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83章:感情危機的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3章:感情危機的出現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再次把槍指對準了自己的腦門扣緊了機板,就在這千軍一發的時刻,林琳帶著的隊員和支援的飛虎隊來了,全部身上都帶著槍械指向了李明,「別動,警察。」

警察一來果然觸怒了李明,「好你個楚墨琛,你竟然敢報警,看來你並不太愛你的女人,既然這樣,那我就一槍殺了她。」

李明說罷就要開槍,林炎及時帶著李明的妻子和女兒來了,「李明,你住手,難道你要在你女兒的面前殺人嗎?難道你要你女兒一輩子活在你的陰影里嗎?」

朵朵哭的厲害,一直喊著,「爸爸爸爸……」

朵朵一直都是李明的軟肋,看到朵朵哭的那麼的厲害,心都碎了一地,「朵朵不哭,爸爸愛你。」

林炎走到楚墨琛的身邊問道,「少爺,你沒事吧?」

楚墨琛淡淡的搖頭,「沒事,為什麼朵朵會在這裡?」

林炎解釋說,「付春丹看到新聞就來辦公室找你,然後老爺就把李明挾持了安小姐的事情告訴了她,她就帶著朵朵過來了,希望能夠感動李明。」

至少狗血的八點檔是這麼做的,往往都是百試百靈。

楚墨琛淡淡的點頭,「嗯,這次你應記一功。」

謝謝老闆!老闆可愛帥氣又迷人。

付春丹哭倒在地板上,不能自拔,「老公,你別一錯再錯了,你自首好嗎?我和朵朵都會等你出來的,而你在朵朵的心裡依舊會是一個好的爸爸。我求求你,別一錯再錯了。不管你以前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我一樣會原諒你的。」

李明微微有點動容,「老婆……」

見李明稍稍有點動容,付春丹趕緊胡亂的擦了擦眼淚,從地板上爬了起來試著接觸李明,「老公,你乖!我們把槍給放下好不好?來聽話……」

突然,李明一個發瘋對著付春丹的腳邊連射了兩槍,還好林琳身手好,撲了過去,她才避過了李明的兩槍,當時的付春丹嚇得有點傻眼了。

「你沒事吧?」

付春丹傻愣愣的搖搖頭。

朵朵受到了驚嚇哭的更加的厲害,林琳命令下屬帶孩子下去休息,這麼血腥的場面不適宜孩子逗留,只能讓孩子的心裡留下心裡陰影。

警察小英要帶著朵朵走,朵朵不肯走,一直哭著鬧著要爸爸和媽媽,李明心都給自己的寶貝閨女給哭碎了,驟然丟下了手中的槍械,朝朵朵這邊飛奔過去,緊緊的抱著朵朵痛哭了起來,「朵朵,我的寶貝女兒。」

「爸爸……」

林琳等人趕緊持著槍指分分將李明給圍住了,這親情牌打得一百分滿分,總算把李明給控制住了。

付春丹趕緊掙脫了民警的手,沖向了李明父女身邊,一家人抱在了一起失聲痛哭。

楚墨琛趕緊掙脫了林炎,也管不上腿上的傷,去救安然。

林炎在後面喊他,「楚總,你還在受傷,你小心點。」

楚墨琛此刻哪顧得上自己,發瘋似的一邊解開紳子一邊對處於昏迷的安然說,「安然,你不能死不能死,你聽見了沒有,你他媽起來。」

此刻,他已經分不清自己流得是汗水還是淚水了。

突然,「啪…」的一聲,紳子突然間就斷掉了,楚墨琛倒抽了一口水,拼盡了全力拉住了紳子,因為本身自己也受了傷,他整個人抓住了紳子后被拖了出去,整個人在地板上摩擦了起來,連續發出了好幾聲悶哼的聲音,死死的拽住地板上綁船支的鐵拴,不肯送手。

「安……安然,我不會……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一定……一定不會。」

林炎倒抽了一口氣,跑了過去,「少爺……」

林琳見況不妙,趕緊吩咐手下,「小剛,阿明你們去救楚少爺和人質。」

「是,林警官。」

最後,所有人都被安全的解救了。

安然被放在了地板上時,楚墨琛幾乎是爬了過去將他抱在了懷裡,輕輕拍了拍她臉,眼淚滴落在她修長的睫毛上,喊道,「安然,你醒醒,醒醒聽到沒有。」

安然臉色發白,唇邊還帶著血跡,汗水打濕了她的頭髮,她微微的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好多個楚墨琛的重疊的影子,微微一笑,「每次出事,你都會來救我,真……真好1

她說完再度昏迷下去,楚墨琛如同失去伴侶的野獸,狂喊道,「快叫救護車,叫救護車……」

「嗶嗶」

救護車將兩人都送往了醫院。

此刻,郊外的一間木屋裡,一名長發及腰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少女坐在了輪椅上守在了電視機前看著這驚心動魄的直播,眼淚劃過了臉龐,嘴裡不由的呢喃道,「阿璀…」

「砰…」木門被輕輕的推開,溫阮瑜立刻擦了眼淚,把輪椅轉了過來,微微一笑,「張媽,你進來怎麼也不說一聲?」

張媽捧著一碗湯進來,放在了桌子上看到了電視里的新聞報道,沒好氣的說,「怎麼?又想人家了?」

「沒有沒有。」

溫阮瑜著急的想要伸手去拿遙控器去關掉電視,卻不料因為行動不方便整個人摔在了木地板上,瞬間眼淚嘩啦啦的直流,一直痛苦的尖叫拍打著木板。這一刻,她恨透了自己的無能為力,如果當初她不那麼任性,她就不會搞成這樣,就不會連見楚墨琛的勇氣都沒有。

張媽立刻將她扶上了輪椅,格外的心疼她,「阮瑜,聽張媽一句勸,想人家了就去找人家。」

每天看著溫阮瑜站在窗口對著照片睹物思人,張媽別提多心疼了。

溫阮瑜抱著張媽哭的不能自我,「張媽,我好想他真的好想好想他,如果我當初不那麼任性離開C市去英國發展就不會有那一場車禍,如果我沒有去英國,現在陪在他身邊的一定會是我對嗎?張媽,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我不甘心就這樣和他不明不白的分開,他一定心裡還有我。」

張媽憐惜的摸了摸她的長發,「阮瑜,如果真的捨不得他,那就回去找他吧1

溫阮瑜抽泣著,「可……可是,我又有什麼勇氣去見他,我現在這個樣子,回去也只能是他的負擔,我不想要這樣子。」

張媽問,「那你又甘心就這樣錯過嗎?不試過,你怎麼知道他會不會介意你這樣子,孩子勇敢去愛吧1

溫阮瑜點點頭。

張媽微微一笑,「這樣就對了,過來把湯喝了吧1

溫阮瑜轉著輪椅過去。

醫院

安家父母和楚家的人收到了警察局的電話匆匆趕了過來了,看到林琳在長廊上坐著,爭先恐後七嘴八舌的問道,「林警官,現在兩人的情況怎麼樣了?」

林琳望了眾人一眼,神色有點異樣,「兩人都在搶救中,倒是楚墨璀…」

楚家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了,紛紛問道,「我孫子/哥,怎麼樣了?林警官,你倒是說啊1

林琳看起來有點沉重,「他為了安然挨了李明三槍,不過這三槍都沒有打重要害,但是因為沒有及時處理傷口導致傷口感染,現在醫生正在搶救著。」

楚慶懷一聽,整個人都不好了,還好給一旁的楚傾凱給穩住了,失聲痛哭,「我就說不能讓他一個人救人,你們非事不聽,現在好了吧,出事了吧!你們都高興了嗎?」

安家父母一陣沉默,楚慶懷掙脫了楚傾凱的手,氣勢洶洶的跟安家父母說,「我告訴你們,如果我家阿琛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一定會讓你們整個安家陪葬。」

「對不起,楚老爺。」

安震表示非常的抱歉,對於楚墨琛這樣奮不顧身的救安然,他表示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的愧疚。如果楚墨琛因為救了安然而有個什麼意外,他們心裡也會一輩子過意不去,現在除了對不起還是對不起。

楚慶懷還來不及發話,醫生滿手鮮血出來了,「你們誰是楚墨琛的家人。」

楚家的人紛紛上前去,爭先恐後的說,「我是我是,醫生,他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說,「病人現在大出血,現在急需要去輸血,你們誰是o型血?」

楚家的人除了楚墨琛的父親是O型血外,其他人壓根就和他不是一個血型的,然而楚墨琛的父母早就過世了,這下可真的難倒了楚慶懷了。

醫生皺了皺眉心再次說道,「我問你們誰是O型血的?你們要是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的話,我怕是他小命都不保,你們趕緊的。」

楚慶懷說,「除了他的父親,我們和他的血型都不符合,醫生怎麼辦啊?」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天使安震從天而降,「醫生,我是O型血的,我可以給他輸血。」

杜麗娟皺了皺眉心叫住他,「老公……」

安震微微偏頭對杜麗娟說,「麗娟,我們做人不能這樣子,楚墨琛是為了救我們家安然才會這樣子,現在他急需要我的血型,我必須要救他。」

安震都這麼說了,杜麗娟也不再說什麼了。安震說得對,畢竟楚墨琛也是為了救自己的女兒才搞成這樣子。俗話說的好,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杜麗娟說,「那你自己小心點。」

安震點頭,偏頭對護士說,「護士姑娘,我現在可以去給他輸血嗎?」

護士姑娘點頭,「可以,但是我們現在要做一個血液的檢測,看你會不會和他血型排斥,我們在決定給病人輸血。」

安震點頭,「好。」

「這邊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