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65章:血一樣的代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5章:血一樣的代價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醫院

江辰希等人趕來的時候,醫院長廊上除了王麗瑜還有王家爺爺王進,江辰希除了錯愕之餘,趕緊上前問道,「麗瑜,曉柔呢?」

王麗瑜咬咬唇,不知道怎麼開口。

王進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千算萬算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孫女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簡直就是丟盡了王家的臉,他的這張老臉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擱了。

江辰希見王麗瑜不語,他轉頭問王進,「王爺爺,曉柔呢?」

王進望一眼江辰希,最後哎的一聲,拂袖到一旁去,「你問麗瑜吧1

都沉默不說話是不是就代表事情很嚴重?

唐糖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失去理智撲了上去,拽住王麗瑜惡狠狠的問道,「我問你曉柔怎麼樣了?為什麼你是第一個發現曉柔的,為什麼」

王進見況趕緊將唐糖拉開,非常抱歉的說道,「這位小姐,真的非常抱歉,我們王家做錯了的事,我們王家會負責的。」

唐糖都快瘋掉了,「負責?怎麼負責,要是曉柔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唐糖和劉曉柔兩人感情情同姐妹,這源於在她們十年前。

那時候她們才十一二三歲,她和劉曉柔一同被人販子給拐騙了,那時候她非常的慌和害怕,那時候劉曉柔就像一個大姐姐一樣從天而降,安慰著她,她肚子餓了,把自己的半塊麵包分給了她吃,想辦法幫助她逃跑,最後她逃掉了,她被抓回去了。

那時候,她只知道這個大姐姐叫劉曉柔。

沒想到,十年後她們上了同一所大學在同一個宿舍同一個班學同一個專業。

唐糖問了她當年去哪裡了。

劉曉柔告訴她那時候他爸爸帶她過來城市這邊找她媽媽,沒想到媽媽沒有找到就遇到人販子了,那時候她被人販子抓回去的時候,她趁著人販子睡著了不注意的時候再次給她僥倖的逃出來了,後來他爸爸覺得城市太過於危險,放棄了找她媽媽,帶著她回去了鄉下。

可以說唐糖和劉曉柔的關係好過和安然的關係。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顏宸朔扶著她的肩膀,輕聲安穩她,「唐糖,你先別激動,等醫生出來好嗎?」

唐糖頭特別的疼,十年前的場景再次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顏宸朔扶她到一旁去坐。

「對不起」

王麗瑜始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去讓江辰希去原諒,除了對不起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她真的只想嚇一嚇就算了,沒想到會把事情鬧到這麼的嚴重,她的姐姐還在搶救著。

「麗瑜,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江辰希沉聲問道。

他希望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子!

王麗瑜沉默了許久,終於鼓起勇氣要坦白的時候

急救室的門開了,醫生出來了,「誰是劉曉柔的家人。」

江辰希立刻上前去,緊緊的抓著醫生的手,「我是我是」

王麗瑜眼眸閃過一絲黯淡,終究還是輸給了劉曉柔。

主治醫生忍不住指責病人家屬,「病人都差不多燒到四十度了,你們是怎麼當家人的?發那麼高的燒都不知道?如果再送晚一點,我想大羅神仙都救不會她。」

唐糖緊張的問道,「醫生,她現在好嗎?除了發高燒,還有沒有別的問題?」

醫生說,「我們給她做了一個全面的觀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現在燒還沒退下來,作為醫生建議她留院觀察,以免她再次複發。」

聽醫院這麼說,懸挂的心也總算鬆了下來,「好的,真的非常感謝醫生了。」

「不客氣,救死扶傷是我職責。」

「謝謝醫生。」

與此同時,搶救室的門也被打開了,醫生出來了,王進和王麗瑜感覺上前去,異口同聲的問道,「醫生,我姐/孫女情況怎麼樣?」

醫生拆下口罩,略帶著點疲憊,「病人搶救過來了,還好小刀刺傷的位置偏離了心臟,不然肯定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我們已經給她傷口消了毒,要留院觀察情況。」

聽到姐姐王麗斯沒事,王麗瑜眼淚幾乎奪眶而出,緊緊的握著醫生的手深表感謝,「謝謝醫生,謝謝」

王進老淚也沒忍住,「謝謝醫生。」

王家父母死得早,王進一把屎一把尿把兩姐妹養大,如果王麗斯今天要是出了什麼事,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沒有帶走他的大孫女。

「不客氣,現在最重要的是讓病人好好休息。」

王進點頭。

醫生一走,江辰希過來問王進,「爺爺,麗斯怎麼了?」

王進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對江辰希,沉重的望了一眼王麗瑜,「辰希,你跟爺爺出來一下吧。」

王進轉身要走,王麗瑜拉住了他滄桑的手,眼淚模糊了視線,「爺爺」

王進輕輕拍了拍她的手。

沒事,天塌下來爺爺都替你扛著。

「好好看著你姐姐,有什麼特殊情況跟爺爺說。」

王麗瑜點頭,此刻恨透了自己,敢做不敢認的行為。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這一刻在掙扎著些什麼,明知道輸給了劉曉柔,可內心還在做著無所謂的掙扎。

王進和江辰希來到醫院的後花園,噗通的一聲跪在了江辰希的面前,江辰希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到了,連忙將他扶起來,「爺爺,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啊,別這樣,別人看見了不好。」

幸好是大晚上沒什麼人出來。

王進不肯起來,祈求著江辰希的原諒,「不,辰希,是我對不起你。」

江辰希大概也預料到了什麼事情,沉聲問,「曉柔被綁架的事情,是不是麗瑜做的。」

王進老淚縱橫,「對不起辰希,麗瑜爸媽死得早,是我這個做爺爺的沒有好好的教誨麗瑜,以至於麗瑜干出這樣的事情,請你看在我們王家和你們江家是世交的份上,請看在麗斯為了曉柔擋了一刀的份上,千萬別報案,我求求你了」

他說到最後還給江辰希磕響頭。

江辰希深吸了口氣,背對著他,「起來吧。」

「辰希」

「我讓你起來,不要再讓我講第二次。」

王進從地板上站了起來。

江辰希嘆息了口氣說,「這件事就算了,我希望下次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下次我可不會那麼好說話了。」

江辰希相信如果是劉曉柔,她一定不會去追究的。

王進點頭,「一定不會再犯的。」

江辰希不再說什麼,快步流星的往病房去。

劉曉柔病房內

唐糖見江辰希推門進來,立刻上前問道,「怎麼樣?知不知道到底是誰綁架了曉柔?」

江辰希愣了下,終究還是沒有說出真相,「不知道,現在曉柔沒事就好了。」

「怎麼會這樣?那個老頭找你說什麼?」

江辰希淡淡的說,「沒有,我們合作的一個項目的事情。」

唐糖諷刺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真有心情啊,還起了談公事。」

江辰希不做任何的解釋。

「唐糖,別這麼說話。」

唐糖身子一扭,不說話坐在劉曉柔的身邊。

顏宸朔抱歉的對江辰希說道,「那個江先生,對不起啊,她脾氣就是這樣,你千萬別見怪。」

江辰希搖搖頭,他很能理解唐糖此時此刻的心情。

劉曉柔病房門外,王麗瑜聽見了兩人的對話,心裡什麼滋味都有。

原本想進去看看劉曉柔,現在都沒有勇氣進去了,轉身看到爺爺站在她的不遠處,「爺爺」

王進沒有說什麼,轉身往門口去。

王麗瑜跟在了他的身後。

王進再次來到醫院的後花園,花壇里開著鬱鬱蔥蔥的鬱金香花,王進看似在欣賞著花朵,但是實際

「爺爺」

王麗瑜喊了聲。

王進只是愣了一下,什麼話都沒有說。

王麗瑜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錯,她剛先開口說話,王進抬頭望著月光平靜的開口,「什麼話都不用說了,我希望你以後做事都不要那麼衝動了,三思而後行,不要讓你的姐姐白白的替你挨了這一刀。」

王麗瑜眼眶一熱。

王進嘆息了一聲,「你今天犯下這樣的錯歸根到底爺爺也是有錯,你的父母死得早,爺爺只顧著商場上的事沒空理你們兩姐妹,才會間接的讓你犯下這樣的錯,請你原諒爺爺」

王進的話還沒說話,王麗瑜緊緊的抱著爺爺,眼淚奪眶而出,「不,爺爺。您千萬別這麼說,從小到大麗瑜刁蠻任性,沒少給你惹禍,總覺得就算我闖下了逆天大禍,爺爺也要理所當然的給的處理,直到這一次,我才知道自己錯的是那樣的離譜。爺爺,您能不能原諒麗瑜之前的任性和不懂事,我保證再也不會給爺爺闖禍了。」

王進老淚在眼眶滾動,也不知道是感動還是什麼,「估計你姐姐聽到肯定會很欣慰的,會覺得這一刀沒有白挨的。」

王麗瑜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爺爺對不起對不起」

王進欣慰的摸了摸她長發,「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別哭了,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