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47章: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7章:真相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蕭宇痕和馬露露走的時候剛好碰到了被放出來的安然,兩人四目相視。

蕭宇痕望著安然心裡一陣刺痛,安然被關進去兩天消瘦了很多,他真的很想上去把她抱住,單純的抱住她。但是考慮到馬露露在場,所以他忍住了,也多看安然幾眼,越過了安然,就像陌生人一樣和馬露露出了警察局。

安然愣了一下下,但也沒有多想。

楚墨琛剛好迎面而來,兩人只是淡淡的望了彼此一眼,擦身而過。

看出了蕭宇痕的不舍,馬露露說,「老公,要不你進去和安然道個別吧1

馬露露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但她就是說了。

也許是心態放寬的緣故吧。

蕭宇痕深深的看著馬露露。

馬露露一笑,「看著我幹嘛?我臉上有東西嗎?」

她說罷還伸手去擦了擦臉蛋。

蕭宇痕突然抓住了她的手,馬露露被嚇了一跳之餘,更多的是怦然心跳,深深的凝望著他。

蕭宇痕再次將她擁入懷裡,「露露,謝謝你!雖然我不能馬上愛上你,但是相信我會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這一刻,馬露露覺得自己今天來改口供是正確的,不然哪裡來那麼多的感動!

安然坐在了那裡,看到了楚墨琛小跑了過去,不管不顧撲到了楚墨琛又嘩啦啦的哭了起來,「楚墨琛,我受夠了,我不要待在這裡,我很怕……我這兩天都做同樣的夢,我很怕……」

看她整個人都顫抖,楚墨琛輕輕掃了掃她的背脊,「好了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來接你回去嗎?」

林琳看著安然哭的那麼凄涼,心裡特難受。

安然從小就像是溫室的花朵,把她關進來兩天肯定害怕死她了。

「madam,已經48小時了,你們都找不到安然殺害葉小嵐的證據,我可以把她先帶回去嗎?」

林琳點頭,「規定是在48小時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是可以把人給放了,但是如果有新的證據,我們一樣會把安然帶回來,希望你們做好心裡準備。」

楚墨琛沉聲說,「我也希望你們警方趕緊把兇手給找出來,別讓我女人活受這種罪。」

林琳抿唇點頭,「自然。」

林琳她走到安然的旁邊,安慰道,「安然,你回去就洗個澡好好的睡一覺,什麼都不要想,這件事交給警方處理,相信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

安然點頭。

楚墨琛帶著她離開了警局,這個充滿噩夢的地方,她再也不想來第三次了。

楚墨琛等人一走,劉紹明過來說,「林琳,c區的街頭那件案子有什麼新的進展嗎?」

林琳一想到劉紹明跟楚慶懷私底下的骯髒交易,頓時覺得一陣噁心,自然也沒有好的態度,「不知道。」

劉紹明懵逼了一下,林琳已經走了。

全部人都在看著劉紹明,劉紹明怒,「嘿,這什麼態度呢?」

「站住,林琳。」

劉紹明追了出去,喊住了林琳。

林琳轉過身,冷漠的看著他,「劉警官有什麼事嗎?」

劉紹明微怒,「林琳,怎麼說我也是爸爸。」

「爸爸?」

林琳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轉而冰冷的問,「我媽去世的時候,你在哪裡?我媽死了以後,你他媽就迫不及待的娶了那個女兒進門了。」

她說到最後幾乎是吼出來的。

林琳口中的那個女人就是劉紹明住在醫院的現任妻子。

林琳邊說邊往後退,「我沒有你這樣的爸爸。」

看著林琳遠去的背影,劉紹明嘆息了聲,無從解釋起。

路上,安然琢磨了一下對楚墨琛說,「那個楚墨琛,能不能先送我回去看看我父母,我好久沒看他們了。」

楚墨琛愣了下,點頭。

安然有些驚訝,楚墨琛竟然沒有反對。

楚墨琛不耐煩的問,「你這什麼表情?不想回去算了。」

安然連忙說,「別別別,要去要去。」

楚墨琛抿唇不說話。

楚墨琛把安然送到安家樓下,他並沒有上去,安然自己上樓去。

當安家父母看到安然被放出來,老淚縱橫,連忙讓女兒進來,對女兒噓寒問暖。

看到安然瘦下去的臉蛋,安媽媽杜麗娟心疼擠了,「然然,看你都瘦成什麼樣子了。」

安震則覺得女兒能夠回來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瘦了還可以再養肥回來。

安震擦了擦眼淚,連連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對了是誰送你回來的?」

安然愣了下,經過這件事後她覺得沒有必要隱瞞些什麼了,抿唇老實交代說,「是楚墨瑁」

楚墨琛

一聽到這三個字杜麗娟就沒有什麼好臉色。

安震倒是沒有什麼表情,不反感也不喜歡,關於楚墨琛害安家破產,他早就看淡了,在加上他這次救了自己的女兒,也沒有像以前那樣對他有太大的偏見了。

杜麗娟則一直在耿耿於懷,「他就是一禍害,害我們家破產也就算了,現在把我們家然然害進了監獄,我問他是不是把我們家害到家破人亡才開心呀!都不知道他安的什麼心,三番兩次的接近我們家安然。」

安震蹙了蹙眉心,「好啦,別嗦嗦的,只要我們安然回來了就好了,別在孩子面前再說這樣的話了。」

杜麗娟不樂意了,「我說得都是大實話。」

「麗娟……」

安然想了想,出聲為楚墨琛說了幾句,「媽,其實楚墨琛他也不是很壞,至少在我每次需要人幫助的時候,他總是會幫助我,我在想如果不是楚墨琛的關係,我想我還是在拘留所里蹲著呢,您也別對他有太大的成見。」

杜麗娟白了她一眼,「話是這麼說,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你還是小心點楚墨琛為妙,我看他就不是什麼好人。你人那麼單純很容易受騙的,你這次回來了還是別在出去了。」

不回去?恐怕她願意,楚墨琛也未必願意。

說曹操曹操就到,楚墨琛的電話立刻就殺過來了。

安然望了眼爸爸媽媽,對兩老說了句,「爸媽,我去接個電話。」

安然到窗邊去接電話,兩老相視一眼。

「喂……」

「看夠了嗎?還不趕緊下來?」

安然想多待在家裡幾天多陪陪父母,於是就輕聲問楚墨琛,「楚墨琛,我想多待在家裡幾天陪陪我爸媽,可以嗎?過幾天,我一定回回去的。」

「不能。」

果然,結果不出安然所料,楚墨琛一口拒絕了她。

她微怒,「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都那麼久沒有回來了,你讓我多待幾天都不肯,我又不會跑了你,就算我跑到了天涯海角,你都會有辦法把我給找到不是嗎?」

那邊突然沒有了聲音。

安然以為楚墨琛動怒了,戰戰兢兢的問道,「楚墨琛,你有沒有聽我在講話。」

好一會兒,楚墨琛的聲音才從電話里傳到她的耳邊,「那你要住多久?」

安然一喜,「那你的意思就是同意咯?」

「趁著我還沒反悔。」

她弱弱的開口問道,「一個星期,行嗎?」

「一個星期後,我來接你。」

他說完掛了電話,風一般的速度。

安然從窗戶看到他啟動了車子離開,這才稍稍鬆了口氣,本以為楚墨琛不會同意,沒想到同意了,她真的太開心了。

看她掛了電話,安家父母才上前來。

杜麗娟擔心的問道,「是不是楚墨琛為難你了?」

安然立刻搖搖頭,「沒有沒有,他沒有為難我。」

安震突然問道,「安然,你兩個是不是住在一起了?」

安然低頭羞愧的說道,「爸媽對不起,之前是我騙了你們,其實其實我很早就跟他住在了一起了。」

這樣的結果早就在安爸爸的預料之中,所以他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

安震接著問,「所以,你之前是用你的自由換取爸爸的自由是嗎?」

安然沒說話,代表默認。

安震好心痛,瞬間感覺自己很無能,讓女兒受這樣的委屈。

安然看得出安震在自責,連忙說,「爸爸,這是我自願的,你別自責,你這樣子會讓我覺得我很沒有用,之前我不告訴你,我就是怕你這樣子,爸爸你別這樣。」

害怕父母擔心,安然再三說,「楚墨琛他真的沒有為難我,反而待我極好。」

安震老淚濕了眼眶。

杜麗娟眼眶有淚,站了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只要女兒沒事就好,你看你一把年紀了,還把女兒給弄哭,現在安然不是好好的沒事嗎?快點去洗手做飯給女兒吃啦!那個楚墨琛要是敢欺負我女兒,我跟他拚老命去。」

安然連忙說,「對呀對呀!你看我媽多彪悍1

杜麗娟哭笑不得,「你這個死丫頭。」

安然調皮的吐吐舌頭,抱著安震的手臂撒嬌,「爸爸,我都好久沒吃你做的紅燒肉和魚香茄子了,好懷念呢。」

果然成功轉移話題,安震笑得慈祥,「好好好,爸爸這就去給你露一手。」

「好耶,可以吃到爸爸牌的紅燒肉和魚香茄子了,真是太棒了。」

「呵呵,你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