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5章:想不起就不要想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想不起就不要想起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哦這樣礙…」失憶了的安然就像好奇寶寶一樣,對什麼都充滿著好奇,「那……那個溫阮瑜跟楚墨琛很熟嗎?」安然撇撇嘴,表示很不高興,「我看她和楚墨琛不單單止是朋友那麼簡單吧?」

看溫阮瑜望著楚墨琛的眼神,一看兩個就是有故事的人。還朋友呢,忽悠誰呢?

桃子欣慰的摸了摸她的頭,「安小姐,我看你還沒有完全失憶嘛。沒錯,其實少爺和溫小姐……」

桃子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推門進來,給了桃子一個眼色,瞪了眼桃子。

因為和安然混熟了的緣故,桃子現在是越來越不把楚墨琛當一回事了,摸了摸鼻子。

安然望著楚墨琛一笑,「你怎麼來了?你不是說要處理文件嗎?」

桃子非常的不識趣,還坐在安然的身邊,楚墨琛給她一個眼飾,讓楚墨琛氣得牙痒痒的是,桃子竟然跟他裝起蒜來,裝作看不到,和安然一起愉快的聊天。簡直就是越來越放肆越來越目中沒有他,不行,改天他得讓小黑好好的**一下桃子才行。簡直太過分了,不能忍。

安然見楚墨琛站在原地,蹙眉問道,「你站在那裡幹嘛呀?」

楚墨琛走了過去,咬牙切齒的說,「桃子,你不是還有事情忙嗎?還不快去?」

桃子笑得格外的欠揍,「沒有啊,我現在不知道多有空呢,我有的是空。」

楚墨琛笑了笑,「哦?是嗎?」

這笑容讓桃子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楚墨琛一本正經的開口,「既然你那麼有空,正好廚房裡剛才我不小心把綠豆和紅豆給發撒了,你去把它們分類好來吧。」

桃子,「……」

桃子腸子都悔青了,嗷嗷叫,「少爺,你不能這麼欺負我。你不能看我長得可愛你就欺負我,你這不合理啊1

楚墨琛攤攤手,一點都不吃她的這一套,「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老老實實的去挑豆子,要麼就扣你年終獎。」

桃子,「……」

奸商奸商奸商,有木有。

桃子偏頭,可憐兮兮的望著安然,「安小姐,你要幫幫我,不能因為我可愛,就這麼欺負我,這不合理。安小姐,拜託拜託……」

桃子沖她眨眨眼睛,那樣子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安然,「……」

安然還來不及幫桃子求情,楚墨琛就搶先發話了,「你不用這樣看著她了,我告訴你,沒有用。」楚墨琛一臉嚴肅,「桃子,我發覺你最近是越來越放肆了,是時候讓你知道鍋是鐵打的,你家少爺我不是蓋的。」

桃子,「……」

「少爺……」

「今年年終獎沒有了。」

「少爺,我錯了。」

「扣你工資加年終獎沒有了。」

「少爺,我這就去挑豆子,你和安小姐慢慢聊。」

安然,「……」

這樣都可以,簡直就是不能再6了。

桃子出去后,楚墨琛劉海一甩,心裡冷艷的想,跟我斗,妹妹你還是嫩了點。

安然表示深深的同情桃子,弱弱的說了一句,「阿琛,你這樣做會不會有點不道德?」

楚墨琛傲嬌的冷哼了聲,「道德是什麼?能吃嗎?」

安然,「……」

好吧,你贏了。

桃子在廚房一邊挑豆子,一邊罵著楚墨琛,「死少爺爛少爺……太壞了太壞了……」

小黑老遠就聽到了桃子在憤憤不平的罵著楚墨琛,走了過去,「你這麼大聲的罵少爺,你不怕少爺聽到嗎?」

桃子嗯哼了一聲,繼續挑豆子一臉口不對心的樣子,「我才不怕他。」

看桃子在挑著豆子,小黑沒忍住挑眉,「你是閑著蛋疼嗎?沒事把紅豆和綠豆混在一起幹嘛呀?」

桃子,「……」

不提這一茬還好,小黑這麼一提,桃子就來氣,「我像是這麼無聊的人嗎?是你家少爺把豆子打撒了讓我一個個分類的,簡直就是不能忍。」

「那也是你的少爺。」小黑說,「我都跟你說了跟少爺開玩笑要適可而止了,你非不聽,讓你挑豆子已經夠輕了,沒有丟你到海里去餵魚,你應該偷笑了,下次開玩笑注意點,別太過了,聽到沒有?」

桃子踢了他一腳,瞪了他一眼,「你哪邊的呢?現在你女朋友給人家欺負你不幫我就算了,還落盡下石,太過分了。」

小黑摸摸鼻子,嘀咕了一句,「本來就是嘛。」

「你還說。」桃子說,「你還不給我幫忙,你想我挑挑到今天晚上嗎?」

小黑果斷二話不說幫忙一起挑。

因為沒有了記憶,安然和楚墨琛單獨相處起來,感覺有點不自在,情不自禁的挪了一下位置。

剛挪出去,就給楚墨琛給拉回來了,被他巧妙的以最親密的一種方式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專屬楚墨琛的氣息隨著空氣撲鼻而來,安然頓時心如鹿撞,呼吸急促,「阿璀…你……你幹嘛?」

這樣的安然是那樣的動人,楚墨琛忍不住吻住了她的紅唇。

然而房間的門並沒有關緊,留下了一條縫隙,溫阮瑜經過的時候剛好把這一幕都看在了眼裡,眸光不由得一沉。

楚墨琛鬆開了她的唇瓣貼著她的鼻尖,用他此刻沙啞的聲音問道,「怎麼樣?想起什麼了沒有?」

安然臉色紅得欲滴血,「沒……沒有……」

「沒關係。」楚墨琛一笑,「那我們用另外一種方式試一試,看能不能換醒你的記憶。」

安然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兩人得位置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安然被他壓在了柔軟的床上。

門外的溫阮瑜雙拳不由得隨著他的動作緊緊一握,雙眸嗜血的看著裡面的兩人。

安然窘迫,半推著楚墨琛,「阿琛,你……你想幹嘛?」

楚墨琛沒有回答她的話,深情款款的望著身下的安然,突然他俯身吻了吻安然的眼睛,「安然,我喜歡你的眼睛。」

他又親了親她的額前,「我喜歡你的額頭。」

從眼睛到鼻子額前耳朵嘴唇,他都說了一遍親了一遍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要多感動就有多感動。這種深情是騙不了人的,眼前的楚墨琛真的如桃子所說的一樣真的很愛她。安然鼻尖一澀,真的非常的渴望自己能夠恢復記憶,記起眼前這個多情的男人。

直到吻到了安然眼角苦澀的淚水,楚墨琛撐起身子,安然哭了,楚墨琛伸手溫柔的替她拭去了淚水,明知道她為什麼哭但是他還是輕聲的問,「怎麼了?怎麼哭了。」

安然抽泣著,樣子楚楚可憐,「為什麼我要失憶,為什麼我要忘記你。」

楚墨琛輕笑,寵溺的點了點她的鼻子,「傻丫頭,我都說了不要緊了。我說過了,不認識我就重新開始認識我呀1

楚墨琛說罷,學著劉曉柔那樣來個自我介紹,「你好啊,我叫楚墨瑁」

莫名就惹逗笑了安然,楚墨琛點了點她的鼻子,「會笑就好,以後不要再亂想了,想不起來那我們就不要想起來。你只需要記住,我永遠會這般疼你愛你就夠了。」

安然感動得一塌糊塗,伸手圈著他的脖子含著眼淚重點頭,「嗯吶1

因為受到大陸颱風的影響航班延遲,安震和杜麗娟兩人的飛機下午抵達了C市,聽說女兒在劇組受了上,兩人連假都不度了,連忙買了機票趕回了C市。

下了飛機,唐糖和劉曉柔兩人一起來接兩老。

兩人見到了唐糖,七嘴八舌的問唐糖和劉曉柔,「我們家安然呢?為什麼沒有來接我們?是不是傷得很嚴重嗎?現在人在哪裡?」

唐糖和劉曉柔兩人相視了一眼,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跟兩老說安然失憶了不記得所有人的事。

見唐糖和劉曉柔齊齊沉默,杜麗娟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你們兩個倒是說話啊,安然到底是不是傷得很嚴重啊?」她偏頭拍打了一旁的安震抱怨他,「都怪你,我當初都說了不應該讓她去娛樂圈發展,你不旦不聽還支持她去娛樂圈發展。現在好了吧,出事了吧!要是然然有什麼事的話,我跟你沒完。」

「是是是,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一時心軟答應她。」

安震後悔萬分,後悔當初的你是心軟答應了安然。如果早知道踏進娛樂圈,她會一次次的受傷,如果再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他一定打死也不會答應安然。

杜麗娟情緒頗為激動,劉曉柔安撫她的情緒說,「阿姨,你別那麼激動。安然沒有受傷,現在人在楚墨琛的家,楚墨琛把她照顧得挺好的。如果再給安然一次機會,她依舊會這麼選擇。」

即使安然把所有人和事都忘了,但是她還是只記住了自己熱愛演藝生涯。

杜麗娟嘆息了一聲,自己的女兒自己了解,「說得也是,這孩子從小就熱愛表演。」格外的心疼自己的女兒對安震說,「你說這孩子的演藝生涯怎麼這樣的艱苦呢?」

安震也嘆息了聲。

唐糖立刻打破這悲傷的氣氛,笑笑說,「人都是在逆境中成長,安然是打不死的小強。何況有楚墨琛的護航,伯父伯母都可以不用擔心。安然還在家等你們呢,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果然成功的轉移兩老的注意力,異口同聲風風火火的說,「對對對,趕緊回去看看然然有沒有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