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66章:劉曉柔父親的到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6章:劉曉柔父親的到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劉曉柔老家

劉曉柔父親劉長青剛收了檔口,好不容易坐了下開了電視準備喝一口茶,家裡的座機就響起來了。

「誰呀,這麼晚。」

不耐煩的說了句,但還是老實的走了過去接電話,「喂,誰呢?送外賣,明天請早。」

唐糖,「是我長青叔,我是唐糖。」

唐糖,劉長青見過。

「哦唐糖啊,這麼晚什麼事了?」他腦子突然一晃,著急的問道,「是不是曉柔出了什麼事了?」

唐糖突然哇的一聲哭了,「曉柔被綁架了。」

劉長青一聽,從凳子上蹦了起來,聲音激動嗓門大,「什麼?曉柔被綁架了?不行,我現在過去。」

唐糖的話還沒說完,劉長青就掛了電話。

醫院的唐糖弱弱的說了聲,「人已經找到了,在醫院。」

可是,劉長青早已經掛了電話。

劉曉柔的奶奶李秀珍在廚房忙碌聽到劉長青那嗓門舉著鍋勺從廚房出來著急的問道,「曉柔被綁架了?」

劉長青一邊解掉圍裙一邊說,「唐糖剛才來電話了,曉柔被綁架了。」

李秀珍一聽整個人都不好了,差點暈了過去,還好劉長青扶住了她,「媽,你沒事吧。」

李秀珍瞬間老淚嘩啦啦的流,「我可憐的柔柔,為什麼會被綁架,柔柔」

劉長青非常的煩躁,忍不住責怪李秀珍,「我當初反對曉柔到大城市去發展,你倒好,不但支持曉柔去大城市發展,還幫助她逃跑,現在出事了吧。」

當初劉長青就非常反對劉曉柔去城市發展,劉家三代都是做麵條生意,劉長青一心想劉曉柔留在他身邊接管劉家麵館在老家找一注好人家嫁了就算了。因為這件事,兩父女吵過一架,誰也不讓步。為了防止劉曉柔逃跑,他還守在了家門口睡覺,沒想到還是給劉曉柔給逃跑了。

罪魁禍首還是劉秀珍。

真是慈奶多敗女。

李秀珍現在是非常的後悔,「我我怎麼知道大城市這麼危險嘛,我可憐的柔柔氨

看到自己的母親哭成這樣子,劉長青也不再忍心責怪她了,沒好氣的說,「好了好了媽,現在哭也沒有用,我們現在趕緊趕過鵲吧,現在去收拾幾件衣服吧。」

李秀珍擦了眼淚,上樓去收拾衣服去。

翌日,劉曉柔的燒總算退了下去,修長的睫毛輕輕一顫,微微睜開了眼睛,陽光有點刺眼,她想要坐起來,碰到了一隻手,偏頭一看,江辰希睡在了她的旁邊。

劉曉柔的眼眶一熱。

c市機場,劉長青和李秀珍下了飛機,唐糖來接他們,「長青叔,奶奶這裡」

看到唐糖揮起來的手,劉長青和李秀珍去到她的身邊,紛紛異口同聲的問,「曉柔呢?人在哪裡?」

唐糖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長青叔,奶奶不好意思,昨天我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你就掛了電話。其實,我想說的是曉柔找到了,現在人在醫院。」

聽到劉曉柔沒事,劉長青和李秀珍也就放心了一下下。

劉長青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呀你呀,是不是要嚇死長青叔埃」

唐糖調皮的吐吐舌,來個轉移話題,「啊長青叔,奶奶你們一路辛苦了吧,走,我帶你們回曉柔家先吧。」

李秀珍此刻特別想自己的孫女,「不不不我們現在去看看柔柔吧。」

劉長青表示同意,「對對對,現在去看曉柔。」

唐糖沒辦法,帶著他們去看劉曉柔。

江辰希醒來后一直就這樣望著劉曉柔,不敢眨眼睛,生怕一眨眼睛劉曉柔就不見了似的。

劉曉柔被他望得有點不自在,卻卻生生的問,「你這樣望著我幹嘛?我臉上有東西嗎?」

江辰希二話不說將劉曉柔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那種失而復得的心情,你們不懂。

劉曉柔被他抱的有點透不過氣,雖然是這樣,但是劉曉柔並沒有說什麼,也伸手緊緊的抱著江辰希。

這種感覺真好!

唐糖和劉長青還有李秀珍三人打了一輛的來到了醫院,機場離醫院的距離並不是很遠,幾分鐘就到。

李秀珍從來就沒有來過大城市,下了車的她對一切都充滿了新鮮與好奇,不由的感嘆了一聲,「城市真漂亮啊1

劉長青也下了車,提醒她說,「媽,你現在不是來欣賞這裡的,你是來看你的孫女的。」

李秀珍這才想起,「哦對哦,快點去找曉柔吧。」

三人又風風火火的往醫院裡面去。

江辰希緊緊的抱著劉曉柔說,「曉柔,你知道嗎?你被綁架了,我感覺我的整個世界都快要瘋了,我以為我就要失去你了,我以為我再也不能看到你了,我以為我會一個人孤獨終老了,還好老天憐憫總算把你送回到我的身邊了,曉柔,我再也經不起你再次離開我了,答應我,別離開我好嗎?」

劉曉柔感動得一塌糊塗,也許這是她長那麼大聽過最感動得告白吧。

江辰希微微推開了她,附身吻住了她的紅唇,齒唇相應,相濡以沫!

唐糖給劉長青和李秀珍指路,「長青叔,奶奶,這個房間就是曉柔的病房了。」

推開病房的門。

「曉」

那一聲曉柔還沒喊出來,唐糖就被兩人親密的舉動給嚇回去了。

心想,完蛋了!

劉長青臉色當即一變,大嗓門一喊,「劉曉柔」

劉曉柔從溫柔的吻回過身來,看到父親劉長青和奶奶李秀珍懵逼極了,「爸」

李秀珍感動極了,「我們家柔柔終於談戀愛了。」

病房內,誰都沒有說話,沉如死寂。

江辰希站出來打破這層死寂,開口想說話,劉長青喝住了他,「你給我閉嘴。」

「伯父」

「沒聽見我叫你閉嘴嗎?」

劉曉柔非常的委屈,「爸」

劉長青連同劉曉柔也一起罵了,「你也別說話,卑鄙無恥,大廳觀眾之下就在這裡親嘴,臉呢臉呢」

劉曉柔望向唐糖,唐糖不敢去看劉曉柔,知道自己闖禍了。

劉曉柔又望向李秀珍,李秀珍又心疼孫女,「那個兒子啊,其實柔柔都這麼大了,可以談戀愛的了」

李秀珍的話還沒說完,劉長青大嗓門喝住了她,「看吧看吧,看你吧,看你把她給貫成什麼樣了?」

「砰」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

「曉柔,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

看到眾人都望著她,關鍵是劉家父親在這裡,安然最後越說越小聲,最後乾笑了聲,「不好意思,好像走錯了病房了。」

安然拉著楚墨琛就想跑。

今天下完通告,聽到劉曉柔住院了,她都來不及休息,就讓楚墨琛送她過來了,讓她意想不到是劉長青也在這裡。

劉長青一向給人看起來很嚴肅的樣子,所以安然和唐糖都特別的害怕劉長青,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安然第一件事就是跑,越快越好!

「站祝」

安然停在了原地,好尷尬的轉過身來,「嗨嘍,長青叔奶奶,你們怎麼來了。」

劉曉柔頭疼的捂臉,這下精彩了。

劉長青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你們肯定不想我在這裡。」

安然尷尬的呵呵一笑,「哪裡哪裡,長青叔要來我都不知道多高興。」

多違背良心的話。

安然望著劉曉柔,你爸怎麼會在這裡?

劉曉柔微微搖頭,我也不知道。

劉長青突然看向站在安然身邊面無表情的楚墨琛,「安然,你不用給長青叔介紹一下你身邊的這一位嗎?」

「氨

安然望向楚墨琛,抹了把汗,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和楚墨琛到底屬於什麼關係。

心好累!

安然咳了一聲,一本正經的咳了一聲,「這位是我老闆。」

「哦老闆。」

劉長青很顯然不相信。

唐糖此刻在祈禱,顏宸朔千萬別在這個時候出現。

偷偷發了一條信息給顏宸朔。

今天千萬別來醫院!

楚墨琛嗯哼了一聲,唯恐天下不亂一把扯過安然擁著她的肩膀,「她是老子的女人。」

眾人,「」

安然想哭的心都有。

劉長青生氣的咆哮,「無恥卑鄙,看著都什麼跟什麼,事業都沒有,就學人家談起戀愛來了。」

楚墨琛能言善辯,「老子養得起她。」

安然,「」

劉曉柔好想現在暈過去,簡直沒眼看了。

偏偏他爸爸最不喜歡像楚墨琛我爸是李剛這一類的公子哥。

劉長青被氣得臉色鐵青,安然趕緊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說,「楚墨琛,你別哪壺水不開提哪壺行嘛1

楚墨琛嗯哼了一聲,「老子樂意。」

安然,「」

楚墨琛這種就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安然表示心好累,早知道就讓林潔陪她過來就算了,偏偏今天發神經找上了楚墨瑁

「砰」房門第三次被打開,顏宸朔進來了。

唐糖,「」

眾人的目光落在了顏宸朔的身上,顏宸朔還一點危險的意識都沒有,一臉笑容的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今天人怎麼那麼齊啊?」

「咳咳」

唐糖乾咳了兩聲,提醒他閉嘴不要亂說話。

然而,顏宸朔並沒有領會唐糖的意思,指著劉長青問,「這位是。」

劉長青非常生氣,「我是你爸。」

顏宸朔一本正經,「我爸在家。」

眾人,「」

劉曉柔支支吾吾的開口,「這位是我爸。」

顏宸朔啊哈哈,「這位是你爸。」

突然反應過來,「什麼,這位是你爸?」

唐糖捂臉,顏宸朔你的反應敢再慢一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