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80章:被挾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0章:被挾持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在楚墨琛的辦公室美美噠睡了個午覺,醒來過後沒發現楚墨琛,皺了皺眉心,倏然才想起楚墨琛下午有個記者招待會,她趕緊打開了辦公室的大屏幕電視。

很快,楚墨琛就出現了在她的視線內,他正在很認真很耐心的給記者解釋花妝間藏屍案,和李明謀害了杜琉璃的一事。

面對各個雜誌社的提問和質疑,楚墨琛表現得寵辱不驚,顯得那麼的出眾。

記者招待會現場

「楚總,對於華誼副總李明殺害旗下藝人的事情,你有什麼樣的看法?你會怎麼處理他呢?聽說李副總是你們楚家的直屬親戚,能否發表一下意見呢?」

楚墨琛寵辱不驚,格外淡定,「對於李副總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行為,我們華誼深表痛心,就算他是我表舅我也不會對他心慈手軟,該怎麼樣處理就怎麼處理,我們已經將李明交由警察處理,李明也承認是他將杜琉璃殺害然後埋屍於化妝間,我希望這件事能夠到此結束,我不希望以後在任何場面在聽到這件事情,關於死者家屬,我們也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將他們安撫好,把這件事情處理好1

楚墨琛說罷,台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安然也在關注著,差點眼淚奪眶而出。

楚慶懷也在家裡留著華誼的情況,這件事幾乎轟動了整個c市,對於表弟李明做出這樣的事情也深表痛心。

李明的老婆付春丹跪在了楚慶懷的跟前,苦苦的哀求著他,「表哥,念在李明是你的表弟份上,您一定要救他呀,難道你忍心看著我們母女傷心難過嗎?表哥,我求你了……」

旁邊的小女孩哭的厲害,楚慶懷心都碎了,攙扶著他們兩母女起來說,「趕緊起來,別這樣別這樣,嚇到孩子了。」

付春丹說什麼也不起來,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我不起來,表哥,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就跪在這裡不起來了,表哥,你就可憐可憐我們母女吧!表哥……」

「來,朵朵給表舅舅磕頭。」

說罷死命的按按那個叫朵朵的女孩子,很明顯把朵朵給嚇到了,哭的更加的凶了。

楚慶懷最後還是敗給了付春丹,哎了一聲說,「起來吧起來吧,我儘力跟阿琛說說吧,看阿琛還有什麼辦法,讓警察局的人通通融。」

付春丹聽了,馬上扶著女兒朵朵,連忙把眼淚給擦了,「多謝表哥多謝表哥。」

楚慶懷拂袖說,「你帶朵朵先回去吧,我會跟阿琛說的。」

付春丹點頭,帶著女兒回去了。

老管家進來,擔心問道,「老爺,少爺說了讓你別干涉這事情,你還答應她?您就不怕少爺生氣嗎?」

楚慶懷嘆息了聲,也非常的無奈,「不然能怎麼樣呢?見死不救嗎?朵朵還那麼小,忍心嗎?」

說得好像也有道理,老管家也忍不住嘆息一聲。

楚慶懷說,「走吧走吧,找阿琛去。」

老管家應了聲。

……

楚墨琛開完了發布會,各大商場超市大屏幕立刻就跳動到了一則緊急的新聞:

以下有則緊急新聞,犯罪嫌疑人李明在送往高級法院的途中挾持民警畏罪潛逃,下落不明,請各大市民看到犯罪嫌疑人請跟警察同志聯繫,另外犯罪嫌疑人身上持有槍械,請各大市民多家注意。

警察局林琳接到消息,匆匆趕了過來,表示非常的生氣,「你們是怎麼看人的?警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現在告訴我,人給逃跑了還給犯罪嫌疑人給挾持,簡直就是丟進了警隊的臉,你們讓我怎麼給上頭一個交代?」

眾人不敢吭聲,馬苗苗說,「林警官,這次是我們的失誤,李明太狡猾了,我們才有機會讓他給逃了,真的……」

馬苗苗還沒說完,林琳就打住了她的話,「算了算了,我不想再聽你們任何解釋,現在馬上立刻,把我去把人給找回來,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

「是,警官。」

安然躺在沙發上刷新聞,看到大大的通緝犯罪嫌疑人李明不由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認真的刷著新聞,心裡悄悄有點忐忑不安,記者招待會發布出去了,李明會不會懷恨在心,對楚墨琛不利?因為狗血的八點檔都是這麼做的。

於此同時楚墨琛給安然打電話,讓安然乖乖的留在辦公室別走,他現在馬上趕回來。因為他已經收到了李明的威脅電話,李明說他會讓他看著他最愛的人死在面前。

現在對他而言,無疑安然就是他的命他的呼吸他的全部。

安然乖乖的應了聲好就掛了電話。

安然剛掛完電話,「砰…」的一聲,大門被推開了,安然一臉微笑的回過頭,原以為是楚墨琛回來了,沒想到是被人通緝著的李明,安然的笑容瞬間變得有點僵硬。

「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明現在看起來非常的狼狽,那惡狠狠的眼神恨不得將安然廝殺,安然表示非常的害怕,心裡對自己說千萬不能慌張,心裡深吸了口氣,雙手悄悄的放在了背後,準備撥動手機去報警,就算安然再怎麼小心翼翼還是被李明給發現了。

李明快步流星的走了過去,一個巴掌惡狠狠的抽向了安然,「死八婆,敢報警,找死。」

安然被李明一個耳光抽得分不清方向,她的手機也掉到了不遠處,那時候剛好撥打了楚墨琛的電話。

在回來的路上的楚墨琛餵了好幾聲都沒有得到安然的回應,他心裡暗道不好。

加快了速度往公司去。

剛到樓下就碰到了楚慶懷,楚慶懷一臉著急,「阿琛,你看新聞了嗎?你表舅他逃跑出來了。」

楚慶懷的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尖叫聲,李明挾持安然下了樓。

「阿明,你也是在幹什麼?放了她。」

楚慶懷想上前去,卻被李明揮刀給嚇住了,「你別過來,你要過來我就殺了她。」

楚墨琛拉住了爺爺,沖他搖搖頭,李明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了,根本就不認人。

李明沖著楚墨琛喊道,「走開都給我走開,不然我就殺了她,還有你把車鑰匙給我,快點快點……」

李明的刀架在安然的脖子上,都劃出了血跡了,安然非常的難受的五官都皺在了一起了。

林潔和楚傾凱等人紛紛的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也給嚇到了,「李明,放了安然,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不要一錯再錯了,到時候我們會讓林警官給你求情,現在放了她還來得及。。」

李明開始變得瘋瘋癲癲,「回頭?你們告訴我怎麼回頭?你們都恨不得將我置於死地了,告訴我怎麼回頭?你們一群見死不救的人,我的前途我的事業都讓你們給毀了,你們現在是在可憐我嗎?我不需要。」

「走開,我讓你們統統都給我走開。」

看著安然那麼難受,楚墨琛趕緊沖著眾人吼道,「都給我讓開,聽到沒有,讓開。」

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們也匆匆趕來了,紛紛武裝下了車,楚墨琛怕刺激到李明,趕緊對警察們說,「你們都別動。」

看著警察們拿著槍指著自己,李明沖著他們吼道,「給我把槍放了,不然我就殺了她。」

說罷手中的刀子一用力,安然脖子上的痕又深了。

安家父母看到新聞也匆匆趕了過來,杜麗娟當場軟到在地板上,眼淚嘩的一聲就下來了,「然然,我可憐的安然,求求你放了我們家安然,我給你跪下磕頭了。」

杜麗娟掙扎著要過去救安然,安震拉著她,不讓她過去,怕刺激到犯罪嫌疑人,「麗娟,沒事的,我們然然心地那麼善良,肯定會沒事的。」

楚傾凱也上前去安慰安家父母,「安然媽媽,安然是個好孩子,她肯定沒沒事的,您別太難過。」

杜麗娟太過於擔心安然,口不擇言怨恨楚家,「你們楚家沒有一個好人的,我們安然認識楚墨琛以後就沒有一天不出意外的。」

安震皺了皺眉心,「麗娟,別亂說。」

「難道我說錯了嗎?你自己說說看,我們安然認識了楚墨琛以後進了多少次醫院,這是第二次被挾持了,第二次你懂嗎?」

安震抱歉的對楚傾凱說道,「不好意思,她是太擔心安然才會口不擇言,希望你別放心上。」

楚傾凱說,「沒關係,我很能理解一個媽媽的心情。」

她能理解杜麗娟現在的心情,她也沒有怪他。

安然好像聽到了父母的聲音,微微睜開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微微一笑,心想能夠在死之前看一眼自己的父母,死而無憾了。

「如果不想她死的話,趕緊的把槍給我放下,聽到了沒有,把槍給我放下。」

李明跟發了瘋似的,在這樣和他僵持下去,安然很有可能連性命都不保。考慮到人質的安全,最後眾警察無奈,只能把槍放下,眼睜睜的看著犯罪嫌疑人李明將安然給挾持上了車,開著楚墨琛的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