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79章:破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79章:破案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林炎一走,安然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腿上,攀著他的脖子輕聲問道,「是不是生氣了?」

楚墨琛搖搖頭,說生氣嘛?談不上,只是

算了,楚墨琛拍了拍她的臀,「起來吧,吃飯,少爺我肚子餓了。」

安然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有點小不好意思,「好,我也餓了。」

楚墨琛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小破丫頭。」

安然深深的望著楚墨琛,那一刻,安然真的很想問楚墨琛,楚墨琛和安然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是她很怕這種關係會發生變化,反正她也已經習慣了,所以安然她一直在逃避,反正她覺得這樣就挺好的。

楚墨琛看安然望著自己入了神,不由挑眉問,「看著我幹嘛?」

安然一笑,「沒有。」

從楚墨琛的腿上跳了下來,歡快的走在前面,望著安然歡快的背影,一整天的陰霾心情一吹而散,寵溺的問道,「今天吃什麼?」

「有你喜歡的土豆絲還有可樂雞翅。」

警察局

李明被帶到警察局去問話,李明坐在口供室坐了一個早上,就是問不出什麼話,拽得不得了,敲了敲桌子,「我的律師怎麼還沒有來?」

錄口供的同志小楊火都來了,一個早上問不出什麼話,「你是不是在耍花樣?」

李明好不拽,「我的律師還沒來,我有權利啥話都不說,你咬我呀。」

小楊差點忍不住要去揍他,結果被一旁一同錄口供的女同事給拉住了,沖他搖搖頭。

林琳去了一趟檢屍室,剛好檢屍的同事出來了,林琳喊住了他,「阿風,屍體報告出來了嗎?」

檢屍同志李風說,「結果出來了,死者頭部受到強烈的撞擊,而且在死者的唇角,我們發現了佔有一點點毛纖維帶有另外一個人的血跡,也就是說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兇手,經過化驗結果,纖維上的血跡和李明的dma是一致的。」

林琳挑眉,「你的意思就是說,李明就是殺害死者的兇手?」

李風點頭,「百分之九十九確定。」

「好,謝謝你。」

李風開口想說什麼,但是林琳已經開始拿起電話一邊走一邊忙碌去了。

口供室

「我再問你一次,死者杜琉璃是不是你殺的?」

李明一臉從容,「我說了很多次杜琉璃的死不關我的事,你們還要我說多少次。」

「你們華誼很多同事都說了你和杜琉璃最後一次見面,而且還看見你和杜琉璃發生了爭執,你還說敢說沒有嗎?還有你和杜琉璃是什麼關係?」

面對警察同志的逼問,李明還是面不改色從容不驚,「我已經說了,我和杜琉璃只是上屬跟下屬的關係,我和杜琉璃壓根都不熟,為何和她會發生爭執呢?」

林琳推門而進,「你撒謊。」

兩屬下齊齊的站了起來,「林警官。」

「我說謊?」李明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轉而優雅的整理自己的著裝,一臉無所謂,「既然你們說我殺了杜琉璃,那你們拿出證據指證我殺了杜琉璃啊,如果沒有證據的話,請你們現在馬上立刻就放了我,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信不信我跟你上頭投訴你們?」

瞧他囂張的。

小楊實在沒有忍住,「你拽什麼拽,這裡最低消費四十八小時,你慢慢等吧,我們有的是時間陪你耗。」

林琳皺眉,「小楊。」

小楊乖乖閉嘴,站在一旁。

林琳盯著李明說,「我們在死者的的唇角發現了毛纖維」

林琳的話剛出,李明略微有點不淡定了,開始說話有點舌頭打結,「關關關我什麼事?」

林琳一臉無辜,似笑非笑,「我沒有說關你的事呀,你在緊張什麼?」

李明感覺被人耍猴子一樣,一拍桌而起,「你他媽耍我?」

「坐下坐下。」

李明憤怒的坐了下去。

林琳說,「我們已經查出來了,我勸你還是實話實說吧1

李明屬於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那一種,直到這一刻還在說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杜琉璃的死不關我的事。」

李明的話剛落,「砰」的一聲,口供室的門被推開了,馬露露的進來了,「林警官,我們去了一趟李明的家,我們在他家搜出了和杜琉璃身上發現的羊毛纖維一樣的毛衣,我們懷疑李明就是殺害杜琉璃的兇手。」

李明憤怒的一躍而起,「你們這是私闖民宅,我告訴你們,我要告你們。」

馬露露掏出搜查令,「那你要你有機會告我們,這是我們的搜查令。」

李明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一天,整個人如同被人抽走了力氣一樣坐在了凳子上。

林琳問,「李明,你還有什麼話要說了嗎?」

被人逮到,李明自認倒霉,對殺害杜琉璃的一事供認不韙,「是,杜琉璃是我殺的,但是我真的不是真心要殺她的。」

「為什麼要殺杜琉璃?」

李明回憶著那天的事情說,「杜琉璃出了醜聞之後就拿著著我和她上床的視頻威脅我,說我如果不幫她東山再起,她就把她和我上床的視頻給發出起,你們都知道我是個有妻室的人,這件事情肯定不能給我老婆知道,於是我就和杜琉璃在化妝間發生了點小爭執。」

「於是你就殺了她是嗎?」

李明趕緊搖搖頭,「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是她不小心失足撞到了桌角。」

回憶分割線————

杜琉璃失足後腦勺撞到了桌角,整個人躺在地板上,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救救我。」

李明站在杜琉璃的不遠處,非常的害怕,看著奄奄一息的杜杜琉璃,突然起了壞心思。

俗話說得好,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鬼使神差,李明走到了杜琉璃的身邊,蹲了下來,心一狠,兩手捂住了杜琉璃的口鼻,活活的將杜琉璃給置於死地了。

杜琉璃掙扎了一下就一動不動了。

回憶分割線————

眾人一聽,非常的憤怒,特別是一向衝動的小楊,「李明,我說你還是不是男人啊,就這麼活活的把那個人給置於死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小英也附和,「是呀是呀。」

李明惡狠狠的說,「誰讓她這麼賤,敢用裸視頻威脅我,她死她活該。」

「這也不是你要將她置於死地的理由,你簡直不是人。」

林琳皺了皺眉,「小楊,小英。」

兩人也不再說話,乖乖的站在那裡。

林琳轉頭對馬露露說,「露露,把李明扣起來,聽候審判。」

「是。」

李明被押走,殺害杜琉璃一案,算是警察局上破天荒的破案最快的一次了,二十四小時內就把案結了,眾人表示歡呼雀躍。

眾人興緻勃勃,「林警官,這案那麼快破了,你是不是該表示表示呀?」

林琳還沒開始說話呢,林琳的男朋友也就是檢屍部的李風進來了。兩人正在交往,警察局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聽說兩人好事也將近了。

眾人非常識趣的說了句,「那個,林警官我們就不打擾你了,我們就先出去了。」

「你們不是說要表示表示嗎?」

眾人異口同聲的說,「改天改天。」

說完紛紛都出去了,關上了門。

林琳沒好氣的轉過身來,發現了李風,怪不得這群傢伙個個都古靈精怪的。

林琳蹙眉,「你怎麼來了?」

李風走了過來,「我來看看你,你這段時間都很忙,晚上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林琳想了想,淡淡的拒絕了李風,「不了,晚上還有點事情,改天吧!還有什麼事嗎?沒有的話我先去忙了。」

自從林琳代替了劉紹明的職位后開始變得很忙碌,也沒有多少時間去跟李風過二人世界,漸漸的李風發現兩人的感情開始出現了問題,他真的擔心有一天會真的像他想的那樣,他不想要那麼樣的結果,所以他今天主動過來月林琳了,但是沒想到林琳還是用那一句我很忙就推搪過去了,李風心裡滿滿的失望。

「你還有什麼事嗎?」

李風搖搖頭,薄唇輕齒,最後愣是搖搖頭,表示沒有什麼事。

林琳頭也不回開門出去了,李風心裡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

一個人主動久了真的會累,但是他很愛林琳,他捨不得放手,垂死掙扎。

華誼影視

很快警察局就帶來了消息,說是真相找到了,就是華誼影視副總李明。

楚傾凱聽了非常的不敢相信,對楚墨琛說,「真的沒有想到李明就是殺害杜琉璃的兇手。」

楚墨琛淡淡的說了一句,「知人口面不知心。」

楚傾凱點點頭,「也是,那下午的新聞發布會還要繼續嗎?」

楚墨琛說,「當然啊,這是在我們華誼發生的,我們華誼肯定要站出來給個說法啊,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找個人頂替李明的職務。」

楚傾凱點頭,「這個,你可以不用擔心。我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了,你就安心準備好下午的記者招待會就行了。」

楚墨琛點頭,「好,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楚傾凱應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