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1章:盧萍萍的身世(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1章:盧萍萍的身世(下)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眾人瞬間腳忙手亂,紛紛喊著,「快去叫救護車……」

盧萍萍在昏睡前的一分鐘腦海里閃爍很多有父母葬死火海有高中時他與時御傑一起談戀愛等等畫面。她記起了自己是誰了,她不叫盧萍萍,她有一個名字叫黃淇淇。

時御傑將盧萍萍抱在了懷裡,一直喊著她的名字,「淇淇……」

盧萍萍昏睡前的最後一秒,沖他微微一笑,「我終於想起你是誰了,你是時御傑,我們認識。」

時御傑此刻無言感動,將昏睡的盧萍萍緊緊的抱在了懷裡。眼角有淚水劃過,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很快,一向從來沒有傳過緋聞的時御傑,在C市給娛記抓拍的緋聞很快就傳到了遠在V國的時夫人時蘭香耳邊了,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時蘭香聽了非常的生氣,「像什麼話?一到C市就給我鬧這樣的緋聞,什麼女朋友?他哪裡來的女朋友了?李莉莎才是我認準的兒媳婦。」

李莉莎是V國的皇室貴族,無論是氣質上還是身世背景上都是時蘭香選擇兒媳婦不二人選,關鍵是李莉莎對時御傑很是愛慕,時蘭香覺得這就好辦了。

「媽咪,不是我說你,哥都那麼大了,你就少操點心。再說了,哥哥不喜歡人家操控他的婚姻大事。」時御傑的妹妹時微琳說道。

時微琳是典型的漂亮美人胚子,時家基因都非常的強大,兩兄妹都長得格外的好看清秀。

時蘭香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時微琳,「你懂什麼?自古以來,婚姻大事就是父母之命,煤灼之言,你懂什麼?倒是你,我看你要墨跡到什麼時候。」

時微琳實在受不了母親這麼傳統的思想,「媽咪,這都什麼時代了?現在講究的是自由戀愛,哥哥根本就不愛李莉莎,他們兩人就算給你撮和在一起了,以後也不會幸福的。」

時微琳的話音剛落,就遭到了時蘭香的強烈反對,「胡說,什麼自由戀愛。只要父母一天還活著就應該聽父母的話,感情是可以培養的,現在不愛不代表以後不愛。」

非常的肯定非常的自信。

時微琳氣結,「媽,你都蠻不講理的。」

「我怎麼就不講理了?」時蘭香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與其在這裡擔心你哥,你還是關心一下你自己吧。」

時老時山中一進門就聽到了兩母女在爭吵,撐著拐杖走了進來問道,「你們兩母女又在這裡吵什麼?」

時微琳還來不及告狀,時蘭香就狡猾的搶在了她的前面,挽著時老的手臂說,「爸,你可要來給我評評理。你看看你的好外孫剛到C市就給我亂來了,給我製造出一推緋聞,簡直就是丟死人了。」

「哦?有這樣的事?」

時蘭香點頭,一時嘴快于思考,「我讓人跟蹤他,那人剛才過來給我彙報的。」

時蘭香好像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立刻捂住了嘴巴,咳了一聲,各種尷尬。

時微琳抓住了重點,指著母親,「哦……媽咪,你太壞了,你還請私家偵探跟蹤我哥,這事要是給我哥知道,呵我看你怎麼死。」

時蘭香理直氣壯,「我……我請私家偵探怎麼了?我這不是關心你哥才這樣做嗎?畢竟你哥剛到C市,說不定遇人不淑呢?」

時微琳一點都不相信母親的話,攤攤手沒好氣揭穿她,「口口聲聲為我哥好,其實是李莉莎讓你幫她跟蹤我哥的吧?媽,李莉莎到底給了你什麼樣的好處,讓你這樣幫她?」

被時微琳揭穿,時蘭香氣不過,「你……你個死丫頭,你是要把我氣死才開心是吧?」

「好了好了,你們兩母女天天吵嘴,你們不累嗎?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時老將兩母女分開,又忍不住偏頭寵溺的輕輕敲了敲時微琳的小腦袋沒好氣的對她說,「還有你,少點氣你媽媽。」

時蘭香附和時老,瞪了一眼自己的閨女,「就是就是,整天就知道有事沒事來氣我。」

時微琳調皮的沖著時蘭香吐了吐舌頭,一溜煙就跑開了,氣得時蘭香直跟時老投訴她,「爸,你看看你的好外孫女。」

時老無奈的搖搖頭,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想找回失散多年的大外孫女時微瀾。

時蘭香看得出時老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沒忍住蹙眉問道,「爸,有心事?」

時老把雙手背在背後,轉而嘆息了一聲坐了下來,「現在就差微瀾沒有回來了。」

提起大女兒一直是時蘭香心尖上的一根刺,也隨著坐了下來,「爸,慢慢來。我相信微瀾會感應到我們在找她,她會回來的。」

她深知道過了這麼多年了,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但她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角落裡的時微琳聽到了媽媽和爺爺的對話,原以為找了那麼多年,他們已經放棄了,只是沒想到媽媽和爺爺還是沒有放棄。時微琳粉拳不由得緊緊一握,因為她知道覺得如果把姐姐時微瀾給找到了,那麼媽媽和爺爺對她的愛會給一半給姐姐,特別是姐姐一個人在外面流浪了那麼久,媽媽和爺爺更會心疼姐姐的遭遇,甚至把對她全部的愛都分給了她所謂的姐姐,所以時微琳絕對不會讓這個意外發生的。

時微琳眼眸閃過一絲陰騭。

C市醫院

盧萍萍被送進了醫院,還好只是輕微的撞傷,並沒有出現腦震蕩的情況,醫生幫她處理了傷口並建議家屬說,「給她好好休息,為了保守起見建議留遠觀察一個晚上。」

時御傑點頭,只要盧萍萍沒有什麼事,一切都好商量。

聽到盧萍萍沒有什麼事情,楊田懸挂著的心也就鬆了下來,「謝謝醫生謝謝醫生……」

「不客氣不客氣。」

方詩詩也知道自己闖禍了,一直站在一旁不敢說話,楊田先發現了她的存在,上前情緒略微有點激動的指責她,「方詩詩,你還在這裡幹什麼?萍萍不會想看到你的,也不需要你在這裡假慈悲,你趕緊給我滾,你覺得你害萍萍還不夠嗎?你要把她弄死你才開心嗎?」

林潔立刻上前拉住她,讓她冷靜,「小田,你先冷靜一點,這裡是醫院。」

果然,林潔的話音剛落,隔壁病房一護士就探出個頭來,「麻煩你們小聲點行嘛?還有病人在休息的。」

安然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我……」

方詩詩想上前去跟時御傑解釋,但是時御傑對他的態度格外的冷漠,最後乾脆進了病房,方詩詩失落的同時,又恨死盧萍萍。

盧萍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時御傑是一刻都不敢離開,看到她醒了是格外的激動,緊緊的握住她的手。

楊田也識趣的退了出去,剛推開門出去的時候就碰到了迎面而來的林潔和安然,楊田沖著她們噓了一聲。

安然輕聲的問,「什麼情況?」

楊田聳聳肩,輕聲回答她,「我也不知道,時總一整天都在病房守候著沒有走。」

林潔和安然相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哎喲,有故事。」

病房內,時御傑一直盯著盧萍萍看,盧萍萍被他盯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尷尬的問道,「時總,你一直盯著我幹嘛?我臉上有東西嗎?」

時御傑不悅的皺了皺眉心,「還叫我時總?」

盧萍萍窘迫,一時讓她改口過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彆扭。

時御傑也不怕盧萍萍不肯改口,他有一百種方法讓盧萍萍改口叫他,格外的無恥與淡定,「你要是再不叫我的話,我就立刻親你信不信?」

大有一種寶寶生氣起來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樣子。

盧萍萍沒想到她以前認識的溫文儒雅的時御傑現在變得這樣的無恥,不由瞪了他一眼,那樣子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一下子填滿了時御傑空虛了多年的心,一下一暖了起來。

時御傑情不自禁的附身吻住了她軟軟的唇瓣。

一個吻將兩人都帶回了高中時期熱戀的回憶,從相知到相識再到相愛都歷歷在目,彷彿發生在昨天是那樣的美好。一起上課,一起下課,一起複習功課。時御傑為她排隊打飯,他打籃球她在旁邊看她打籃球偶爾給他遞水,周末一起去看電影騎自行車海邊散步等等的場景都歷歷在目。

盧萍萍終於想起了一切了,激動的眼淚都情不自禁的從眼眶中悄悄地滑落下來。

一吻畢,時御傑發現盧萍萍哭了,想到她這些年的遭遇,格外的心疼她,伸手拭去她的淚水,柔聲哄著她,「別哭了,哭起來不好看。」

「我記起來了,我終於記起來了。御傑,我終於記起來我是誰了你又是誰了。」

盧萍萍感動得又是哭又是笑,格外的可愛,讓時御傑情不自禁的再次附身吻住了她的紅唇。

本來盧萍萍回應著他的吻的,但是眼前突然閃過方詩詩怨恨的樣子,盧萍萍如夢初醒般的推了推時御傑,但是沒有成功,最後也就隨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