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52章:真兇(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2章:真兇(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馬苗苗擅自出動,正好被劉紹明給攔截住了,「馬苗苗,你這是在做什麼?」

馬苗苗行了個軍禮,「報告劉警告,葉小嵐的案子有了新的進展,現在歹徒要挾了人質,懇請警官給我們出動救人。」

劉紹明盛怒,「馬苗苗,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已經離職了,你」

「劉警告怎麼回事?」

劉紹明的話還沒講完,市局長范偉聰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沒想到劉曉柔竟然把市局長給請來了,劉紹明暗自抹了把汗,「范范局長。」

范偉聰說,「聽說劉警官阻止手下查案可有此事?」

劉紹明冷汗直流,「沒沒有這回事。」

馬苗苗站了出來說,「報告局長,現在葉小嵐的案子有了新的進展,人質非常的危險,懇請局長派人進行援救。」

范偉聰指著劉紹明,「這事以後再跟你算賬,現在馬上立刻調動人員去解救人質,馬苗苗暫時帶領林琳的位置。」

劉紹明連連說,「是是是。」

馬苗苗敬軍禮,「是,范局長。」

由劉曉柔帶路,警方很快就找到了歹徒所在的位置,楚墨琛的車緊隨其後也到了,可小木屋已經人去樓空,黃光明和李芳早已經逃離了現常

搜了一圈回來,夥計小楊過來報告道,「madam,周圍已經找過了,沒有發現黃光明和李芳的蹤跡。」

馬苗苗抿唇,「呂英,查查周圍附近有沒有其他的荒廢的破屋。」

「yes,madam。」

唐糖哭天喊地,「我就說不要拋下安然了吧,現在人都不知道給那兩個喪心病狂的東西給劫持到哪裡去了,萬一安然有什麼事,我們怎麼跟她爸媽解釋埃怎麼辦嘛?」

劉曉柔安慰道,「唐糖,會沒事的。」

楚墨琛則在觀察著周圍的環境,眼尖的他很快就發現了草堆旁邊有血滴,也就是說三個人之中,有一個人肯定是受傷了,楚墨琛推測黃光明和李芳很有可能就是向這個方向逃跑的。

他走過去蹲了下來,伸手去摸草地上的血滴,血滴沒有凝固,也就是說他們應該剛逃跑不久。

馬苗苗過來問道,「怎麼樣,楚少爺發現有異樣了嗎?」

楚墨琛點頭,站了起來道,「地面上有血跡,也就是說三個人有一個人是受了傷的,而且地面上的血跡沒有凝固,估計他們也跑不遠。」

馬苗苗點頭,「楚少爺果然仔細。」

她轉頭對夥計們道,「各位同僚,順著楚少爺的這條線索去找一下,記住確保人質安全,千萬不能讓人質受傷。」

「yes,madam。」

林琳也在這個時候趕到了,趕緊過來問馬苗苗,「苗苗,怎麼樣找到安然了嗎?」

馬苗苗搖頭,「我們來的時候嫌疑犯已經挾持人質離開了。」

「可惡。」

馬苗苗指著前面的路說,「不過,估計嫌疑犯應該是從這裡逃離的。」

林琳說,「那還等什麼?趕緊去追啊1

馬苗苗抿唇點頭,與林琳一同去尋找嫌疑犯。

……

安然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給人蒙住了眼睛塞著了嘴巴綁在了椅子上,她掙扎著想要掙脫被綁的雙手,可惜疑犯綁得太緊,她無法掙脫。

李芳見安然醒了,拆開了她的嘴巴。

「李芳,黃光明,你們是逃不掉了,很快警方就會找到這裡來的,你們還是快點投降,林琳還可以向法官求情,你們不要一錯再錯了,現在」

她的話還沒說完,李芳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惡狠狠的掐住她的下顎憤怒道,「閉嘴,安然你以為你是誰?死到臨到還在教訓我?你要資格?你知道葉小嵐為什麼會死么?就是因為她和你一樣知道得太多了。」

安然唇色蒼白,被她掐著很吃力,「李李芳,你不要一錯再錯了。」

「你閉嘴,別把自己當聖人。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乾的,就算你現在知道了是我們殺害葉小嵐的那又如何?你已經沒有命逃出這裡了,就算楚墨琛來了,也只有幫你收屍的份了,哈哈……」

李芳哈哈大笑。

「別吵,外面有人來了。」守在窗邊的黃光明突然說道。

李芳聞言,立刻上前去看。

是楚墨琛等人帶著警察來了,很快警察們將小破屋給包圍住了,他們是插翅難飛。

外面的警員喊道,「裡面的人聽著了,你們現在已經給我們的人給包圍了,我勸你們還是趕緊的投降。」

外面警察的聲音傳到兩人的耳朵,李芳憤怒的走到安然的面前再次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沒想到唐糖個死賤人竟然敢報警,看我不殺了你,給我們陪葬。」

她撿起旁邊的水果刀揮刀就想插下安然,給黃光明給喝著了,厲聲問道,「你要幹什麼?」

李芳惡狠狠的說,「我要殺了她。」

黃光明罵道,「你是豬嗎?殺了她,我們拿什麼做籌碼。」

李芳憤憤的丟下了水果刀,不解氣,往安然身上又狠狠的踢了一腳。

安然被李芳打得昏昏沉沉,嘴裡呢喃著:「楚哥哥……」

見裡面的嫌疑犯沒有動靜,林琳躲過大喇叭喊道:「裡面的給我聽好了,三個數再不出來投降,我們可就要衝進去了。」

「三……」

「二……」

唐糖和劉曉柔屏住了呼吸,一直盯著那扇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眨眼安然就出事了。

就連叱吒風雲的楚墨琛自己也開始緊張起來,害怕起來。

「碰……」

大門被推開了,黃光明用水果刀架在了安然的脖子上挾持著人質和李芳出來了,他沖警察們怒喊道,「都給我閃開,把你們手上的槍給放下,不然我就殺了她。」

黃光明情緒很激動,架在安然的脖子的水果刀把她的脖子割出了鮮血。

安然痛的皺起了眉毛,卻不省人事。

警員們沒有放下槍支。

李芳怒喊道,「把槍給放下,不然殺了安然殺了。」

昏睡的安然,疼的蹙眉。

楚墨琛沖著警察怒吼道,「都給我把槍放下,放下。」

警察們都紛紛看向馬苗苗等她發令,馬苗苗抿唇,「都把槍放下,不要傷害到人質。」

警察們把槍放在了地板上。

黃光明架著安然慢慢移動,「雙手抱頭,別跟過來,否則我就殺了她。」

他移動得差不多的時候,突然,他將身邊的李芳推了出去,故意製造混亂,他則趁機逃跑。

楚墨琛見機趕緊追了上去。

李芳給警察抓住了,「別動。」

李芳不敢動,抱頭蹲下。

「呂英,小楊你們兩個看著李芳,其他人跟著我過來。」馬苗苗說。

警察們紛紛撿起地板上的槍支,跟著馬苗苗一起追了上去。

黃光明拖著安然跑在前頭,楚墨琛則在後面追著上來,最後黃光明被楚墨琛逼上了絕路,他把安然擋在了前面,「楚墨琛,你別過來,不然我要你看著你的女人死在你前面。」

安然奮力的睜開眼睛,她看到了楚墨琛,蒼白的嘴唇列開一抹微笑,真好,每次她出事的時候,楚墨琛都會出來救她。

她最後昏睡了過去。

楚墨琛看著安然的手腕一直在流血,心裡暗道不好,在這樣流血下去,安然會沒命。

「黃光明,小心1

果然楚墨琛的一招虛的,成功騙過黃光明,他一頭撞向了黃光明的肚子,黃光明一個不防備鬆開了安然,楚墨琛和他開始打起來,黃光明身上帶著刀子,一刀劃過他的手臂,楚墨琛疼的蹙眉,黃光明趁他一個不防備整個人騎在了楚墨琛的身上,一刀狠狠的想要擦向楚墨琛,楚墨琛抬手握住與他僵持好幾分鐘,額前冷汗直流,他開始沒力了,眼見刀子已經快要到他俊俏的臉上了。

「……」

馬苗苗等人及時趕到,一槍將黃斃命,子彈直穿黃光明的額頭,刀子從他手中落在了地板,黃光明也倒在了地板。

楚墨琛成功逃過了一劫。

楚墨琛躺在地板上鬆了口氣。

馬苗苗吩咐,「林傑,下去把楚少爺帶上來。小白,米萊你們兩個去處理一下黃光明,其他人壓李芳回去。」

「yes,madam。」

劉曉柔和唐糖趕到的時候,現場一旁混亂,看到躺在地板上的安然和受了傷的楚墨琛,還有死不瞑目的黃光明。

唐糖一把跪了下去將安然抱在懷裡哭的稀里嘩啦,「安然,你別嚇我們,快點起來,你不要死啊,大不了以後我們什麼都聽你的了,你不能有事,安然你聽見了沒有。」

劉曉柔也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對呀對呀,安然你快點起來,我們什麼都聽你的,只要你起來。」

林琳走了過去,摸了一下安然的鼻子,還有呼吸,「還好有呼吸,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救護車怎麼還沒過來。」

她的話音剛落,救護車就來了,不敢怠慢把安然和楚墨琛一起送到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