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3章:安然失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3章:安然失憶了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唐糖屁股還沒坐熱,救援隊伍就回來了,眾人趕緊上前去,七嘴八舌的問他們,「人找到了嗎?」

救援隊隊長搖搖頭,「我們都儘力了,但是就是沒有找到人。」隊長把絲巾拿出來,「就找到了這個和這部手機。」

楚墨琛一把奪過隊長手中的絲巾,認得這條絲巾,是他送給安然的,那時候安然還嫌棄它特別的丑。楚墨琛覺得整個世界都要崩塌了,一下子軟跪在了地上。

唐糖哭暈在了顏宸朔的懷裡,「這次肯定凶多吉少了,怎麼辦?」

顏宸朔緊緊的擁著她,出了這樣的心裡和唐糖一樣不好受,但是做為一個有女人的男人,他必須要做這個女人堅強的後盾,「哭吧,哭出來心裡也許就舒服多了。」

「嗚嗚嗚……」

劉曉柔也很難過,但卻不像唐糖那樣。江辰希知道劉曉柔內心難過,將她擁入懷裡,給予她無聲的安慰。

劉曉柔最後還是埋在了江辰希的懷裡,緊緊的抓著他的襯衫無聲的哭了。

江辰希輕輕掃著她的背脊,沒有說一句話,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越是安慰越是難受,再加上自己又不太會說話,他覺得無聲的安慰就是給劉曉柔最好的安慰。

整個劇組保持著沉默,沒有一個人敢吭聲,整個屋內靜的幾聲唐糖的哭聲和外面雨水滴答滴答滴落的聲音。

沒想到安然真的出了事,盧萍萍沒想到心裡會如此的不好過。

楚傾凱第二天從國外回到公司,聽聞安然遇害的消息,和楚楚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看到一個屋子裡的人哭的哭,沉默的沉默,楚傾凱和楚楚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怎麼樣?人找到了嗎?」

眾人始終保持著沉默,然而楚墨琛整個人都頹廢了,楚楚有很強烈的不祥預感,但是她就是不相信自己強烈的預感,走過去問杵在一旁的林炎,「林炎哥,你告訴我,安然姐到底怎麼了?」

林炎沉重的看了一眼楚楚,最後嘆息了一聲,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楚楚說這噩耗。

沉默的沉默,唉聲嘆氣的唉聲嘆氣,楚傾凱著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我說你們能不能都別唉聲嘆氣啊?是生是死,你們也出個聲告訴我一聲啊?」楚傾凱把矛頭指向了林潔,「身為安然的經紀人,林潔你來說。」

「礙…哦哦!安然她……她……」知道紙包不住火,楚傾凱和楚楚遲早都會知道,還不如和她們老實的交代,雖然想是這麼想,但真正的讓她說出口,她發現自己還無從下口,最後推給了方勇,「楚總,你還是問方導。」

楚傾凱望向了方勇,方勇心被一提之餘,抿唇沉重的對楚傾凱說,「楚總,安然她……她可能凶多吉少,很有可能被野獸給吃了。」

這樣的消息無疑就像一道響雷一樣在楚傾凱和楚楚的耳邊炸開,楚楚慢了幾拍,反應過來立刻否定這樣的消息,「不可能,安然姐不可能會被野獸吃了。」楚楚轉身問救援對隊長,「你們會不會沒找清楚?肯定還有哪個角落沒有找到是不是?」

隊長抱歉的說,「對不起,我們儘力了。我們都把山上和山下都找遍了,就是沒有找到安小姐的身影,很有可能……」

隊長雖然沒有說下去,但是楚楚還是知道他想說什麼,喃喃自語,「怎麼可能……」

聽到這樣的結果真的讓楚傾凱很痛心,看到楚墨琛一夜變得如此落魄的樣子,她更是心疼,上前拍了怕他的肩膀安慰他,「阿琛,別太難過了。生死由命,也許安然命中注定逃不過這一個結。看開一點吧,孩子。」

就在這絕望的氣氛里,村長的兒子歡天喜地的從門口喊著進來了,「好消息好消息……」

鄭村長趕緊訓了自己的兒子幾句,「兒,你這是幹什麼呢?你別在這裡瞎搗亂,出去耍出去耍。」

鄭村長的兒子已是滿頭大汗,「你們是不是在找一個姐姐大概那麼高。」他還比了比給眾人看,^_^「穿著白色襯衫牛仔長褲的姐姐呀1

林潔趕緊上前說,「對對對,那天安然就是這麼穿的。」林潔一喜,「小朋友你是不是看到過這位大姐姐。」

上帝關了楚墨琛一扇門,又給他開了一扇窗讓看到了希望,恢復了生機,連忙上前說,「快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裡?我要去找她。」

鄭村長的兒子說,「我今天去他朋友家玩的時候他告訴她媽媽救了一個受了傷的女孩子。我猜大概就是你們要找的大姐姐吧?」

眾人趕緊七嘴八舌的問,「現在人在哪裡?」

「我帶你們去吧。」

孩子走在前面帶路,一行人轟轟烈烈又一次去找安然。

……

安然山裡的一對農村裡的夫婦給救了,安然醒過來,婦女就端著臉盆進來了,見安然醒了慈祥一笑,「小姐,你醒啦!你都暈了好久了,我多怕你有什麼事,還好你沒有事。」

安然環視了一圈,腦子一片空白,沒有一點點記憶,她用力的甩了甩腦袋,腦子依舊還是空白的一片。

她是誰?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裡?安然一無所知,心裡慌得很。

婦女察覺了安然的不對勁,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溫格的問道,「你怎麼了?」

安然抓著婦女的手慌張的問道,「我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你又是誰?為什麼我一點記憶都沒有?」

「呀,你該不會是失憶了吧?」

安然搖搖頭,很是失望,「我也不知道。」

婦女的非常同情安然,「我叫李玲,你可以叫我李嬸。是我和我老公今天去下田的時候發現了你,救了你。你大海是失憶了,不過你放心,你的家人應該很快來找你了。不過你也是挺幸運的,一個人仔坡下都沒有被野獸給發現。現在別想那麼多,好好躺一下,吃點東西,估計你的家人也來了。」

「家人?」

安然一點記憶都沒有,她現在渴望著恢復記憶,不斷拚命的逼自己去找回失去的記憶,反而適得其反,腦袋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疼得她尖叫了一聲。

李玲見況,趕緊握住她的肩膀控制住她,忍不住責備她,「你這是在做什麼?你瘋了嗎?」

安然可憐兮兮,眼淚都差點出來了,「我記不起來,我記不起我自己是誰,我記不起我的家人是誰。李嬸,你告訴我該怎麼辦?」

李玲心都軟了,抱著她的頭輕聲的安慰她,「好孩子,記憶沒了可以找回來。你現在身體才剛剛恢復,燒才剛剛退下去,什麼都沒有自己的身體重要。聽話,好好的躺著,記憶會回來的,只是時間的問題,強迫不來的。」

安然擦了擦眼淚,剛要躺下去,楚墨琛等人就趕了過來了,四目對視,楚墨琛看到安然的那一刻,眼淚都要出來了。

然而,安然望著楚墨琛的眼神是陌生的,特別來了那麼大一群人,把安然給嚇住了,弱弱的問了一旁的李玲,「李嬸,他們是誰呀?」

眾人一陣錯愕,安然這是失憶了的節奏?

唐糖反應較激烈,「安然,我是唐糖,你忘記我是誰了嗎?」

「唐糖?」

安然的記憶里一點沒有唐糖的半點回憶,唐糖滿懷期待,結果換來了她無情的三個字——不認識。

唐糖不能接受這樣的答案,一把將楚墨琛拉了過來問,「他,你總認識了吧?你那麼愛他,他也那麼愛你。」

安然望向了楚墨琛,感覺他好面熟,但是腦子裡就是沒有他的半點記憶。望著他那雙憂鬱帶著點傷感的眼神,安然忍不住想,這個男人如此的猶豫,肯定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眾人看安然想了那麼久,多半應該會想起楚墨琛,畢竟對她這般的重要。誰知道安然開口說,「我記不起他是誰了。」

楚墨琛都沒來得及說話,唐糖情緒激動,過去不停的搖晃著她,質問她,「安然,你怎麼可以忘記了我們,忘記了楚墨琛,他那麼的愛你,你怎麼捨得把他給忘了,你說啊?你怎麼捨得把他給忘了。」

但是不管唐糖怎麼去搖晃她,質問她,安然還是沒有半點回憶。但是每次望著楚墨琛的眼神,感覺很憂鬱,他真的很愛她嗎?

劉曉柔拉住了唐糖說,「唐糖,你別這樣,你這樣會嚇到安然的。」

安然望著劉曉柔,一樣沒有劉曉柔的記憶,「你又是誰?」

劉曉柔不像唐糖的性格,沖她溫和的一笑,「你好,我叫劉曉柔。」

「我們是朋友嗎?」

劉曉柔一笑,重重的點頭,「嗯吶,我們三個是閨蜜。一起讀書,一起睡覺,一起吃飯,幾乎做什麼都在一起。」

聽劉曉柔這麼說,安然眼眸閃過一絲失望,低頭輕聲的說,「可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劉曉柔說,「沒關係的,想不起來那就不要想起來,我們可以重新認識。」

劉曉柔的這番話讓安然很是感動,心裡暗暗的發誓不管怎麼樣都要把回憶給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