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51章:真兇(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1章:真兇(上)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看李芳進了的士,安然她們也攔下了一輛的,「師父,麻煩你跟著前面的那輛車,謝謝。」

安然剛上了車,林琳就打電話來了,「是林琳。」

唐糖說,「那你趕緊接呀1

安然點頭,劃下接聽電話,「喂,林琳。」

林琳也在街邊攔的,「安然,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們現在在跟著李芳,你現在在哪裡?」

林琳攔下了的,進去了的裡面,「我現在準備去會合你們,我現在被革職了。」

安然驚呼,「為什麼會這樣?」

林琳現在沒有心思跟解釋,「這事以後再跟你解釋,你現在在哪裡?」

安然抿唇,「我們現在唐仁街。」

「行,你們別跟丟了。」

安然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

「林琳被革職了。」

唐糖和劉曉柔驚呼,「為什麼?」

安然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林琳說再跟我解釋。」

唐糖怒,「靠,肯定是劉警官,他最想這件案子陳結,不用看肯定是他搞的鬼。」

安然抿唇說,「不管是誰搞的鬼,我們現在要跟緊李芳,別讓她給丟了。」

兩人應了聲,「好。」

另一邊,林琳跟司機師傅說,「師傅,去唐仁街那邊。」

司機師傅應了聲。

誰料司機開出了幾步路,就給人攔住了。

司機來了一個急剎車,林琳整個人慣性的向前沖,林琳怒,看來者何人。

原來是馬苗苗。

林琳微怒,對司機說,「師傅,你在這裡等一下。」

林琳下了車,沉聲問,「苗苗,你在幹什麼?」

馬苗苗說,「帶上我去,我也辭職了。」

林琳和馬苗苗一直是一對和好的搭檔,林琳辭職了,馬苗苗覺得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乾脆也一同辭職了。

「苗苗,你」

林琳說不出話。

馬苗苗說,「你都辭職了,留下我一個人有什麼意思?」

她突然轉過頭,「你們說呢?」

突然間殺出一班人來,「對呀,madan你都辭職了,我們留下來又有什麼意思呢?」

而這班人都是林琳帶的那個小組。

林琳感動歸感動但還是沉聲命令,「你們都給我回去,別鬧了。」

馬苗苗帶頭不回去,他們也自然不肯回去。

最後林琳妥協,嘆息了一口氣說,「你們這樣我非常的感動,但是你們都有大好的前程,只要你們都好好的干,肯定會有好的出路的,聽話,都別鬧。」

眾人沉默。

林琳最後沒辦法,「要不這樣,我有什麼緊急情況,我第一時間通知苗苗,怎麼樣?」

眾人又是一陣沉默。

「那好吧。」最後馬苗苗開的口,再三叮囑林琳,「那你有什麼特殊情況一定要跟我么聯繫,別一個人和歹徒硬來。」

林琳非產的感動,點點頭。

眾人目送林琳上了車,車子開出了警局門口,就有人問道,「苗苗,你說madan會不會有事?」

馬苗苗說,「放心啦!mandan身手那麼好肯定不會有事的。」

眾人也說,「對呀對呀,肯定不會有事的,就別瞎操心了。」

安然這一邊仍在跟蹤著李芳,而李芳依舊沒有發現有什麼異樣。

司機不敢跟得太緊,怕被發現。

唐糖則不耐煩的對司機大叔說,「司機大哥,我說你能不能跟緊一點。」

司機大叔也不耐煩了,「小姐,你跟那麼緊別人會發現的。」

唐糖這已經是第n次提醒人家跟緊一點了,結果人家也煩躁了。

劉曉柔說,「唐糖,你就別吹人家司機大叔了。大叔說得對的,如果被李芳發現了,那就功虧一簣了。」

偏頭跟司機大叔說了聲,「大叔,對不起啊!您看著開哈,別跟丟了。」

司機大叔點頭。

還好一路上李芳都沒有發現安然她們在跟蹤著她,順風順水的跟著李芳來到的郊外的一較為破爛的木房子。

李芳給了錢下了車,左右張望再三確認沒有人她才敢急急忙忙進入了屋子內,關了門。

安然三個人也下了車,隨後又有一輛車開了過來,三個人趕緊找了一個草堆給藏了起來。

唐糖微微蹙眉,覺得這車非常的眼熟,但是還是沒有想起這車是誰的。

車上下來了一個男人,身著黑色筆直西裝,背對著她們,所以她們現在還看不清他是誰。

待他從車上拿出了一些日用品關上車門時,安然和唐糖,從車上下來的男人不就是葉小嵐的舅舅黃光明嗎?

安然跟唐糖相視了一眼。

他怎麼會在這裡?跟李芳又是什麼關係?跟葉小嵐的死又有什麼關係?

見黃光明進去了木屋,三人才從草堆里出來,唐糖就說,「葉小嵐的舅舅怎麼會在這裡?他和李芳到底是什麼關係?」

劉曉柔猜測,「你說葉小嵐的死會不會就跟她舅舅有關係?」

唐糖驚呼了聲,小聲說,「不會吧?太喪心病狂了吧?」

安然打斷兩人,「別說了,過去聽一聽就知道了,看看有什麼發現。」

兩人點點頭。

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小木屋在繞到後窗去,後窗沒有關緊留下了一條很小的縫隙,但是裡面的一切都看得格外的清晰。

黃光明一來就抱住了李芳狂親,一手還在李芳的身上亂磨蹭。

這關係可不簡單啊!

最後兩人上了一場激情戲,李芳蓋著被子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嬌滴滴的說,「黃總,人家都有你孩子三個月了,你什麼時候才給個名分人家埃」

「現在還不是時候呢,等我上位去了,我自然會給你一個名分。」

黃光明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總經理,有一定的金錢與地位。

李芳生氣的拍了拍他的胸膛,作勢要起床,卻被黃光明拉了下來,兩人再要了一次。

李芳說,「你知道嗎,人家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每天晚上都夢見了葉小嵐回來找我,人家真的很怕。」

黃光明眯起眼睛,「要怪就怪她知道了太多,你要知道,知道太多的人不能留在這個世界上這個道理。懂?」

說這話時也給李芳下了一個警告!

李芳立刻乖巧的點頭,「知道啦1

黃光明在她的紅唇上啄了啄,「知道就好,就是喜歡像你這種識趣的女人。」

讓安然和唐糖都沒想到是原來殺害葉小嵐的兇手竟然李芳和她的親舅舅。

估計葉小嵐知道肯定會死不瞑目吧!

黃光明起身套上了衣服抽了根煙,李芳則坐在床上裹著被子不甘心的說道,「最可恨的是,竟然沒有讓安然當了替死貓。」

黃光明吐了一口眼圈,「不過也沒關係,這件案件已經陳結了。」

「槽,死賤人。」

唐糖一個激動就脫口而出。

「是誰?」

李芳驚慌,黃光明丟了煙頭,趕緊打開窗外,就發現了在逃命的三個人。

「是安然和唐糖。」

「那你快去追埃」李芳喊道。

黃光明趕緊追了出去。

安然和唐糖她們是從小木屋的後面逃走,那裡樹枝雜多,路也不好走,劉曉柔和唐糖走在前頭,安然則跟在後面,黃光明跑得快,就在她的不遠處,可偏偏自己不爭氣摔了一跤。

劉曉柔和唐糖都不由得停了下來,驚呼了聲,「安然,你沒事吧。」

安然吃力的站了起來,腳已經扭到了,她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了了,但還是堅持邊歪著腳走邊沖她們兩個喊道,「你們兩個快走,報警。去找楚墨璀…」

很快黃光明就追上了把安然給抓住了,狠狠的抽了安然一巴掌,「死八婆,竟然敢偷聽我說話,還想回去告密,門都沒有。」

「安然……」

劉曉柔拉著唐糖,一起跳下了小坡,伸手攔住了一輛的,「師父,開車去警局。」

黃光明見唐糖兩人逃跑了,趕緊抓著昏昏沉沉的安然回到了小木屋和李芳布局逃跑計劃。

李芳只看到了昏昏沉沉的安然,卻沒見到唐糖的身影,她驚慌的問道,「唐糖呢唐糖呢?」

黃光明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對李芳說,「被她逃跑了,你現在聽好了,唐糖她們可能把我們所說的話已經錄音了起來了,警察一來到,你我都逃不了。這裡已經不能呆下去了,很快警察就會來的了,現在趕緊逃跑。」

李芳點頭,「那她怎麼處理?」

「把她也帶上,必要時還可以用她來做籌碼。等我們離開了c市,我們就把她給殺了。」

安然努力的睜了睜眼睛,無力的喊了聲,「楚墨琛,救我1

最後暈了過去。

林琳打了好幾個電話給安然,安然都沒有接,最後成了忙音。

林琳敢確定,安然肯定遇害了。

林琳趕緊給馬苗苗電話,「喂苗苗,安然可能出事了。你現在請求上頭支援1

馬苗苗應了聲,掛了電話,「出事了,馬上出動人員去救援。」

……

劉曉柔去報警,唐糖就去楚氏找楚墨琛,兩人兵分兩路。

楚氏大廈,秘書告知她楚墨琛在開會,唐糖覺得再等多一秒,安然的危險就多一秒。

所以,唐糖硬闖進的會議室,秘書擋也擋不住,「總裁,這位小姐有事要找你,擋也擋不祝」

楚墨琛示意讓所有人出去。

待所有人都出去了,唐糖才著急的開口道,「不好了楚墨琛,安然被黃光明給抓住了。」

楚墨琛從凳子上蹦了起來,「什麼?她不是好好的在安家嗎?」

唐糖急切的說,「說來話長,安然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證明黃光明和李芳就是殺害葉小嵐的兇手,你在不過去他就要殺人滅口了。」

楚墨琛低低的詛咒了聲,「那你還杵在這裡幹什麼?帶我去找她啊1

「哦、哦好1

兩人風風火火的出了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