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0章:安然遇險(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章:安然遇險(上)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盧輕輕害怕的跟在了安然的後面,緊緊的抓住安然的手臂,東張西望。

安然也察覺到了她的害怕,笑了笑說,「萍萍姐,你不用那麼害怕,不會有事的,有我陪著你。」

盧萍萍既害怕又死要面子,甩開了安然的手一本正經的說,「誰……誰說我害怕了,我才不害怕。」

為了證明自己說得話,她還壯起了膽子走在了安然的前面。

安然很無奈的搖搖頭,知道盧萍萍愛面子,也沒有去揭穿他。

兩人找了一個隱蔽的草叢解手,盧萍萍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舒服了,一邊穿褲子一邊喃喃自語,「舒服,都快憋死我了。」她轉頭有點不耐煩的問著安然,「安然,你好了沒有?」

安然穿好了褲子站了起來,應了聲,「好了好了……」

「你快點。」

盧萍萍走在了前面,突然聽到了安然的一聲尖叫聲,她嚇得腦子一片空白拔腿就跑。

安然整個人因為腳打滑不小心整個人滾下了山坡,頭撞到了一旁的石頭,一大推稻草砸了下來將她覆蓋住了。

安然最後弱弱的喊了一句救命,人也跟著暈了過去。

盧萍萍慌慌張張的回到了車上,林潔沒看到安然的身影,問盧萍萍,「萍萍,安然呢?」

「安然?」盧萍萍這才想起自己因為太過害怕把安然給丟下了瞬間底氣全無,「我……我把安然給丟下了。」

林潔聽了非常的生氣,責備盧萍萍,「盧萍萍,你怎麼可以把安然一個人丟下?萬一安然出了什麼事,楚總怪罪下來,我可不管。」

盧萍萍把關鍵字眼給聽見了耳里,眼睛情不自禁瞪圓了,「你說什麼?」

方勇連忙打住兩人說,「現在不是怪罪誰得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安然給找到。」

盧萍萍弱弱的說了一句,「她長那麼大個人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

林潔怒斥,「你還說。」

盧萍萍果斷心虛閉嘴,不管林潔說的話是真是假,盧萍萍打心裡默默祈禱安然千萬不要出個什麼意外。

楊田說,「都別說了,都下車找找吧。」

眾人下了車去找安然,沿路喊安然的名字都沒有人回應,在周圍的附近都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了安然的身影。

盧萍萍心裡開始慌了,要是安然出了個什麼意外,她該怎麼辦?

她剛這麼想,林潔責怪她的聲音上來了,「都怪你,要是安然有個什麼三長兩藍了,你怎麼就可以這樣丟下她,現在人都不知道去哪裡了,現在讓我去哪裡找她?我怎麼跟楚總交代?」

整個劇組都沒人敢吭聲,楚墨琛要是真的怪罪下來的花,不單單是盧萍萍一個人的事了,那就是整一個劇組的事了。

盧萍萍愧疚的低頭跟林潔道歉,「對不起……」

這是盧萍萍第一次跟人家道歉,大家都表示很詫異,但是就有其中一個平時看盧萍萍不順眼的工作人員,藉此機會來說盧萍萍,「現在道歉有什麼用?人都出事了,盧萍萍我跟你說,要是安然真的出了個什麼意外的話,楚總要是真的怪罪下來,就不是你的問題那麼簡單了,而是整個劇組的問題了,你懂嗎?我就看你得意多久。」

「小玲。」方勇蹙眉喊了聲,轉身對盧萍萍說,「萍萍,你好好想想到底怎麼回事,安然為什麼會無緣無故不見了。」

盧萍萍努力的回想說,「我和安然一人一邊解手,然後我好了就叫安然,我聽見了安然的一聲尖叫聲,我嚇得腦子一片空白,當是沒有多想,就跑回來了,我以為安然會跟著過來,誰知道……」

林潔聽了表示怒不可歇,「你以為你以為,你明明聽到了安然的尖叫聲,你為什麼不倒回去看看?你就這麼自私嗎?現在安然會不會掉下山坡或者給野獸吃了都是問題,盧萍萍我看你怎麼跟楚總解釋。」

林潔越想越覺得可怕,「不行,我要去找安然。」

方勇拉住了她,「林潔,你別衝動。你去哪裡找安然?就算安然真的掉下了山坡,你看看這山坡的趨勢,你下的去嗎?」

再加上下了雨,泥土都是軟軟的,方勇才不可能會讓林潔下去冒這個險。

林潔感覺自己都要瘋掉了,雖然帶著安然的時間並不長久,但是安然待她情同姐妹,「不然怎麼樣?丟下安然一個人不管嗎?對不起,我做不到。」

方勇讓她冷靜下來,「你先冷靜下來,我們怎麼會丟下安然不管?這裡的地勢我們都不熟悉,前面不遠就是石家村,他們在這裡土生土長,他們比我們還要熟悉這裡的地勢,我們現在趕過去,請求他們的支援,有了他們的幫助,我們找安然也容易一點不是嗎?」

林潔聽了感覺有道理,慌忙說,「那你還等什麼?現在趕緊去埃」

方勇點頭,讓大伙兒上車,繼續前進石家村,這時候大霧也退了,大伙兒前進也很順利。

桃子因為楚墨琛把溫阮瑜接回家裡住表示非常的不滿意,楚墨琛然後她做什麼,她都敢違抗他的指令,處處與她針對。然而楚墨琛並沒有生氣,這樣小黑表示非常的敬佩,「桃子,小的真的佩服你,敢這麼和少爺做對的人你也是第一個,重點是少爺還不生氣,簡直666啊1

桃子,「……」

桃子沒心情,趕他走,「去去去,一邊去,本小姐沒心情。」

看到溫阮瑜在楚墨琛裝的一臉傻白甜的模樣,桃子就想狠狠的抽她一個耳光,讓你裝。

小黑也知道桃子在氣什麼,嘆息了口氣坐在了她的身邊說,「唉,你也不能怪少爺。溫小姐也是因為少爺才失去了雙腿,你說溫小姐一個殘疾人,住在那樣的環境,經常會有地痞流氓來騷擾她,溫小姐又是少爺的初戀,你覺得少爺會放心讓她一個人在那裡住嗎?就算……」

小黑的話還沒說完,桃子就狠狠的踩了他一腳,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的問道,「你哪邊的?你可別忘了,安小姐對我們有多少,現在人家都欺負到安小姐的頭上了,你還替那個姓溫的講話?」

小黑疼得嗷嗷叫,特別的不可憐,「我說的都是實話嘛1

桃子瞪他,「你還說。」

溫阮瑜在樓上都看得一清二楚,剛好楚墨琛推門進來,她轉動輪椅過來對他微微一笑,「阿璀…」

楚墨琛去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米白色的毛衣加一條休閑褲,溫阮瑜微微一笑,「我記得你以前都不愛穿白色的毛衣的,怎麼現在就喜歡了?」

楚墨琛下意識的看了自己身上的裝扮,淡淡的說,「其實,白色毛衣也挺好看的。」

關鍵的是安然喜歡他穿白色毛衣,那次和她去逛街,安然無意中說了一句這件白毛衣你穿了肯定很漂亮,說著無意聽者有心。從來以後,楚墨琛就愛上了白色毛衣。

「哦……」溫阮瑜哦了一聲,找些話題和楚墨琛聊,「阿琛,我在這裡會不會不方便?我看桃子小姐好想有點不高興我在這裡。」

溫阮瑜還不忘順帶給桃子補一刀。

楚墨琛抿唇說,「不會,桃子的性格就是這樣,你別放在心裡。還有我讓林炎去給你找一個環境好點的地方,到時候你搬過去后,我會給你請女傭照顧你,到時候你也可以讓張媽過去陪你一起住,張媽照顧你,我放心一點。」

聽到楚墨琛的這一席話,溫阮瑜心裡別提多難受了,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嗯好1

楚墨琛突然想起一件事,「哦對了,我讓林炎給美國那邊最好的骨科醫生聯繫了,到時候我會讓林炎把你的情況告訴醫生,到時候我在陪你一起過去治療,我會讓你從新站起來的。」

唯有治安溫阮瑜的雙腿,楚墨琛才不會覺得虧欠溫阮瑜,如果能治好溫阮瑜的雙腿,他一定會不惜代價。

溫阮瑜發現一件事,現在楚墨琛對於她的事都不再是親力親為的,而是交給林炎處理了,溫阮瑜對此很是失望,但始終還是不肯相信楚墨琛已經不愛他的事實。

楚墨琛見時候也不早,對溫阮瑜說,「你早點休息吧1

楚墨琛轉身就要走,溫阮瑜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開口留楚墨琛,「阿琛,你能不能留下來陪陪我,我很害怕。」

楚墨琛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過頭來背對著她冷漠的拒絕,「阮瑜,別這樣!天色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1

楚墨琛說完頭也不回,快步流星的開門出去了。

溫阮瑜氣得一把掃落了桌子上的花瓶,剛好這一幕被進來的桃子給碰見了,溫阮瑜立刻臉色變了變,無比的純真,睜眼說瞎話,「這個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花瓶給碰掉了,我幫你撿起來吧1

她說著附身就要去撿花瓶,桃子心裡冷笑,但也沒有揭穿她,一個比一個會玩,連忙放下了手中的被子過去阻止她說,「沒關係沒關係,溫小姐。這種粗重的活讓我來就好了,怎麼說你也是客人,這事怎麼能讓你來做呢?再說了,你行動也不方便,還是我來吧。」

桃子還不忘咬牙強調客人這兩個字,這話說得要多諷刺就有多諷刺,溫阮瑜雖然心裡聽得格外的不舒服,但還是裝作聽不懂桃子的話中話,裝得一副好逼,「真的非常抱歉。」

桃子收拾了地毯上的花瓶,一邊幫她換床單一邊說,「溫小姐哪裡的話,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溫阮瑜望著桃子忙碌的背影,邪惡的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