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77章:化妝間藏屍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7章:化妝間藏屍案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林炎搬來一張凳子,楚墨琛坐了下去,見所有人都傻愣了在那裡不由蹙眉說道,「都愣在這裡幹嘛?該幹嘛幹嘛去啊1

眾人回過神來,都紛紛各忙各去。

方勇說,「那個……那個安然,該你上場了。」

安然指著自己,「礙…我……我啊1

楚墨琛在場表示壓力山大。

林潔恨鐵不成鋼,「我什麼我,就是你了,給我好好表現。」

說罷還沒等安然緩過氣來,就把她給推上台了。

耀眼的燈光略有點刺眼,台下無數雙眼睛在盯著她。

台下的方詩詩直接被氣的甩門而去。

「大家好,我叫安然。」

……

一輪面試后結束,參與面試的所有人都在化妝間等待著結果。

安然至今的心臟還在砰砰的跳,偏頭對林潔說,「林潔姐,你都不知道我剛才多緊張,嚇死我了嚇死我。」

安然說罷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

林潔輕笑,「努力了就好,你剛才的表現就非常的棒了,雖然剛開始有點緊張,但是到後面還是颱風自如,別瞎擔心,等下就有結果了。」

安然重重的點頭,至少自己努力了,接下來就等結果了。

「詩詩姐。」

眾人喊了一聲,就紛紛躲開了方詩詩。

方詩詩算是華宜的惡霸,人人避之。

林潔淡淡的望了她一眼,也沒有理她,和安然在說話。

方詩詩走了過來,「啪」的一聲,一手拍安然的面前。

林潔的臉瞬間沉了下去。

安然一臉無辜,「請問有什麼事嗎?」

方詩詩不屑的問道,「你就是安然?」

安然接著一臉無辜,點點頭,「對呀,請問有什麼事嗎?」

方詩詩開始對安然冷諷熱嘲,「安然,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今天以什麼身份在跟我爭今天的主持人,臉呢?」還不屑的瞄了她一眼接著諷刺道,「要身材沒身材,要樣子沒有樣子。」

安然默默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36c的傲人事業線,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並沒有對自己的身材有過多的不滿意,怎麼看都覺得自己是一名美人胚子。

楚墨琛和方勇討論出來了,正好看到了方詩詩找安然干架,方勇本想上前打住方詩詩,卻被楚墨琛給拉住了,饒有興趣的想要看安然和別人干架。

方詩詩冷笑,格外得意,「怎麼?被我說中了沒話說了?」

林潔看不過去,微怒,「方詩詩,你不要太過分了。」

方詩詩好像聽了什麼笑話一樣,「我過分?難道我說錯了嗎?安然長得比我漂亮嗎?」

「你……」

林潔還來不及發話,安然就拉住了她,微微一笑,「方小姐,你哪來的自信?要不咱們現在脫下來比比看誰比較有料一點?」

眾人,「……」

楚墨琛的臉當即黑了。

林炎則覺得安然6爆了,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安然的嘴裡說出來的。

方詩詩羞怒,「安然,你……」

「怎麼?羞腦成怒了?有本事你打我呀?來呀,往這邊臉打,千萬別跟我客氣。」

安然說罷還囂張的把自己白花花的臉蛋蹭了過去,氣得方詩詩揚起巴掌就要往臉上去。

林潔倒抽了一口氣。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一刻…

「住手。」

陰冷的聲音從兩人耳邊響起,方詩詩的手就停在了距離安然的臉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惱火的望了過去。

看到楚墨琛沉著一張臉站在門口,方詩詩嚇得忙抽回了手,不敢直視楚墨瑁

楚墨琛快步流星的走了過來,化妝間的氣氛瞬間變成一份死寂,誰都不敢說話。

安然望著他,心情很是複雜。

楚墨琛冷厲的眼眸橫掃全場,最後落在了方詩詩的身上,「方詩詩,是誰給你的勇氣,動手打她?」

楚墨琛的話更讓方勇做實了兩個人關係不簡單的想法,不然的話為什麼會如此的幫她呢?還好他沒有來得及得罪安然。

方詩詩嚇得跟孫子一樣,不敢出聲。

田苗只能站出來給她擦屁股,戰戰兢兢的開口,「那個……楚總,詩詩她也是……」

田苗的話還沒有說完,楚墨琛沉聲的開口,「我問的是方詩詩,不是你。」

田苗不再敢說什麼。

化妝間又是一片死寂,看著方詩詩也嚇得夠嗆的,安然大發慈悲的拉了拉楚墨琛的袖子淡淡的說,「那個楚墨琛,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1

「算了?」

安然好說話,楚墨琛可不是那麼好說話。

安然蹙眉,「那你還想她怎麼樣嘛?」

楚墨琛一臉高冷,「跟你道歉。」

安然,「……」

方詩詩聽了很不樂意,「憑什麼?我又沒有打她,何況……」

田苗立刻拉住了她,背對著眾人咬牙切齒地聲反問,「方詩詩,你現在要是還敢頂嘴的話,你就準備給楚總冷藏吧,你自己選擇吧1

安然本來想幫她說話的,瞧她張狂的樣子,安然決定不再幫她說話了,坐等她道歉。

林潔也是一臉看熱鬧不嫌事大。

眾人都望著方詩詩,方詩詩瞪了安然一眼,安然一臉得瑟。

「對不起。」

非常的沒有誠意,眼睛也沒有看著安然。

安然一臉欠揍,「我不接受。」

「你……」

田苗拉住了盛怒的方詩詩,低聲說,「態度誠懇一點。」

方詩詩瞪了一眼田苗,憤怒的甩開了她的手,再次面向安然那張笑的格外無辜的臉。

瞧她得瑟的樣子,方詩詩心裡都氣的有一種暴打她的衝動了。

楚墨琛一臉冷艷的現在那裡,任由安然任性,只要她高興,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方詩詩微微握拳,深吸一口氣,露出八顆牙齒,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對不起,您大人不記小人。」

心裡冷艷的想,安然,你就得瑟吧!我就坐等你摔下來,要多痛就有多痛。

安然本來想在為難一下讓她長長記性,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她是一個辣么可愛善良的寶寶。

安然欣然接受,笑的格外欠揍,「好吧,我原諒你了。」

看著安然笑得格外欠揍的臉,沒忍住想要去和她干一架,給田苗拉住了,對楚墨琛說道,「不好意思楚總,是我沒有帶好詩詩,保證不會讓詩詩在犯同樣的錯誤了……」

「礙…」

田苗的話還沒有說完,隔壁化妝間就傳來了一陣尖叫聲。

「發生什麼事?」

眾人趕緊跑了過去,去到隔壁的化妝間,尖叫的那名女子坐在了更衣間門口的不遠處,地板上躺著一具女屍,而這具屍體就是失蹤了一段時間的杜琉璃,屍體已經開始腐爛發出陣陣的惡臭。

安然看著也覺得恐怖,楚墨琛將她護在了懷裡。

很快警方就過來處理現場,給各個在場的相關人員錄口供。

「你是怎麼發現這具屍體的?」

「我們在隔壁聽到這邊有聲音過來一看就發現了這場面了。」

「你們最後一次見死者是什麼時候?」

「不記得了,哦好像是他鬧緋聞的那一天,他上辦公室找過副總李明。」

「好的,謝謝。」

處理好了屍體,馬露露走了過來,「小楊,怎麼樣?」

小楊如實報告,「manda,死者最後一次找過一個叫李明的人,李明是華宜的副總裁。」

「那還等什麼?現在去把人請過去喝茶啊1

「yes,manda1

屍體被警察領走。

警察一走,安然心有餘悸,對林潔說,「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杜琉璃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死掉了?」

林潔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只能說生命怎麼太脆弱了。

化妝間藏屍的事情一旦傳出去了,對華宜的名聲肯定會有影響,楚墨琛馬上吩咐林炎下去,「林炎,你處理一下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傳出去讓任何的媒體報道,如果哪個不怕死的敢報道出去,你就讓他成為歷史,懂?」

這話也算是在警告在場目睹了這一幕的所有人。

「是……」

晚上,安然就被噩夢給驚醒了,醒來后奇的發現了身邊的位置多了一個人,略微有點驚訝,「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墨琛雙手枕在了自己的頭像,漂亮的眼眸在黑暗中越發的發亮,漫不經心的反問,「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安然一時無言以對,氣氛有點尷尬。

楚墨琛伸出一手,「睡下來。」

安然想了想,也不矯情,乖乖的睡了下來,枕著他的手靠在他的懷裡,聽著他有力的心情,是那樣的安逸。

突然,楚墨琛一個翻身將安然壓在了懷裡,安然被嚇了一跳之餘,微微推了推楚墨琛窘迫的問道,「你……你想幹嘛?」

楚墨琛沒有回答她的話,附身吻住了她的唇。

經過上午的那件事,楚墨琛算是想通了一件事,生命太過於短暫,你也許永遠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那個會先到來,他不想一輩子在仇恨中度過,他愛安然,他騙不了自己。

安然愣了一下,也沒有矯情得推開楚墨琛,攀著他的脖子,回應他的熱情,齒唇相迎,相濡以沫。

窗外皎月的月光透過窗外灑了進來,整個室瞬間充滿了愛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