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68章:最毒婦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8章:最毒婦人心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劉鳳玲慌亂的逃到了洗手間,趴在洗手台上不斷的用冷水清醒自己。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稍稍冷靜了下來,緩緩的抬起頭來,望著鏡子中蒼白了臉色的自己,思緒一下子被帶回到了二十年前。

她跟劉長青結婚三年,生下了劉曉柔。

劉長青家庭環境並不好,兩夫妻一起經營一家麵館,那時候麵館的生意並不好,他們也常常因為這個吵架。

終於,她受不住這樣的日子。

直到有有一天,劉鳳玲趁著劉長青出去外面喝酒了,她就把孩子交給了李秀珍帶了,精心打扮了一番,第一次背著劉長青出去偷吃,沒想到就被劉長青抓女干在床。

那天,她就在別的男人身下承嬈。

「嗯哈嗯氨

突然,「砰」的一聲,酒店的房門被人粗暴的踢開了,劉長青氣勢洶洶的出現了在她的眼前。

她驚慌的推開的了桑一把扯過身邊的被子,「長長青,你怎麼會在這裡。」

劉長青暴怒的走向了劉鳳玲,「你肯定不希望我在這裡。」

「滾」

女干夫慌忙穿好衣服,幾乎落荒而逃。

李秀珍抱著劉曉柔跟在了後面,簡直就是沒眼看,抱著劉曉柔出去了。

劉鳳玲穿好了衣服,坐在了床邊一聲不吭。

「鳳玲,你就沒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

劉長青心痛得無法呼吸,這麼大頂綠帽子扣在了自己的頭上,兜里還揣著他剛出去買的磚石戒指,雖然不大,但是卻是他的全部積蓄買的。

因為今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沒想到,他的老婆竟然背著他干這樣的事情。

「我沒什麼好解釋的。」

被抓女干在床,劉鳳玲沒什麼好解釋,只能當自己倒霉。

劉長青深吸了一口氣,「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你可知道今天」

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劉鳳玲點燃了一口煙,站了起來說,「劉長青,我覺得我跟你受苦受夠了,我不再想跟你一起在這破村子里守著你的破麵館了,你看到了嗎?剛才那個人,他可以給我想要的東西,可以讓我過上好的生活,而你呢?什麼都不能給我,就連我們結婚,一個破戒指都沒有,劉長青,你說你對我好,你哪裡對我好了?」

眼前的劉鳳玲陌生的讓劉長青覺得有點恐怖,雖然劉鳳玲今天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但是劉長青還是覺得自己不能沒有她。他趕緊從口袋中掏出自己剛剛買的戒指,遞給了劉鳳玲看說,「不是這樣的,今天是我們的結婚周年,我給你出去買戒指去了,你看」

劉鳳玲壓根不屑於他那小小的戒指,一把將他的戒指掃落在了地板上,戒指發出清脆的聲音。

劉鳳玲從包包中掏出了剛才那個男人給她買的名牌手錶,「劉長青,你覺得我會在乎你那小小的戒指嗎?你知道,這個手錶在市面上買多少錢嗎?一萬二,一萬二夠你買兩年的麵條了。」

劉鳳玲最後懶得跟劉長青廢話了,將手錶裝回包包去,冷漠甚至無情,「劉長青,我不要再跟著你受苦了,我這麼年輕,我可以過得更好,憑什麼跟你一起受苦。」

那時候劉長青比劉鳳玲大九歲,劉鳳玲二十一歲,劉長青三十歲。

劉鳳玲要走,劉長青抱住她的大腿苦苦的哀求她,「鳳玲,求你不要走,孩子才那麼小,我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劉鳳玲無情的踢開了劉長青,頭也不回的走了。

然而這一走就是二十年了。

劉鳳玲望著鏡子中的自己,不由的一怔,也就是說劉曉柔是自己的女兒了?

她改頭換姓,好不容易過上了幸福的生活,怎麼可能讓劉家父女來破壞自己現在生活。

劉鳳玲眼眸閃過一絲陰鷙。

另一邊,江辰希和劉長青的交談尚且還算可以,劉長青對江辰希這個小夥子的印象還算挺不錯。

「伯父」

江辰希還來不及發話,劉長青擦了擦嘴巴一本正經的打住了他的話,「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江辰希弱弱的問了句,「那伯父你的意思呢?」

劉長青慢悠悠的先喝了口茶,方才說,「說實話,我對你這個人的印象吧,還算不錯,但是吧」

江辰希趕緊問道,「但是什麼?」

劉長青站了起來,拉了拉衣服說,「但是吧,做女婿的話還是有待考察。走吧,送我回去陪曉柔。」

劉長青這麼一個女兒,怎麼可能輕易的就答應江辰希和劉曉柔交往呢,肯定要多觀察一段時間。

江辰希應了聲,也不著急。

這總算是好的開頭。

劉長青出了餐廳等江辰希,江辰希在後面買單。

劉鳳玲將自己收拾了一番,倒車出來。

突然,她眼尖看到了在餐廳門前等江辰希的劉長青,握著方向盤的雙手不由的一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撞死劉長青,那這個秘密就能沉入海底。

因為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劉鳳玲一踩油門,車子如劍般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江辰希推開了門出來,見一輛紅色的蘭博基尼向劉長青快速的駕駛去

江辰希倒抽了口氣,「伯父,小心1

江辰希想都沒有想就撲向了劉長青。

劉鳳玲瞪圓的眼睛,親眼看著自己的兒子連命都顧不上去救劉長青,她慌忙急剎車

江辰希抱著劉長青一同滾向了一旁,擦傷了手臂。

劉鳳玲見兒子沒什麼大的問題,立刻開車揚塵而去。

江辰希望著遠去的車子眸光一沉,這車牌號他再熟悉不過了。

劉長青從地板上,慌忙的爬了起來,著急的詢問道,「這個你有沒有什麼事?」

江辰希回過神來,盯了一眼傷口,「沒事。」

為了防止什麼意外,劉長青建議說,「走吧,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吧。」

剛好他們也要去醫院。

江辰希也沒有拒絕,點點頭。

劉長青將江辰希從地板上拉了起來,不自在的說了聲,「那個辰希啊,謝謝你啊1

「沒關係。」

醫院

劉曉柔和李秀珍聽到江辰希差點被車撞,都紛紛趕來了外傷科,爭先恐後的問在一旁的劉長青,「爸/長青,辰希/那孩子怎麼樣了?」

劉長青說,「正在處理著傷口。」

李秀珍問,「怎麼會這樣呢?好好的為什麼會被車給撞了呢?」

「對呀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劉長青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江辰希找我去談了點事,然後我在餐廳的門口等他出來的時候,突然一輛車子就向我開了過來,辰希那孩子看我有危險連命都不要的撲向了我,結果就這樣了。」

經過這件事以後,劉長青果斷覺得江辰希是一個值得女兒託付終生的好男人。

「我就說這孩子人品不錯,現在柔柔跟他交往,你放心了吧?」李秀珍沒好氣的問道。

劉長青點頭。

劉曉柔激動的抱著了劉長青的脖子,「爸」

「刷」

帘布被拉開,江辰希出來了,他的手纏著緊緊的纏著繃帶。

劉曉柔撲到他的懷裡,江辰希有點受寵若驚,因為一隻手受傷了的原因,他只能用一隻手回抱劉曉柔。

「你沒事就好了,我多怕你有什麼事呀1

說到最後劉曉柔都差點要哭了。

電話里父親說得不清不楚的,直到看到江辰希沒什麼事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那顆懸挂的心才松下來。

江辰希寵溺的說了聲,「傻瓜。」

李秀珍望著這對戀人,很是欣慰。

劉長青上前說,「那個辰希啊,你今天是為了救我才會受的傷,你今天的醫藥費應該由我們劉家負責」

劉長青的話還沒有說完,江辰希截住了他的話說,「伯父,你千萬別把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您是曉柔的父親,救你是應該的。再說,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我也會奮不顧身的去救他的。」

開玩笑,這個可是未來岳父啊!

李秀珍聽了江辰希的這席話甚是感動,指著江辰希說,「看吧看吧,誰說大城市就沒有好人的,你看辰希就是一個大好人,如果不是辰希,躺在搶救室的人分分鐘就是你了。」

劉長青喊了聲,「媽」

就不能不揭穿他媽?真是的。

李秀珍不去理他,把劉曉柔和江辰希的手一起拉了過來搭在彼此的手背上,「辰希啊,我就曉柔這一個孫女,我就簡單的希望她能夠快樂幸福就夠了,現在奶奶把我家柔柔交給你,希望你別欺負我們家柔柔,我們家柔柔一個人在這陌生的城市沒有一個依靠,現在你就是她的依靠了,我希望你能給她依靠,疼她愛她寵她。」

李秀珍說到最後都紅了眼眶。

這都還沒嫁呢,李秀珍真的不敢想象劉曉柔出嫁的那一天,她會哭成什麼樣子。

劉曉柔感動的熱了眼眶,「奶奶」

江辰希深深的望著劉曉柔,對李秀珍保證道,「奶奶,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曉柔,免她驚,免她苦,免她四下流離,免她無枝可依,我會疼她愛她包容她,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劉曉柔深深的望著她,江辰希給了她太多太多的感動。

李秀珍連連說,「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