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7章: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7章:不堪回首的往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楚墨琛回家的時候安然還沒有睡,站在陽台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楚墨琛脫了風衣,悄然無聲的走了過去,從她後面輕輕的將她抱住,嗅了嗅她的身上專屬的味道,是那樣的讓他安逸。

被人突入其來的抱住,安然先是被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看到楚墨琛,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脖子問道,「你回來啦?溫小姐怎麼樣?你不用陪著她嗎?」

楚墨琛啄了啄她的紅唇,「嗯,我回來了。她沒什麼事,張媽在陪著她。」

安然哦了一聲,就沒有再問下去了。其實內心還是有很多的疑問,桃子將溫阮瑜的事情都告訴了她一些,桃子只告訴了她,溫阮瑜和楚墨琛很久以前是情侶關係,後來溫阮瑜背叛了他。聽到這裡安然就特別的心疼楚墨琛,她想知道楚墨琛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但又沒有勇氣問他。

安然的那點心思壓根就瞞不過楚墨琛,也大概能夠猜到了桃子應該對她說了些他和溫阮瑜的事情。楚墨琛緊緊的摟著她再次啄了啄她的紅唇問道,「是不是有很多的疑問?」

安然想了想,很老實的點點頭,「嗯,你知道我失憶了。對我對你的事情都一無所知,我想知道我的過去,我想知道我和你的過去,我也想知道你的過去。」

楚墨琛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終究還是點點頭對她說,「好,只要是你想知道我都會告訴你。」

安然說,「如果你不想說,那就不用說。不要覺得勉強,你也……」

安然沒有說完,楚墨琛修長的手指就堵住了她的紅唇,安然的聲音戛然而止。

「你有權利知道,兩個人在一起必須要相互坦誠,不應該有所隱瞞。」

「阿璀…」

安然張嘴剛想說話,楚墨琛再次用修長的手指堵住了她的紅唇說,「你讓我說完好嗎?原諒我剛開始我是隱瞞,我和溫阮瑜之前是情侶關係,溫阮瑜這次自殺也是為了我。我不想讓你知道,我自私的想要你一輩子都不要知道,只是沒有找到溫阮瑜會做出這樣子的行為,那一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我才在醫院這樣對你。對不起,寶貝兒。」

安然眼眶一熱,聽了他解釋心裡好受多了。想到溫阮瑜可以做到為了楚墨琛去死,她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溫阮瑜肯定很愛他,所以才會做到為他去死,她在想她會不會為了一個愛人做出像溫阮瑜這樣瘋狂的舉動?也許真的不會。她到底是不是插足他們之間的第三者呢?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她一個晚上了。

看到安然流眼淚,楚墨琛瞬間不知所措,「寶貝兒,你怎麼了?怎麼就哭了。」

楚墨琛慌忙幫她把眼淚擦了,安然握住了他的手,抽泣了一聲,「我在這裡想了一個晚上的問題,但是還是想不通。」

楚墨琛附身憐惜的吻去她眼角的淚水,柔聲的問道,「有什麼問題想不通,交給我來解決就好了,你不需要動腦筋去想。」

安然感動得一塌糊糊,眼淚嘩啦啦的流,「阿琛,你能不能不要對我那麼好。」

我怕我有天習慣了你的好,你卻轉身不在了。

「傻瓜。」楚墨琛揉了揉她的長發,微微一笑,「我不對你好,我對誰好?難不成你還想我對別的女人好嗎?那我明天就去找一個女人來寵……」

「不可以。」楚墨琛的話還沒說完,安然就一口否定了楚墨琛的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要是敢對別的女人好,我就……我就……」

楚墨琛似笑非笑的湊過頭去,學著安然的語氣,「你就……你就……你就怎麼樣啊?」

「討厭……」安然惱羞成怒,決定不去理會楚墨瑁

就在安然掙脫了楚墨琛懷抱,轉身就要進去的那一刻,楚墨琛長臂一伸,將安然再次帶進自己的懷裡,兩具身體緊緊的靠在了一起,不留一絲縫隙。

「討厭……」安然用力的推了推他,結果發現沒有什麼卵用,「你放開我,我……」

她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楚墨琛附身戳住了她的吻將她想要說話的話統統都帶進了這個吻里。

安然也沒有矯情的推開他,雙手抬起來猶豫了一下,才攀上他的脖子回應他的吻。

皎潔的月光下,兩人肆無忌憚的親吻著,齒唇相迎,相濡以沫。

……

第二天,楚楚接到了溫阮瑜自殺的消失和楚傾凱匆匆趕來了醫院。

之前楚楚一直跟楚傾凱說溫阮瑜還活著,楚傾凱還不相信,一直覺得楚楚要不是腦子燒壞了就是太想溫阮瑜了。今天見到大活人,楚傾凱終於信了,簡直就是活見鬼了,一時不知道該有怎樣的反應,那臉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要不是楚楚提前讓她做好心裡準備,她肯定會大喊一聲,鬼呀,拔腿就跑。

楚楚攤攤手沒好氣的說,「姑姑,我沒有騙你吧?我都說了阮瑜姐還活著,你不信我。」

溫阮瑜微微一笑,「好久不見,凱姐。」

楚傾凱還沒有回過魂來,楚楚輕輕的碰了一下楚傾凱的肩膀說,「姑姑想什麼呢?阮瑜姐叫你呢。」

楚傾凱回過神來,「好……好久不見,阮瑜。」還不忘小聲的嘀咕了一聲,「活見鬼了。」

溫阮瑜是聽到的,也能理解楚傾凱會有這樣的反應。畢竟她消失了那麼久,說回來久回來了,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她一點也沒有放在心裡。微微一笑問道,「對了,你們怎麼來了?」

楚楚把手中的果籃放在了一邊桌子上,「我今天過去找你,你不在。我哥告訴我,你進醫院了,我就和姑姑匆匆趕過來了。」她轉過頭來蹙眉問道,「阮瑜姐,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溫阮瑜眼眸閃過一絲失望,「你哥沒有告訴你嗎?」

楚楚搖搖頭,「沒有,我哥就說你身體有點不舒服,你哪裡不舒服?要緊嗎?」

身體不舒服?

溫阮瑜苦笑,「是呀,我身體有點不舒服。」

一旁的張媽看不過去了,站了起來生氣的說道,「什麼叫身體不舒服,明明就是……」

張媽要說,溫阮瑜還欲擒故縱了起來,皺了皺眉心喊住了她,「張媽,別說。」

楚楚和楚傾凱這才意識到不是簡單的身體不舒服,楚楚蹙眉再次問道,「怎麼了阮瑜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溫阮瑜搖搖頭,對她微微一笑,「沒有什麼事啦,你別聽張媽亂說。」

「你這孩子,吃了虧寧願當啞巴。」張媽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楚傾凱全程都沒有說完,以前對溫阮瑜喜歡不起來,現在也一樣對溫阮瑜也喜歡不起來。然而溫阮瑜這次回來,楚傾凱覺得她變了好多好多,具體哪裡變了,她就說不清楚了。

楚傾凱留意到了她的雙腿,忍不住問道,「阮瑜,你的雙腿怎麼了?」

溫阮瑜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轉而微微一笑,也沒有隱瞞兩人說,「六年前離開C市,一心想著打拚出一番天地,這樣就能夠配得上阿琛,沒想到……」溫阮瑜轉而摸了摸自己沒了知覺的雙腿苦笑了一聲,「沒想到老天都愛跟我開玩笑,我好不容易申請到了可以去更大的舞蹈表演時,沒想到我就出了車禍了。」

楚楚聽了溫阮瑜的遭遇,深深的同情與心疼溫阮瑜,「這個……阮瑜姐,真的很抱歉我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傷痛的。」

溫阮瑜搖搖頭,沖她微微一笑,「沒關係。」

這麼多年過去了,提起這事她已經能夠很坦然的去接受了。

楚楚心疼的問道,「為什麼你沒有死,你不回來找我們找哥哥。那麼多年我,我們都以為你死了,卻從來沒有想過你有一天會回來。也許你回來了,哥哥就不會……」

楚楚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溫阮瑜也知道她想說什麼,苦笑了聲,「你覺得我不想回來找你們找你哥嗎?但是我已經這樣了,我回來又有什麼用?我回來只會增加你哥的負擔,我不想要這樣,我也沒有勇氣回來面對你哥。畢竟當年走得那麼瀟洒的人是我,我又有什麼面目去見你哥呢?」

門外的楚墨琛將裡面的對話都聽得一清二楚,握住門柄的雙手,沉默了。

「那你知道哥哥這些年有多麼的想你嗎?這些年,又是怎麼活過來得那?為了你,他不再觸碰有關娛樂圈的事情。為了讓自己忘記你,他瘋狂得工作,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然而,你就這樣逃避了他六年,你不覺得對他很殘忍嗎?」

「別說了別說了,楚楚我求你別說了,好不好……」

溫阮瑜眼淚簌簌流,一直喊著楚楚別說了。此時此刻,聽楚楚這麼說,心痛後悔不已。

門外的楚墨琛沒有再聽下去,轉身就走。他以為再說起這些陳年往事他應該可以很坦然的去接受,但是真的被人再次揭起了傷疤,還是有感覺的。畢竟,曾經真的很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