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70章:母子感情破裂(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0章:母子感情破裂(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兩姐妹的對話,門外的江辰希和劉曉柔都聽見了,兩人相視了一眼,江辰希說,「走吧。」

劉曉柔點頭。

劉曉柔第二天就出院了,劉長青和李秀珍來一起接她回去,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江辰希也趕來了,「曉柔、伯父、奶奶,我爸說請你們吃飯。」

「為什麼呀?」劉曉柔問道。

劉長青和李秀珍更是莫名其妙。

江辰希並不好意思說出母親干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但江中泰也不是完全是因為劉鳳玲才邀請劉家吃飯。

江辰希說,「我爸還不是看曉柔你出院了嗎?再說,伯父和奶奶來到這城市,我們也要盡地主之誼請伯父和奶奶吃飯的嘛1

劉曉柔來不及說話,劉長青就拒絕了江辰希,「不用了。」

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軟,劉長青可不想以後曉柔和江辰希分手了,覺得欠了劉家什麼。

江辰希知道劉長青心裡想些什麼,他繼續耐心的說服劉長青,「其實,伯父你真的不用覺得有什麼負擔的,只是一餐飯而已,就當兩家人見一下面認識一下也是應該的。」

劉長青依舊無情的拒絕,「真的不用了,你和你父親的心意,我心領了。」

「伯父」

看江辰希那麼真誠的份上,李秀珍都忍不住站出來幫他說話,「那個長青啊,既然這孩子那麼有誠意的邀請咱們吃一餐飯,我們就不要拒絕人家了嘛,一餐飯沒什麼的啊!再說了」

「媽」

李秀珍的話還沒說完,劉長青就喊住了她說,「你難道就不懂拿人手軟吃人嘴軟這個道理嗎?再說了,我們的曉柔還沒嫁到他們江家呢,說句不好聽的話,萬一有一天我們的曉柔和他分手了呢」

這話劉曉柔可不愛聽了,撇撇嘴,「爸」

江辰希一把摟過曉柔的肩膀,向劉長青很認真的承諾道,「伯父,你放心吧,我和曉柔一定不會分手的。」

江辰希望著劉曉柔深情款款,「就算天塌下來,我也會和曉柔一起撐著,不離不棄」

劉曉柔甚是感動。

李秀珍也特別浪漫。

劉長青則一點浪漫細胞都沒有,覺得非常的肉麻,沒好氣的抖了抖肩,順手潑了江辰希一把冷水,「行了行了,現在說這話都太早了,都不知道你們城裡的公子哥說話可不可靠。」

「砰」就這在這時候,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江中泰和江媛媛還有劉鳳玲進來了。

劉鳳玲害怕劉長青認出自己,躲在了最後面,她原本也不想過來的,可是江中泰堅決讓她過來道歉,不然就要跟她離婚,她也是被逼得沒辦法才跟著過來的,只祈求劉長青認不出來自己,畢竟自己稍稍整了一下容。

原本的她長得平平,一雙單眼皮小眼睛,牙齒微微有點突出來,非常的難看。離開劉長青后,她就去了一趟韓國稍稍整了一下容。以前的她叫李鳳玲,現在的她改成隨母親一起姓,姓劉,名鳳玲。

江辰希很驚訝,「姐,爸,你們怎麼也來了?」

江媛媛走過人很自然的親昵的扣住劉曉柔的手臂微笑說,「爸爸猜到你肯定搞不定你的未來岳父,所以親自來幫你解決。」

未來岳父!

嗯,非常的動聽。

雖然聽到江媛媛這麼說,內心是激動與澎湃的,但還是非常淡定的說,「姐,你怎麼說話的。」

看著江中泰一身筆直的西裝,劉鳳玲一臉高貴孤傲不好相處的樣子,李秀珍弱弱的問了一句江辰希,「辰希,這兩位是?」

江辰希這才想起沒有給劉長青和李秀珍介紹自己的父母,抱歉的說了聲,「哦對不起伯父奶奶,這兩位是我爸爸和媽媽。」

江中泰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是辰希父親。」

劉長青看了一眼劉鳳玲

劉鳳玲的心一提,深怕李秀珍和劉長青認出來。

結果,劉長青並沒有認出劉鳳玲來,伸出手來和江中泰握手,「你好,曉柔父親。」

江中泰為人和藹,呵呵一笑,「聽辰希說了,聽說你們從老家過來,辛苦你們了。」

劉長青連忙說,「不辛苦不辛苦。」

江中泰順帶也介紹了劉鳳玲,「這位是我的太太劉鳳玲。」

聽到劉鳳玲這三個字,劉長青久久的愣住了。

「怎麼了?」江中泰問道。

劉曉柔看出劉長青失了神,也問道,「爸,你怎麼了?」

劉鳳玲開始有點小心虛,乾咳了聲,別開了臉。

劉長青回過神來,淡淡的搖搖頭,「沒有沒有,就想起一位故人。」

劉鳳玲這才敢暗自鬆了一口氣。

李秀珍知道劉長青想起了誰,但是眼前的這位漂亮的貴太太,怎麼可能是她二十年前的兒媳婦,就憑那長相都不是了,她印象中的兒媳婦並沒有那麼漂亮,雖然說大家都叫鳳玲,也許只是名字相同罷了。

江中泰哦了聲,在這裡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江中泰也不想浪費時間了,跟劉長青說,「其實,我今天過來是想給您道個歉的,聽我兒子說上次您差點被一輛車給撞了,這個人是我太太,她車技不好,所以希望您別見怪。」

單純的劉長青也就信了,「哦,原來這樣啊!沒關係沒關係」

江中泰偏頭對劉鳳玲說,「鳳玲,你還不過來給曉柔爸爸道歉。」

劉長青連忙揮揮手說,「不用了不用了。」

江中泰很堅決,「要的要的,做錯事就應該要承擔責任。鳳玲,還不快點。」

劉鳳玲確定劉長青和李秀珍都不認識自己,她也變得高傲起來了,非常的不情不願的走了過去,「這個非常的抱歉了,你需要多少錢,可以跟我開口。」

這話一出,江家三人都喊住了她,「媽/鳳玲」

瞧她說的什麼話,你見過人家道歉是這樣的么?

李秀珍聽著心裡不舒服,想要開口去跟劉鳳玲開罵,卻給劉長青給攔住了。

江中泰覺得臉都丟大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劉鳳玲,轉而抱歉的對劉長青說道,「這個曉柔父親啊,真的非常的不好意思,我的妻子她不是這樣的,希望你別放在心上。」

劉長青說,「哪裡哪裡,這事我也沒放在心上,江老爺也不要放心上。」

「叫我中泰就好。」也不勉強劉鳳玲跟人家道歉了,跟劉長青說今天來的目的,「其實,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請你和曉柔吃一頓飯,一來是為了表示歉意,二來是為了讓兩家人好好了解一下雙方家庭,你看怎麼樣?一餐便飯。」

劉長青揮揮手,「不用了不用了,江老爺你太客氣了。」

劉秀珍也說,「對呀對呀,不用了,沒什麼好了解的。」

江辰希有一個這樣的母親,瞬間讓李秀珍對他的印象減分。

江辰希狠狠的瞪了一眼劉鳳玲。

劉鳳玲一點錯認錯的意思都沒有,看得李秀珍都想撲過去揍得她滿地找牙。

讓你張狂。

江中泰也狠狠的瞪了一眼劉鳳玲,接著面帶微笑,「應該的應該的,盡地主之誼,您就別拒絕我了。」

江媛媛也幫忙說話,「對呀對呀,伯父您就千萬別跟我們客氣。」

江辰希也說一句,「就是啊伯父、奶奶。」

劉鳳玲全程不說話,高傲的讓人有一種揍到她滿地找牙。

劉長青最後盛情難卻,答應了江家一家人去吃飯。

如意酒樓

車子緩緩的在如意酒樓的門口停下,眾人下了車,有人負責過來幫忙停車。

李秀珍第一次見如此高大上的酒樓,忍不住嘆息了一聲,「哇,這酒店也太漂亮了,肯定非常貴吧。」

江中泰呵呵笑,「還好還好,來這邊請。」

劉鳳玲跟在後面,看到李秀珍一副鄉下來的樣子,非常的嫌棄,「真是一群土老帽,沒見過大世面。」

這話只有挽著她的江媛媛聽見了,皺了皺眉,「媽」

進入了酒樓大門,就有經理領著眾人進酒樓的包廂,大門一打開,裡面全是李秀珍在鄉下不曾見過的,讓她掙脫了劉曉柔的手,再次忍不住感嘆了一聲,「這酒樓真的太漂亮了,我在我們村裡都沒有見過那麼漂亮的酒樓,我真的太喜歡了。」

江辰希說,「奶奶,你要是喜歡,我讓我爸給你送一家吧。」

劉長青和李秀珍連忙說,「不用不用。」

相比城市裡奢侈的生活,劉長青和李秀珍更喜歡鄉下樸素點的生活,兩人都已經打算了過幾天就回鄉下了。

江中泰慈和一下,招呼眾人坐下,「來,都請坐吧1

眾人都坐了下去。

李秀珍坐在了軟綿綿的椅子上,非常的舒服,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這椅子比起我們鄉下簡直舒服太多了。」

「奶奶」

劉鳳玲忍不住毒舌了句,「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城市能和你鄉下比么?」

李秀珍的笑容頓時沒了,江中泰見況趕緊說,「那個曉柔奶奶,你別聽她的,別和她計較,來來來,我們來點餐吧1

李秀珍看在了江中泰的份上也沒和劉鳳玲計較,拿過服務員的餐牌,冷哼了聲點餐。

江媛媛在她身邊壓低聲音說,「媽,難得兩家人出來吃飯,你能別瞎攪和么?」

劉鳳玲高傲的冷哼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