕭家麻煩,真的非常的對不祝如果不是露露告訴我,我還不知道姚玲又找上門來了。」

姚玲瞪了眼馬露露,死丫頭!

馬露露裝作看不到。

蕭宇痕依舊保持不冷不熱的語氣說,「爸,你這是哪裡的話。我也能理解媽的做法,既然露露嫁到我們蕭家來,我就有義務好好照顧她。我也認真的想了,移民美國也挺好的。」

馬志明蹙眉,「你想好了?」

蕭宇痕點頭。

如果這樣子,馬露露才不會亂想,那有何不可的。

馬志明說,「那好吧,我讓助理給你們辦手續。」

蕭宇痕應了聲,「好。」

此時此刻的馬露露是按捺不住心裡的激動,差點就要大喊出來。

馬志明招手讓馬露露過來,「露露,你過來。」

馬露露乖乖的走了過去,「爸」

馬志明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嚴肅不開半點玩笑的教誨她,「露露,去了美國不能像現在那麼任性了。還有你的脾氣也該改一改了,幸好你遇到宇痕這麼好的男人,如果說你遇到別個,早就和你離婚了。」

馬露露望了眼蕭宇痕。

蕭宇痕保持一貫的高冷。

馬露露重重的點頭,「爸,我知道了。」

這場鬧劇就在這裡結束,馬志明說,「那你現在就留下來,別嚷嚷著回娘家了。」

馬露露應了聲,「嗯,好1

馬志明瞪了眼姚玲,「你給我回去,丟臉都丟到家了。」

馬志明說罷,拂袖而去。

馬露露還沒去美國,姚玲就開始捨不得了,握住馬露露的手,上演了一場母女情深,「露露啊,你去到美國的時候記得要給媽咪報平安,要給媽咪打電話。」

原本已經擦乾了的眼淚,再次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馬露露哽咽回答,「知道了,媽咪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天冷了記得自己添衣服。」

張珍珍在旁邊不屑的潑冷水,「喲,好一場母女情深,這天都還沒開始冷呢,就囑咐穿多點衣服了。」

蕭宇痕眉心一皺,「媽」

張珍珍拂袖回房間去。

姚玲擦乾了眼淚,也幫馬露露把眼淚擦乾,「好了好了,都不哭了。過到美國,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媽咪走了1

馬露露點頭。

姚玲再次瞪了眼蕭宇痕,「他要是在欺負你,媽咪爬都爬到美國去幫你揍他。」

馬露露眼淚再次在眼眶滾動,重重點頭。

馬志明又折騰回來,皺了皺眉心,「姚玲,你走不走。」

姚玲應了聲,再次對馬露露說,「媽咪走啦1

馬露露應了聲,「嗯1

姚玲一走,蕭宇痕覺得耳根都清凈了。

大門一關,蕭宇痕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問道,「餓不餓?」

馬露露頓時覺得非常的委屈,眼見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

蕭宇痕嘆息了口氣,走了過去把她摟在了懷裡,抬起手停了一下最後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脊,就像哄孩子一樣哄道,「好了好了,別哭了!哭多了眼睛會變小的,眼睛變小了就不漂亮了。」

每個女孩子都非常的愛美,包括馬露露也不例外。特別是她那雙眼睛,漂亮的不可思議。

蕭宇痕特別的喜歡馬露露那雙眼睛。

蕭宇痕微微的推開了馬露露,溫和的一邊給她輕輕的擦眼淚一邊說,「你要是在哭,估計你媽拿刀子來砍我了。」

馬露露一下子被他惹笑了,簡直就是那種哭笑不得。

蕭宇痕見她笑了,沒好氣的說,「笑了就好,肚子餓不餓?」

馬露露重重的點頭,「餓,非常的餓。」

蕭宇痕說,「我去給你下個西紅柿雞蛋面。」

他說罷往廚房去,開始忙碌起來!

馬露露望著他忙碌的背影,但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露露,醬油放哪裡了?」

馬露露一笑,「你頭上的柜子,第二格。」

第二天,馬露露在蕭宇痕的陪同下一起去了警局作證。

蕭宇痕伸出手,馬露露深深的望著他,最後牽著他,與他五指緊扣進入了警局裡面。

口供室內

「馬小姐,你最後一次見到葉小嵐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馬露露回想起那天的事,老實的跟警察同志小楊說,「那天葉小嵐打電話通知我說我老公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然後她就跟著我一起去找我老公,後來安然就給楚墨琛帶走了,我和她吵了一架,但是我沒有殺她,她跟我吵了一架就離開了,我老公可以作證的。」

小楊看了她一眼,「上次為什麼不說實話,你知道給假口供是犯法的嗎?」

「扣扣」

就在馬露露準備開口要說話的時候,馬苗苗進來了,「小楊,劉警官讓你過去,這裡讓我來吧1

小楊應了聲,把馬露露交給了馬苗苗。

馬苗苗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馬露露小姐,請問你跟死者葉小嵐是什麼關係?」

馬露露這次實話實說,「以前是閨蜜關係。」

馬苗苗點頭,「那現在呢?」

馬露露苦笑,「現在朋友都算不上吧1

馬苗苗問,「怎麼說?」

馬露呂椿俺ぃ因為她太自私了。」

想到她之前這樣對自己,現在心還是拔涼拔涼的!

馬苗苗抿唇,「安然你認識嗎?」

馬露露點頭開始描述那天餐廳的情況,起因經過結果都清清楚楚的告訴了馬苗苗,「我知道就那麼了。」

馬苗苗點頭,站了起來,「謝謝馬小姐的配合。」

馬苗苗準備要走,馬露露叫住了她,想搭訕她又尷尬,索性問把安然拖下水,「我這口供能幫助到安然嗎?」

馬苗苗被冷不熱的說,「單憑你的口供是很難幫助到安小姐的,除非找到有力的證據,否則很難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這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儘力就好了。」

「這樣啊1馬露露鼓起了勇氣,「姐姐,我明天就要移民去美國生活了。」

馬苗苗只是愣了一下,平靜的說,「那一路順風,好好照顧自己。」

馬露露重重的點頭,「嗯1

蕭宇痕在外面等候她,看到馬露露出來,立刻上前問道,「她們問你什麼了?你有沒有實話實說?」

馬露露望著他苦笑,「在你心裡,我就是那麼不值得信任?」

蕭宇痕連忙搖搖手解釋,「不是的,露露你別誤會。」

馬露露噗嗤一笑,「我開完笑的,反正我該說的我都說了,至於能不能救安然,那我就不知道了。還有,你答應我爸媽的事情要做到。」

馬露露現在是非常的怕蕭宇痕反悔。

蕭宇痕深深的望著她,突然把她抱住了,「露露,謝謝你1

馬露露微微給他嚇了一跳,最後微微一笑也伸手抱住了他。

這一刻,馬露露終於懂得了姚玲以前常常說的那句話,女人,有時候柔弱一點招人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