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63章:劉曉柔被綁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3章:劉曉柔被綁架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華星咖啡店

安然含著眼淚問道,「爸,為什麼你要騙我?」

安震攪拌著咖啡的手愣了愣,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望著安然深表抱歉說,「然然,對不起!爸爸騙了你,你千萬別跟你媽說。」

安震知道,如果杜麗娟知道他騙了他肯定會拆了天的。

安然眼眶再次一熱點頭,表示知道。

安然握住父親的手說,「爸,你把工作辭了吧,我現在找到工作了,你完全可以不用擔心我了。我能養活你,也能養活你和媽媽,把工作辭了好嗎?」

安然幾乎是苦苦乞求他的。

安震沉默了好久,終究還是點點頭。

「這位是?」

安震突然問道。

安然這才想起沒有正式介紹林潔,「爸,這位是我的經紀人林潔」

安然的話還沒說完,安震的臉色就當即一變,「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許你踏入娛樂圈的。」

「爸」

「不用吧了,去把你這所謂的工作給辭了。」安震態度堅決。

他深知娛樂圈水深,他又怎麼忍心單純的安然在娛樂圈撞得頭破血流呢!他可不想某天在報紙或者新聞上看到女兒的任何新聞,他只想女兒平平安安勝過一切。

林潔知道安震心裡想了些什麼,她向安震保證道,「伯父,安然在我手上,你大可以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的照顧安然,不會讓她有任何的負面新聞。」

雖然林潔這麼說,但是安震還是不同意,態度非常的堅決,「林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會同意安然踏進娛樂圈的。」

「爸」

「既然你叫的了我爸爸,那你就得聽我的。」安震有些生氣。

安然不敢再說什麼,林潔說,「伯父,你知道安然一直都熱愛表演,安然是個好苗子,我可不想埋沒人才。我覺得你應該相信安然和那些娛樂明星不一樣不是嗎?我相信安然一點不會讓我們失望。」

她轉頭問安然,「對嗎?安然。」

安然重重的點頭。

「爸,我真的很愛表演。」

安震在安然的眼裡看到她對表演的執著,最後無奈還是鬆口,「我可以答應你,但是」

安震的話還沒說完,安然幾乎是整個人從凳子上崩了起來,「太好了。」

「誒誒誒」

安震叫住了她,白了她一眼,「別高興得太早,聽我說完。」

安然可愛的吐了吐舌頭,「爸爸,您請說。」

安震一本正經嚴肅的跟她說,「我答應你可以,但是你千萬不要為了上位去做出賣自己人格的事情,知道沒有。」

安然還沒來得及回答,林潔就替她回答了,「伯父,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不會讓安然做這樣的事情的。」

安震點頭,但心裡還是非常的擔心。

看安然那麼高興,他也就不好說些什麼了。

電影散場,江辰希牽著劉曉柔的手走出了商場,「曉柔,你在這裡乖乖的等我,我去地下室取車。」

劉曉柔點頭,「嗯吶1

江辰希習慣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長發,往地下停車場去。

劉曉柔站在商場門前,殊不知道危險向她一步步的靠近。

一輛白色的貨車向她開了過來,停在了她的身邊,劉曉柔看了一眼,車門被打開了,下來了2個用絲巾套著頭的漢子。

劉曉柔還沒反應過來,2個漢子動手將劉曉柔拖著上車。

劉曉柔才意識到自己要被綁架了,大喊,「救命啊救命氨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劉曉柔被漢子推上了車,手機掉在了地板上。

貨車開走了,江辰希也開著車出來了,並沒有發現劉曉柔。

江辰希下了車,發現了劉曉柔的手機在地板上,他慌忙的拉過身邊的路人問道,「你好,有沒有見到一個身穿白襯衫牛仔褲扎著馬尾辮的女孩子?」

「沒有。」

**!該死的!

江辰希詛咒了聲,小跑了過去問商場門前的奶茶店小哥,「你好,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身穿」

江辰希的話還沒問完,奶茶小哥就說,「剛才有一輛貨車將一個女孩給拖上車了。」

劉曉柔被綁架了。

「謝謝啊1

「不客氣。」

江辰希一直在想自己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好像並沒有得罪什麼人呀?忽然,他的靈光一閃,腦海里出現了一個人。

江辰希憤憤的揣著劉曉柔的手機,跑過去開車回家。

貨車上劉曉柔被綁匪蒙住了眼睛,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麼人,第一次被人綁架表示非常的害怕。

江辰希,你在哪裡?快來救我!

「別動,八婆。」

被綁匪一凶,劉曉柔瞬間不敢亂動,「大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綁架我。」

她可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女孩子。

綁匪哈哈大笑,「綁架你還需要理由的嗎?」

開車的另一個綁匪顯得有些不耐煩,「別跟她說那麼多廢話,把人交給了僱主,我們也就完事了,你別給我鬧出什麼事來。」

「是,大哥1

劉曉柔才意識到,有人買兇綁她。

可她想破了頭也想不到到底誰買兇綁架她。

江家,劉鳳玲和幾位貴太太在不亦悅乎的打著麻將,江辰希回來就氣勢洶洶,劉鳳玲完全沒有察覺道,「辰希,你回來啦!叫張媽給你盛碗湯給你喝。」

江辰希也不和劉鳳玲拐彎抹角,沉聲問,「媽,你把劉曉柔綁哪裡去了?」

劉鳳玲一愣,「什麼劉曉柔?什麼綁哪裡去?」

劉鳳玲表示一臉懵比。

江辰希完全沒有耐心跟劉鳳玲消磨了,「媽,你不用裝了,你一直都不喜歡曉柔,你快告訴我曉柔給你綁哪裡去了?」

剛好江中泰從樓上下來聽到了,蹙眉問江辰希,「辰希,你說曉柔被綁架了?到底怎麼回事?」

江辰希說,「我和曉柔今天去看電影,看完電影后,我去取車回來曉柔就不見了,賣奶茶的小哥說曉柔被兩個漢子綁了,我覺得除了我媽會幹這事,我真的想不到誰了。」

幾位貴太太都用奇異的眼神望著劉鳳玲,劉鳳玲惱火了,站了起來說,「我承認我不喜歡劉曉柔,但是綁架那麼缺德的事我是不會幹的,綁架可是犯法的,我傻了么我?」

有這麼坑娘的兒子的么?

有這樣把罪名往親娘身上扣的么?

這是親兒子么?

江中泰了解劉鳳玲,一定不會是劉鳳玲做的,劉鳳玲嘴巴雖然平時說不出什麼好話,但是還沒有喪心病狂到去綁架別人。再加上劉鳳玲現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更不可能去做搬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

「媽,究竟是不是你綁了曉柔,我求求你說實話。」

「我真沒有綁架劉曉柔,我綁劉曉柔幹什麼呀?」

劉鳳玲這下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幾位貴太太見況也不好再繼續打牌下去了,紛紛都站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那個江夫人,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就先走了。」

劉鳳玲深表抱歉,「不好意思啊,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情。」

眾人貴太太揮揮手,「沒事沒事,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

劉鳳玲再次抱歉說道,「真的非常的不好意思,我們改天再打過吧1

「好咧1

目送了貴太太們離開,劉鳳玲狠狠的瞪了眼江辰希,什麼興緻都沒有了,憤憤往沙發去坐了下來,「哪有往自己親娘身上潑髒水的兒子的。」

還是當著她朋友們的面,簡直臉都丟光了。

江辰希還想說什麼,江中泰拉住了他說,「你媽說的是,你媽的嘴巴雖然平時說話難聽了一點,但是還不至於去做犯法的事情,這事我相信肯定不是你媽乾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看吧,連你爸都這麼說了。」劉鳳玲不屑的說,「再說了,我吃飽撐著沒事幹去綁架劉曉柔幹什麼?」

連父親都這麼說,江辰希真的想不到到底是誰綁架了劉曉柔。他煩躁的坐了下來,十指煩躁的在發間穿梭,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江中泰也坐了下來,能夠理解江辰希現在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你再想想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會不會是同行的人做的?」

江辰希搖搖頭煩躁得很,自問自己一直在外面都規規矩矩溫文儒雅,幾乎沒有什麼仇家,這是想破了腦子也想不出自己最近到底得罪了誰。

江中泰寬慰他,「孩子,別太擔心,應該不會有事的。這些綁匪無非就是要點錢,應該不會傷害到曉柔的,現在就只能等綁匪的電話了。」

劉鳳玲聽了不樂意了,「憑什麼劉曉柔被綁了,要我們江家買單?」

「鳳玲」

「媽」

劉鳳玲冷哼了聲,「本來就是嘛1

江中泰拍了拍他的肩膀,「別理你媽,等綁匪電話吧1

江辰希心煩意亂的點點頭,除了這樣他們什麼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