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75章:被打活該趙明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5章:被打活該趙明軒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趙明誠回去公司后立刻讓助手小林調取了昨天的監控,監控的畫面並不齊全很明顯的給人刻意的給刪除了,他讓小林去調查了安然的背景,很快就有了回復。

小林推門進來了,趙明誠立刻問道,「調查得怎麼樣了?」

小林說,「和趙總你猜想得一樣,這個叫安然的女人,和楚墨琛有親密的關係。」

小林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楚墨琛和安然的親密照片給攤在了桌子上,「這些是我找出來的。」

趙明誠拿起桌面上的照片,一張一張的看,有楚墨琛上次為安然大打出手的場面,也有楚墨琛和安然一起從警察局出來的照片

這樣就講得通,為什麼楚墨琛會無緣無故打他弟弟了。

趙明軒把照片憤怒的甩回了桌子上,他怒的不是楚墨琛將自己的弟弟打成這個樣子,他怒的是自己的弟弟如此的不怕死去招惹楚墨琛,這次斷了一隻腿,也算便宜了他了。

「趙總,您怎麼了?」

趙明軒拿起外討站了起來,「走,回醫院去。」

醫院

趙明誠回到醫院的時候,趙明軒還在跟方玲撒嬌,方玲也好脾氣的喂他吃飯,「來,寶貝。小心燙啊1

「媽,好燙。」

「好好好,媽給你吹吹。」

趙明誠看著一把火,走了過去將方玲手上的湯給一把奪了過來,怒瞪趙明軒。

方玲一臉茫然,「明誠,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你問問你兒子都幹了些什麼事?為什麼會被人打那麼慘,活該被打那麼慘。」趙明誠冷冷的說道。

方玲不悅的皺了皺眉心,「明誠,你弟弟都傷成這樣了,你還這麼說他。」

趙明誠說,「他活該。」

方玲依舊偏心趙明軒,「就算是你弟弟做錯了,你也不能這麼說你弟弟,你們可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親兄弟你懂嗎?」

趙明軒在一旁一本正經重重的點頭,表示我媽說得對。

趙明誠氣結,簡直就是沒眼看自己的媽媽,「媽,你都把他給寵成什麼樣了,你知道他都在外面幹了些什麼好事嗎?」

剛好從外面回來的趙剛給聽見了,他推門進來蹙眉問道,「明誠,你弟又在外面闖了什麼禍了?」

方玲剛想開口說什麼,就給趙剛給喝住了,「方玲,你閉嘴,讓明誠自己說。」

方玲也不好在開口說什麼,望了眼兒子,彷彿在說,兒子你自己看著辦吧,媽媽幫不到你。

趙明誠說,「爸媽,你知道楚墨琛為什麼今天會來醫院嗎?」

趙剛說,「知道啊,看望朋友順道關心下你弟弟,你當時不是也在嗎?」

趙明誠說,「哪有那麼簡單。」

趙剛蹙眉,「不是這樣,那是怎樣?」

趙明軒就把自己調查出來的結果告訴了父母說,「我今天讓小林勸俑>頻甑募囁亍

趙明誠的話剛出,趙明軒驚慌的打住了哥哥的話,「哥哥,不能說不能說,千萬不能說」

趙明誠冷笑,看了他一眼,「怎麼?現在才知道害怕,早幹嘛去了?」

方玲感覺到情況好像有點嚴重的樣子,再加上趙明軒怕成這個樣子,她趕緊問趙明誠,「明誠,你趕緊說,到底你弟在外面都幹了些什麼事。」

「媽,我求你別問了。」

方玲瞪了他一眼,「你閉嘴。」

趙剛都急了,「明誠,你別說一半不說一半啊,你倒是趕緊的告訴我,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事呀1

趙明誠望了眼趙明軒,趙明軒沖他搖搖頭。

趙明軒最後還是選擇了告訴父母這件事情,「我讓小林染頻甑募囁兀酒店的監控並不完整,很明顯是有人刻意毀掉了的。」

趙家父母一聽,簡直怒不可遏,七嘴八舌的問趙明軒,「那你有沒有查到是什麼人做的呀1

趙明誠吐出了一個人的名字,「楚墨瑁」

趙家父母聽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方玲先反應了過來,憤怒到了極點,「什麼?楚墨琛?那他他為什麼那麼好心來看我們家明軒,這是在貓哭耗子假慈悲嗎?」

趙剛則也反應過來了,蹙眉問道,「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別冤枉好人。」

趙明軒覺得這件事都給哥哥給查出來了,他也不再隱瞞些什麼,在一旁瞎激動,「什麼誤會,本來就是他找人乾的。」

方玲聽小兒子這麼說,殺了楚墨琛的心都有了,「什麼?真是他乾的?把你打成這樣,他是喪心病狂嗎?」

方玲心裡越想越不舒服,「不行,我得上去找他要個說法去。」

方玲說走就走,給趙明誠給喊著了,「媽,你能不能先別衝動,聽我把話說完。」

方玲非常的憤怒指責趙明誠,「現在你弟弟被楚墨琛打成這樣,你還替他說話,你到底還是不是他親哥了啊,你說。」

趙明軒在一旁楚楚可憐的附和著方玲,點點頭。

哥,你這樣不道德呀!我可是你親弟呀!

趙明誠說,「那他被打也是他活該,誰讓他沒事去調戲楚墨琛的女人。」

這話一出,兩老同時望向了趙明軒。

趙明軒是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那種人,連忙擺擺手手,「爸媽,請你要相信我,我絕對沒有去調戲那個女人,是那個女人發騷先來調戲我的,你們都知道娛樂圈哪一個不是靠潛規則給上去的,那個女人自然也不例外啊1

趙明軒這慌說得是臉不紅心不跳,把責任都推得乾乾淨淨的。

方玲聽了表示同意趙明軒的話,「我也覺得你弟弟說得對,現在娛樂圈的女人為了上位哪個不是不擇手段的,我看那個女人都不是什麼好人,我覺得應該就是那個女人勾引得我們明軒的吧!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媽」

趙明軒對於方玲這種過分的溺愛,表示非常的無助與無奈,這樣不但幫助不到趙明軒的成長,反而會害了趙明軒。

趙剛也覺得趙明軒說得有點點道理,也蹙眉開口說,「對呀,明軒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誤會?你們可以問小林,監控顯示明軒把那個女帶上房間的時候,那個女還處於昏迷的狀態。你覺得一個楚墨琛不夠她攀嗎?非要來攀你嗎?說不定人家根本就不屑於你。」趙明軒說。

站在一旁的小林也說,「老爺,夫人,大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我也問了酒店當天值班的前台,也確實說了二少當時帶了一個昏迷了的少女過來開房,而這個女人也確實是楚墨琛的女人華誼旗下的藝人安然。」

趙剛聽了憤怒極了,恨鐵不成鋼,「趙明軒,我說了多少次招惹誰都好,千萬不要去給我招惹楚家的人。上次的教訓還不夠嗎?」

上次出席楚楚的十八歲成年禮,趙明軒也貪圖楚楚的美色,對楚楚起了壞心思,結果當眾給楚墨琛暴打了一頓。當時要不是他在場,楚墨琛肯定會把他給活活的打死。

說起上次的事情,方玲也不幫自己的兒子了,「明軒,這次我也不幫你了,我和你爹說你多少次了,讓你遠離楚墨琛遠離楚墨琛,你倒好,不遠離他也就算了,你還敢對他的女人起色心,你簡直就是廁所里點燈——找死。」

說罷手指重重的往趙明軒的腦門一推。

趙明軒委屈極了,「媽,真不關我的事,真的是那個女人先勾引我的。」

方玲瞪了他一眼,「你還說,就算是那個女人勾引你,你也不能給我亂來啊,你就不懂稍稍克制嗎?」

趙明軒能言善辯,弱弱的說了一句,「佳人送上門,哪有往外推得呀。」

方玲氣結,「你」

趙剛都懶得理趙明軒了,偏頭問趙明誠,「這件事你怎麼看?打算怎麼處理?」

趙剛基本把公司的大事小事都交給了趙明誠處理,他非常的信任趙明誠,他相信這件事趙明誠也能處理的很好。

趙明誠抿唇說,「這件事終歸到底還是我們明軒不對」

這話一出,趙明軒就不愛聽了,反駁哥哥,「哥,我覺得你這麼說話就是你不對了,什麼叫這件事終歸是我不對,現在是我給他打斷了一隻腿誒,我還沒告他,他該偷笑了吧?」

趙明誠涼涼的來了一句,「人家把你一隻腿給打斷了,你該偷笑了。還想著去告別人,你家有別人家的勢力大嗎?到時候你的律師費還不是一樣到了別人的口袋嗎?智障」

趙明軒,「」

這還是他的親人么?為什麼都覺得他不對。

趙明誠接著說,「這是終歸還是我們趙家不對,楚墨琛沒有封殺我們趙氏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也沒有取消我們之間的幾個合作,我看明天還是什麼時候親自拜訪一下人家,親自向他給道個歉賠個禮什麼的。」

趙剛點頭,「好,這樣也好。」

趙剛說罷,轉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趙明軒,恨鐵不成的罵了一句,「你看看你,每次出了事總要你哥給你擦屁股,你什麼時候能學學你哥哥。」

趙明軒果斷向方玲撒嬌,「媽」

方玲第一次對他狠心,站起來不理他,「媽什麼媽,這次確實是你不對。該」

趙明軒一顆心都碎了,連他媽都不幫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