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0章:盧萍萍的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0章:盧萍萍的身世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盧萍萍錯愕的望著眼前的時御傑,一時忘了推開時御傑。

聽到外面的動靜,方詩詩慌忙從咖啡廳里跑了出來了,然而看到了如此精彩的一面,臉色立刻沉了下來,盯著盧萍萍的臉色是恨不得要將她給殺了。

盧萍萍不經意注意到了方詩詩的臉色,立刻窘迫的推開了時御傑,從地板上站了起來,還不忘扶起還處於懵比狀態的楊田,「小田姐,你沒事吧?」

楊田回過神,「沒……沒事。萍萍,你沒事吧?」

楊田可被剛才驚心動魄一幕給嚇到魂魄抖不見了,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

「沒事。」盧萍萍說著撩開可袖子,露出可一條白白嫩嫩的手臂,除了擦傷了,慶幸沒有什麼大礙。

盧萍萍剛想把袖子擼下去時,手臂就給人用力的抓住了,盧萍萍愣了一下,偏頭看到是時御傑,盧萍萍有些生氣的問道,「時少爺,你這是在幹什麼?」

方詩詩見況趕緊從對面飛奔了過來,來到時御傑的身邊,瞪了眼盧萍萍,柔聲問道,「御傑,你有沒有受傷。」

時御傑甩開了她的手,突然對方詩詩的態度大變,「沒事。」

對面的看熱鬧二人組一直都在看著這一幕,林潔嘖嘖嘖了聲,對盧萍萍表示同情,「方詩詩肯定是恨死盧萍萍了,我說這個時家少爺也真是的,自己女朋友在場也不注意一下。」

林潔不經意注意到了一旁角落藏著兩個娛記的記者,吹了一聲響哨,「明天又有新聞了。」

安然也注意到角落的兩個記者,搖搖頭,「現在的記者消息還真靈通,你說這個時少爺剛回國就傳緋聞了,真是……」

安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了,林潔說,「不然為什麼叫狗仔。」

盧萍萍一直要掙脫時御傑的手都未遂,狠狠的瞪了眼時御傑,「時少爺,請你尊重一點放開我行嗎?」

楊田一臉懵比,這是要鬧哪樣呀?再看看方詩詩此時此刻的臉色已經黑成了木炭,楊田就一個字——爽!

時御傑就是緊緊抓著她的手不放,還動手撩開了她的袖子,白白嫩嫩的手臂再次暴露在空氣中,時御傑指著她手臂上那一塊明顯的紅胎記沉聲問道,「這個胎記是一直都有的嗎?」

盧萍萍手上有一塊胎記不大也不小,有點像心形又不像,卻一點也不影響美觀。

盧萍萍惱羞成怒,不知道哪裡的力氣掙脫了時御傑的雙手,把袖子拉了下來,憤怒回答他的話,「是不是一直有關你什麼事?你這人怎麼那麼奇怪啊?」

有這麼明目張的撩人的嗎?簡直不能忍。

方詩詩不甘心,再次上前去拉著時御傑的手柔聲問道,「阿傑,你到底怎麼了?別嚇我?」

時御傑彷彿聽不見方詩詩在跟他說話似的,再次抓住盧萍萍的手,執著於她的一個答案,「我就問是還是不是,你別跟我廢話。」

被時御傑強大的氣場給嚇住了,盧萍萍乖乖的不敢再去掙脫他的手,傻愣愣的點點頭。

時御傑回到了公司就讓助手去調查了盧萍萍的家世背景,盯著助手傳來的資料,時御傑可是越看越生氣,原來自己找了那麼久的女人,竟然躲在了C市,憤怒的同時也心疼盧萍萍的遭遇。

資料顯示,盧萍萍兩年前發生了一場火災,父母在火災中意外身亡,盧萍萍皮膚大面積被燒傷,做了整容手術。因為父母的離世,她將自己封閉了起來,丟失了記憶。怪不得盧萍萍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原來如此。

「小林,備車去華誼影視。」

「好的,時總。」

……

半個小時候時御傑到達了華誼樓下,那時候盧萍萍還在拍吸中,楚傾凱親自下來招待時御傑,「時總,您過來怎麼也不跟我打聲招呼呢?我好……」

楚傾凱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時御傑搶先開門見山說,「楚總,我過來是來找一個人的順便和你打聽一下這個人。」

「哦?」楚傾凱說,「時總,你儘管說就好,我們能幫忙的一定會儘力幫助時總你。」

「好的,非常感謝楚總。」

楚傾凱招呼時御傑上辦公室,「時總,這邊請。」

拍攝現場,隨著導演的一聲『』這一場戲完美結束,維亞師緩緩的將盧萍萍從半空中放了下來。

今天的戲大多都是一次性就過了,方勇心情大好,站了起來對大伙兒說,「好了好了,今天的拍攝就到此結束了,明天再來拍下半常今天個個表現都不錯,特別是萍萍,演技有很大的進步,繼續加油。」

對於一個藝人來說,導演的肯定無疑就是給他們前進最大的動力,盧萍萍重重的點頭,「嗯嗯,方導我會加油的。」

自從經歷了時御傑英雄救美的那件事後,方詩詩更是看盧萍萍哪裡,哪裡都不順眼,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手中的煙支,將手中快抽完的煙支丟在了地板上將它踩滅,想不遠處正在休息的盧萍萍走了過去。

盧萍萍背對著方詩詩,壓根不知道方詩詩正在一步步的逼近她。

想到她勾引時御傑,方詩詩心裡就各種不舒服,眼神陰騭鬼使神差就拿起一旁桌子上,導演喝過的熱水往盧萍萍去。

剛好安然進來看到了這一幕,一看就知道方詩詩要對盧萍萍不軌,安然沖著盧萍萍喊了一聲,「萍萍,小心後面。」

方詩詩猛然加快了速度,惡狠狠的向盧萍萍跑去,一杯開水遠遠的潑了過去。

盧萍萍猛然回過頭,幸好動作夠快夠靈敏躲過了方詩詩潑來的熱水,但還是不免給潑到了一點點,熱水有點溫度,手臂瞬間有點紅有點疼。

安然慌忙上前去看了看盧萍萍被燙的手,有點紅了,實在看不過方詩詩這樣欺負盧萍萍,憤怒的責問她,「方詩詩,你怎麼可以這樣。」

盧萍萍表示很感動,「安然……」

方詩詩憤怒的瞪安然,「安然,你別以為你有楚總在為你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告訴你,在不久的將來我的身份也會和你一樣。」

說得非常的自信。

時御傑不遠處就聽到方詩詩尖銳的聲音傳到他的耳邊,不禁蹙眉。

楊田和林潔一同回來的時候在走廊碰到了時御傑,兩人則是遠遠聽到了錄影棚里吵架的聲音,楊田本來想去告知盧萍萍的,卻給時御傑給攔住了,饒有興趣的看三個女人吵架。

楊田心好累,心裡在為盧萍萍祈禱。

失憶了的安然性情大變,沒有了以前的懦弱,彷彿她的性格和盧萍萍的性格對調了,變成不是好欺負的主了,敢去頂方詩詩的嘴,和方詩詩吵了起來,「方詩詩,你是在說你自己嗎?你以為你和時御傑能夠長久嗎?像時御傑這樣的有錢公子哥,你覺得他對你的保質期會有多久?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年?嗯?方詩詩……」

「你……」方詩詩惱羞成怒。

林潔,「……」

林潔偷偷的瞄了眼時御傑,那臉色真是精彩。林潔表示心好累,姑奶奶啊,你倒是回頭看看我啊?時總就在你後面啊,你可別亂說話埃

「我懶得理你。」方詩詩決定不去理安然,目標轉向了盧萍萍,破口大罵,「盧萍萍,你是啞巴嗎?你倒是說話呀?好意思和我搶男人還不好意思說話了?」

時御傑眉心不悅一皺。

盧萍萍連忙解釋,「詩詩,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的。」

然而,方詩詩壓根就不聽她解釋,「盧萍萍,你不用解釋了。我一直把你當成姐妹一樣,你還記不記得你當初家裡發生火災失去了記憶是誰收留了的你,是我爸媽。」

「我沒有忘記,我……」

方詩詩壓根不給她解釋與說話的機會,一直咄咄逼人,「盧萍萍,你不用解釋了。你就是忘恩負義,早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我們家當初就不應該救你。」

方詩詩的話更加做實了盧萍萍就是時御傑要找的人,此時此刻的時御傑已經無法按耐住自己內心的衝動了。

終於找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盧萍萍有心想解釋,然而方詩詩並無意想聽,捂住耳朵瘋狂的搖頭,赤紅的雙眼用怨恨的看看盧萍萍,「我不聽我不聽,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再相信你了。你先搶走了我年底的賀歲女一號不說,現在知道我有一個有錢又帥的男朋友,連我的男朋友你也要搶是嗎?盧萍萍我討厭你。」

盧萍萍伸手去抓住她的手臂,「詩詩,不是這樣的,你先聽我說好不好?別那麼激動好嗎?」

方詩詩一個用力一甩她的手,盧萍萍整個人都給她力氣給甩了出去,一個踉蹌站不穩,連續退了好幾步……

眾人倒抽了一口氣,方詩詩也驚訝自己的力氣,心隨著盧萍萍倒地一提,想伸手去抓住盧萍萍,但是自尊心不允許她伸出援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盧萍萍摔在地板上,撞到了一旁的桌角。

「淇淇……」

「萍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