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54章:楚墨琛昏迷不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4章:楚墨琛昏迷不醒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林琳再次來看安然的時候,安然依舊在昏迷中。

安家父母見林琳過來了,站了起來,「林警官,是你啊1

昨天來得太匆忙,都沒來得好好的跟安家父母大聲招呼。

林琳放下了果籃,走了過去,「叔叔、阿姨好,昨天走得太匆忙,都沒來得及好好的跟你們自我介紹一下。」

安家父母相識一眼。

林琳微微一笑,「叔叔阿姨,我是林琳,安然高中時最要好的朋友,我們曾經是鄰居,你們不記得我了嗎?」

安然最要好的朋友,曾經是鄰居。

杜麗娟略微激動的指著林琳說,「哦原來是你呀,小林琳。」

安震還一時沒想起來,「她誰呀?」

杜麗娟說,「就是林蓉的女兒呀,以前上學經常到我們家找安然一起上學的那個胖丫頭呀1

經杜麗娟這麼一提醒,安震總算想起來了,略為驚訝,「你就是林琳呀,沒想到小丫頭變得那麼漂亮秀氣了。」

林琳小時候是個典型的胖丫頭,非常的不漂亮,現在真是女大十八變。

杜麗娟看著林琳,頗為欣慰,眼淚都差點奪眶而出,「真好,沒想到隔了那麼多年了,還能見面。」

林琳表示也很激動,連忙點點頭,「是呀是呀阿姨,沒想到我們還能在見面,回來找你們的時候,你們一家人都搬家了,以為再也見不到了,沒想到」

林琳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了。

杜麗娟握住林琳的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是呀是呀,你媽媽現在還好嗎?」

林琳臉色突然一變。

杜麗娟問,「怎麼了?是不是你媽媽」

杜麗娟沒敢再問下去。

林琳低著頭,輕聲說,「我媽五年前過世了。」

那時候林琳才剛滿十八周歲。

周圍的空間瞬間一片死寂,兩夫妻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倒是林琳,很樂觀的抬起頭來轉移話題,「對了,叔叔阿姨你們過得好嗎?」

兩夫妻點點頭,安震說,「林琳啊,你別介意,叔叔阿姨不知道你媽媽過世了,所以」

安震沒說下去,林琳笑笑說,「沒事,叔叔。」

這麼多年了,自己也從悲傷中走過來了。

杜麗娟嘆息了聲,「哎,一晃就這麼多年了。」

林琳說,「是呀,媽媽臨走時還說沒能見上阿姨一家是一個遺憾。」

杜麗娟和林蓉是一對很要好的姐妹,沒想到結婚後成了鄰居,後來因為劉紹明要去國外接受培訓,全家移民國外去了,就再斷了聯繫了。

杜麗娟眼角有淚花,擦了擦眼淚,「是呀,確實是一種遺憾。」

安震立刻打破這悲傷的氣氛,「好了好了,我們都不說這些傷心的事吧,說說林琳吧,沒想到這小丫頭這麼棒,當上了女警呀1

杜麗娟這才想起這件事,「是呀是呀,怎麼那麼棒呀1

雖然不說自己女兒,但是從小看到大的娃娃,杜麗娟都覺得自己臉上沾光。

林琳尷尬一笑,「阿姨,您見笑了。」

杜麗娟握著她的手呵呵笑,「林琳,你千萬別這麼說,這次你救了我們家安然,是我們安家的大恩人啊,阿姨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了。」

安震也連連說,「是呀是呀,林琳就別跟叔叔阿姨客氣了。」

「其實,這次安然能夠獲救,楚墨琛也是功不可沒的。」

林琳實話實說,如果不是楚墨琛,安然或許就凶多吉少了。

一提起楚墨琛,杜麗娟臉色難看,「怎麼又是楚墨琛,他每次接近我們家然然總是沒什麼好事的,到底安的是什麼心呀他。」

安震皺眉喊了聲,「麗娟」

雖然不知道杜麗娟為什對楚墨琛的意見如此之大,但還是幫楚墨琛說了幾句,「不是說我要幫著楚墨琛說什麼,但是我看得出來,他還是挺關心安然的。」

杜麗娟立刻呸了句,「我呸,他要是對我們安然好,怎麼會把我們安家害成這個樣子呢。」

安震厲喝了聲,「麗娟」

杜麗娟生氣的說,「我不應該說嗎?」

安震說,「能不能別在孩子的面前說這些事。」

「我就要說。」

林琳一臉懵逼,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了,林琳立刻打住兩夫妻,「誒誒誒,叔叔阿姨,別吵。安然還在休息呢,有什麼事好好說。」

杜麗娟甩袖憤憤的說,「就算他算是他救了安然,我也一樣不會感謝他。」

安震也懶得和她爭吵,兩人各站一邊生悶氣。

林琳左右為難。

過了一會兒,安震問了句,「聽說楚墨琛也受了傷,他沒什麼事吧?」

杜麗娟口不對心,惡毒的說,「死了更好1

聽說楚墨琛在撲過去就安然也疑犯僵持的時候頭部受了傷,淤血還沒有散開,暫時還沒有醒過來還在住院中。

林琳抿唇說,「聽說人還沒有醒過來。」

安震蹙眉,「受傷很嚴重?」

林琳點頭,「嗯,他在救安然的時候頭部受了傷,現在淤血還沒有散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杜麗娟稍稍有點動容,但還是裝得非常的高冷,不出聲。

「楚哥哥」

微弱的聲音傳到了眾人的耳邊,三人趕緊跑了過去,爭先恐後的喊著安然,「安然,你醒來了嗎?快睜開眼睛看看我們?」

安然睫毛輕輕一顫,微微的睜開了眼睛,她看到了自己的父母,還有林琳,卻唯獨沒有看到楚墨瑁

「楚墨琛呢?」

「你怎麼一醒來就找那個人?」杜麗娟又恨又拿安然沒辦法。

安然望著天花板,她的額前還綁著繃帶,「爸媽,我夢見了我被疑犯給抓住了,楚墨琛為了救我,他撲向了疑犯,然後給疑犯割了一刀,最後他頭部受了傷,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她喃喃自語,「真的好真實」

安家父母沉默。

林琳抿唇說,「你不是做夢,楚墨琛確實為了救你受了重傷,現在在重症病房休息。」

安然一聽,從床上坐了起來,「你說什麼?」

杜麗娟馬上把她扶躺下去,語氣稍稍也有點不好,「你做什麼?」

「媽,我要看楚墨瑁」

安然眼眶突然一熱,眼淚嘩的一聲就出來了。

「不許去,以後不許你去見他,更不許跟他有任何的來往,這次就算一筆勾銷。」

杜麗娟別過臉去,雖然聽林琳說了楚墨琛為了救安然受了重傷,對他沒有多大的意見,但是心裡還是過不去自己的那一關。

安然知道媽媽死心眼,最後含著眼淚可憐兮兮的看向了安震和林琳,「爸、林琳」

安震最後於心不忍,扶著安然起來。

杜麗娟厲喝了聲,「安震,你想幹嘛?」

安震也生氣,「你就讓安然去看下楚墨琛,畢竟也是人家救了你女兒的。」

杜麗娟說什麼也不肯,「不可以,沒得商量。」

就算安然再怎麼看著林琳,林琳也不好說什麼了。

杜麗娟一把扯過一旁的粥,沉著臉坐在床邊喂安然喝粥。

安然就是不吃,就是那種你不帶我去看,我就不吃餓死算了的態度。

杜麗娟憤憤的把粥飯在一邊,「不吃餓死算了。」

就這樣和杜麗娟僵持了十多分鐘,杜麗娟最後舉手投降美好好氣的,「好好好,只要你把粥給我吃完了,我就帶你去見那個人。」

安然乖乖的把粥給喝完了。

醫生也過來給安然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醫生也同意了讓安然下床走動。

安然說,「媽媽,我希望你履行你的承諾,帶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杜麗娟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說,「行了行了,我現在就帶你去看他可以了嗎?」

安然一笑,「謝謝媽1

「小心點啊1

安然還在打著點滴,安家父母小心翼翼的一起扶著她一同去了十五樓的svip重症室。

十五樓svip重症室

楚楚先看到安然一家人,她趕緊上前去,「安然,你沒事吧?聽說你也受傷了,對不起啊,我都沒好好去看你,因為」

楚楚還沒說完,安然就說,「沒關係,我知道你哥也出事了。」

楚楚點點頭,提起哥哥心情瞬間一片陰霾。

「他還沒醒來嗎?」

楚楚搖搖頭,眼淚再次奪眶而出,撲在安然的身上嚶嚶的哭了,「醫生說哥哥後腦勺有塊淤血一直沒散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可能可能一輩子都」

安然沒想到楚墨琛為了救她,成了這樣,心裡非常的愧疚。

杜麗娟開始覺得心裡愧疚。

安然說,「我能去看看他嗎?」

楚楚擦了眼淚點點頭,「可以,我想哥哥現在最想見到人一定是你。」

楚楚轉過身來打算帶安然進去病房,卻不料發現爺爺楚慶懷沉著臉站在病房門外。

「爺爺,你怎麼了?」

楚慶懷沉聲問,「你們來這裡幹什麼?這裡不歡迎你,給我滾。」

楚慶懷無情的下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