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89章:暴風雨前夕(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89章:暴風雨前夕(3)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露出滿意的笑容,附身吻住了她的紅唇。

既然話都挑明了,安然也覺得沒有什麼可嬌氣的了,攀住他的脖子,回應他的熱情。

舌尖探進她的唇,挑逗著她的熱情。安然被他吻得渾身發麻,一點力氣都使喚不出來,嘴裡還忍不住發出嚶嚀的聲音。

楚墨琛越吻越激烈,所有的熱情都往一個地方沖,最後情不自禁將安然抱坐在梳妝台上,兩手也沒有閑著覆上她的酥.胸揉捏著。

「砰…」的一聲,大門被人推開了。

林潔一頭栽了進來,「安然,我跟你說哦。」

安然如夢初醒,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和楚墨琛曖昧的抱在了一起。

看到兩人衣衫不整親昵的抱著了一起,林潔有點節操碎了一地,聲音頓時都弱了下來,「你們這是在幹嘛?」

問出這樣的話時,林潔有種想要咬舌自盡的衝動,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看到楚墨琛那一張不悅的臉,林潔有一種想要死的衝動,心裡嗷嗷叫,早知道她打死也不進來,壞了老闆的好事。

安然立刻推開了楚墨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連忙解釋,「林潔姐,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的,我們……」

安然還沒有說完,林潔一本正經的打住了她的話,「停,你不用解釋,我懂我懂,我都懂。」

安然,「……」

安然心好累,你又懂什麼?

林潔非常的識趣,一本正經的說,「今天中秋節,放假一天,你和楚總好好的出去約會吧。」

安然,「……」

楚墨琛心想,林潔是越來越上道啊,可以考慮加工資。

一言不合就加工資,非常簡單粗暴。

安然不滿的控訴道,「你剛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你剛才說做藝人就是這樣,有時候逢年過節也不一定能和家人團聚的。」

知道今天中秋節,為了和家人團聚,安然剛才可是把嘴皮都說破了,林潔都硬要她把今天的工作給完結了。這下倒好,一個楚墨琛說放假就放假,翻臉簡直比翻書還要快,簡直不能忍。

林潔裝瘋賣傻,一臉無辜,「有嗎?我說過這樣的話嗎?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哦……我突然短路了,我不記得了……」

一邊說就一邊離開了化妝間。

安然,「……」

有種想和林潔絕交的衝動。

楚墨琛覺得非常有必要好好的加林潔的工資,畢竟那麼上道的員工真的非常的少。

安然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墨琛,「你笑什麼笑?」

那麼丟人,虧他還笑的出口。

楚墨琛一臉嚴肅,「我笑了嗎?」

安然非常的想爆打楚墨琛一頓,她還來不及動手,電話就來了,再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聽個電話再找你算賬。」

安然去聽電話,楚墨琛輕笑了聲。

林潔出了后就在走廊碰到了方勇愣是被他嚇了一跳,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走路怎麼沒有聲音呀,要嚇死人埃」

方勇好笑的問道,「你做了什麼虧心事啊,怕成這個樣子?」

林潔紅唇輕齒,但想想還是算了,改口沒好氣的說,「沒事沒事。」

方勇也不逼她說,「今天中秋節,你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我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賞臉一起去賞個月嗎?」

方勇提起這事,林潔才想起有話和方勇說,「你提起沒事做,我剛想找你跟你說,安然的那個節目……」

林潔還沒有說完,方勇就替她把接下來的話給說完了,「要推遲到明天是嗎?」

林潔差異,「咦,你怎麼知道?」

方勇哈哈大笑,「楚總在化妝間我早就知道了,而且兩人的關係,你懂的。」

林潔沒好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知道還不告訴我,明明看到我要進化妝間都不叫住我,害我剛才……」

想起剛才那場面那叫一個尷尬啊,被狠狠的餵了一口狗糧不說,關鍵是壞了Boss的壞事。

方勇壞笑的自虐道,「剛才怎麼樣?」

林潔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可以現在進去看看,太壞了你。」

方勇哈哈大笑,越看林潔越是喜歡。

林潔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我都被喂狗糧了,你還笑。」

方勇一本正經的說,「不怕還有我,走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

「去到你就知道了。」

方勇說罷,也不管林潔有沒有點頭同意,牽著她的手就走,深怕她不同意似的。

安然掛了電話,楚墨琛挑眉問道,「跟誰講電話,那麼久。」

安然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一邊卸妝一邊說,「我媽。」

楚墨琛沒有再說話。

安然還沒察覺到楚墨琛的一樣,繼續一邊卸妝一邊對他說,「我媽說今天是中秋節,讓我回去一家吃個團圓飯。」

楚墨琛不滿的說,「那我呢?」

卸完妝安然轉過身思考了一番,很嚴肅的問道,「你家不過中秋節嗎?」

「不過。」

自從楚家父母離世,溫阮瑜離開,他就再也不曾過中秋節了。

安然不太相信,「真的假的呀?」

「騙你有錢撿?」

安然轉過身,一邊收拾一邊不禁的嘀咕道,「你們家真是奇怪,中秋節一個哪個家庭不過的呀1

楚墨琛眼眸閃過一絲異樣,但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繼續面無表情的纏著安然,「快說我怎麼辦?」

安然轉過身子,還是沒有聽懂楚墨琛的話中話,咬了咬唇,認真的思索著,「對呀,你怎麼辦?」

又想和楚墨琛約會又想回家裡陪父母過中秋,安然表示內心非常的矛盾。

楚墨琛表示特別的心塞與捉急,有時候真的非常的想要剝開安然的腦袋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怎麼會反應那麼遲鈍呢?

就在他納悶心塞時,總算聽到了安慰他心靈的話,「要不你跟我回去一起去過中秋節?」

安然自言自語,「不不不,不可以,見家長太快了,我怕我爸媽消化不來,不行不行。」

楚墨琛,「……」

楚墨琛氣結,心動不如行動,「老子和你一起回家。」

安然,「……」

「看什麼看,老子說我和你回家一起過中秋。」

安然弱弱的來一句,「會不會太快了?」

楚墨琛冷哼了聲,「快什麼快,遲早都要見,何必那麼麻煩。」

安然,「……」

一輪明月像玉盤一樣掛在天空,散發著皎潔的光芒溫柔的鋪在大地上。八月十五是團圓的日子,也是她溫阮瑜的生日。

溫阮瑜坐在輪椅上,望著楚墨琛的私人別墅內燈火通明,眼神不由得一層一層的黯淡了下來。

阿琛,你可還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現在的你會在哪裡?是不是跟那個叫安然得女孩子,一家團圓著。

想到這裡,心疼得她不由得雙拳一緊。

桃子從屋裡頭出來,眼尖看到了鐵門外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子,微微蹙眉,放下了手中的噴壺,上前去。

溫阮瑜一慌,本來想逃,因為行動不方便都來不及逃,桃子已經上前來了。

「小姐,你找誰呀?」

桃子的聲音傳到了溫阮瑜的耳朵里,溫阮瑜被迫轉過身子來,慶幸的是她和桃子不曾見過面,「請問這裡是楚墨琛的家嗎?」

桃子覺得眼前的女孩子非常的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是就是沒想起她是誰,就是覺得非常的眼熟。

桃子點頭,微笑道,「是呀,我們少爺就住在這裡。」

溫阮瑜哦了聲,接著試問道,「那你少爺是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雖然覺得溫阮瑜莫名其妙,但還是熱心的回答她的話,「是呀,你是不是認識我們少爺呀?還是說你是他什麼朋友?」

溫阮瑜連忙搖搖頭,「不是不是,是我一個朋友非常的喜歡楚墨琛,然後我剛好住在這附近,所以就讓我過來看看。」

「哦……原來如此呀1桃子一笑,「那你可以告訴你那個朋友了,我們家少爺已經有了意中人了,讓她不要在我們家少爺身上浪費時間了。」

桃子的話無疑就像一盆冷水一樣從溫阮瑜的頭澆到尾,讓她冷入心扉。

看出了溫阮瑜的不對勁,桃子擔心的詢問道,「這位小姐,你還好嗎?」

溫阮瑜回過神來,「沒……沒什麼,我會回去跟她說的,讓她放棄楚墨琛的,謝謝你,我就先走了。」

「好的,你自己小心點。」

溫阮瑜點頭,轉動著輪椅離開,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淚如雨下。

桃子望著溫阮瑜的背影,努力的回想她的樣子,總覺得她格外的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她到底是誰。

在她想得入神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桃子轉過身子看到是小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大哥,你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你這事要嚇死我的節奏?」

小黑表示非常的無辜,「我叫了你呀,你自己想東西想的入神了,你在想什麼樣?」

桃子指著溫阮瑜遠去的背影,皺了皺眉心,「我總覺得那個女的很熟,但是就是沒有想說她到底是誰。」

小黑望過去的時候,溫阮瑜已經走了很遠很遠了,再加上小黑最近視力有點不好,在黑夜更加的看不清她是誰了。

小黑抿唇,「管她是誰,今天少爺去安小姐家過節去了,我們兩個也過節去吧1

桃子特別的高興,「好啊!我們也喂別人狗糧去。」

「好。」

桃子直接把溫阮瑜這個人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神馬都比不上約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