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4章:往事就讓它隨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往事就讓它隨風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安然被帶去醫院做了一個全身檢查,除了頭部被輕微的撞傷包紮了一下,確定了沒有其他的問題,就辦理出院手續了。

唐糖對安然突然間的失憶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問一聲,「醫生,你確定給她檢查清楚了?」

醫生點頭,非常肯定,「是的。」

「那她為什麼會突然間就失憶了?」

「這個……」醫生也不好說,確實檢查了確定了沒有什麼大的問題,但是這個失憶的話,就有點解釋不通了。

安然始終沉默的坐在醫院的長廊上,此時此刻的她討厭死了沒有了記憶的自己,滾燙的眼淚滴落在自己的手背。突然,一雙溫暖的大手覆蓋在了她的手背上,安然愣了一下,淚跡斑斑的抬起頭來。

楚墨琛心狠狠的抽了一下,抬起手來溫柔的替她拭去淚水,不知道該跟她說些什麼,才能喚醒她的回憶,「別哭了。」

望著眼前這個深情的男人,安然渴望自己能夠記起他記起一切,但顯得又是那樣的無能,那種心酸也許沒有人會懂。

安然抽泣著,「我記不起你,我對你沒有任何的回憶,怎麼辦?」

雖然聽到安然這麼說,心裡很難過很失望,但是還是臉上還是表現得很樂觀,「記不起來那就不要記起來,你只需要記住,我叫楚墨琛,我是你男朋友,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一樣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很好,很恩愛,你完全可以不用懷疑,不信的話你大可以問一問她們。當然……」他停了一下,「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去領證。」

安然微微低下了頭,玩弄著自己的手指輕聲說,「但是我對你一點印象都沒有,怎麼去領證?」

「只要你願意,那都不是事。」非常強勢非常的霸道。

……

楚墨琛帶他回了家,桃子和溫阮瑜看到兩人會來趕緊上前迎接,異口同聲說,「少爺/阿琛,你們回來啦?」

面對這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安然弱弱的問了一句楚墨琛,「阿琛,她們是誰啊?」

楚墨琛還來不及發話,桃子就呀了一聲,「安小姐,你說什麼話呢?我是桃子啊,你不記得我了嗎?」

溫阮瑜微微蹙眉。

安然望著桃子的眼神是陌生的,最後很無奈的搖搖頭,略有點失望,「我不記得你是誰了。」

桃子,「……」

楚墨琛剛想開口跟桃子說,溫阮瑜溫和的開口關心安然,「安然,你沒什麼事就好了。阿琛都快擔心瘋你了,你回來就好了。」

桃子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心裡暗罵著溫阮瑜綠茶表。

聽溫阮瑜這麼說,安然很自然的看了一眼楚墨琛,然後問溫阮瑜,「你又是誰?」

溫阮瑜張了張嘴,很想說我是楚墨琛的前女友,但是礙於楚墨琛在這裡,她硬生生的把想說話給吞進了肚子裡面,變成很單純的一句話,「我是阿琛的朋友,叫我溫阮瑜就好。」

楚墨琛心裡也鬆了口氣,他多怕溫阮瑜會亂說話,慶幸她沒有亂說。

桃子小聲的問了一句,「少爺,安小姐她怎麼了?」

楚墨琛也沒有打算隱瞞桃子些什麼,平靜的說,「她失憶了,不記得所有的人和事了,所以桃子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多和她講講她熟悉的事,對她恢復記憶還是有幫助的。」

桃子驚呼,「為什麼會這樣?」

楚墨琛搖搖頭,表示也很無奈,安然連他也給忘了。

安然望著桃子的眼神楚楚可憐,桃子表示非常的同情,「可憐的安小姐。」

溫阮瑜則心裡冷艷的想,失憶了那就太好了。她覺得老天都在幫她。

楚墨琛說,「桃子,你帶安然去到處看看,我去處理一個會議,馬上就回來。」

桃子點頭,「安小姐,跟我來吧1

安然不願意,現在對沒有了記憶的安然來說,楚墨琛無疑是她現在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人。現在對她而言,沒有了楚墨琛就沒有了安全感。

楚墨琛很有耐心的哄著她,「寶貝兒乖,你跟著桃子去看看,我開完會就來找你。」

安然不願意,像個孩子一樣緊緊的扯著楚墨琛的袖子不肯鬆手,「我不要,我害怕……」

楚墨琛深深的望著安然,那一刻他有一個自私的念頭,他希望安然就這樣一輩子都不要記起回憶來,像一個孩子一樣緊緊的粘著他,這樣的感覺並沒有什麼不好。

溫阮瑜看到楚墨琛對著安然那溫柔得幾乎可以膩死人的眼神,眸光一沉,心裡恨不得現在將眼前的安然給千刀萬剮。

楚墨琛最終也沒有那麼自私,揉了揉他的長發,「安然乖,你不是一直渴望記起一切嗎?你現在跟桃子去逛逛,對你回憶有幫助的,說不定能夠很快的找回你的回憶呢。」

聽楚墨琛這麼一說,安然小小的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同意跟著桃子走。

安然一走,溫阮瑜就邀請楚墨琛留下來陪她吃午飯,沒想到遭到了楚墨琛的拒絕,「阮瑜,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但是我們……」

「回不去了,你不再是以前的,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

這樣的答案對溫阮瑜來說簡直太殘酷了,眼淚情不自禁就流下來了,含著怨恨的眼神質問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不覺得這樣對我很殘忍嗎?」

「殘忍?」楚墨琛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轉而冷漠的反問道,「那你呢?六年前不管不顧拋下我,你難道就不覺得對我太殘酷了嗎?現在抱怨我見異思遷還是怎樣?」

對於六年前的事,溫阮瑜表示也很抱歉,「關於六年前的事我也很抱歉,辜負了你,但是我也得到了我應有的懲罰不是嗎?我失去了一雙腿,你應該知道這雙腿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不是嗎?」

「比我還重要對嗎?」

被楚墨琛這麼問,溫阮瑜竟無言以對。

楚墨琛冷笑,「直到這一刻你還是覺得你所謂的舞蹈事業比我還重要。」

「不是的不是的,你聽我說……」

溫阮瑜有心想解釋,然而楚墨琛並不想聽她的解釋,「夠了阮瑜,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不怪你,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1

「阿璀…」

楚墨琛轉過身背對著溫阮瑜,不去看溫阮瑜可憐兮兮的臉,冷漠的說,「我和安然都要感謝你,感謝你當初無情的離開。我會想辦法治好你的雙腿,讓你繼續站起來跳舞,如果你願意,我們還是好朋友。但是……」他頓了頓,給溫阮瑜提前打預防針,「但是如果你企圖對安然不利,我一定會對你不客氣。」

聽了楚墨琛的這番話,溫阮瑜只覺得渾身都變得冰冷,眼淚簌簌而流,「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那你還接我回來幹什麼?」

她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咆哮而出,但是都換不回楚墨琛的半點心軟,「沒有為什麼,因為她叫安然,僅此而已。」

他說完就匆匆上了樓。

溫阮瑜望著他上了樓消失的地方,眼眸閃過一絲陰騭,心裡暗暗的發誓就算得不到楚墨琛,她也要和安然同歸無荊

桃子帶著安然在別墅逛了一圈,滿懷期待的問安然,「怎麼樣?安小姐,你想起什麼來了嗎?」

安然望著牆壁上她和楚墨琛上次在倫敦街上讓流浪畫家畫的親昵掛畫,畫面中,兩人鼻尖對著鼻尖,畫中的她一臉幸福,楚墨琛臉色也有淡淡的笑容,這種幸福的笑容是騙不了人的,他們果然是一對情侶。

看安然望著那副掛畫發獃,桃子再次滿懷期待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安小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安然腦海里閃過一些模糊的畫面,非常的模糊,最後沒了,頭一陣刺痛,「有些畫面非常的模糊,但是還是記不起來。」

桃子一陣無語,最後挫敗的唉聲嘆氣,「哎喲,我說安小姐呀安小姐,為什麼你會在關鍵的時刻給失憶了呢。」

安然坐在床上,也很無奈,「我也不想的呀!我甚至比你更想恢復記憶呢。」

桃子坐在她的身邊,也知道自己太過於心急了,嘆息了一聲,「罷了罷了,慢慢來。太心急,搞不好還適得其反呢1

安然點點頭,眉心皺了皺問道,「桃子,你能跟我說說阿琛和我的一些事情嗎?因為我對他真的一無所知。」

剛好楚墨琛處理好事情來找安然的時候,碰巧聽到了安然和桃子的對話,握住門柄的手不由停住了,沒有開門進去。

「少爺礙…」桃子認真的思索了一番對他說道,「少爺呢,他脾氣很壞,陰晴不定。但是呢,他對你卻非常的好,每次你有什麼危險,少爺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幫助你。也不是說因為他是我少爺,我才幫他說話。不過少爺對你,真的好到沒有話說了。」

門外的楚墨琛冷哼了聲,心裡冷艷的想,算你識趣沒有亂說話。

不然的話,他非叫小黑收拾她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