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97章:心太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7章:心太軟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打開房間門進來的時候,安然是知道的,只是今晚發生了溫阮瑜的這件事,安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所以她假裝睡著了。

楚墨琛脫了鞋子掀開了被子鑽進了被窩裡面,安然故意假裝睡覺了翻了個身背對著楚墨琛,眼睛在黑夜中發亮。

溫阮瑜的事,她早就聽桃子說過了。如今,溫阮瑜真的回來了是不是就意味著她該退出這段感情?想想安然覺得好難過,心裡堵得慌,好怕和楚墨琛分開。

楚墨琛伸手抱住了她的腰,也不知道安然到底有沒有睡覺了,輕輕的喊了她的名字,「然然……」

安然鼻子一澀,沒有去應答楚墨瑁

黑夜中,楚墨琛嘆息了一口氣,他知道安然沒有睡,肯定一直在等他的一個解釋。女孩子嘛,誰會真正的不介意自己男人得過去,尤其現在是前任回來跟自己叫板。

楚墨琛緩緩的開口道,「然然,我知道你現在心裡肯定很不舒服。我知道你現在心裡肯定在想你和她到底誰在我心中位置更重要一點。」

安然沒有回答他的話,靜靜地在聽他說。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和她已經過去了,現在在我心裡你安然才是我楚墨琛的唯一,其他人都不是。但是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和她的過去,我都會一五一十的告訴你,絕對不會騙你。只要你想知道只要你開心,我都可以告訴你。」

安然依舊沒有作聲,楚墨琛也沒有生氣,也不管安然有沒有睡覺接著說,「我和溫阮瑜是高中畢業后認識的,那時候她還是我們華誼影視的一個舞者,那時候她並不算出名,只是畢業了來我們華誼影視實習的一個畢業生。一次偶然的機會她救了我,因此受了傷,我很感激她。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之間慢慢的轉變成了感情,這種感情漸漸的在日後的相處慢慢的加深。」

就想我們一樣。

「雖然對你很殘酷,但是我也不騙你。是,我曾經真的很愛她,但那也是曾經了。六年前,她為了她的事業選擇拋棄我和她之間的這段感情遠赴異國去深造,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間就消失了,我也找不到她了。那段時間,我覺得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那麼多年了,所有人都說楚墨琛她不會再回來了,然而我不相信她不會回來。」

雖然這些話都從桃子的嘴裡聽過一遍了,但是從楚墨琛嘴裡再聽一遍,又是另外一種感受,心裡難受的很,就像有人用打碎的玻璃狠狠的往她心裡扎一樣難受。

他肯定很愛很愛溫阮瑜吧!

安然微微閉上了眼睛,說服自己睡覺,不想自己越聽越難受。

「曾經,我以為我這輩子除了愛溫阮瑜不會再愛上別人了。後來在我失去的溫阮瑜的時候,有一個天使就從天而降了。在我最難過的時候,她會給我講冷話,真的很冷。在我需要人陪的時候,她寸步不離的陪在我的身邊,後來我發現我愛上了這個女孩子。我才發覺這份感情在我的心裡愈發的變得越來越淡,後來我漸漸的接受了溫阮瑜不會再回來的事實。現在於我而言,溫阮瑜只不過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然然,請你相信我一定能處理好這件事情。也請你答應我,不要像她一樣離開我好不好?」

楚墨琛說到最後幾乎是哀求安然,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安然睡著了,他後面說得那一大段深情告白,安然基本就沒有聽到。

楚墨琛微微撐起身子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喊了聲,「安然……」

安然依舊沒有理他。

楚墨琛將她的身體強行掰過來的時候才知道安然真的睡著了,頓時有點挫敗的感覺,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了那麼多的往事和給她深情的告白,她就這麼睡覺了,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到,簡直就是不能忍。

楚墨琛最終很無奈的嘆息了聲,自言自語,「唉……算了算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解釋。」

第二天,安然起床下樓的時候楚墨琛意外的沒有在沙發上看報紙,往常他都會坐在沙發上一邊看報紙一邊等她下來吃早飯,然後和她一起去上班。

然而,今天楚墨琛一大早就不在了,讓安然眉心不由的皺了起來問在廚房忙碌的桃子,「桃子,少爺呢?」

「來了來了。」桃子咚咚咚的就從客廳跑了出來,一臉麵粉灰,那樣子非常的可愛,「安小姐早上好,怎麼了?」

看她一臉麵粉灰,安然忍住不住問道,「我說桃子,你在廚房幹什麼?一臉麵粉灰的?」

桃子趕緊擦了擦臉,尷尬的一笑,「沒有,明天小黑哥過生日,我在給他做藍莓口味生日蛋糕,可是怎麼做都做不好。」

安然這是一大早就被餵了一口狗糧的節奏,和她開玩笑道,「桃子一大早就給我喂狗糧好像有點不太好吧?」

桃子連忙揮揮手解釋道,「安小姐,你別誤會啊,我沒有要喂你狗糧的意思啊1

安然噗嗤一聲,「嘖嘖嘖……瞧你這小丫頭緊張得跟什麼似得,我開玩笑的啦!對了,少爺一大早去哪裡了?」

桃子暗自鬆了口氣,跟安然說,「哦……少爺他一大早就送溫小姐回去了。」

「哦……這樣啊1

桃子還在期待她有點反應,然而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就這樣沒了?」

安然一臉茫然,「什麼沒了?」

桃子對安然的這種反應是恨鐵不成鋼,「我說安小姐,人家都回來了,你還這樣的反應?」

安然弱弱的問了一句,「人家是誰啊?」

桃子,「……」

「給我把刀殺了我。」

「不要嘛1安然說,「我知道你在說什麼,說實話你要我有什麼反應?如果阿琛真的選擇的是溫阮瑜的話,你覺得我能怎麼做?無論阿琛做得是什麼樣的選擇,我都選擇尊重他。再說強扭的瓜不甜,感情勉強不來。」

桃子不這麼認為,「你不爭取你怎麼就知道少爺心裡想什麼,少爺是愛你的。我跟你說,防人之心不可無,總之你還是小心點溫阮瑜好,知道嗎?」

安然很感動桃子能說這樣的一番話,重重的點頭,「嗯吶!我要出外景兩天,你就照顧好少爺咯1

桃子點頭,「那是一定的,你自己小心點。」

安然應了聲,林潔的電話就打過來吹她趕緊出門口,所有人都在門口等她。

安然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急急忙忙的和桃子說,「桃子,那我就先走了,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記得照顧好少爺,知道沒有?」

桃子沒好氣的說,「知道了知道了,你快點去吧。」

桃子的話音剛落,林潔的奪命連環call又打了過來了,安然連忙風風火火的說,「我走啦,不然林潔又要發飆了,就這樣吧!記得照顧好少爺,再見1

「知道啦知道啦,長氣,再見!自己小心點1

「好」

劇組的車就停在了楚墨琛的別墅門口,所有人都在車上等著她,安然小跑了過去拉開車門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啊1

因為知道安然和楚墨琛的關係,方勇方導沒有說什麼,「沒關係,我們也是剛剛來沒多久。」

倒是車上的另外一個從國外拍戲回來還不知道安然和楚墨琛關係的女星盧萍萍高傲的冷哼了聲,「喲喲喲,是什麼大牌還要一大車子的人在等她,這面子還真不校我看看長得怎麼樣?」說罷還不忘打量了一眼安然,嗤之以鼻,「長得也就那樣,有什麼好了不起嘛1

全車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安然小聲的問了一旁正在閉目養神的林潔,「林潔姐,那個她是誰呀1

林潔眼皮都懶得睜開,「不用管她,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夠了。」

「哦好吧1安然果斷乖乖的閉嘴,學著林潔閉目眼神。

另一邊,楚墨琛將溫阮瑜送回了她的住處,一路上楚墨琛都保持著冷漠,有時候溫阮瑜跟他說話,他偶爾回答一句或者兩句,有時候乾脆不回她的話,這讓溫阮瑜感到很難受。

「到了。」

溫阮瑜解開了安全帶,望著楚墨琛紅唇輕齒有很多想和楚墨琛說,但她知道楚墨琛現在還沒有辦法原諒她之前的不辭而別,所有想說的話最後到了嘴邊卻成了這麼一句,「謝謝」

楚墨琛一臉冷漠,沒有回應他的話。

溫阮瑜告訴自己,不要急,慢慢來。至少她能感覺得到楚墨琛不討厭她,那就夠了,其他都可以慢慢來,越是著急越是適得其反。

溫阮瑜深吸了一口氣下了車。

溫阮瑜剛下了車,楚墨琛就開車揚塵而去。

望著楚墨琛遠去的車影,溫阮瑜眼底滿是失望。

阿琛,你就這麼不待想見到我嗎?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會原諒我,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願意回到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