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53章:母女情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3章:母女情深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警察局,李芳對殺害葉小嵐的行為公認不違,「是,人是我和黃光明殺的。」

「為什麼要把葉小嵐給殺了?」

李芳惡狠狠的說,「她知道得太多了,知道太多的人本來就不應該留在這個世界上。」

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我再問你一次,為什麼要殺了葉小嵐,聽不懂人話嗎?」

李芳抿唇,「葉小嵐知道我和黃光明之間的關係,天天用我們之間的關係去要挾我們要錢,一次又一次,貪的無厭。」

「所以你就把她給殺了?」

李芳點點頭。

另一名女同事呂英問,「為什麼要嫁禍給安小姐呢?」

李芳回憶說,「殺了人自然要找一個替死鬼,那天我看到葉小嵐偷偷摸摸的跟著安然,後來葉小嵐失蹤了兩天,就順風順水把這個罪名安給了安然了。」

馬苗苗推門進來,「怎麼樣,李芳都承認了嗎?」

兩名同事站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都招了。」

馬苗苗抿唇,「那還等什麼?把犯人壓下去。」

「是。」

李芳被壓著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了腳步,「我能不能請求你們一件事。」

馬苗苗問,「什麼事?」

「能不能不要告訴我女兒。」

在李芳十六歲那年就懷了女兒,當時玩得凶也不知道孩子是誰的,被家裡發現時都勸她把孩子打了,李芳堅持要把孩子生下,因此跟家人鬧翻了。

李芳原名叫司徒芳芳,當時司徒家在v市也算得上有頭有臉,當年李芳未婚先孕丟足了司徒家的臉,這件事在當年也傳得沸沸揚揚,司徒家狠心將她逐出了司徒家,母親也因此鬱鬱而終。

馬苗苗點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李芳被帶出去的時候,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的女兒也在警察局裡。

小傢伙掙脫了鄰居阿姨的手,撲到了媽媽李芳的懷裡,哭的好傷心,「媽媽,別丟下靜靜,靜靜會很乖的,不會再吵著媽媽要買玩具的。」

從踏進警察局的那一刻李芳都不曾流過一滴眼淚,當她看到自己女兒李靜靜的那一刻,眼淚就像火山爆發一樣狂流不止,緊緊的抱著女兒。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給這個小傢伙而感動。

李芳的鄰居劉阿姨擦了擦眼淚,走了過來,「靜靜一醒來就哭著要找你,我沒有辦法才帶她過來,對不住芳芳。」

李芳搖搖頭,「劉阿姨,沒關係,你幫我們母女已經夠多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去報答你了。」

平時李芳要去超市上班的時候,她都把李靜靜丟給劉阿姨照顧。

李芳說,「劉阿姨,以後就麻煩你多多照顧靜靜了。」

李芳的話音剛落,李靜靜緊緊的抱著媽媽,哭的稀里嘩啦,「不……我不要劉阿姨,我要媽媽,你們把媽媽還給我,我討厭你們……」

小小的手拼了命想把手銬給打開,可惜沒能打開,一邊哭著跟媽媽說,「媽媽,我打不開怎麼辦?我打不開……警察阿姨叔叔,求求你們放了我媽媽好不好……靜靜不要糖了不要娃娃了,就要媽媽好不好……」

在場的警察同志心都軟了,但是家有家法國有國規,犯了法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李芳微微推開李靜靜,認真的記著女兒的樣子,摸了摸她臉蛋,眼淚再次模糊了視線,哽咽說,「靜靜,你一定要好好學習,等靜靜考了一百分,媽媽就會回來看靜靜好不好?」

李靜靜死活不依,緊緊的抱著媽媽的脖子,「我不要,我就要媽媽現在回來1

雖然不忍心打擾母女倆,但馬苗苗還是不得不提醒她,「李芳,別聊太久了。」

越是聊下去越是捨不得。

最後,李芳狠心的將李靜靜推開了劉阿姨,「劉姨,以後就麻煩你多照顧靜靜了。」

「放心吧!我會幫你好好照顧靜靜地的,你在裡面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和靜靜等你回來。」

李芳感動的咬唇點點頭。

「我不要……我要媽媽。」

李靜靜掙扎著要掙開劉阿姨的手,卻再也掙不脫,她眼睜睜的看著李芳被帶走,撕心裂肺的大喊,「媽媽……」

李芳不敢回過頭,她怕自己會捨不得,微微揚起頭,將眼淚倒了回去。

李芳被關進了拘留所。

醫院

安然和楚墨琛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警局也通知了楚安兩家人。

收到警局電話的兩家人匆匆忙忙的趕去醫院,冤家路窄在走廊就碰了個正著,兩家人都沒有好臉色。

楚楚見過安家父母,倒是很有禮貌的喊了句,「伯父,伯母好1

楚慶懷皺了皺眉心。

杜麗娟冷哼了聲,「和你很熟嗎?」

楚楚錯愕。

安震皺了皺眉心,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這樣對人家小姑娘。

杜麗娟傲嬌的扭了扭身體,「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他們楚家本來就是瘟神,害了我們安然一次又一次。」

楚楚一臉茫然,只知道杜麗娟對他們楚家意見很大。

安震訕訕的開口,「楚小姐,你別介意,我老婆就是這樣,可能是太擔心安然了。」

楚慶懷心裡冷哼了聲,壓根一點都不想和安家父母說話,對楚楚說,「楚楚,看你哥去。」

楚慶懷先走。

楚楚一臉懵比。

「楚楚,趕緊的。」

楚楚應了聲,對安家父母說了聲,「那個……伯父伯母,我就先走了,改天來看安然。」

安震說,「好,你快去吧1

「誒1

楚楚應了聲,小跑了過去。

楚楚一走,安震就不悅的對杜麗娟說,「我說麗娟,你能不能別老實說話那麼難聽?」

杜麗娟非常大意見,「什麼叫我說話難聽,你別忘了現在他們家現在將我們家安然害進醫院了,你到底是誰家的?老是幫著他們說話。」

安震都懶得和她說了,「懶得和你說,看然然去1

安震走在了前頭,杜麗娟追在後面,「站住,你給我說清楚。」

……

葉小嵐被殺一案成功告破,獎罰分明,林琳恢復了職位再升一級,馬苗苗也因此成功爭取到了面試升級的機會,聽說劉紹明因為涉嫌受賄被革職了。

林琳也沒有多在意。

沒想到林琳從安然的病房出來的時候就碰到了劉紹明,他手裡還端著面盆,果然是人家的好丈夫。

林琳抿唇,權當看不到劉紹明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劉紹明突然喊住了她,「林琳,我有話跟你說。」

林琳態度冷漠,「我沒有話跟你說。」

「五分鐘。」

醫院樓下咖啡廳

兩人各點了一杯咖啡,林琳態度從此至終都非常的冷漠,劉紹明說,「聽說你升級了,恭喜你。」

林琳木然的接話,「聽說你被革職了,恭喜你1

劉紹明,「……」

氣氛再次尷尬,劉紹明神色複雜,「林琳,我知道你恨我,但是……」

林琳抬起頭,望著劉紹明態度仍舊冷漠陌生,「如果你讓我給你五分鐘來聽你廢話,那抱歉我沒這個興趣。」

林琳提起包包就想走,劉紹明慌忙拉住了她,「林琳,別走。」

林琳沉聲說,「放手,我還有事。」

劉紹明說,「我知道今天是你媽的死忌。」

林琳愣住了,沒想到劉紹明這個負心漢還記得。

林琳再次沉聲說,「我再說一次,放手。」

劉紹明鬆開手,林琳頭也不回的走了。

劉紹明望著林琳遠處的背影,心裡一陣苦笑。

很多事情都無從解釋起。

墓園

今天是林琳母親林氏死忌,林琳和往年一樣買了一束花和一點小酒上去,不管自己多忙,一到母親的死忌,林琳都會擱下手中的事,來好好的陪陪母親說說話。

林琳來到母親的墓前果然和往年一樣,墓前放著一束鮮花還有一點小酒,每年總有一個人比她還要早來看望她母親,原來除了自己,還有一個人都一直記住著自己的母親,可是每一次她都碰不到這個人。

她還真的挺想知道這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林琳把花擱下來,坐在了母親的墓前,倒了點小酒在杯子上撒在地板上,打趣道,「媽,這這些年一直都有一個神秘人來看望你,我都沒有碰到他過,你說他會不會是你以前的暗戀著呢?啊哈哈!!1

她在倒了一杯酒,對著空氣說,「媽,我升級了,劉紹明因為涉嫌受賄被革職了。媽,對不起!你知道嗎?這些年我都無法原諒劉紹明,你臨死前一直讓我原諒劉紹明,我不明白為什麼他這麼對你,你還要我原諒他。媽,你就是這麼傻。他現在對那個女人不知道多好,你若是知道了,你還會讓我原諒他嗎?恐怕不會吧?」

「好啦好啦!我們不說那個負心漢,我們說點開心的,我成功的救了安然,哈哈,是不是覺得我特別的棒,我也覺得我特別的棒!肯定是你在天上保佑著我,我才會那麼快把案子給破了對嗎?」

回應她的只有周邊的空氣,林琳眼角泛著淚花,揚起頭來讓眼淚倒回去。

媽,我好想你!你在另一個世界一切都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