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08章:盧萍萍的覺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8章:盧萍萍的覺悟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上次的事情,盧萍萍對安然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變化,同時自身也變了很大,這讓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都覺得盧萍萍要麼就是鬼附身了要麼就腦子燒壞了。

然而盧萍萍並不在意他們怎麼說,要是換成以前的話,早就和她們吵起來了。

安然回到了劇組感覺既熟悉又陌生,只知道自己的內心很愛演藝事業。

楚墨琛本來想她多休息兩天,但是安然堅持想要早點來上班希望能夠幫助自己的記憶,楚墨琛沒有辦法,只好讓她來上班,並千叮萬囑林潔一定要好好的看著安然。如果不是今天要去美國和那邊的醫生聯繫,楚墨琛更想自己全程陪安然找回一點一滴的回憶。

林潔全程陪在她的身邊,逛了一圈華誼影視回來,林潔輕聲的問道,「安然,有沒有一點熟悉的感覺?」

安然搖搖頭,略有點失望,「沒有……」

林潔嘆息了一聲,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沒關係啦,慢慢來。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復記憶的,沒關係的。」

楚傾凱知道安然今天回來上班,親自下了一趟錄影棚,剛好在錄影棚的走廊碰到了安然,忍不住皺起眉心責備她,「安然,你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你不應該在家裡好好休息嗎?」

安然上次在石家村見過楚傾凱,除了知道眼前這位漂亮的女士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和楚墨琛的姑姑外,對她也毫無記憶,恭敬乖巧的喊了一聲,「楚總,早上好。」

「早上好。」楚傾凱不悅的皺起眉心忍不住責備跟隨在一旁的林潔,「我不是跟你說了安然她暫時可以休假嗎?你怎麼就讓她過來了呢?你這經紀人是怎麼當的?」

林潔表示好不冤枉啊,當林潔正準備開口解釋的時候,安然就搶在了她的跟前跟楚傾凱解釋道,「那個……那個楚總,不關林潔姐的事的,她本來是堅持讓我在家裡休息幾天的,是我堅持要過來上班的,您別怪她了。」

楚傾凱嘆息了一聲,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對她說,「安然,年輕人有拼搏的精神是一件好事,但是你也不能太拼搏,要多看著自己的身體呀,孩子……」

「不是的。」安然說,「我只想快點找回我的記憶,我不想活在一片空白里。」

安然這麼說,楚傾凱竟無言以對,轉而嘆息了一聲,再次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孩子,這種事情急不來的,你越是著急,到最後只會適得其反,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知道嗎?」

安然眼眸閃過一絲低落,點點頭,「知道了,楚總。」

「好好看著安然。」楚傾凱轉頭交代林潔,就走了。

看到安然這樣子,林潔心裡也不好受,拍了拍她的肩膀,「慢慢來,很快就會記起來的。」

安然點點頭。

「走吧,」林潔說,「去化妝間準備一下,等下還要錄製節目,說不定錄製節目,你會想起什麼來了呢。」

安然點頭,「嗯嗯。」

安然雖然失憶了,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工作,整個節目錄製順利的錄製了下來,起初方勇還在擔心,看來自己白擔心了,豎起大拇指對安然說,「安然,可以喲!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一點都不影響工作喲!給你一百零一個贊喲1

安然尷尬一笑,「謝謝……」

安然也沒想到今天的狀態出奇的好,起初還在擔心,看來是白擔心了。

林潔把水遞給了她,坐在她的身邊問道,「怎麼樣?有沒有記起什麼?」

安然擰開了水蓋,喝了一口水,記憶模模糊糊,這種感覺是什麼感覺也說不準,「我也說不準是什麼感覺,在錄製節目的時候,腦海里會閃爍一些畫面,但是很模糊,我也不知道裡面有誰。」

林潔一聽一喜,一拍手,「這是好現象,估計離你恢復記憶不遠了。」

安然重重的點頭,「嗯吶1

林潔打了一個響指,「這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走,我們這就去吃一頓好的,我請客。」

「現在嗎?」

「不然呢?」

「可是……可是現在能走嗎?」

林潔再次打了一個響指,「必須啊,你是誰呀?總裁夫人誒,說走咱就走。」

安然,「……」

兩人說走就走,只是沒想到在地下停車場就碰到了盧萍萍還有楊田,那時候的林潔在取車,取車回來看到盧萍萍接近安然時,林潔立刻解開了安全帶,下了車護在了安然的跟前,風一樣的速度,沉聲問道,「幹嘛?盧萍萍你又想幹嘛?」

盧萍萍立刻搖搖頭,就像撥浪鼓一樣,「林潔姐,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是想……」

盧萍萍話還沒說完,林潔就截住了她想說的話了,「喲,還稱姐了。盧萍萍,我們很熟嗎?」

盧萍萍心裡雖然難堪,但也沒有生氣,「林潔姐,我知道我以前很不討人家喜歡也很高傲,但是經過這件事以後,我真的反省了自己,我只是單純的想和安然做朋友僅此而已。」

林潔以為盧萍萍肯定會生氣的,但很意外盧萍萍竟然沒有生氣,還說要和安然做朋友,簡直就是活見鬼了。

雖然盧萍萍是這麼說,但是林潔一點都不相信盧萍萍的話,雙手打開繼續攔在安然的跟前,一臉高冷,「不需要,你離安然裕每次安然碰到你准沒什麼好事,別在這裡假惺惺了,不需要。還是說,你看她和楚總的關係不一般,所以你才會過來和好抱大腿?」

盧萍萍連忙揮手搖頭,「不是的,林潔姐。不是這樣的……」

林潔嗤之以鼻,「得了得了,不用解釋了,我知道你心裡想的是什麼,就你那點心思,我還不了解你嗎?這裡沒有外人,不用演戲了盧萍萍。」

安然捕捉到了盧萍萍臉上的失望,她剛想弱弱的開口,盧萍萍的經紀人楊田就看不過去搶在了安然的前面,責備林潔的不是,「誒……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我們家萍萍好心好意的想要跟安然和好,你不同意也就算了,你有必要這樣讓人家難堪嗎?再說了,誰沒有犯錯的時候?難道萍萍她犯了什麼不可原諒的錯了嗎?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這話一出瞬間鴉雀無聲,特別是林潔,感覺自己剛才好像說話有點過了,瞬間覺得有點對不住盧萍萍。

當然這也不能怪她,因為有了一次驚心動魄的經歷后,林潔對她更是有防備之心了。

楊田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就說出這樣的話,為盧萍萍打抱不平。其實,每個經紀人都一樣,看到自己帶的藝人被人欺負時,都一樣會挺身而出。自然楊田也不會例外,畢竟楊田是一個好的經紀人。

盧萍萍為楊田為了自己挺身而出的行為感動的稀里嘩啦,怔怔的望著楊田,竟說不出一句感謝的話。

見三雙眼睛齊齊的看著自己,楊田不自在的咳了一聲,「看著我幹嘛?我說錯了嗎?」

雖然不知道她之前與盧萍萍有什麼樣的過節,但是安然也看得出盧萍萍這次對她並沒有什麼惡意,弱弱的說了聲,「那個萍萍啊,我暫時失憶了,所以我對很多事情都沒有回憶。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之前有什麼過節,所以你懂得。」

盧萍萍很詫異,「什麼?你失憶了?」

安然點頭,平靜的說道,「嗯,我失憶了,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

漸漸的安然也接受了自己失憶了的事情,談起自己失憶了的事情也不再像之前那麼難過與失望了。

盧萍萍表示很愧疚,「對不起安然,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失憶。」

聽說安然失憶了,盧萍萍後悔死當初就這樣丟下了她。

安然一臉茫然,「你跟我說對不起幹什麼呀?我失憶和你有關係嗎?」

盧萍萍想了想,最後還是點點頭,慚愧極了,「嗯,因為我當時太過於害怕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了野外。沒想到害你一個人掉下了山坡整整一個人在野外過了一夜,沒想到現在還失憶了。」

安然望了著林潔,彷彿在問,是這樣嗎?

林潔點點頭,表示就是這樣。

車上林潔跟她講完了她與盧萍萍之間的過節,其實也不算過節,就是那天的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安然就一直保持著沉默,就連林潔叫了她好幾聲她都沒有聽到。

「安然……」

林潔大喊了一聲,她才回過神來,「怎麼了?林潔姐。」

「我問你怎麼了才對。」林潔一邊開車一邊說,「從我跟你講完那件事,你就一直保持沉默,你在想什麼?」

安然搖搖頭,林潔也沒有逼問她。

半晌,安然望著林潔認真的才開口問道,「林潔姐,你會不會覺得我之前特別特別的傻呀?逢人都對她好,沒有一點防備之心?」

林潔欣慰的摸了摸她的頭,表示你終於覺悟了,姐姐很是欣慰呀。

安然,「……」

這是幾個意思嗎?是她很傻的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