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91章:暴風雨前夕(5)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1章:暴風雨前夕(5)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在安家待到了十點鐘就告辭了安家父母,楚墨琛抬了抬手腕看了看時間,時間還早,他提議道,「現在時間還早,要不要去看一場電影?」

提起電影,安然表示自從簽約了華誼以來就變得很忙碌,有時候劉曉柔和唐糖約她看電影,她有時候都無法應約,難得今天放假,安然自然也不想錯過。

偏頭欣然的答應了楚墨琛,「好呀1

楚墨琛見她答應了自己,心情也愉悅,眼眸里儘是寵溺,「想看什麼電影?」

安然怒了怒嘴,思考著,「嗯,讓我想想最近有什麼電影好看。」

突然,安然想起了今天剛上映的電影,一拍手,「有了,今天剛上映了一部電影,是我喜歡的一本小說改編成的叫《微微一笑很傾城》,我們去看好不好?」

楚墨琛表示很嫌棄,沒忍住毒舌安然,「我說你們女孩子怎麼那麼喜歡看國產劇呢……」

楚墨琛還沒毒舌完她,安然就反駁他了,「看國產怎麼呢?我們要支持國產。」沒忍住白了他一眼,「跟你說你也不懂,反正我不管我就要看這個。」

楚墨琛連連舉手投降,「好好好,你說看什麼我們就去看什麼,行了吧。」

安然嗯哼了聲,「這還差不多。」

兩人在家門前打情罵俏,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一直在陽台上注視著他們的安家父母。

看到這一幕,杜麗娟頗為擔心,眉心都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了,「老安啊,你看這可怎麼辦是好啊,你看這架勢,然然肯定是很喜歡你臭小子了。」

又看到兩人在樓下旁若無人的接吻,杜麗娟趕緊拉著安震的手袖,「你看你看,真的太不像話了。」

杜麗娟看到這一幕都羞紅了老臉。

樓下兩人親昵了一下,就開車離開了安家。

事到如今安震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嘆息了一聲,只能安慰杜麗娟,「路是安然自己選的,將來好與壞都讓她自個兒承擔去吧,再說楚墨琛未必不是一個好的女婿。」

經過安震一個晚上的觀察,楚墨琛話雖然少,但她對安然的態度來看確實是一個值得安然去託付終生的好男人,這些事情,細節上是騙不了人的。

「可是……」

杜麗娟還想說什麼,安震就打住了她,「進去吧1

……

電影散場已經是十二點多了,兩人看了一場電影,手牽著手一起走江邊路散步回家。雖然已經是十二點多了,但是江邊上還是有不少的情侶像他們一樣,手牽著手在散步,有些還靠在護欄上親熱的親吻著。

「哈七……」安然小小的打了個噴嚏,楚墨琛蹙眉,「很冷嗎?」

安然搖搖頭,「不冷,就是有點小感冒。」

聽安然這麼說,楚墨琛果斷說,「那我們還是搭車回去吧。」

安然搖搖頭,轉身靠在護欄,吹著微風格外的舒服,「不好,我就想靜靜地吹一吹風。」

安然這麼說,楚墨琛也拿她沒辦法,也靠著欄杆和她一起肩並肩望著對面樓的大廣告,「那好,你冷了要告訴我,我好去給你買衣服。」

安然重重的點頭。

楚墨琛抿唇靜靜的陪著安然肩並肩的看著江對面的大廣告,突然,感覺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楚墨琛轉過頭來,是一個灰頭灰臉的小姑娘,提著裝滿了花的花籃,可憐兮兮戰戰兢兢的看著楚墨瑁

小女孩卻卻生生的開口問道,「先生,給你女朋友買一束花吧,很便宜的。」

楚墨琛和安然相視一眼,楚墨琛最後從西裝的口袋掏出了一疊鈔票,大概好幾千塞到了小女孩的手裡說,「小妹妹,你的花哥哥全都要了。」

看著手裡的一疊錢,小女孩有點茫然,但也非常的耿直,連忙對楚墨琛搖搖頭,「哥哥,我的花不需要那麼多錢,你這錢多了。」

她說著想把錢塞回給楚墨琛,安然攔住了她笑了笑溫和的對她,「小妹妹,這錢你就拿著給自己買點東西吃吧,也好早點回去陪你爸爸媽媽。」

一眼這灰頭土臉的小女孩怎麼看都像是營養不良的,一個小女孩自己一個人大晚上出來買花也不容易,安然是於心不忍啊!

楚墨琛點頭,想了想面無表情的腦補了一句,「嗯,哥哥有的是錢。」

安然,「……」

安然表示心好累,就不能好好說話嘛?怕死人家不知道你很錢嗎?這讓人很尷尬的誒!

安然還來不及發話,楚墨琛就說,「小妹妹拿去吧,早點回家。」

小妹妹咬了咬,猶豫不決。

安然笑笑說,「拿去,趕緊回家,時候不早了。」

買花的小女孩最後在安然的連哄帶騙下收下了錢,連忙感謝兩人,「謝謝哥哥謝謝姐姐,你們真是好人。」

兩人相視一笑,安然催促著她回家,「你趕緊回家吧,一個小女孩在外面不安全。」

小女孩點頭,和楚墨琛安然道了聲別之後就離開了。

小女孩離開后,安然有點淡淡的憂傷,「這娃娃真的太可憐了,你說一個小女孩大半夜的出來買花,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呢?你說我們國家貧困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有錢的人就很有錢,窮的就很窮。哎……」

安然的嘆息聲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了一個小女孩的求救聲。

兩人順著傳來聲音的方向望過去,只見一個小女孩哭著緊緊的抱著一個毒君子的腿緊緊不放手,哪怕那個毒君子狠狠的踢向她,她也不曾鬆手,這個女孩子就是剛才那個買花的小女孩。

安然火都從頭頂上冒了出來了,「這樣對待一個孩子,簡直就是不能忍。」

安然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找毒君子理論,給楚墨琛拉住了沖她優雅一笑,「寶貝,這事不該你出手我來,你在這裡等我就好。」

安然深深的望著他。

楚墨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向了看熱鬧的人群里。

此刻,看熱鬧人很多,但是伸出雙手幫助的人少之又少,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毒君子,路人更不可能會伸出雙手去幫助小女孩。

毒君子的毒癮發作,揣著錢惡狠狠的說,「死丫頭,你要不要放手,不放手我就一腳踢死你,信不信?」

小女孩就像萬能膠一樣緊緊的抱著毒君子的腳,非常的吃力,「不……我不放,那錢是給媽媽看病的,你不能搶走。」

一顆眼淚從眼角滾落下來,路人看著真的不是滋味,但是就是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只能在底下竊竊私語。

「這孩子真的太可憐了,有一個染上了毒癮的父親,還有一個病重的母親,小小年紀就……」

「太可憐了,她父親也人人渣。」

「對呀對呀……」

面對著流言蜚語,毒君子惡狠狠的盯著議論紛紛的路人們,「看什麼看?信不信我砍死你們?趕緊給我滾……」

這話一出嚇走了不少看戲的路人。

毒君子轉頭再次惡狠狠的盯著小女孩,「死丫頭,你放不放手?我真的會踢死你的。」

小女孩說什麼也不肯放手,「我不放,這錢是留給媽媽看病的,爸爸……」

企圖那一聲『爸爸』能叫醒毒君子的理智,然而對於一個染上了毒癮六親不認的人來說壓根就沒有什麼卵用,抬起腳一腳狠狠的踢向了小女孩。

小女孩畢竟是一個孩子,承受不住這麼重的一腳,被他這麼一腳踢過來,頓時發出了悶哼的聲音,吐了一口血,始終死死的抱住他的腳不肯鬆手。

然而這一幕被趕來的楚墨琛和安然看得一清二楚,安然憤怒極了。

「死丫頭,你松不鬆手?信不信我踢死你?」

毒君子說罷抬腳就想再給她一腳,就在這千軍一發的時候…

「住手……」

一道冰冷的從人群中傳到了毒君子的耳朵里,讓他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惱火的看向楚墨琛的這一邊,「我在教女兒,管你什麼事?」

說罷,他抬腳就想再給小女孩一腳。

楚墨琛如風一般的速度將他給撩倒了,三兩下就把他給打扒了在地板上,一腳踩在了他的臉上,冷酷的說,「踩你這種人我覺得簡直就是髒了我的腳,把錢給你交出來。」

楚墨琛的話音剛落就傳來了雷鳴般的掌聲,路人大叫,「好,打得好。」

安然上前來,看到被踢暈在地板上的小女孩,憤怒的責問毒君子,「你還是不是人呀?那個可是你的女兒,他還是個孩子,你也捨得下手那麼重?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呀?簡直就是人渣。」

楚墨琛抿唇說,「安然,你別指望一個染上毒癮的人有人性,人一旦染上了毒癮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只能說這孩子命太苦了,出生在一個這樣的家庭。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命。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安然依舊憤憤不平,「就算是這樣,也不能這麼對一個孩子,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這麼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你就不怕給雷劈嗎?」

毒君子被楚墨琛踩在了腳下動彈不得,呵呵一笑,「既然你們那麼喜歡她,買給你們當女兒呀!怎麼樣?」

安然怒,「人渣。」

楚墨琛的腳一用力,「你還是省點力氣如戒毒所戒毒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