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50章:我想我愛上你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0章:我想我愛上你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宴會還沒結束,江辰希和母親鬧不愉快,他就帶著曉柔離開了會上,與劉曉柔肩並肩在江邊散步。

晚風徐徐,就算江辰希不說,劉曉柔也能感覺到江辰希母親並不喜歡自己,從宴會上的處處為難足以證明她的猜想根本就沒有錯。

「對不起,剛才我媽……」

江辰希的話還沒說完,劉曉柔就搶在了他的前頭,微微一笑,「江總,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的,我都沒有放在心上。其實,你今天確實不應該帶我過來。」

「劉曉柔」

「嗯?」

她抬起頭來,江辰希俯身吻住了她的紅唇。

劉曉柔錯愕,修長的睫毛眨了眨,心跳加速,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要推開她,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江辰希已經鬆開了她。

劉曉柔尷尬的低下頭,「江江總,你幹嘛呢。」

「劉曉柔,我想我已經愛上你了。」

劉曉柔悠然抬起頭,對面就亮起了煙花,就像特地為他們而準備似的,整個天空變得絢爛多彩。

……

星巴克,劉曉柔已經第n1次唉聲嘆氣,唐糖忍不住敲她的頭問道,「誒,我說劉曉柔,你今天已經是第n1次嘆息了,你今天吃錯藥了還是作死啊?」

劉曉柔望了眼唐糖,唉的一聲,「你不懂。」

「誒……」

安然拉著了唐糖,她來問劉曉柔,「曉柔,你怎麼了?是不是你老爸要來c市抓你回去了?」

「才不是。」

她紅唇輕齒,難為情的說道,「是……是我老闆昨天竟然跟我表白了。」

劉曉柔從來沒有想過那麼戲劇性的一幕會發現在自己的身上,做夢都不曾想到自己的老闆會看上自己。

唐糖一聽,拍桌而起,「我草,這樣很好埃」

頓時,咖啡廳的客人都投來了奇異的目光。

劉曉柔尷尬的拉她坐下來,小聲的說,「你要死啊,那麼大聲幹嘛。」

唐糖沒好氣的說,「誒,我說劉曉柔,有人跟你表白你也唉聲嘆氣,沒人表白你又說你沒人喜歡。我就搞不懂你了,腦抽了是吧?」

劉曉柔白了她一眼,撇撇嘴不高興的道,「你才腦抽,你都不知道他媽有多麼的難搞。就像昨天啊,他帶著我去他媽的壽宴的時候,就當眾讓我難堪了。再說了,我爸要是知道我跟一個公子哥一起,肯定會殺到c市帶我回老家的。」

兩人點頭,也確實,如果讓劉曉柔的父親知道,肯定會帶她回老家這是毋庸置疑的。

劉曉柔的父親比較古板,一開始就反對劉曉柔來大城市發展,總覺得大城市的公子哥都不是什麼好人,生怕劉曉柔被騙。

唐糖費解的問道,「誒,我就想不明白了,你爸怎麼就不同意你來城市發展硬要留你在老家呢?」

「你不知道,我媽就是嫌棄我爸窮,然後跟著城市的有錢哥跑路了,所以我爸就一直反對我來城市發展,怕我被城市的公子哥給拐走了。」劉曉柔說道。

提起母親她很坦然,劉曉柔從來都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更別提對她有什麼感情。

兩人瞭然,也難怪劉曉柔的父親會反對她來城市發展。

「那你現在怎麼辦?」安然問。

劉曉柔搖搖頭,她自己也煩著呢。

安然又問,「那你答應了人家了沒有?」

劉曉柔如同泄了氣的皮球看了安然一眼說,「我哪敢答應人家呀!我一沒樣貌,二沒家世。哪裡配得上人家江家少爺呀1

她與江辰希的差距真的實在太遠了,如果江辰希不是江家二少爺的話,劉曉柔或許還是會考慮。

「江家少爺?就是那個金融界女強人劉鳳玲和新聞界的佼佼者江中泰的二公子嗎?」安然問道。

劉曉柔差異,「你怎麼知道。」

唐糖就像看白痴一樣看了她一眼,「那麼出名的人,c市怎麼可能還會有人不認識,再說這個劉鳳玲是個非常挑剔的人來的,你要是以後嫁過去呀,肯定有你好受。」

劉曉柔第n次嘆息,「我知道。」

安然白了她一眼,「唐糖,你就別嚇她了。她現在已經夠煩的了,你在嚇她,她可就要失眠了。曉柔,你還是跟著你的心走吧1

劉曉柔點頭點頭,「行了行了,不說我的了,說說安然你的吧。警察局那邊有什麼線索嗎?要不要我幫你也去調查一下,畢竟我是專業的狗仔隊喲。」

唐糖白了她一樣,「得了吧你,還專業狗仔呢。」

安然搖搖頭,「沒有消息,劉警官跟楚墨琛說葉小嵐是因為失足才會掉江里去的。林琳跟我說,這件事不是這樣簡單,我也覺得不是那麼簡單1

唐糖激動的一拍桌,「肯定是那個劉警官想趕緊結了這案子。」

劉曉柔,「」

安然,「」

兩人捂臉,好丟臉。

劉曉柔說,「安然,我覺得這事你還是別管那麼多了,叫給林警官去處理吧1

唐糖表示同意。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安然說,「對呀,夢裡的她真的好可憐。」

唐糖揮揮手風輕雲淡,「你也不想想她生前是怎麼對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哎」安然也不知道怎麼表達她現在的情緒了,接著說,「我這幾天都在做同一個夢,我夢到了葉小嵐一身濕噠噠的站在西枝江的橋頭上好像又好多話想跟我說,但是卻沒能力跟我說。我總覺得也像林琳說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葉小嵐肯定不是失足那麼簡單的,肯定背後有更大的後台阻止我們查這件事。」

唐糖沒恨鐵不成鋼的敲了敲她的小腦袋說,「我說安然,有時候我還真想撬開你的腦袋看看到底裝了些什麼,你說吧葉小嵐生前這樣對你,你還那麼為她幹什麼?再說,這案子也快陳結了,你就不要咸蘿蔔淡操心好不好。」

「說是這樣說,但是……」

唐糖打住她,「但是你大爺,這件事我們就不做談論了,今天出來是給你洗塵的。」

劉曉柔說,「是呀!你就不要操心啦1

安然只好作罷。

突然,安然偏頭望向窗外,看見了身穿長風衣戴墨鏡的李芳,背著個包還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著等的士。

那個不是李芳嗎?

安然拉了拉唐糖的手說,「唐糖快看,那個不是李芳嗎?」

唐糖一看,還真是李芳,「對啊,是李芳。誒,你說她鬼鬼祟祟的到底要幹嘛去?」

安然說,「不知道,不過我上次在警察局的時候,我就發現了李芳有點不對勁了,而且眼神一直不敢看著我,你看她現在這樣子,你說葉小嵐的死會不會也跟她有關係?」

經安然這麼一提醒,唐糖也覺得李芳的嫌疑有點大,她說,「你說李芳和葉小嵐生前的關係那麼好,那天王倩哭得跟什麼似的,然而李芳卻一點眼淚都沒有流,我說如果哈,如果是曉柔死了,我們肯定會哭死。」

劉曉柔表示躺著也中槍。

劉曉柔怒,「為什麼是我。」

唐糖嘿嘿一笑,「我說的是如果如果拉1

安然說,「先別吵著先把,我們跟去看看吧。」

兩人點頭,「好。」

踏出了幾步,安然喊住了兩人,「誒,不行不行。」

唐糖是典型的急性子,「安然,你又幹嘛了?等下李芳走遠了,我們去哪裡跟啊1

安然說,「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先通知林琳一聲。萬一李芳身上有刀子怎麼辦?」

劉曉柔表示同意,「對,我們還是先通知林警官吧!萬一真的有刀子的話,我們三個都可能會遭殃的。」

唐糖攤攤手,「你們真墨跡。」

安然通知了林琳。

警察局

林琳接到安然的電話,調動警員準備出動,卻不料被劉紹明給攔住了。

「林琳,你這是在幹什麼?」

林琳說,「葉小嵐的案子有新的進展,我請求上頭馬上調動人員進行逮捕。」

劉紹明微怒,當眾譴責林琳的不是,「林琳,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這件案子馬上就要陳結了,誰允緒動人員進行行動的,你經過我的同意了嗎?林琳,你真的越來越放肆了。」

「這案子本來就不是失足那麼簡單,現在有了新的進展,我們就有責任去追查到底,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我不覺得我有錯,劉警官。」

林琳望著劉紹明的眼神不卑不吭。

眾警員倒抽了口氣,屏住呼吸。

劉紹明氣結,「林琳你」

劉紹明甩袖,背對著林琳,「林琳,從今天開始休假,葉小嵐的案子不需要你來插手。」

林琳沒想到劉紹明會以這樣的方式組織她去查案,憤怒的啪的一聲把槍放在桌子上,「我辭職。」

林琳說完頭也不回,非常有骨氣。

「你」

劉紹明轉過身來的時候,林琳人都走遠了,劉紹明非常的生氣,「看什麼看,都不用幹了是吧1

眾警員紛紛回自己的位置上。

林琳憤憤的出來警察局。

劉紹明,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查案,就算我不是警察我也一樣能把葉小嵐的案子查清楚,你給我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