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6章:嫉妒你的愛氣勢如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嫉妒你的愛氣勢如虹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和安然打了一聲招呼,告知她的父母今天下午會到C市來看她,還給她說了一些她和她父母之間的點滴。

然而,安然對自己的父母一點印象都沒有。此刻,坐在沙發上的她格外的忐忑不安,不停的在撥動著自己的手。

楚墨琛也察覺到了安然的不安,溫暖的大手覆蓋在她的小手上。

安然抬起頭,眉心緊皺,小臉很是不安。

卻了記憶的安然格外的缺少安全感,就連睡一個午覺都醒來了好幾次,還特別的依賴他。楚墨琛伸手憐惜的撫平她的眉心,「然然,你現在緊張嗎?」

安然點頭,一點也不隱瞞他,「嗯,我現在真的很緊張,我對我爸媽一點印象都沒有怎麼辦?」

楚墨琛摸摸她的頭,「他們可是是你親生爸媽。」

血濃於水。

「我知道他們是我爸媽,但是……」

但是沒有了記憶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安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自己內心的那種複雜的情緒,很委屈很討厭失去記憶的自己。

楚墨琛緊緊的握住她的手,深情不變對她說,「然然,你要記住,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和你爸媽都會是你最值得信賴的人。所以,你現在放鬆心情。你說你不想你父母擔心你,那你現在更不應該緊張不是嗎?」

安然深深的望著楚墨琛,最後很無奈的點點頭。

楚墨琛一笑,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長發,「這就乖了嘛1

然而,兩人親昵的舉動被樓上的溫阮瑜都一幕不差的看完了,雙拳不由得緊緊一握,一身戾氣轉動著輪椅回房間。

安震和杜麗娟回到了楚墨琛的別墅,看到安然完好無損的站在他們的面前,兩老激動的一時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反應。

然而,與兩老不同的是,安然望著眼前的父母感覺陌生但又熟悉。

杜麗娟丟下了手中的行李將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安然緊緊的抱住了,老淚奪眶而出,里啪啦的說,「然然,你沒事就好。聽說你在劇組發生了意外,都把我和你爸爸給嚇死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杜麗娟微微的推開她,擦了擦眼淚,總覺得安然今天有點不對勁,不由問道,「怎麼了?然然,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安然後知后覺反應了過來,為了不讓杜麗娟擔心,連忙搖搖頭,「媽……媽,我沒什麼事,就是睡多了人有點頭疼。」

杜麗娟也沒有懷疑,摸摸安然的臉,格外的心疼,「你說我和你爸出去旅遊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怎麼就瘦了那麼多呢?不行不行,你這段時間還是回家裡和爸爸媽媽住幾天吧,媽媽幫你把身體給養回來。」

安然點頭,「嗯好1

楚墨琛剛想開口反對,給劉曉柔拉住了,小聲的對她說,「這樣可能對她恢復記憶有幫助。」

楚墨琛抿唇不再說什麼。

「好了好了,都別站在這裡。叔叔阿姨剛下飛機應該也挺餓了,少爺讓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些吃的,都過去吃午點吧。」

桃子招呼大家過去吃午點,就在這個時候,樓下就傳來了很大聲的玻璃碎地的聲音,楚墨琛心被一提趕緊往樓上奔去。

唐糖一臉懵比,「這是怎麼了?」

安然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安震說,「上去看看吧。」

眾人點頭,緊隨楚墨琛的後面上了樓。

楚墨琛上了樓,溫阮瑜把門給反鎖了,楚墨琛拍了拍門喊道,「阮瑜,你在裡面幹嘛?快點開門。」

拍了拍好幾下,裡面都沒有動靜,楚墨琛繼續用力拍門,「阮瑜,你到底有沒有聽見?快點開門,別亂來。」

安然等人也上來了,圍在了溫阮瑜的房間門口,蹙眉問道,「阿琛,怎麼了?」

「裡面情況好像有點不妙。」楚墨琛說,「然然,你們都退後一點。」

安然等人趕緊退到了一邊,楚墨琛抬起腳來,一腳用力的把門給踢開了,除了破門而入,楚墨琛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

門被踢開了,裡面的情況讓安然等人不由的嚇到了,溫阮瑜竟然企圖吃安眠藥自殺。溫阮瑜躺在了地板上,在她的手旁邊躺著一把帶著血的刀子,安眠藥散落在四處。

楚墨琛趕緊過去將她抱在懷裡,伸手試探了一下她的呼吸,慶幸的是還有呼吸,楚墨琛沖著桃子喊道,「桃子,快點叫救護車。」

桃子愣了一下,連忙應道,「好……」

桃子一走,唐糖弱弱的問了安然一句,「安然,這個女的是誰啊?」

安然搖搖頭,小聲的說,「我也不知道。」

然而,杜麗娟的臉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

溫阮瑜被送進了醫院,張媽收到楚墨琛的電話立刻從郊外趕了過來,馬不停蹄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阮瑜現在怎麼樣?」

楚墨琛一臉疲憊,揉了揉眉心,「人還在裡面搶救。」

張媽聽了,既心疼溫阮瑜又顯得特別的無奈,「這孩子怎麼那麼傻。」

楚墨琛沉默不說話。

楚墨琛從踏進醫院到現在都沒有和安然說一句話,就連在車上也保持著沉默,這讓杜麗娟看著很不舒服。杜麗娟是這麼想的畢竟安然才是他女盆友,不管對方和他是什麼關係,都不能夠這麼對自己的女朋友。

杜麗娟想找楚墨琛單獨談談,給安然給制止住了,小聲的對杜麗娟說,「媽,你別給他添亂了。」

杜麗娟很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輕輕的戳了戳他的腦門,沒好氣的說,「你呀你呀,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安然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望著一直低著頭的楚墨琛有那麼一點心疼他。

安然想了想,走到他的身邊坐了下去,猶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

突然起來的溫暖填滿了楚墨琛的心,楚墨琛抬起頭來望著安然,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安然,張嘴想和安然說點什麼,最後愣是什麼也沒有說,繼續沉默著低著頭。

安然有點小失望,抽回了手,裝作若無其事。

杜麗娟看了格外的不高興,站了起來。

安震皺了皺眉心問道,「麗娟,你這是這是在幹什麼?」

「我心裡不舒服。」

杜麗娟這話說得略有點大聲,楚墨琛知道這話是說給他聽的,但是此時此刻他已經失去了解釋的力氣,心裡煩躁的很。

楚墨琛突然站了起來,二話不說就走了。

杜麗娟那個才叫氣呀,指著楚墨琛火冒三丈,「你看看,這是什麼態度?安然才是他女朋友,他這算什麼?有沒有把我們安然放在心裡啊?」

安然弱弱的喊了聲,「媽……」

杜麗娟再次瞪了一眼安然,很鐵不成鋼,「媽什麼媽,我說你呀你,人家都欺負到你的頭上了,你還傻乎乎的。」

安然看了一眼張媽,小聲的說,「媽,你別說了。」

「我偏要說。」

「麗娟……」

「行了行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嗎?這是沒眼看你們兩父女。」

……

溫阮瑜被成功搶救了過來,楚墨琛一直在醫院陪著她不敢離開,怕萬一溫阮瑜醒來發現不到自己再次做傻事,所以一直等到她醒了過來為止。

張媽見溫阮瑜醒來了,老淚忍不住奪眶而出,忍不住責備她,「阮瑜,你終於醒啦,你為什麼要這麼傻?要是你出了個什麼意外,你叫張媽怎麼辦是好?」

溫阮瑜眼眶一熱,好不委屈的喊了聲,「張媽……」

看她這般可憐,張媽心都軟成了一灘水,「好孩子好孩子,以後都不做傻事了好不好?」

溫阮瑜委屈的點點頭,「阿琛呢?」

張媽連忙把旁邊的楚墨琛給拉了過來,「在這裡在這裡,你出了事以後,楚先生他一直都在守候著你。」

溫阮瑜聽了心裡很是感動,「阿璀…」

張媽趕緊給兩人製造機會,提起水果籃慈和一笑,「你和楚先生慢慢聊,張媽去給你洗點你最愛吃的水果過來。」

溫阮瑜點點頭。

張媽出去了,楚墨琛拉開她床邊的凳子坐了下去,溫阮瑜剛想開口,楚墨琛就搶在了她的跟前淡淡的問道,「阮瑜,你為什麼要這麼傻?我何德何能讓你為了我這樣做。」

溫阮瑜的眼淚簌簌的流,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回想起今天下午,那時候溫阮瑜回到了房間就像瘋了一樣,覺得自己輸給了安然,知道楚墨琛以後再也不可能愛她的時候,她徹底的瘋了,控制不住自己拿起刀子就自殺。

「阿璀…」

溫阮瑜剛想發話,楚墨琛又平靜的開口,「阮瑜,你應該知道知道所有的男人都不喜歡喜歡這樣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女孩子,當然我也不會例外。」

楚墨琛對於這種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女孩子表示非常的討厭,但是礙於溫阮瑜的這雙為了他而殘疾了雙腿,楚墨琛表示很無奈。

因為害怕楚墨琛會因為而討厭自己,溫阮瑜慌忙解釋,「阿琛,不是你想的這樣子的。我也不是想用自殺,讓你留在我的身邊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大概是因為我太愛你了吧。」

「愛我?」楚墨琛說,「溫阮瑜,如果你愛我的話,當初就不會拋棄我而去了。如果你愛我,你不會為了你所謂的事業遠赴他國,如果你不走,也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場面,這一切歸根到底誰的錯。」

「對不起。」

所有想說的話,最後因為楚墨琛的這番話變成一句簡單的對不起。

楚墨琛說,「阮瑜,不用和我說對不起。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我請你好好的活著,別再做傻事了好不好?我真的沒有太多的精力和你消耗了,我們就這樣了好不好,做最好的朋友好不好?往事就讓它隨風而去了好不好。」

聽了楚墨琛的這番話,溫阮瑜再次有想死的心,眼淚簌簌流。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她都用這麼極端的方法都換不回楚墨琛的愛,他到底是有多麼的愛安然。

我嫉妒你愛氣勢如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