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099章:傻白甜安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99章:傻白甜安然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的逃避讓溫阮瑜心裡很不好受,但臉上卻裝成若無所事,沖他微微一笑,「嗯,好1

此刻,安然等人還在趕著去拍攝地點,此次是為了拍攝公益活動地點選擇了在市區外的一個較為偏僻的貧困山區,路途較為遙遠。在市內出發還覺得沒什麼,一進到山區內,一路上顛簸不平,再加上下雨的緣故,路變得更加的不好走,一車子人就像在坐過上車一樣。

最後,嬌氣的女星盧萍萍忍受不住這一路上的顛簸,嬌滴滴的跟方勇抱怨道,「導演,還有多久才到底山區呀?我都快被震傻了。」

安然沒有盧萍萍那麼嬌氣,她沒有啃聲。

雖然大家都不啃聲,但是方勇也知道這一路上辛苦了大伙兒,「很快就到了,我知道這路不好走,但是為了那群需要幫助的孩子,大家就忍忍吧1

眾人沒有說話,只有盧萍萍還在抱怨不停,「方導,你都說了好多次很快到很快到了,你的很快到到底是什麼時候嗎?早知道我就不來的,活受罪。」

盧萍萍的經紀人楊田安慰她,「萍萍姐,你就再忍忍嘛,很快就到了。」

盧萍萍不但不領情,還凶了楊田一把,「你閉嘴,我都快震成腦震蕩了。」

楊田閉嘴不說話。

安然和林潔相視一眼,林潔聳聳肩,表示習慣就好。有些有點小名氣的藝人就是這樣,自以為高高在上,完全就不把自己的經紀人放在眼裡。

車子開在了半路上,天空突然降起了大霧,導致駕駛員無法看清前面的道路,不得不將車子停了下來。

見車子停了下來,方勇蹙眉問道,「怎麼了小剛?幹嘛停車?我們還要趕時間呢,還有一大段路程,不然的話拍攝不完。」

小剛解釋說,「突然降霧,前面一大片都是霧,看不清去路,也不知道是路還是懸崖,所以就停下來,要等霧散去了才能走,太危險了。」

方勇打開了車門跳下了車視察,果然前方一片霧,看不清前進的方向,天空不下雨卻降起了霧來,方勇低低的詛咒了聲,跟大伙兒說,「大伙兒都下來休息一下吧,前方有大霧暫時不能走。」

眾人唉聲嘆氣,叫苦連天,「這是要多逗留一個晚上的節奏?」

方勇自己也嘆息了聲,「唉,沒辦法呀1

盧萍萍反應最為激烈,「導演,現在大晚上的不走,萬一跑出一個什麼怪物怎麼辦?我才不要下車。」

盧萍萍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了不知道哪裡傳來的怪聲音,像狼但又不像狼,直讓人毛骨悚然。

盧萍萍不說還好,一說倒是提醒了大伙兒,開始七嘴八舌的攻擊方勇,「對呀對呀,導演。留在這裡太危險了,導演。」

方勇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我也想走啊,但是這樣的情況誰敢開車,一來看不到路二來萬一出了個什麼意外,怎麼辦?」

盧萍萍依舊不依不饒,「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導演留在這裡也一樣不安全啊,你剛沒聽到一些怪聲音嗎?」

盧萍萍的話音剛落,從深山再次傳來一陣陣的嚎叫聲,非常的恐怖和讓人感到不安。

眾人紛紛說,「導演,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安然最後沒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們都別這樣自己嚇自己,導演說得沒有錯的,現在霧那麼大,萬一出了個什麼意外,對大家也沒有什麼好處,我們還是聽導演的吧!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

總裁夫人發話了,方勇那叫一個謝天謝地。方勇這個小組的成員幾乎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她和楚墨琛的特殊關係,總裁夫人都發話了,眾人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盧萍萍尖銳不屑的聲音上來了,「喲瞧你這話說得倒是輕鬆,你說這裡那麼多條人命在這裡,萬一真的出了個什麼意外是不是你負責先,安然。」

安然被盧萍萍這麼一嗆都無法可說了,這麼多條人命在這裡,她確實負不起這樣的責任。

盧萍萍斜睨了她一眼,切了聲,「怎麼?沒話說了吧?瞧你說得輕鬆,沒吃過豬肉也該見過豬跑吧1

安然抿唇站在一邊不說話,林潔小聲說,「別理她,仗著自己小有名氣就在這裡耍大牌。」

安然點頭,也沒有將盧萍萍的話放在心裡。

楚墨琛留下來的吃晚飯,飯後他一個人在外面心煩的抽了根煙,掏出手機給安然打了一個電話。

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車上安然看了楚墨琛的電話,眼眸藏不住的幸福,林潔坐在旁邊不小心瞄到了,表示非常的鄙視,「又喂我吃狗糧,真的非常的鄙視你。」

林潔的話傳到了方勇的耳朵里,自然知道安然和誰在通電話了。

「哪有……」安然劃下接聽,聲音很自然的就變軟了,「喂,阿璀…」

盧萍萍不屑的切了聲,心想男朋友而已,我有一大推。

楚墨琛聽到了安然的聲音,瞬間心裡變得安逸平靜了好多,不像剛才那麼的煩躁,「喂,然然1

安然問,「你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吃飽了嗎?」

楚墨琛愣了一下,向後望了一眼,對安然撒了一下慌,「我在公司,剛和一個客戶出來應酬,現在準備回家了。你呢?安全到了山區了嗎?」

安然怒怒嘴,「還沒有呢,這邊一整天都在下雨,然後呢好不容易雨停了又開始將霧了,現在都沒辦法繼續前進了,估計又要延遲回去了。」

楚墨琛一聽,非常的緊張詢問她,「那你現在有沒有事?」

電話裡頭的安然一笑,「我能有什麼事呀1

正是這一笑,楚墨琛也明確了自己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他對安然說了一句,「安然,謝謝你。」

溫阮瑜轉著輪椅出來,剛好就聽到了這一句話,也知道他現在跟安然在講電話,再看看他現在和剛才在裡面吃飯的兩個模樣,溫阮瑜心裡真的特別的難受。

安然問,「為什麼感謝我?」

楚墨琛望著天空上的星星,對安然表達,「總之感謝你,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了你,感謝你在我最難過的一段時間,從天而降。感謝我對你百般刁難,你還守在了我身邊。安然,我愛你。」

聽到了楚墨琛的又一次表白,安然忍不住紅了臉,「我也是。」

安然掛了電話,林潔就忍不住調侃她,「哎喲喂,瞧你這臉紅的。」還學著她有莫有樣的說,「我也是。」

安然嬌嗔,「林潔姐……」

楚墨琛把最後一口煙抽完,轉過身來就發現了溫阮瑜在他的不遠處,裝作若無所事,他走了過去把推她進去,「你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小心感冒。」

溫阮瑜一笑,「我看你出來了那麼久,我就出來看看你在外面幹什麼了。」

楚墨琛沒說話。

張媽端著糖水出來微笑著招呼兩人過來,「來來來,阮瑜楚先生,來喝糖水。」

溫阮瑜抬頭和楚墨琛說,「去喝糖水吧1

楚墨琛點頭,推著溫阮瑜過去。

一劇組的人都在車上等著霧散前進,有些人困得都睡覺了。就在這個時候盧萍萍人有三急,外面黑乎乎的一片,她一個人非常的害怕,她咬牙忍住了,最後還是沒忍住,她拍了拍旁邊睡著了的楊田,「小田,起來。」

楊田被她拍醒了,抹了把口水,睡得迷迷糊糊,「怎麼了?」

盧萍萍說,「我尿急。」

楊田依舊迷迷糊糊,「那你去埃」

盧萍萍一把將她給掐醒,咬牙切齒的說,「我要是敢一個人去我還叫你起來幹什麼?」

意思就是你陪我一起去。

楊田望了望車窗外一片黑暗,到處都是野獸的叫聲,楊田吐了吐口水,非常的怕死,「我也不敢去啊1

「你……」

安然好心說,「萍萍,你是不是尿急?我陪你一起去吧,我和你一起去吧1

盧萍萍非常的高傲,把頭一扭,「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去。」

楊田謝天謝地,勸盧萍萍說,「萍萍,既然安然陪你一起去,你就別那麼高傲了,小心尿褲子。」

盧萍萍怒斥,「你閉嘴。」

林潔看不過,對安然說,「安然,你別管人家那麼多,我陪你一起去。真是好心沒好報,以為自己是誰呢?真是的,活該她尿褲子。」

安然點頭。

兩人正要開門出去,盧萍萍狠狠的瞪了楊田一眼,趕緊說,「誒誒誒……安然,你等等我。」

林潔似笑非笑的反問,「怎麼?不是說不和她一起去么?你倒是有志氣一點別去埃怎麼了慫了?」

「林潔姐……」安然偏頭對她微微一笑說,「走吧。」

盧萍萍別過臉依舊高傲的對安然說,「安然,我告訴你別以為你現在陪我去了,我就應該感謝你。我告訴你,我不會感謝你的。」

說完她高傲的打開了車門先下了車。

林潔氣不過被安然攔住了對她說了句,「林潔姐算了,習慣就好。」

林潔表示非常的擔心安然的未來,如此單純沒有心機怎麼辦是好?有時候林潔還希望安然偶爾耍點心機什麼,然而她已經帶了她那麼久了,安然都沒有對誰耍過心機,跟個傻白甜似的,林潔能不表示堪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