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84章:她曾來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4章:她曾來過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經過一個簡單的血型測試,安震的血型完全適合楚墨琛的身體,也沒有發生任何的排斥和不舒服,成功的解救了楚墨瑁

安震抽完血回來,整個人都不好了,臉色發白,楚傾凱本能的想要上前去,但是還是沒有杜麗娟快一步,她只能愣在了兩人的不遠處,心裡狠狠的哭笑了一番。

「老安,你沒事吧?」杜麗娟擔心的問道。

安震搖搖頭,「沒事,一會兒就能好了。」

楚楚走了過來,激動握住安震的手,眼淚幾乎奪框而,「安伯伯,真的太感謝你救了我哥,我們楚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報答你了。」

安震盡量的讓自己看起來變得精神一點,呵呵一笑,「傻丫頭,你這是說什麼話呢?你哥為了救我們的安然才搞成這樣,一點血液根本就不值得去跟你的哥哥比,你的哥哥是一個好人。」

楚楚重重的點頭,「對,我哥是一個好人,老天一定會保佑他沒有事的。哦對了,還有安然自己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她也一樣會思念無事的。所以啊,安伯伯、安阿姨,你們就別擔心安然姐了,一定會沒事的。」

安震和杜麗娟兩人點點頭,著實喜歡楚楚這個孩子,和他們家的女兒性格太像了。

楚慶懷則站在那裡一言不發,楚傾凱走了過去,輕聲的對他說,「爸,人家都輸血給我們家阿琛了,你就別一副人家欠你幾百萬的樣子了。」

楚慶懷怒瞪楚傾凱,輕聲咬牙切齒的問她,「楚楚不知道整件事情的經過結果我不怪她,但是你知道還這樣維護人家,就是你不對。」

楚傾凱也有點生氣了,「爸,一件事歸一件事,現在人家確實是救了您的孫子,你連一句感謝的話都不說就算了,你還這樣幹嘛?」

楚慶懷盛怒,「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安家父母看兩父女突然吵了起來,趕緊上前來說,「你們有話好好說,別吵架,和氣生財。」

楚傾懷狠狠的瞪了眼安家父母,「這是我們家事,跟你們兩個外人無關。」

這次楚楚也不幫爺爺了,幫著楚傾凱一起指責楚慶懷的不是,「爺爺,你這麼說就是你不對了,怎麼樣也是人家安伯伯給我哥輸的血,你快給我對著人家笑一個,不然我不理你哦1

說罷,楚楚故意氣呼呼的把身子一扭裝作不開心的樣子。

「你……」

楚慶懷又氣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特別的溺愛楚楚,楚楚就算讓他把天上的月亮摘下來給他,他也會想辦法給弄回過來。沒想到這小東西竟然是一個吃裡扒外的小叛徒,安然還沒通過他這一關呢,他發現楚家的人都倒向了她那一邊。

楚傾懷錶示非常的頭疼!

楚傾凱不由的噗嗤一笑,楚慶懷瞪了他一眼,楚傾凱果斷一本正經的乾咳了一聲,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安家父母也覺得楚楚這樣子非常的可愛,都忍俊不禁。

楚傾懷碰了碰楚楚的肩膀,「當真不理爺爺?肯德基喲,海鮮大餐哦,茶大爺奶茶喲,迴轉壽司,烤肉喲,當真不要。」

雖然條件很是誘人,但是楚楚還是忍住了,一臉我很高冷的樣子,「道謝,不然別想我理你。」

楚慶懷氣不過,準備去給安家父母道謝,沒想到老天都在幫他,就在這個時候手術室的燈熄滅了,醫生和護士們疲憊的出來了。

眾人都忘了楚楚的這一茬給忘了,爭先恐後的問道,「醫生現在病人的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疲憊的摘下口罩,「手術很成功,子彈沒有射中要害,我們也給病人輸了血,沒有任何的生命危險,你們可以放心,建議留院觀察,就怕出個什麼意外。」

聽到楚墨琛沒有什麼危險,楚家人和安家父母也放心了,都齊齊鬆了一口氣。

見安然還沒出來,安家父母蹙眉問醫生,「醫生,為什麼我女兒安然沒有出來?」

醫生蹙眉,「你是說和他一起送過來的女孩子嗎?」

安家父母連忙點頭,「是呀是呀,怎麼還沒有出來?」

醫生說,「那個女孩子沒有這個傷的那麼嚴重,護士給她清理了傷口給她餵了葡萄糖,現在人在十八樓的病房休息中。」

杜麗娟脫口而出,「你怎麼不早說?」

害她白白在這裡守了一個晚上,簡直不能忍。

醫生表示也很無辜,「你們也沒有問我啊,我以為你們是一家的呀1

杜麗娟立刻否認,「誰和他們是一家人呀1

楚慶懷一把年紀也不甘示弱,「我們也不見得想和你們做一家人。」

「你個……」

杜麗娟的話還沒講完,安震就立刻拉住了她,皺起眉心說,「好了好了,安然沒事就好。現在最重要的是去找然然,別在這裡吵了。」

杜麗娟才後知後覺的想起女兒,也不和楚慶懷計較,吹著安震說,「對哦,然然現在肯定很害怕,那你還在傻愣著幹嘛?去找安然啊1

安震點頭,和楚家的人道了聲別就和妻子匆匆忙忙的趕去找安然。

楚傾凱望著安震遠去的背影,心裡一陣陣的疼。

直到這一分這一秒她還是沒有能夠忘記這個男人。因為十年前在國外發生了一次嚴重的車禍之後,楚傾凱面目徹底的被毀容,她被迫去整了容,換了一張臉,以至於安震現在看到了她就像看到一個陌生人一樣,對她恭恭敬敬。楚傾凱心想,如果沒有那一場車禍,安震看到她會有怎樣的反應呢?她心裡又是期待又帶著些許害怕。

可惜沒有如果。

也許,這樣對兩個家庭都好!

楚傾凱的這點小心思壓根就瞞不過楚傾懷的眼睛,召回她的魂魄說,「別看了,人都走遠了。再看,這個男人也不是你的,該洒脫的時候就洒脫吧!這樣痛苦的永遠都只有你,如果他心裡真的有你,他怎麼會認不出你呢?」

很顯然,楚傾凱又一次選擇了逃避,抿唇淡淡的說,「走吧,去看看阿瑁」

楚慶懷無奈的搖搖頭,而楚楚則一臉蒙蔽,嘀咕了一聲,「什麼東西跟什麼東西嘛!誒,姑姑、爺爺,等等我礙…」

半夜的醫院除了在打瞌睡的值班人員,長廊上廖無一人,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溫阮瑜才敢出現在醫院。

溫阮瑜坐著輪椅依舊是她那一身白色的連衣長裙,戴著鴨舌帽,盡量把自己的面部給遮擋住了。

溫阮瑜來到了楚墨琛的病房,猶豫了一下輕輕的推開了病房的門。

病房內留著一盞昏暗的小燈,周圍都靜悄悄的,楚墨琛掛著點滴躺在了病床上,而楚楚在隔壁床睡得很熟,並沒有發現溫阮瑜的到來。

當溫阮瑜悄悄的移動著輪椅來到了楚墨琛的面前時,看到了自己想念已久的臉龐出現了在她的面前時,眼淚如同掉了線的珍珠般嘩啦啦而流,她不敢哭出聲,緊緊的捂住嘴巴,不敢讓自己哭出聲。

阿琛,對不起對不起!

溫阮瑜回去的時候是淋著雨回去的,外面大風大雨張媽在門口焦急的張望,直到看到了溫阮瑜狼狽的身影,張媽趕緊撐著傘上前去忍不住責備她,「外面大風大雨,你去哪裡了?你要擔心死我嗎?你知不知道你」

張媽還沒教訓完她,溫阮瑜撲到了張媽的懷裡,哭得好傷心,「張媽,我去看他了。我好後悔好後悔當初的決定,如果當初我沒有離開他的話,他愛的人一定是我的對嗎?張媽,你告訴我阿琛愛的是我對嗎?」

張媽看她哭得如此的傷心,都不忍心再去責備她了,輕輕的掃了掃她的背脊安慰她,「孩子,他心裡肯定是還有你的,他肯定還是愛你的。所以,你也千萬不要想不開。」

溫阮瑜瘋狂的搖頭,淚水和雨水混在了一起,哭得不能自我,「不是的,他不愛我了。他在病房叫的人,不是我不是我」

溫阮瑜在病房的時候,清晰的到楚墨琛叫的人是那個叫安然的女孩子,而不是她。當時,她死的心都有了。

原來,時間真的會讓人淡忘一切。原來,她早已不在楚墨琛的心裡了。原來,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張媽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了,「好孩子,你現在別亂想先。你今天太累了,所以才會亂想。聽張媽的一句勸,好好的去洗一個澡,好好的去睡一覺,明天會更好。」

溫阮瑜瘋狂的搖頭,一道響雷下來,照得她臉色蒼白如一張白紙,「不會更好了,他不愛我了,張媽她不愛我了,楚墨琛不愛我了,你讓我死了算了。」

一直以來溫阮瑜自信的覺得楚墨琛心裡還有有自己的,所以,楚墨琛一直都是溫阮瑜活到現在的動力。如今,卻發現楚墨琛愛上了別人,她感覺支撐著她的那股橫樑一下子崩塌了,溫阮瑜死的心都有了。

張媽丟掉了傘,狠狠地颳了自暴自棄的溫阮瑜一巴掌,急氣攻心口不擇言,「溫阮瑜,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你憑什麼說死就死?不就一個男人嗎?值得你這麼為他嗎?就算他現在愛上了別人那又怎樣?你也一樣可以努力讓他重新愛上你啊,自己努力一下不就好了嗎?你死了他會知道嗎?會可憐你嗎?你忍心看著他和別人在一起,那你現在可以去死了。」

溫阮瑜抱著張媽痛哭,「張媽」

張媽抱著她的頭,也分不清自己到底自己流的是淚水還是雨水了,「好孩子,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