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第114章:我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4章:我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偷心BOSS太囂張| 作者:小橙晨|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登記完結婚後,楚墨琛就帶安然到某知名品牌來挑選出席今天晚上晚會的禮服。安然並不知道要出席晚會,奇怪的問道,「那帶我來挑什麼衣服啊,我的衣服已經夠多了,再買就不知道往哪裡擱了。」

楚墨琛把衣服丟了安然,特別的豪邁沖他揮揮手,「沒事,大不了給你搞多一個衣帽間。」

就是辣么任性。

安然,「……」

見安然還愣在原地,他抬了抬手腕看了一眼時間,眉心不由得皺了皺,「還愣在那裡幹嘛?趕緊去換衣服,我們還要趕下一常」

「去哪裡?」

「去砸場子。」

安然,「……」

晚上,慈善現常

為了迎接V國的首富時山中,C市的最高領導在C市以慈善的名義舉行了一次歡迎儀式,出席今天的晚會現場的不是達官貴人就是名門望族。今晚的慈善晚上可為是熱鬧,到處人山人海,大家都想趁著這次機會能夠和這位傳說中的首富攀上一點關係或者交給朋友什麼的。

因為出席今天晚會的人都比較多,人員也難免比較複雜,因此會場保全措施也做得非常的緊密,就是生怕有不法分子混入到裡面,對這些貴族們造成傷害。出席晚會的都必須在門口出席邀請函和進行一個身體全方位的掃描,確定沒有什麼問題才能放行進來。

楚墨琛等人也在邀請的範圍內,顏宸朔一家人先到會場,顏宸朔帶著唐糖出席宴會,因此顏宸朔母親方玲格外的不高興,千叮囑萬叮囑唐糖,「姓唐的,我告訴你。一會兒別給我們顏家丟臉,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沒讓你干你就給我乖乖的,別給我丟臉。」

這話一出,顏宸朔不悅的皺了皺眉心,「媽,你能好好說話嗎?」

「我說得本來就是實話。」方玲不屑的望了一眼唐糖冷哼了聲,「我都不知道你看上她什麼東西。」還上下掃了她一眼,「穿上龍袍都不像太子,真是夠了。」

「媽……」

「方玲……」

方玲簡直就是太看不起人有沒有,唐糖心裡各種不舒服,原本還想安安靜靜的當個美女子,因為方玲的這一席話瞬間煙飛雲散。什麼安靜的美女子統統見鬼去吧!

唐糖突然間就抓過從她身邊經的服務員,從他的托盤中一手抓了一塊蛋糕往嘴裡塞,故意狼吞虎咽,讓方玲丟臉。

被他抓住的服務員一臉懵比的看著狼吞虎咽的唐糖,情不自禁的吐了一把口水。

嘴裡還沒有吃完,唐糖就問他,「還有嗎?」

服務員簡直被唐糖這形象給嚇傻了,心想怎麼會放這種人進來,但還是乖乖的點頭,「還……還有,小姐你等一下。」

唐糖這樣的舉動引來了不少奇異的目光,都對她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這是哪家的千金啊?怎麼這樣子啊,也太丟人了吧1

「對呀對呀,太丟人了。」

面對流言蜚語,唐糖表示一點都不在乎,還揚起下巴挑恤方玲,氣得方玲直指著唐糖差點就要破口大罵,「你看看她,像什麼東西。」

顏森微微蹙眉,沒有說什麼。

顏宸朔則安撫母親的情緒,「媽,你別生氣,唐糖她不是故意的。」

顏宸朔的話音剛落,方玲尖銳的聲音就上來了,「她就是故意的。」

終於,顏森忍不住發話了,「方玲,夠了,你覺得還不夠丟臉嗎?」

方玲指著自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我錯了?我哪裡錯了?」

「媽,你說兩句。」

方玲憤憤的甩開了顏宸朔的手,沖他們父子倆點點頭,「你們兩父子好樣的,都幫她不幫我了。」

方玲被唐糖成功氣走,這一局唐糖勝。

唐糖丟了手中的蛋糕,擦了擦手,心想跟姐姐斗,你還嫩著點。

顏宸朔氣結都不知道該說她什麼好,唐糖還一臉無辜的問道,「你看著我幹嘛?」

顏宸朔拂袖而去,顏森臉色也不太好走開了。唐糖心裡弱弱的在想,難道自己玩過分了嗎?

唐糖屁顛屁顛的跟在顏宸朔後面認錯,「宸朔,我錯了還不行嗎?」

顏宸朔略有點生氣的停下了腳步,唐糖一頭栽在了他的懷裡,抬頭可憐兮兮的盯著顏宸朔,顏宸朔一下子就生不起氣來,「你總是這樣,也不分場合就跟我媽杠起來,你知不知道這樣讓我夾在中間很為難。」

「我知道錯了嘛。」唐糖一臉可憐兮兮,還信誓旦旦的發誓,「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給你媽吵起來了。」

但其實心裡,我盡量吧。

「你……」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去說她了,嘆息了一聲,「你總是這樣,下不為例了。」

唐糖一笑爽快的應了聲,「好咧。」

唐糖親昵的挽著他,這時門口引來一陣騷動,今晚的主人公一家現身在會場,所有的從唐糖的身邊記者一擁而上,把她給撞得,還好身邊的顏宸朔給穩住了。

唐糖怒,「靠,這群人趕著去投胎嗎?」

顏宸朔說,「時家的人來了,時家是V國的首富,你說這群記者急著去幹嘛?」

唐糖瞭然,「哦……原來這樣啊1

時老為人低調,簡單的回答了記者的幾個問題就落落大方的跟記者們說,「我那邊還有朋友,我先去打一聲招呼。」

然而,這群記者並不是什麼好打發的主,都爭先恐後的問時老,「時老,聽說你今天會接著這個慈善活動給您外孫女時微琳訂婚,聽說訂婚的對象是楚氏集團大亨,可有此事。」

時微琳在一旁都害羞得紅了臉,知道今天要和C市最有名的大亨楚氏集團的少爺訂婚,她還特意的打扮過的。

看著時微琳一臉幸福的樣子,記者也猜到十有八十了,都紛紛轉向了時微琳,「請問時小姐,現在心情怎麼樣?」

這不問廢話?肯定很好啊!

時微琳雖然心是這麼想的,但臉上還是裝成一副傻白甜的樣子,剛開口要回答記者的問題時,就聽到了地下有記者說,「誒,別問了,那邊楚墨琛帶著妻子來砸場了。」

這話一出瞬間把所有的記者全都給引走了,時家的人臉色瞬間變得非常的難看,面子都不知道往哪裡擱了,特別是時蘭香,她轉頭質問一旁的楚慶懷,「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的孫子一直都是單身的嗎?怎麼今天會冒出一個妻子出來?而且還帶著妻子來砸場子,你讓我們時家的臉往哪裡擱,嗯?」

「是是是,我的錯,這件事我會處理的。」

楚慶懷冷汗直流,他也沒想到楚墨琛不但不聽他的話,還帶著安然來砸場子,簡直就是混賬的東西,楚慶懷現在都有一棒子打死他的心了。

時微琳的目光一直落在了不遠處風度翩翩的楚墨琛身上,對楚墨琛那叫一見鍾情,再看到楚墨琛身邊站著的那個女人,心裡瘋狂的嫉妒著,委屈的不自覺眼眶都紅了。

時蘭香咬牙切齒的說,「閨女,媽咪會給你討一個公道的。」

另一邊,面對著地下無數各種各樣的目光和記者們瘋狂拍照的閃光的燈,挽著楚墨琛的安然的兩隻腳有點小軟,本來身為藝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屬於不慌不亂,但是身邊站著的人是楚墨琛顯得就不一樣了,她甚至不明白為什麼楚墨琛可以如此的淡定。

楚墨琛察覺到了她的緊張,偏頭對她溫和的說道,「老婆,別怕有我在。」

兩人對視在暖和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唯美,女生一襲白色的抹胸小禮裙男生一襲黑色的西裝寶藍色的耳釘在暖和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男生偏頭對女生微微一笑,女生微微仰著頭一臉幸福,這畫面要多唯美就有多唯美,簡直就是活活的餵了在場所有單身狗一把狗糧。

突然畫風突變,楚慶懷從擁擠的人群中擠了出來,後面還跟隨著時老一家三口,時微琳眼眶都哭紅了,一直委屈的挽著母親,沒敢抬頭,時蘭香狠狠的瞪了眼兩夫妻。

台底下瞬間議論紛紛,「這怎麼回事呢?」

「對呀對呀,到底怎麼回事嗎?」

「這是眼搶妻的節奏?」

「這不是時家大小姐嗎?為什麼哭得那麼慘?」

……

記者們趕緊嚓嚓的狂拍照,今天這新聞發布出去,不業績狂飆。

安然微微蹙眉望向了楚墨琛,以一種能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的表情看著楚墨瑁

楚墨琛沖她溫和一笑,拍了拍她的手,「寶貝兒,這件事交給我。」

楚墨琛微微掰開了她的手,安然不願意,給楚墨琛給硬生生的掰開了,溫文儒雅的往自己的爺爺走去。

看著楚墨琛一臉笑容,楚慶懷都有一棒子往他頭上打的衝動了,但還是給他忍住了,臉色沉入墨色的盯著他向自己走來。

時家的人臉色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當楚墨琛走到楚慶懷的身邊時,楚慶懷就沒忍住拉住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沉聲咬牙切齒的問道,「楚墨琛,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在胡鬧些什麼?我警告你一會兒別亂說話,聽到沒有。」

楚墨琛不答應他,優雅的甩開了楚慶懷的手,臉色一臉笑意,繼續像時家人走去。