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98章:殘酷的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8章:殘酷的真相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開出了半路無意間發現了溫阮瑜落在車上的手鏈,琢磨了下,為了日後不讓安然誤會,楚墨琛果斷抿唇調頭回去還溫阮瑜。

楚墨琛倒回了村子,他並不知道溫阮瑜的住處剛才也沒有問她。

他問了村裡的村民找到了溫阮瑜的住處,遠遠望去就一小木屋,非常的簡陋,楚墨琛真不知道她這些年到底怎麼過來的,有那麼一刻,心就軟下來了。

容不得他多想,小屋內就傳來了求救聲,楚墨琛倒抽的一口氣,趕緊快步流星的跑了過去,一腳踢開了門,他看見了一個粗實的漢子壓在了溫阮瑜的身上企圖堆她不軌,屋裡一片狼藉到處一片狼藉。

雖然楚墨琛背對著光,但是溫阮瑜知道楚墨琛來了,委屈極了,「阿璀…」

楚墨琛怒不可歇,走了過去一手用力的拽起了壓在溫阮瑜身上的漢子一拳將漢子打飛了出去。

漢子狠狠的撞在了牆上,趴在了地板上吐了一口鮮血,「你……你他媽誰呀?」

楚墨琛依舊沒有解氣,走了過去一腳狠狠的踩在了漢子的臉色,聲音沉如寒潭秋水,「你還是不是人?一個殘疾人的注意你都敢打?是不是活膩了?說……」

漢子被楚墨琛強大的氣勢給嚇得連連說,「大哥大爺,我錯了,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

「放過你?」楚墨琛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似得轉而似笑非笑的說,「你做這件事的時候怎麼就不想想後果?嗯?你是要我砍掉你的左手呢?還是你的右手呢?」

漢子尿都被嚇出來了,連忙跟楚墨琛求情,「好漢我真的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求求你,我再也不冒犯溫小姐了。」

看到楚墨琛為了她而大打出手,溫阮瑜心裡說不出的激動,始終覺得楚墨琛最愛的還是她,安然只不過是他找來代替自己的代替品罷了。肯定是這樣,這麼想溫阮瑜心裡也就說服了。

楚墨琛抬起腳吐出一個字,「滾……」

逃離魔掌的漢子幾乎是落荒而逃。

剛買菜回來的張媽,碰到了落荒而逃的漢子,心裡暗道不好,趕緊往屋裡頭跑。

這個漢子是隔壁村出了惡霸經常會過來騷擾溫阮瑜,每次張媽在,他也沒有敢做出太過分的事情,但是每次總會對她毛手毛腳。

推開門一看,張媽嚇了一跳,屋裡頭一片狼藉,楚墨琛正在攙扶地板上的溫阮瑜上輪椅。

溫阮瑜看到張媽眼淚頓時一擁而上,「張媽……」

張媽丟下了手中的菜,跑了過去抱住了溫阮瑜的頭老淚沒忍住,「孩子,沒有被嚇到吧?張媽不好,沒有好好保護你。」

看到剛才驚心動魄的那一幕和現在張媽和溫阮瑜的這一幕,楚墨琛根本就無法想象溫阮瑜這些年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也因此心生愧疚。

安撫好溫阮瑜的情緒,楚墨琛清晰的看到了溫阮瑜拿著水杯喝水的兩個手還在顫抖著。

張媽讓他出去等她,溫阮瑜不肯,拉著楚墨琛的手恐懼的哀求他,「阿琛,你別走,我很害怕。你別走好不好,我求求你……」

楚墨琛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拒絕溫阮瑜,蹲了下來對她說,「你放心,我不會走。」

張媽看了一眼楚墨琛,也蹲了下來茲和的對她說,「阮瑜,我看你也累了。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的睡一覺好不好?張媽給你做你愛吃的可樂雞翅,你睡醒就可以吃到了好不好?」

溫阮瑜連忙搖頭如同撥浪鼓一樣,「不不不,我不要睡覺,我怕我一睡覺就見不到阿琛,我怕我一睡覺就像夢一樣全消失了。」

張媽心疼極這樣的溫阮瑜了,哄著她,「好孩子,他不會走的。他會在這裡等你醒來的,你乖乖的去睡一覺好不好。」

溫阮瑜對張媽的話表示懷疑,突然望向了楚墨琛問道,「是這樣嗎?」

楚墨琛最終還是點點頭,「你放心睡一覺吧,我不會走的。」

溫阮瑜好不容易被他們哄去睡覺,楚墨琛在外面煩躁的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煙支。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門被打開了,張媽出來了。

楚墨琛將手中的最後一支煙支踩滅,轉身問張媽,「她睡著了嗎?」

張媽點頭,「睡著了,你就是楚先生對嗎?」

楚墨琛點頭,「我是。」

「楚先生,方便接一步說話嗎?」

楚墨琛想了想,最終點點頭。

……

楚墨琛跟著張媽去到了她的房間,張媽一直不知道在翻什麼,他忍不住挑眉問道,「張媽,你到底在找什麼東西?」

「找到了。」張媽從床底爬了出來,取出了一個布滿了灰塵的盒子格外的激動,「總算是找到了。」

楚墨琛問,「這是什麼?」

張媽招呼他坐,「楚先生,你先坐下吧。」

楚墨琛坐了下來,蹙眉問,「張媽,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張媽也坐了下去,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塵,打開了盒子嘆息了一聲,「這裡面都是阮瑜的寶貝來的。」

盒子裡面有溫阮瑜的各種照片,各種舞蹈證書還有一雙新的舞蹈鞋,而這雙舞蹈鞋正是他與溫阮瑜相識她的第一個生日他送給她的。同時,裡面還有一支他很喜歡的派克牌鋼筆。望著這些東西,楚墨琛選擇不說話。

張媽拿起那雙舞鞋漫不經心的說,「你說對於一個熱愛跳舞的人來說,失去了一雙腿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呀?」

楚墨琛不說話,繼續聽張媽說。

「我認識阮瑜的時候是在一次車禍現場,那一次我和我丈夫打算移民美國,誰知道在途中就發生了連環車禍,我的丈夫不幸死亡。而阮瑜也成了這場車禍的受害者,醒來后她失去了雙腿,當她知道她以後再也不能站起來跳舞時,她覺得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好幾次想著結束生命,但每一次都是我僥倖的救了她。久而久之,我們慢慢的培養出了感情,我的丈夫離去,我沒有一個孩子,所以我把阮瑜當成了自己的女兒一樣看待。」張媽從盒子拿出那支鋼筆,望著楚墨琛說,「那天阮瑜出車禍,正好是你的生日。她告訴我,她要去給她的愛人買一支鋼筆。結果鋼筆買到了,自己卻出了車禍,她一直沒敢回去找你,是因為她怕給帶來負擔怕連累你。阮瑜是一個好姑娘,我實在不想再看見她每天都活得那麼痛苦,至於你怎麼選擇,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既然阮瑜不敢和你說出真相,那就讓她替她說。」

楚墨琛也沒有想到事情的真相會是這樣的殘忍,溫阮瑜是為了給他買一份生日禮物才會失去了雙腿。

張媽站了起來,嘆息了聲,「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我一個旁觀者也不好說什麼。」

張媽說完就走了,留下楚墨琛一個人在房間里。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突如其來的真相,將楚墨琛殺個措手不及,他該怎麼面對溫阮瑜該怎麼面對安然?他又該怎麼去選擇這段感情?如果和安然在一起,他心裡又愧對於溫阮瑜。但如果因為這樣跟溫阮瑜在一起,顯得對她又不公平。

楚墨琛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煩不勝煩。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這樣他就不會覺得愧疚溫阮瑜。但是有些事情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沒有辦法裝作不知道。

溫阮瑜醒來已經是晚上了,楚墨琛還沒有走站在窗口抽著煙,這是第幾口煙,楚墨琛自己也不知道了。

溫阮瑜見楚墨琛沒走心情也好,嬌羞的喊了聲,「阿璀…」

楚墨琛愣了一下,踩滅了手中的煙支,轉過身向她走去淡淡的說,「你醒啦1

「嗯,你扶我起來好不好?」

楚墨琛二話不說將溫阮瑜抱了起來,放在了輪椅上,又想起來張媽的話,看到溫阮瑜因為自己癱瘓的雙腳心裡,心裡各種滋味。

「謝謝……」

「不客氣。」

楚墨琛說了一句不客氣就沒有和她說話了,氣氛顯得有點尷尬,溫阮瑜找話題和楚墨琛說,「你吃飽了嗎?」

「我不餓。」

「哦……」

「嗯。」

楚墨琛始終對她惜字如金,這樣溫阮瑜很難受,垂低了眼眸,「阿琛,你現在是不是很討厭我?討厭我之前不辭而別?」

楚墨琛愣了愣,「沒有。」

大大的實話,就連她以前拋棄自己不管不顧的離開他,他都沒有討厭過她,更何況現在。

溫阮瑜眼眸藏不住的失望,「那為什麼現在你連和我說句話都感覺不太願意,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溫阮瑜想,以前的楚墨琛總是和她有一堆說不完的話,根本就不像現在一樣,肯定是討厭自己才會有這樣的反應不是嗎?

楚墨琛平靜的說,「真的沒有,你別亂想。」

「是嗎?」溫阮瑜鼓起勇氣輕聲的問道,「那你還愛我嗎?還會不會和我一起回到過去?回到……」

溫阮瑜的話還沒有說完,楚墨琛就把她的話題扯開了,「什麼都別說了,你剛起來肚子現在肯定很餓了,先把飯吃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推你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