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69章:母子感情破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9章:母子感情破裂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江家

江辰希帶著一身傷回家,江媛媛首先發現了江辰希手上的傷,趕緊上前擔心的詢問道,「辰希,你怎麼了?今天早上見你還好好的,現在怎麼就受傷了呢?」

劉鳳玲聞言有些小心虛,都不敢直視江辰希,更別說關心他手上的傷。

江中泰放下手中的報紙,蹙眉問道,「辰希,你怎麼受傷了?發生什麼事了?」

江辰希走了過去,劉鳳玲始終不敢看江辰希,慌張的往牛奶里加糖。

江媛媛看著劉鳳玲心不在焉的樣子,忍不住提醒她說,「那個媽,你是和牛奶呢還是喝糖呢?」

這糖不要錢,也不能這麼糟蹋吧?何況還是要錢的!

江辰希坐在了江媛媛的身邊,冷哼了聲,「你問我媽,我怎麼受傷的。」

江媛媛和江中泰的紛紛望向了劉鳳玲。

江辰希這麼一說,劉鳳玲心虛的手抖了一下,又故作淡定的把牛奶放在了桌子上,白了他們兩個一眼,來個抵死不承認「看什麼看?他受傷了關我什麼事?」

到這一刻劉鳳玲還不肯承認,江辰希生氣的站了起來,「媽,到現在了你還是不肯承認這事是你做的,還好今天沒有出人命,如果真的鬧出了人命,我看你怎麼辦?」

江媛媛站了起來安撫江辰希說,「有什麼事好好說,別生氣先。」

自從江辰希帶劉曉柔回家后,兩母子的關係日益在變差。

江媛媛表示非常的擔心。

江中泰蹙眉問,「辰希,怎麼回事?」

江辰希轉身坐了下來,沒眼看自己的劉鳳玲,「你自己問媽,今天幹了什麼事吧。」

劉鳳玲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江辰希真的不知道怎麼開口跟江中泰說。

「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辰希那麼生氣。」江媛媛問。

江中泰也問,「對呀,鳳玲你到底做了什麼事?」

劉鳳玲理智氣壯,「我怎麼了我,我今天跟媛媛一起去醫院看望麗斯,然後我就回來啦,我能幹什麼事?別什麼事不好的罪名都往我身上扣好嘛,你還是不是我親兒子了?」

劉鳳玲還反過來咬江辰希一口,典型的那種不見棺材不留眼淚。

江辰希對劉鳳玲算是失望透了,「媽,是你從小教我做人要誠實,是你從小教我要做一個好人,不要去陷害別人,可是你今天都做了些什麼?媽,我對你真的太失望了。」

江辰希在一次一次的給她機會,然而劉鳳玲並不稀罕。

江媛媛和江中泰異口同聲的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嘛。」

隱約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既然劉鳳玲不珍惜機會,那江辰希也覺得沒有必要給劉鳳玲面子了,來一次大義滅親說,「爸,姐,你們不知道媽今天多過分」

江辰希剛開口,劉鳳玲站起來厲喝了聲,「江辰希」

「是你逼我的。」江辰希不理劉鳳玲接著說,「今天我和曉柔的父親吃完早餐準備回醫院的時候」

劉鳳玲驚慌的打住江辰希,「江辰希,你不能說」

江中泰眉心一皺打住了劉鳳玲的話,「劉鳳玲,你閉嘴。辰希,你接著說。」

江辰希點頭接著說,「我和伯父準備回醫院的時候,然後就看見一輛車牌號為c334420的紅色法拉利車子開向了伯父,媽,你敢說不是你的車嗎?」

劉鳳玲如被人抽走了魂魄般坐在沙發上。

江媛媛聽罷,深表失望,「媽,你怎麼能幹出這樣的事情。」

難怪今天下午劉鳳玲回來整個人都像失了魂一樣,原來事出有因的。

江中泰聽罷,勃然大怒,「劉鳳玲,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

劉鳳玲竟無言以為。

江中泰此刻沒有心思去理會劉鳳玲,連忙關心劉長青的情況,「那現在曉柔父親有沒有什麼事?」

「對呀對呀。」

看著一家人都偏向了劉曉柔這一邊,劉鳳玲要多恨劉曉柔就有多恨劉曉柔,如果劉曉柔不出現,她的兒子就不會變得如此的叛逆,他們的母子關係就不會鬧得像現在如此僵硬,劉鳳玲恨不得劉曉柔這一刻就去死。

江辰希說,「人沒有什麼大礙。」

聽江辰希這麼說,江中泰也就放心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改天請曉柔父親出來一起吃飯,就當賠罪,始終是我們江家對不住他們劉家。」

轉而狠狠的瞪了眼劉鳳玲說,「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好事,如果今天不是辰希,我看你今天怎麼死,你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吧。」

江中泰簡直就是沒眼看劉鳳玲,拂袖上樓去了。

千想萬想,都不曾想過枕邊人會如此的喪心病狂。

江媛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的母親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搖搖頭也上樓去了。

偌大的客廳就剩兩母子,江辰希站起來,面無表情的背對著劉鳳玲說,「媽,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江辰希大步流星的向門口走去,這個家他現在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醫院

這是劉曉柔出事以來,王麗瑜第一次來看劉曉柔,該死自尊讓她停留了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去,當自己真的鼓足了勇氣準備進去的時候

「你想幹什麼?」

王麗瑜嚇得慌忙鬆開了握著門柄上的手,轉過身發現江辰希沉著臉站在了她的不遠處。

「我」

王麗瑜想要解釋,江辰希快步流星的走到了她的跟前冷漠的打住了她的話,「你是不是覺得沒有害死曉柔,你現在沉著她睡覺把她給害死,你才會開心?」

王麗瑜慌忙搖搖手解釋,「不是的不是的,辰希,你聽我解釋。」

江辰希壓根就不想聽王麗瑜解釋,望著王麗瑜冷漠無情的警告道,「你不用解釋了,請你以後不要接近劉曉柔,不然」

他驟然眯起雙眸,「不然我一定會對你不客氣的。」

他說罷頭也不回的進了病房。

王麗瑜的心都給江辰希這般冷酷無情的話給打擊的支離破碎,她甚至能清晰的聽到自己心碎了的聲音。

劉曉柔睡了一覺醒來過來,江辰希守在他的身邊,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秀髮,「醒啦?」

劉曉柔揉了揉眼睛,非常可愛的點了點頭,坐了起來,「你怎麼來了?」

江辰希優雅一笑,「怎麼?我來看我女朋友還不可以嗎?」

江辰希都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守在劉曉柔的身邊了,生怕出了點什麼錯。

劉曉柔搖搖頭,不滿的控訴道,「你天天往醫院跑,報社你不用管嗎?何況醫生都說了明天就能出院了,你就別瞎操心了,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嘛。」

江辰希故作傷心,「哎,我的女朋友那麼快就嫌棄我了。」

劉曉柔嬌嗔,「哪有」

江辰希寵溺的再次伸手揉了揉她的長發,「傻丫頭」

劉曉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哦對,我想起了一件事。」

江辰希蹙眉,「什麼事。」

劉曉柔無從開口,「就是就是那個關於我給人綁架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再去追究了。」

畢竟,王麗斯為自己給挨了一刀,也算兩清了。至於王麗瑜,也是被愛蒙蔽了雙眼,劉曉柔看得出,她的本性並不壞,所以她並不打算計較那麼多。

提起劉曉柔被綁架的事,江辰希臉色一沉。

劉曉柔連忙握住江辰希的手說,「辰希,麗瑜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因為太愛你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其實,她的本性不壞的,只是」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劉曉柔的話語戛然而止,心裡在猜測著他是生氣了嗎?

半晌,江辰希才緩緩的開口,「曉柔,你真的太善良了。」

劉曉柔望著江辰希,懇求道,「辰希,這件事就讓它過去了好嗎?」

江辰希點點頭,「好。」

劉曉柔一笑,緊緊的抱住江辰希。

要不是看在王進的份上王麗斯為劉曉柔擋了一刀的份上,江辰希肯定是不會這麼的輕易的放過王麗瑜的。

另一邊,王麗斯的病房內。

王麗斯今天下午才醒過來的,看王麗瑜悶悶不樂的在削蘋果,王麗斯蹙眉問道,「麗瑜,你今晚怎麼了?悶悶不樂的?」

王麗瑜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蘋果,咬唇委屈的問道,「姐姐,我是不是錯的離譜?」

王麗斯也愣了一下,明知故問,「怎麼說呢?」

王麗瑜說,「我今天想去想去看看劉曉柔,結果我碰到了辰希,辰希他現在就當我是瘟神一樣,不讓我靠進劉曉柔,他害怕我會再次陷害劉曉柔。姐,你相信我真的只是單純的想去看看劉曉柔怎麼樣,沒有別的意思。」

她說到最後都差點哭了。

「傻瓜,誰都可能不會相信你,但是姐姐一定相信你。雖然,你平時可能刁蠻任性整天無理取鬧,但是你本性並不壞,你只是一時迷失了反向,被愛蒙蔽了雙眼。」

王麗瑜感動得流淚,「姐」

王麗斯笑了笑,給她擦掉眼淚,「好了好了,別哭了,都醜死了。」

王麗斯真的覺得這一刀沒有白挨,至少稍稍讓王麗瑜有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